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局长

    更新时间:2017-07-26 00:46:30本章字数:4181字

    楚泽跟卫薇开着车在去骆瀚清老师的家里的路上。

    卫薇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眼睛,关切的道:“老楚,事情不能急。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这两晚都没睡好。”

    “我睡不好,事情解决不了。我都睡不好的。”

    “宾哥出这么个事。我们都担心,但是不能自己先垮了啊!没有好身体,怎么救宾哥呢?”

    “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我做不到。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现在呆在里面的是我。”

    卫薇幽幽道:“我知道你跟宾哥感情深。你担心他,可我担心你啊!”

    “我知道!但是没办法。我唯有尽力,才可以安心。你不用担心我。万一这事情没有转圜余地,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楚泽不语。

    卫薇一把抓住楚泽的胳臂,“老楚,你可不能乱来。看看宾哥被陷害的手段。这个人肯定不一般。我不想你也出事。”

    “放心吧!我又不是毛头小伙子,我有分寸的。”

    “不行!你要有事了,我该怎么办?”

    “你想的太严重了。事情还没到一步。”

    “你想都不要想。”卫薇偎依在楚泽的身旁。

    楚泽无声的开着车。突然又调转车头,往回开。

    卫薇奇怪道:“不是找老师想办法吗?”

    “我想还是不要了。别破坏了他老人家清修。秦宾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那我们去哪?”

    “哪也不去了。”

    楚泽神色凝重的道:“我希望你明白,我跟秦宾不只是朋友,还是亲人!”

    秦宾被抓的第三天。

    刘警官在审讯室神色凝重的对秦宾道:“我们查了监控,那小子是个老手。充分避开了摄像头。没有拍下脸!”

    秦宾叹了口气,“谢谢刘警官!我不知道说什么了。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刘警官掏出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这个你得签字。”

    “我不签呢!”

    “这个只是传达到人,你签不签都一样的。”

    秦宾不语。

    “刑事拘留只是一个形式,案件还在侦破当中。你也不要灰心失望。你说你是被人陷害的。能告诉我谁跟你有仇吗?说不定有突破口的。”

    秦宾想了想,“想不起来了。”

    刘警官失望的道:“哦!”

    秦宾忍不住道:“如果无法挽回,这个事情得判多长时间?”

    “最少七年,最多二十年。”

    秦宾傻了一样的回到了监室。

    秦宾得罪谁当然清楚。能有这么大能量的人也只有一个。见过杨重几次。第一次见就是那个周三的下午。颜菲上了他的车,什么时候上的他床我不知道。但他老婆方甜上了秦宾的床是哪天自己清楚的记得。

    夺妻之恨?

    秦宾第一次感觉到了世俗的不公。这世界比我过的好的人多了去了。富二代,官二代。不牵涉自己的情况的下,秦宾不是愤青!没有声援过网上那些个仇富仇官的。突然想起了那个很有名的墓志铭。

    为什么他抢走我的女朋友,我只能看着?为什么我睡了他老婆,我就要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

    方甜姐是无辜的,还是公众人物。杨重既然下手这么很,不可能留下什么线索的。既然这样,说出来有意义吗!

    秦宾突然笑了。笑得那么凄凉!

    盛未和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小伙子,情况不大乐观吧?”

    秦宾歪坐在墙角。不语。

    “其实,直面惨淡的人生。也是勇敢!”

    秦宾没好气的道:“你是要我勇敢的接受别人的陷害?”

    “还不知道你被害的有多惨呢?”

    “最少七年,最高二十年。”

    “我看民警对你的态度,你是有关系的人。应该是最低了。也就是七年的自由。我真想不明白什么人这么恨你,要剥夺你七年的自由。”

    秦宾冷笑,“这个世界真他妈的不公平!”

    盛未和笑道:“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公平到底指什么……..”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宾粗暴的打断:“滚一边去,我现在不想听你这胡说八道。你要是不住嘴的话,我就揍你。”

    盛未和嘟囔道:“好吧!我不说了,你真不是个好的室友。”

    监控室内。一个五十上下年纪的警察在实时监控中看着这一幕。开口道:“我不是交代了盛未和只能单独关押吗?怎么多了一个人?”

