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1

    更新时间:2016-11-05 00:18:10本章字数:2880字

    楔子 1

    九月的太阳毒辣辣的。

    烧烤的白日。吃烧烤的夜晚。

    一辆通往大学城的公交车上。蒸笼一样的车厢内散落着几个病怏怏学生模样的年青人。

    开往大学城的公交车有带空调的。但是贵!承担不起或者一贯节约的穷学生们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乘坐这辆511路公车。

    越是简陋的东西越难容易形容。比如公交车行驶中的声音。实在是找不出象声词去形容。总是一路提心吊胆的感觉这辆车下一刻就要散架。

    南州大学城在城市的西边。顶着晌午正南的日头一路向西的公车上。

    几个学生都是车厢的右边。这边向北,聊胜于无的不被太阳晒到。

    格格不入的一个男学生却是坐在左边。任凭烈日的荼毒。

    有些黝黑的皮肤让人不得不怀疑就是在刚才晒出来的。

    二十多岁的年纪跟其他学生相仿。仿佛生无可恋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洗得发白的牛仔裤。提拉着一双棕色的沙滩鞋。红白相间的t恤。胸前印着某个品牌的LOOG。也不知道是勤工俭学的工作服还是充话费送的。

    略显精神的板寸露出饱满的额头。奇怪的是,如此炎热的天气额头一丝汗迹都没有。

    额头下是眼睛。眼睛很大眼神却很空洞。非要一探眼神究竟的话,此时此刻油然而生的联想是空调。凉意盎然。

    翘翘的鼻梁下面是厚实的唇。都不是很出众的五官凑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辨识度很高,多看一眼就记住了。

    车窗外南州大学的巍峨奇怪的正大门拘谨的矗立在那里。

    公交车还是挺住了。

    ‘刺啦啦啦’的刹车声终于可以准确的形容出来。 意味着终点站到了。声音很难听,但却像庆祝自己没有散架一样。乘客也觉得不刺耳。毕竟终于到了目的地。不用再受这烈日加车厢双重炙烤。

    格格不入的男生最后一个下了车。低着头,机械的迈着双腿朝着巍峨奇怪的大门走去。

    宽阔的广场大理石铺就。坚硬得踩不出一丝足迹。

    来来往往的人脚步匆忙。空旷的场地没有一丝阴凉。

    踏上巍峨奇怪的校门。穿过明显欧陆风情的罗马柱拱门。再下十九级台阶。就是南州大学的校区。

    平地而起特意加高的校门。高高在上的。就是为了彰显这里是南州的最高学府吗?

    明显异域风情的校门是要解释屏弃传统文化与国际接轨么?

    巍峨而奇怪!

    男生继续木然的步伐行走在通往宿舍区的小道上。小道上绿树成荫。生机盎然的仿佛丝毫不惧烈日的毒辣!

    依旧没有一丝风。

    无数清凉打扮的学妹就像空气一样在他身边蹁跹而过。

    午休时间的校园因为高温的原音。少了许多的喧嚣。

    南州大学很大。这条通往宿舍的路也很长。格格不入的男生嘴唇有些干裂。有些脱水的他这才想起自己中午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

    深吸了口干燥的空气。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已经到了校医务室的白色大楼。过了大楼就是球场。

    总有些不一般的人顶着烈日在篮球场辗转腾挪,高盛呵斥着。给午后的校园带来丝丝生气。

    篮球区过去是足球场。两块标准的足球场也有一场球赛。

    难得的是打着花伞在一旁加油助威的拉拉队。尖利刺耳的女声喊叫,高涨的热情只为自己的男朋友加油助威。

    足球场过后就是小树林。每个大学都会有的小树林。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是每个大学生记忆中最值得津津乐道的。

    亦是怨气最重的地方。多少生命在这里被扼杀了!

    男生一直低着头。没去看小树林一眼。

    树林的另一头就是女生宿舍区。六层的公寓楼跟男生宿舍区没有区别。

    窗户上阳台上花花绿绿的衣服加以区别。

    小树林边缘上的女生宿舍楼下围着好多人。议论纷纷。

    “真是可惜了!”

    “可不是,大美女一个!”

    “怎么就想不开呢?”

    “就是,干嘛要跳楼自杀呢!”

    男生停住了脚步。顺着人群的缝隙往里看去。一圈警戒线已经把宿舍楼的后面围了起来。几个校警分散四周禁止着人靠近。

    警戒线中央,蓝色的裹尸袋分外醒目。周围大片的血迹引得自己一阵干呕!

