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劝说

    更新时间:2016-11-14 16:59:23本章字数:3115字

    这天晚上,相亲回来的夏迎荷明显心情很好,显然跟蓝旭聊的很开心。

    胡子墨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门口等她,见她回到房间,他愤愤的将毛茸茸的屁股对着夏迎荷,耳朵却悄悄的竖起来,想听听她在做什么,心跳的飞快,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期待着什么。

    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夏迎荷没有发现他的反常,径直在床边坐下。

    那个什么李飞天绝对不符合她的标准,今天遇到的这个蓝旭很不错,但是这样的男人太过招人了些,这样不好。

    蓝旭很好很完美,但是不适合她,她跟他在一起,是看不到未来的。

    胡子墨还不知道那个让他十分警惕的蓝旭已经被夏迎荷踢出局了,他在心里暗搓搓的想着,如果抢在他们进一步接触之前赢得夏迎荷以及岳父岳母大舅子好感的几率有多大?

    就这样决定了!看来他不能再犹豫了,只有主动出击,他才有机会把他家迎荷追到手,不然的话恐怕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握拳!胡子墨的眼睛闪着坚定的光芒。

    正在想着,胡子墨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熟悉的馨香和气息让他欢喜起来。

    他抬头蹭了蹭夏迎荷的脸,毛茸茸的触感把夏迎荷的脸蹭的痒痒的,她不由得轻笑出声。

    开门声打破了此时温馨的气氛,夏母期待的问:“迎迎啊,你觉得这个蓝旭怎么样啊?”

    夏迎荷收起脸上的笑容,淡淡的说:“挺好的,就是不适合我。”

    夏母不干了:“怎么不适合你啦?他家世好,人又肯上进,还孝顺父母,最重要的是他洁身自好。我派人打听了,他可从来没有其他富家子弟的那些坏毛病。”

    夏迎荷无奈了:“妈,就是因为他太好了,所以才不适合我啊。虽然他不随便跟女人乱搞,但是这样的男人更加招女人喜欢呐。我可不想跟他在一起之后整天忙着赶爱慕他的女人,那样累都累死了!”

    胡子墨一下子精神了,眼巴巴的看着夏迎荷。

    媳妇儿快选我快选我!我身边可就只有你一个!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出门带着绝对不会给你丢脸哒~

    跟我在一起保证让所有女人都羡慕你,我保证洁身自好坚决不让心怀不轨的女人出现在我三米之内!犯错了可以罚我跪搓衣板哒!

    可惜夏迎荷不会读心术,不知道他的心声,不过知道了也会受到惊吓的。

    任她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她养的这只“小白狗”居然痴恋了她那么多年。

    “怎么会呢?你想想啊,你们没在一起的时候,他都这么洁身自好,你们在一起之后,他肯定更加不会给其他女人机会呀!你要对他有信心。”

    夏迎荷在心里苦笑:她不是不相信蓝旭,而是不相信她自己,更不相信所谓的爱情。

    爱情,友情,亲情,这三种感情中最牢固的感情是亲情吧?可是呢?她还不是被亲生父母抛弃,让她从小就生活在孤儿院里。

    如果不是她有那么一丝丝的幸运,被养父养母收养,他们又对她那么好,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如果不是养父养母的话……也不知道自己会落到什么家庭里去!

    连血浓于水的亲情都不能相信,你让她怎么相信,所谓虚无缥缈的爱情?

    她相信一个优秀的男人会爱她,但是她不相信他会一直一直爱着她。人生在世,有许多比爱情还要重要的东西和事要去做。

    她只想找一个老老实实的男人嫁了,过平平淡淡的生活,这么优秀的男人,还是让他去配更加优秀美好的女人吧!

    想明白之后,夏迎荷组织了一下语言,真诚的对夏母说:“妈,我是真的觉得我们之间不合适,而且,我没想这么早就恋爱。我想……先立业后成家。”

    夏母一听,急了:“我的傻女儿呀!你不趁现在还年轻找一个好的,还想等到什么时候找?”

    见夏迎荷沉默不语,夏母劝道:“迎迎啊,现在是你跟人家相亲,你去挑人家。但是再过几年你三十岁之后呢?那就是人家去挑你。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夏迎荷继续沉默,她还真没想过。

    “迎迎啊,妈妈知道你在幻想能找到一个永远爱你,能够携手度过一生的人,可是其实这爱情到最后都会变的。激情退去,感情就变得平静,这时候爱不爱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有些人呢,为了所谓的爱情,可能选择离婚,有的呢,认为爱情对于他们来说没那么重要了,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从爱情转化成亲情了。”

    夏母微笑着看着夏迎荷:“迎迎,能不能找到可以爱你一辈子的男人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愿不愿意在感情变淡的时候还守着你跟你们的孩子,这样的男人才是你最需要的。

    你们年轻人啊,总是嘴里嚷嚷着什么‘爱你一辈子’,可是迎迎,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感情呢?那就算是有,可能一万对夫妻里才有一对是这样的。你认为有你那个能力跟幸运可以遇到这样的男人么? ”

    夏迎荷的眼睫毛颤了颤,她没有。

    胡子墨不雅的送了夏母一个白眼,谁说没有的?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紧张的盯着夏迎荷的表情,生怕她认同夏母的话,然后跟蓝旭在一起。那样的话他实在是太悲催了有木有!

