• (33)高速飙车

    更新时间:2016-10-19 21:42:06本章字数:6453字

    赵曼桦从来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请假不上班,站在什么场合就扮演好什么角色,这是她的原则。此时她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忙自己的工作,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下,马上接了,然后匆匆走进杨琰的办公室,明显她不想别人听到她在跟电话里的人聊电话,因为那是孙骁打过来的。

    “小姐,路晓飞打车来到了长途汽车站,可能是要去别的地方。”孙骁说。

    “什么?她要去哪里?”赵曼桦一听到路晓飞要离开,她马上着急起来,她说过她不会让路晓飞去见她的爸爸的。而现在路晓飞已经出现在长途汽车站了,回家乡的交通工具没有高铁,更没有飞机,只有汽车。路晓飞此时出现在长途汽车站,一定是要回家乡。“你赶紧拦住她,不要让她上车。”

    孙骁很为难地说:“可是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不能强行把她拉走吧,我看她很赶时间那样,就算找借口去骗她,恐怕她也不会跟我走的。”

    赵曼桦火气一上来,就大喊了一声:“孙骁,我告诉你,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拦住路晓飞,不然的话我就让你们永远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赶紧给我去拦住她。”

    孙骁犹犹豫豫,自从昨天听了他弟弟孙勇的那番话,他心里真的有想过退出黑社会的想法了,打打杀杀了那么多年,其实他也早就厌倦了。他不想再做犯法的事情了,于是说:“车站那么多人,真的不可以来硬的。”

    “那你就跟着她上车,随时把定位发给我,我去解决。”吼完之后,她就挂掉了电话,愤怒已经让她完全忘记了她现在是身处公司杨琰的办公室。她拉开门,看到宋小羣站在办公室的门前,看他的表情,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应该全部听到了。赵曼桦惊了一下,却没有打算要解释,她现在最迫切要做的事就是要阻止路晓飞回家乡见爸爸。她假装无视宋小羣的存在,急着要走,被宋小羣拉住了。宋小羣问:“你要去哪里?”

    她用力一甩宋小羣的手,也没有回答,然后跑出去了,她要去追路晓飞,去阻拦路晓飞去见她的爸爸。

    宋小羣也跟着跑了出去,可是赵曼桦跑得更快,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赵曼桦这个愤怒得令人觉得可怕的样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她跑步居然可以跑得那么快的。宋小羣追她到了停车场时,赵曼桦已经开着自己的车向出口的方向开去了,宋小羣也赶紧上了自己的车,追着出去。他边摆方向盘边戴上蓝牙耳机,打电话给赵曼桦,可是赵曼桦的电话一直都是处于通话中的状态。于是宋小羣就打给了杨琰,跟她说了赵曼桦的举动。

    同时,孙骁也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左俊峰,因为左俊峰曾经跟孙骁说过,一旦发现赵曼桦要对路晓飞做些什么的时候必须告诉他。于是杨琰和左俊峰决定,两人同坐左俊峰的车,马上从公园出发去追赵曼桦。此时赵曼桦正气在头上,已经失去理智了,人一旦失去理智,就什么都会做得出来的,必须在她拦截到路晓飞之前阻止她。

    杨琰打电话给宋小羣:“小羣,你现在到哪里了?”

    “哥,我们差不多到A高速路口了,我跟在小曼的后面,可是怎么打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

    “电话不用打了,她哥打给她也是正在通话中,我现在坐她哥的车去追,你开车注意安全。”

    “啊?哥,你什么时候知道小曼她有个哥哥的事情的?我记得昨晚明明没有跟你说她其实昨晚是跟她哥在一起。”

    “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知道晓飞上的是哪辆车吗?把车牌号码告诉我一下。”

    “还不知道的,因为我们前面看不到长途大巴车,估计嫂子的车已经上了高速了,我追上确定后再告诉你吧。”

    “好!小羣,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我会的了。”

    宋小羣紧紧地跟在赵曼桦的车后面,他继续拨打赵曼桦的手机,可是依然是正在通话中的状态。宋小羣心情有点低落,他完全没有想到赵曼桦在自己的面前竟然可以伪装得那么好,原来她一直都认识路晓飞,并且痛恨着路晓飞。她刚刚在办公室里喊的那番话,令宋小羣毛骨悚然,他深爱的善良的赵曼桦居然会说出那样的狠毒话,简直判若两人。宋小羣至今都不敢相信,他在公司要找的那个奸细居然会是他的女朋友赵曼桦。那左俊峰无疑就是她的哥哥了,她跟自己说过,她哥哥是黑道中人,不愿意公开承认他们是兄妹,他们之所以不同姓应该是一个跟父亲姓一个跟母亲姓。杨琰猜得对,设计陷害路晓飞的就是左俊峰,现在还多了一个人,偏偏这个人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宋小羣感到很痛心,很愤怒,也很纠结。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兄妹两会这样去伤害路晓飞,他们之间到底藏着怎样的不为人知的仇恨?