    人群依旧在议论。

    “哪个系的啊?”

    “投管系的!”

    “叫什么啊!”

    “卫婕!”

    男生浑身一震。想起来跟自己一个系的卫婕正是住在这栋楼的六楼。

    卫婕跳楼了!

    男生惊骇的不知所措。正要上前确认。

    一个男生在远处喊道:”秦宾,楚泽在小树林里自杀了。被人发现已经送去校医务室呢!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惊骇的男生正是叫做秦宾。

    秦宾脑子一片空白。骤然的双重刺激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运转。

    脚下不由自主的跑向医务室。

    医务室不大。一个白色的屏风将其一分为二。外面是摆满药品的货架。里面是输液室。

    匆忙闯进来的秦宾刚好碰见大夫从输液室走出来。

    秦宾急切的问:”大夫,刚才有个自杀的学生情况怎么样?“

    大夫扶了下眼睛,”没什么大问题。虽说手腕上割了五下。都只是割破了皮。没有伤到动脉。已经处理完了。就在里面!“

    秦宾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急忙走进输液室。

    楚泽正躺在一张病床上,手腕上缠着洁白的纱布。

    眼睛却是闭着的。

    秦宾舒了口气。缓缓走到楚泽跟前,”别装睡了!“

    微微睁眼的楚泽脸色惨白,却难掩秀气!

    秦宾有些负责的看着低垂着眼帘的楚泽,”卫婕跳楼了?“

    楚泽不说话,泪水默默的流了下来。

    秦宾双手狠狠的揉着脸,”所以你也准备殉情?“

    输液室依旧沉静。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染湿了白色的t恤。

    秦宾空洞的眼神闪现出躁意,”不说话算什么?卫婕已经死了。活生生一个人就这么被你害死了!不说话就躲过去了?”

    医务室的空调很不错。凉意沁骨!

    秦宾的额头却开始冒汗,“我俩从小玩到大。你在这装殉情?你骗得了全校骗不了我好吧!小树林人来人往的,离校医务室这么近!你都计算好了吧?还割了五刀都只是划破了皮。计算好的事情都下不了狠心,你也就这么点出息?真有这狠心,卫婕会自杀?”

    楚泽终于哭出声了。嚎啕大哭!

    秦宾却依旧不依不饶,“哭什么苦?哭能把卫婕哭活吗?从小到大你没少看我打架吧!看也看会点吧?”

    哭声把大夫引了进来,“怎么回事啊?这还哭上了!”

    秦宾默默的不语。楚泽一个劲的哭,大夫自讨了个没趣。悻悻的又出去了。

    医务室的冷气确实很足。一冷一热之下,秦宾找了点纸巾擦着清鼻涕。

    楚泽的哭声也开始减弱。

    看着楚泽可怜兮兮的样子。秦宾有些不忍。可一想起那蓝色的袋子,莫名的又狂躁起来!

    狠狠的揉揉鼻子啐骂道:“CTM的,什么事情都往一堆凑!还让人活不!”

    烈日逐渐西移。意味着时间在流逝。

    高大的教学楼的影子被拉得狭长的时候,秦宾才发觉已经在这个医务室呆了近三个小时。

    没有言语。只有楚泽的哽咽!

    秦宾的思维混乱了三个小时。

    第一次遭遇生离死别,毫无经验可以让自己从容面对。一锅粥一样稀烂得不知道从哪梳理。

    冷热交替下身体开始有些不适。脑袋开始沉重起来。

    从椅子上起身站了起来,冷冷的道:”虽说我俩情同兄弟,但这件事你错得离谱!别奢望安慰和谅解!楚泽,你就是个懦夫!所以你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安宁的!“

    说完话。丝毫不理楚泽陡然升高的哭声。毫不迟疑的走出了输液室。

    站在医务室门口。傍晚的校园终于开始生机勃勃。

    说笑声,打闹声不绝于耳。人来人往的好像丝毫没有受到上午的自杀事件的影响。

    偌大的校园,上万的学生。不与自己息息相关,非要去职责人情淡漠好像没逻辑。

    时间的推移的越久,这件事情就会越淡化,直到最后,谈资都算不上。

    所以,生命何其珍贵,又何其渺小!

    秦宾终归还是回转。进了输液室,就站在门口,”既然没有死的决心,就多点活的信心吧!我们都知道卫婕还有个生病的母亲和一个上高中的妹妹。这两个人今后的生活该归你管了。没意见的话,赶紧找工作去吧!会让你好过点的!“

    说完这句话,秦宾懒得看楚泽的表情。再次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