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请叫我陛下

    更新时间:2016-12-04 17:52:38本章字数:3107字

    不管这是人是妖,都是一条生命,咳咳,他才不承认他是个毛绒控呢!轻轻的抚摸着怀里小猫的皮毛,夏安然趁着四处无人,将猫带回了自己独自住的地方。

    小心翼翼的给猫洗了澡,并帮它把毛吹干,夏安然细细打量自己面前的这只猫,洗完澡后,原本被血糊住的毛变得蓬松而又洁净,夏安然越看越喜欢,终于忍不住又在它的身上摸了一把。

    结果摸完之后,猫变回了那个被追杀的男人,而且他的手却放在了人家的下身。

    感觉到那个地方变得炙热,并且慢慢抬起了头,夏安然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是想摸摸它的毛而已,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夏安然站起身:“那个,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眼前的男人一直盯着他,也不回答,夏安然更尴尬了,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QAQ他不会被人家当成流氓吧?

    正在发呆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叫半夏,是猫族之王,你也可以称我为陛下。”

    夏安然:……虽然他的话很可信没错,但是为什么他那么想笑呢?

    看着对方严肃着一张脸,夏安然很识趣的没有笑出来,不过嘴角的笑容掩饰不了,而且弧度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半夏严肃威严的样子跟刚才那软萌的样子有些反差萌呢!

    正在这时,半夏的猫耳朵露出来了,夏安然的手又开始痒痒了,他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摸摸你的耳朵吗?”

    半夏用奇异的目光看着他,想了想,最后施恩一般道:“你摸吧!”

    夏安然连忙伸出他的手,摸向半夏的猫耳朵,只是轻轻的一碰,半夏的猫耳朵便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夏安然捏了捏,柔滑的触感,不断抖动的耳朵,让他在心里大呼“好可爱!”

    而半夏则像在忍耐着什么一样,握紧了拳头,最后半夏终于忍不住了,扑向夏安然,把他压在身下。

    夏安然莫名其妙的问:“你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半夏的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你难道不知道猫的耳朵有多敏感吗?又是摸我的下面,又是摸我的耳朵,你是不是想引诱我?”

    夏安然:……不要自说自话呀啊喂!

    “谁、谁稀罕啊?你想多了!”

    “我不管,反正你惹出来的火,你自己来息。”

    什么?夏安然还在迷瞪的时候,半夏吻上了他的嘴唇,堵住了他接下来的问话……

    等夏安然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看着自己腿间红红白白的东西,又感觉到全身的酸疼,夏安然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上大学时是在美国上的,也知道男男的一些事,也跟朋友们去过gay吧,只是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明明是好心救猫,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么早就醒了?怎么不再睡一会儿?”

    夏安然脸色不善的盯着半夏:“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半夏一副“我有理”的模样:“对啊,我知道。要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好好的活到现在。”

    夏安然:……

    他到底捡了个什么危险的人回家啊!

    半夏直起身体,从背后环住夏安然,在他耳边呵气,引得他不自在的动了动。

    夏安然挣扎,却怎么都挣不开这个男人的束缚,无奈之下,他出声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小然然,你吃了我就不打算负责吗?”半夏可怜兮兮的问。

    夏安然:……到底谁吃谁啊!

    想起昨天的疯狂,夏安然气得脸都涨红了,这个男人怎么这般不要脸,刚刚认识的人都能下得去手。

    “你给我放开!我跟你不熟!”

    半夏的眸光微闪:“小然然,你错了,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久得好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一样。”

    “骗谁呢,”夏安然拿话刺他:“我们要是认识的话,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半夏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然然,你居然把我忘了,我好桑心。”

    明明是开玩笑的语气,半夏的眸光却一直晦暗不明。安然,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忘记了我!