    夏迎荷听了夏母的话,虽然心里不太甘心,可是她很认同。是啊,亲情才是这世界上最牢固最可靠的感情,从爱情转化成亲情也没什么不好。

    她将目光移向别处,可是,她这样被亲情抛弃的人,真的可以奢望有人可以对她不离不弃吗?

    见夏迎荷像是想通了,夏母慈爱的拍了拍她的手:“妈妈说的这些,你好好想想,不管怎么样,妈妈都希望你可以过的很好。”

    夏迎荷对夏母笑了笑:“妈,那您早点睡,我会好好想这些的。”

    夏母点了点头,出去了,轻轻的带上房门。

    夏迎荷抱着胡子墨,烦躁的用双手来回揉着胡子墨的头,将他揉的晕晕乎乎的。

    迎迎这是把他当毛绒玩具了吗?嗷嗷!虽然有点略心塞,但是还是很开心肿么破!

    胡子墨的眼睛亮晶晶的,掩饰不住的爱意和欢喜几乎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

    他突然满足了,这样的日子其实也很好,只要能够陪在她的身边,是狗是人又怎么样呢?当然了,如果能以人的形态接近迎迎就更好啦!

    胡子墨在心里唾弃自己没出息,他真的是很没出息啊……

    他开始纠结了,人妖殊途,如果他真的如愿以偿的跟迎迎在一起,两人结婚生子,可是他的身份总是要跟迎迎坦白的,如果迎迎没办法接受,那他该怎么办?

    等下,什么如果啊……胡子墨弱弱的想:正常人都会受到惊吓的好吗?

    好像是这样……胡子墨扶额,这人还没追到手,他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可是真的很担心呀,人类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如果迎迎真的真的接受不了,那他怎么办呢?胡子墨心中的小人在“尔康手”。

    被自家媳妇儿团吧团吧当毛绒玩具的胡子墨顶着一头乱毛,忧伤的想:他的狐生为何如此艰难?莫不是他上辈子得罪了老天爷,所以老天爷才这么看他不顺眼?

    嗯,大概是这样的。 

    深夜,夏迎荷熟睡之后。

    胡子墨身边的空气像水面一样泛起一阵涟漪,之后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看对方的面容,他是玄清(胡子墨好基友的爱人,被胡子墨扔在墨氏工作)。

    胡子墨睁眼,懒洋洋的看了对方一眼,化为人形:“你怎么来了?”

    玄清乖乖的回答:“白白让我来告诉你,你再当甩手掌柜他就不干了。”

    什么!胡子墨阴森森的瞪着玄清。

    胡子墨瞪人的样子还是很吓人的,玄清这只蠢兔子就被吓到了,他哆哆嗦嗦的说:“本、本来就是你不对,把什么事都扔给白白做!要是你不回来主持大局,我、我也不干了!”

    说完还在嘴里小声嘀咕:我家白白替你干活,整天早出晚归的,都没时间陪我了,都怪你!哼!

    胡子墨有点想笑,这蠢兔子还真是单蠢,什么想法都表现出来,也不知道他与自家向来精明的好友是怎么相处的。

    他摸了摸下巴,嗯,一定被欺负的很惨而且自己却乐在其中吧?

    想着玄清被欺负得眼泪汪汪的样子,胡子墨又有点好笑又有点感叹,自家好友还真是幸福,哪像他,追妻之路遥遥无期啊!

    他想了想,毕竟自家好友是有家室的人,总是让他帮自己打理公司自己却不闻不问,这样有些不道德,要不以后趁着迎迎不在,或是熟睡,自己偷偷的去公司帮帮忙?

    胡子墨与玄清来到公司,看到正在整理办公室的好友,正想与好友打招呼,却被一旁的玄清抢了先。

    他欢呼一声,扑了上去:“白白~我把墨墨带回来啦!”

    胡非白被他扑的向后退了几步,却没生气,习惯性的扶住了玄清的腰。

    看着这甜甜蜜蜜腻腻歪歪两个人,原本有些心塞的胡子墨就更加心塞了。

    还有没有点好友爱了?!这么在他面前秀恩爱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