    上了高速后,赵曼桦不顾导航仪不断地在提醒“你已超速”的提示,径直把油门踩到底,不断超车,不断超车。看到赵曼桦的车开着犹如过山车般的车速,看得宋小羣惊心动魄,心惊肉跳。宋小羣的心紧张得几乎快要跳出来了,实在是太危险了。追了将近40分钟,赵曼桦锁定了一辆车牌号码后四位数是3158的大巴车,她赶上去跟大巴车并排而行,打开窗向大巴车的司机喊“司机,停车,停车。”因为是在高速公路上,大巴司机也确定自己的车并没有什么问题。加上面对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随意召唤,司机生怕是遇上了讹诈党,所以就没有理会赵曼桦,并加快速度想要摆脱赵曼桦。

    赵曼桦没有就此作罢,赶紧又追了上去,继续对着大巴司机喊。司机依然无动于衷,加速又超过了赵曼桦,就这样追上又超,超了又追,一直重复了五次。最后赵曼桦干脆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油门踩到底,一下子超过了大巴车,并在距离大巴车前的大概五十米的地方急刹车停了下来,想以此来逼大巴司机停车。宋小羣看傻了眼,也赶紧冲上去,想要把车停在赵曼桦的车的后面,以防大巴车会冲过来撞到赵曼桦的车。不过大巴车的司机的车技也不是虚的,他只稍稍的转了一下方向盘,车身就从相隔两三厘米的宋小羣和赵曼桦的车边飞快地驶过了。赵曼桦想要立即再发动引擎去追,可是车子却突然怎么都打不着火,她一看油表才知道已经是彻底没油了。她生气地大喊了一声“啊”,怪自己太心急,在上高速的时候忘记去加油了。

    宋小羣赶紧下车去看赵曼桦,赵曼桦见车打不着火,也下车了。

    “赵曼桦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要干嘛啊?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做有多危险啊,要是大巴车撞上了你的车,就不是一条人命的事情了,车上有几十个人呢。”宋小羣拉住赵曼桦的手臂,对着她吼,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又如此生气地吼赵曼桦。

    没想到赵曼桦用力甩开他的手后也对着她吼叫:“没错,我就是疯了。”然后跑过去坐上了宋小羣的车的驾驶位上,她想开宋小羣的车继续去追大巴车。

    宋小羣没有理会,而是打电话给杨琰:“哥,嫂子坐的大巴车的车牌号后面四位数是3158的车,小曼的车没油了,开不动了,所以我总算是把她给拦下来了,我们都平安无事。”

    “那就好,那你们现在在哪个位置?”

    “具体我也不知道,还在高速公路上的,我们要在这里等拖车来了。”

    “好,那你们注意安全,要照顾好小曼。估计我们也差不多要追上你们了。”

    “我会的了,哥。”

    挂了电话后,宋小羣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对正坐在驾驶位上生气的赵曼桦说:“你还没疯够呢?车钥匙在我手上呢,我就猜到你会有这招,还好我早有准备。”宋小羣向着副驾驶位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坐过去吧,我把车开到边上,等拖车来拖你的车,不然阻碍交通。”

    赵曼桦坐在驾驶位上没有动,也没有看宋小羣,也没有理会他。刚刚还怒发冲天的样子,眼睛却突然流出了眼泪,然后还哭了起来。宋小羣只要见到赵曼桦一哭,他就心软了,然后赶紧抱住了她,“小曼,你到底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举动真的很危险,为什么要在这高速路上玩命?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知道我刚刚看你飙车,看你把车停在大巴车前,想要用那样来拦车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吗?你为什么就没有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赵曼桦没有回答,而是扑在宋小羣的怀里不断地在抽泣着哭。

    “好了,好了,别哭了,现在没事就好了。来,擦下眼泪。”宋小羣用手帮赵曼桦擦掉了眼泪,“好了,别哭了,先坐好,我先把车开到旁边,在这里真的太危险了。”赵曼桦点点头,然后乖乖地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冷静下来后的赵曼桦没有再胡闹了。其实她只是觉得心里不平衡,刚刚自己的这些行为的确没有考虑到宋小羣。被宋小羣训了一顿后,她冷静下来反省了,觉得很后怕,原来比起自己的生命,她更害怕的是失去宋小羣,真爱就是那样,把对方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两人在车内沉默了几分钟后,宋小羣开了一瓶水递给赵曼桦:“喝点水吧。”