    吴警官上前道:“是这样的,周局!前几天我们看到盛未和行动异常。有些自杀的倾向。我们就挑了个犯人好看着他。这么重要的犯人万一有什么闪失,我也担当不起啊!”

    周局点点头,“这个年轻人什么背景?”

    “齐大金融系毕业的,叫秦宾!贩毒!最关键的是,不是这个事情。他应该还是个警察!”吴警官简单的介绍道。

    一直在旁边的一个女警官惊道:“什么?秦宾!把镜头推进点。”

    周局疑惑道:“沈琬,你认识这个人?”

    沈琬仔细看了看,“不错,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很特别的一个人。应该不是会犯罪的那种人啊!”

    周局笑道:“沈琬,怎么可以这么先入为主呢!做警察的就得怀疑一切。特别是经侦这一行。”

    沈琬也道:“是!周局!我错了!”

    周局又道:“小吴,没什么事情了。你先下去把盛未和带到审讯室吧?”

    吴警官依言退了下去。

    沈琬收拾资料准备问讯的资料。

    周局道:“沈琬,你就别参加盛未和的审讯了。”

    “为什么?”

    “盛未和都审了四个多月,这个人是什么都不讲。没事就跟我们讨论绕弯子。这样下去,我们熬得起,受害群众等不了。赃款追查是越快越好。咱们得换换思路了。你不是跟这个叫秦宾的认识吗?”

    沈琬道:“你是说,说服秦宾来套盛未和赃款的下落?”

    “对!”

    “这可行吗?”

    “可不可行都要试试的。盛未和是老奸巨猾。我们审了十多次都一无所获。现在上面又催的急。不是办法的办法也得试试!”

    沈琬却道:“这个人也不好对付的。”

    周局笑道:“这么年轻,何况这对他有好处,总不会比盛未和还难对付吧?”

    “不好说。”

    周局饶有兴趣道:“怎么个不好说?”

    沈琬将跟我认识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

    听完周局陷入了沉思。良久才开口道:“这个人还真有点意思,你先去试试。我一会过去看看。还有注意提审次序。盛未和先提出来,秦宾还得先回去。”

    审讯室里面很意外的看到了沈琬。秦宾一怔。没有说什么。落差的太多。总共见三次,居然两次自己在铁窗之内。

    但是这么个封闭的场合,有个娇美的女人在眼前,总是难得的。

    沈琬掏出一盒烟给周局点了一根。然后复杂的看着他。

    周局抽着烟。也不看沈琬。

    沈琬道:“真没想到,你会干这种事。”

    周局恼怒的扔掉烟,“记得你是经侦支队的。不是缉毒队的吧?你管得着吗?”

    沈琬笑笑,“我看过你的案卷,人赃俱获。这次你还能理直气壮的教训我么?”

    周局毫不客气的道:“教训你这样的女人我都嫌浪费我的唾沫。你要是来看我笑话的,你也看完了。没事我回去了。”说完就起身就走。

    “我是来帮你的。”

    周局不为所动,依然往外走,“我懒得理你。更不需要你所谓的帮助。”

    沈琬急了,“你什么人?不知道好歹。滚远点!”

    周局又被送回了监室。

    周局过来审讯室。里面只有独自生闷气的沈琬,“人呢?”

    沈琬想起自己还有任务的。不安道:“他说话老气人了。我受不了。”

    周局语重心长道:“沈琬啊!情绪这个东西,最好掌握在自己手中。被别人左右了。自己就不会思考了。”

    “我知道错了。周叔叔!”

    “小丫头,我是你爸爸一手带出来的。如今不过是还给他女儿。你去把那个秦宾带过来。我跟他谈谈!”

    “好!”