    “你走不走?”夏安然的语气听起来很是不耐烦。

    半夏扬了扬唇角,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人怎么能轻易放手呢?看来连老天都在帮他,在被追杀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爱人。

    他知道怎么对付夏安然这个毛绒控,银光一闪,床上只剩下夏安然与一只猫大眼瞪小眼。

    夏安然:“……别以为变成猫就不用滚了,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床上白色的小猫瞪着它的大眼睛,无辜的“喵呜”了一声。这声“喵呜”让夏安然的心一颤一颤的,他有些动摇要把它赶出家的决心了。

    这时,半夏抓紧机会,拿头在他手上蹭了蹭,还舔了舔。夏安然绷不住了,一只手抱住半夏,另外一只手摸上半夏那柔滑的皮毛。

    好、好喜欢它……

    他一直都很喜欢猫,可猫是一种高傲的动物,不肯轻易和人亲近,如果贸然接近它,有时还会得到一爪子。因此他就算手痒痒,也不去亲近它们。

    看着半夏一副依赖讨好的样子,夏安然心软了,不管怎么说,它是一只猫,就算能够变成人,它的本质上还是一只猫。

    虽然很生气半夏强迫自己,但是他好像被人追杀了,而且伤还没有愈合,如果自己把他赶走,他会不会被人给杀害?

    半夏看他动摇的眼神,心里暗自窃喜,安然还是这么好骗。他拿头蹭蹭夏安然,并且嘴里“喵呜”个不停,声音可软可萌了。

    夏安然无奈,最终还是毛绒控的本质占了上风:“行了行了,就别撒娇了,你留下来可以,但是不准再强迫我了!”

    这可由不得你,但面上半夏乖乖的点点头。看着它点头,夏安然满意了,理了理它蓬松的毛,又捏了捏它的耳朵,忙得不亦乐乎。

    半夏忍着耳朵上传来的酥麻感,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要淡定要淡定,把人吓跑就不好了,最起码得让他对自己撤下心防。

    夏安然看半夏乖乖的任他揉捏,身体丝毫不动,于是变本加厉的玩得他毛毛凌乱才肯罢手,只是此时他不知道,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等他被半夏玩得不要不要的时候才发觉,为时已晚。

    半夏一动不动,等砸,总有你还回来的时候。

    嗯,这是一个继玄清之后的又一个悲伤的故事。

    正在夏安然玩完之后为半夏理毛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他接起电话“:“喂?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属下焦急的声音:“总经理,会议快要开始了,您现在在哪儿?”

    遭了!他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看着自己身上满身青青紫紫的痕迹,他动了动身体,感觉全身哪儿都酸疼,他想了想了想:“我家里有事,现在没法脱身,跟他们说一个小时后开视频会议吧。”

    夏安然挂掉电话,瞪了眼蹲在床上当猫玩偶的半夏,拖着自己酸疼的身体进了浴室。

    做了就是做了,他还能怎么办?像个古代女人一样寻死觅活就实在是太矫情了,反正休息几天就好了,就当被猫咬了就好。

    忍着羞涩用手指伸进后面,把里面的某种液体弄出来,不知道碰到了哪个地方,他的后面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差点摔到地上。

    红着脸把身体上的东西清理干净,在心里骂着半夏是禽兽,怎么会这么多?他到底做了几次?

    只记得他被做了两次之后就晕了过去,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不会一直聪中午做到晚上吧?该死的,这只臭猫!

    夏安然勉强把自己清理干净,又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力气基本上用光了,他看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开开电脑,生怕因为自己的事耽误了开会。

    正在等待开机的时间,身体又被人从后面抱住,夏安然朝天翻个白眼:“你给我安分点!一会儿我开会,不准出现在摄像头前!”

    半夏无奈作罢,他还想宣布宣布夏安然是他的人呢!没办法,如果过分的话自家老婆是会恼羞成怒的。

    半夏变成原型蹲在他的肩头,心想这样就不会被嫌弃了吧,果然,夏安然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不再说话。

    听着夏安然跟下属的交谈,听得他云里雾里,不懂商业的半夏,只感觉自家老婆好腻害的样子。

    半夏发愁了,看来他得想办法挣钱了,总不能以后被老婆养着吧?说出去也太丢他猫王半夏的人了!

    想着想着,半夏动了动,跟散步一样,从夏安然的左肩爬到右肩,又从右肩爬到左肩,爬完又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继续严肃脸蹲在夏安然的肩头。

    夏安然:“……”你丫不能安安分分的装你的猫玩偶吗?!

    下属A:总经理这么冰冷的人居然会养猫?难道冰冷的外表下是一颗火热的少女心咩?

    下属B:嗯,这只猫好美腻,好想抱在怀里揉揉。

    下属C:原来总裁并不冰冷只是有些面瘫话有些少吗?

    看着属下们的窃窃私语,感觉形象碎成渣的夏安然:“……”

    半、夏、你丫绝逼是故意的!

    只是他还不知道,他水深火热的日子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