    赵曼桦接过后并没有喝,而是一直低着头,也许是在为她即将要说的话收集勇气,等到勇气足够了才说得出来。

    “小曼,以后真的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知道吗?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真拿自己的命去玩,你要真出了什么意外,你让身边爱的人怎么活?你那么随意挥霍自己的生命,如果你妈还在世的话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路晓飞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跟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却从来不知道有我的存在。我因为恨爸爸,所以把姓改了,原姓左,赵是妈妈的姓。”赵曼桦终于敢说出来了这件事,她之所以一直不敢说出来,就是怕宋小羣知道是自己一直在伤害着路晓飞,怕她知道自己是一个狠毒的女人,怕他会离开自己。可是事已如此,她不想再隐瞒下去了,在自己最爱的人的面前说谎,其实比死还难受。自己一直以来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让她觉得她再也配不上宋小羣了,更没有资格得到他的爱。一个十恶不赦的女人,或许就应该孤独终老。“我们分手吧。”赵曼桦低着头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宋小羣对于赵曼桦说出的这句话并没有感到惊讶,他可以理解赵曼桦现在的感受。他知道赵曼桦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提分手是因为她认为不完美的虚伪欺骗已经被揭穿了,而且她一直伤害着的是他最要好的哥哥的未婚妻,伤害自己最爱的人的朋友就相当于在伤害着自己最爱的人。她没有面目也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宋小羣,所以她选择要逃避。

    “我可以抱抱你吗?”宋小羣微笑着对赵曼桦说。

    赵曼桦抬起充满悲伤的眼睛看宋小羣,眼泪再次瞬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潜意识地知道了宋小羣提出的这个拥抱或许就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拥抱了。她主动先伸出双手去拥抱宋小羣,把他抱得紧紧紧紧的。宋小羣没有像往常一样边拥抱边安慰她,而是一直沉默不语。宋小羣的沉默让赵曼桦的眼泪来得更汹涌了,她认为宋小羣的沉默是代表着他对自己彻底的绝望,也是对他们之间的这份爱彻底的绝望。她再也不会在伤心的时候得到宋小羣的暖心安慰了,她再也不会在开心或者不开心的时候跟他一起去欢乐世界里玩了,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每天都能够在公司见到他了。等到彻底地离开后,再见也只能是形同陌路。赵曼桦很想大哭一场,可是她不敢,她只能压制着自己。因为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既然是自己提的分手,就必须要承受分手的痛苦,此时她只想好好地珍惜这最后的拥抱。

    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赵曼桦停止哭泣有多久了,她明白不管自己有多么的不舍,但是终究要离开他的拥抱,于是她想从宋小羣的怀抱里抽出自己的身体,但是被宋小羣用力又一把抱在怀里。赵曼桦像有点受宠若惊一样,不知道宋小羣要干嘛,她叫了一声“小羣。”意思是想要宋小羣放开她。

    宋小羣抬起左手看着手上的手表说:“从你开始拥抱我的那一秒起我开始计时。你已经抱了我30分钟零7秒了,按照这个时间来算的话,我们可以在我哥的办公室或者是在我哥的面前相互调戏30次了;也可以一起在欢乐世界里玩20到25个项目了,除去排队的时间不算的话;还可以一起玩10到20场LOL的游戏了,以你的惨不忍睹的游戏技术来打的话;更可以在烛光晚餐后热吻5次了,因为你每次都说吃得太饱了,反而肺活量不够,中场需要休息1到两分钟。”

    听到宋小羣说的这些话,往日跟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全部一下子浮现在赵曼桦自己的脑海里。她再也压制不住了,抽泣着哭了起来。终究是一个心软又善良的女孩,被宋小羣的几句话就给哄回来了。

    “赵曼桦,我的小曼,你要记住,我说过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这不是我的誓言而是我最真诚的承诺。是对我自己和对你的最真诚的承诺,我不管你的过去怎么样,也不管你曾经做过些什么事,在我的心里,你仅仅只是我爱的赵曼桦,眼前的这个抱了我30分钟零7秒的赵曼桦,哦,现在算来时间更长了。每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但是错后改过来就好了。这个世界很奇妙,你心里装的是美的话,它就会让你看到这个世界的美。你心里装的是包袱的话,那它就会让你永远背着包袱。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放下以往的包袱,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永远不要忘了,我会一直守候在你的身边的。以后我们就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好吗?”