    周局又被带回了审讯室,沈琬还在。不过这次主审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精干瘦小的身材,一双眼睛相当有神,似乎可以看穿一切。

    老头很和蔼的道:“我姓周。市局的局长”

    周局不答话。

    苏支队道:“你肯定很奇怪我一个局长为什么的来提审你这个贩毒的。”

    周局彻底不想开口了。

    “我看过你的档案!很不简单啊!看了之后,先是替你惋惜!差点我就该是你领导的。后来又调看了你的股票买卖记录。我都有点不相信你会贩毒了。”

    秦宾道:“说你的目的吧?”

    “呵呵!年轻真好,没那么铺垫,掩饰。一语中的。跟我年轻时一样,从不说废话!好!我也不绕弯子了,看过你的审讯记录。虽然你没有交待。但是依照零口供原则。你这个是人赃俱获。定罪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你也应该知道你这个最少也得判七年!但是如果有重大立功的话,依照你过去清白的履历,还有一些疑点。完全可以轻判!”

    “要我干嘛?”

    周局笑了,“跟你一个监室盛未和你了解吗?”

    “是要追回赃款吧?”

    周局很惊讶的道:“沈琬说你不简单,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我得信了。懒得废话了,你能做到的话,我担保最少少判你两年。”

    我毫无表情的道:“做不到!能做到的话,三个亿才少判两年。我脑袋有问题才答应你。多坐两年,我自己把那三亿据为己有多好。”

    周局有点迷糊了。

    沈琬忍不住了,“秦宾,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你敢说把赃款据为己有。”

    秦宾听见沈琬说话就有气,“是啊!怎么了?我做不出来啊!别吓唬我!我现在看见你们这些警察就有气,有本事还我清白啊!就知道在这趾高气扬的施舍,吓唬。没事了吧?没事送我回去,我还要晒太阳呢!看见你我就心烦!看见你就没有什么好事!你简直就是我命里的扫把星!”

    周局制止了想要发作的沈琬,“沈琬,你先出去下。我跟他单独聊下。”

    沈琬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周局也点了根烟给秦宾也点了一根。

    “你老师是骆瀚清教授吧?”

    秦宾心里一颤,那个老人还好吗?知道自己这样子,会有什么反应呢?

    周局继续道:“骆瀚清教授曾经给我们经侦支队上过课,对他老的学识还有气度我是相当佩服的。我只是在看了你的炒股记录后才特地了解了下你在学校的经历。终于明白有那样的老师自然就有你这样的学生了。”

    “我是老师最没出息的学生。”

    “恩!这个倒是真的。骆老桃李满天下。无论政界还是商界都有成绩斐然之人多了去了。”

    “别刺激我,我这人就是没什么追求。”

    “你别误会,我想说的是我现在根本不信你会贩毒。所以呢,咱们可不可以好好的跟朋友一样聊聊。”

    秦宾笑了,“你可是警察,还官不小。说这话不对吧?”

    周局也笑道:“抛开这些,我也只是个小老头。正常的判断下没什么过分的吧?”

    “嗯!我喜欢平等的对话。”

    “所以对沈琬那样一副认定你不是好人的架势,你就平添几分愤怒?”

    “呵呵!是啊!我第一次见她是她在南门派出所挂职,我那晚犯了点小事。她值班,小气着呢!憋我来着.”

    周局也笑道:“你那事我不光听她说过,还上过局党委常委会。亏你想的出来。对了,那求婚的结局我还不知道呢?”

    “好着呢!”秦宾不由得又想起了晓龙,小武,老张还有兰兰婵婵。心酸泛起。

    他们现在都在忙什么呢?

    周局似乎意识到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不用想那么多。天理循环,坚持下去,总会有好结果的。”

    “我现在除了听天由命,想不出其他的。”

    “回头我关注下你的案子,让他们好好排查。”

    “谢谢了!”

    “我知道你现在对警察有偏见,但是你应该理解,我们也不容易。”

    “倒不是什么偏见,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我很了解,我受了冤屈,只要求起码的尊重跟平等这不过分吧?”

    “呵呵!怎么说呢!历史遗留问题。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我们不应该只看到坏的一面,时代在进步。我们也应该看到好的一面。”

    “恩!我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了。说是听天由命,最终不还得警察还我清白。”

    “有这想法就对了,什么事情都是人做的。是人做的都有破绽。所以,我相信你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