    赵曼桦感动得说不出其他的长句子了,只用了简短的一声“嗯”来表明了不再提分手的决心了。宋小羣才敢放开她,然后拿出纸巾帮她擦眼泪鼻涕,“没想到你比我小的时候还能哭,我小的时候被我爷爷骂的时候最多也就哭十分钟,而你都哭了快一个钟了。”

    赵曼桦终于咧开嘴笑了一下,“那我现在不哭了。”

    宋小羣用一副要调戏良家妇女的眼神看着赵曼桦,赵曼桦明显知道他想要干嘛,但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满脸通红,面带羞涩地问:“你这样看着我,你要干嘛?”

    宋小羣把脸凑近了赵曼桦,问:“你哭了那么久,不知道肺活量有没有减少了呢?”

    赵曼桦依然面带羞涩,慢吞吞地吐出了几个字:“想知道的话,其实,你你你可以测试一下的。”

    刚说完,宋小羣的嘴唇已经贴到了赵曼桦的嘴唇上了。

    这对小情侣接吻接得太入神了,连旁边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车都不知道。

    “这什么情况啊?”左俊峰问杨琰。

    杨琰笑着说:“你妹妹跟我弟弟在上演一出情深似海啊。”

    “真是女大不中留,早上还喊着不让孙骁见到明天的太阳,现在却在这里谈情说爱。”

    “这不是更合你的意吗?”

    “可是这小子也不可以这样啊,光天化日之下的,两个人就这样在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上接吻,成何体统啊?”左俊峰鄙夷地说。

    “算了吧你,别装了,我就不信你没找人查过我弟弟,要是你不调查清楚我弟弟的为人,恐怕早就下车把我弟弟拉出来给剁了。”杨琰说。

    左俊峰说:“我两个妹妹都分别栽在你们兄弟两手上了,唉,我前世真的是做好事太多了。”

    “那是。”

    左俊峰摇下车门,朝着宋小羣的车大喊了一声:“喂,你们亲够了没有,我们还要赶路呢。”

    宋小羣和赵曼桦听到喊叫声后,赶紧停止了接吻,然后宋小羣帮赵曼桦理了理头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宋小羣也摇下了车窗,想看看刚刚是谁打扰了他们。

    宋小羣看到了副驾驶上的杨琰,他朝杨琰叫了一声:“哥,你来啦?”杨琰“嗯”了一声。宋小羣回头跟赵曼桦说:“没事,是我哥。”

    赵曼桦朝车窗忘了过去,看到左俊峰,朝宋小羣的身后指去,尴尬地说:“原来我哥也在呢。”

    宋小羣才想到了上午杨琰跟他说,他是跟赵曼桦的哥哥坐同一辆车,这样说来,刚刚的一幕也被赵曼桦的哥哥看见了。通常疼爱妹妹的哥哥看到陌生的男子对自己的妹妹做那种事情的话,会恨不得对他拆皮剔骨的,不知道左俊峰会不会这样,宋小羣想。“小曼,你哥也看到了我们那样,他会不会对我有意见的?突然冒出个陌生男跟他的妹妹接吻,他会不会剁了我的?”

    杨琰搭话过去:“放心吧小羣,你是小曼他哥理想的妹夫人选,他恨不得你现在就娶小曼过门呢,不会舍得把你给剁了的,放心吧。”

    左俊峰小声地对杨琰说:“你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啊,我现在不在他面前树立点威信,以后他随意就欺负我妹怎么办?”

    “他们两个在我身边,我怎能不知道啊,从来只有你妹欺负我弟的。”

    左俊峰又朝宋小羣喊过去:“小伙子,要想成为我的妹夫的话,必须先过我这关。如果你能把我妹带到医院见我爸的话,你这妹夫我就承认了,做得到么?”在左俊峰的眼里,爱情就是一物降一物,上次在去医院的半路上赵曼桦可以逃跑,他不敢保证这次她不会逃跑。但是要是宋小羣劝的话,她肯定会听的。

    宋小羣并没有自作主张地立即回答左俊峰的问题,而是回头看赵曼桦。他认为就算自己是她的男朋友,也要尊重她,毕竟刚刚才经历了惊心动魄的飙车场面,他害怕现在就强迫她去做不想做的事情的话会再刺激到她,所以他把选择权交给了赵曼桦自己。其实宋小羣是在打心理战,他早已经看穿了赵曼桦会答应的,他只是认为这样的方式会更好一点。赵曼桦犹豫了一下,果然点点头,示意答应去医院看爸爸。左俊峰看在眼里,已经知道了答案了,还没等宋小羣回答他刚刚提的问题,他就开车先走了。宋小羣和赵曼桦则等拖车来了,把赵曼桦的车拖到最近的服务站,加满油后,再各自开车往医院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