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发现

    更新时间:2017-07-29 00:53:16本章字数:4039字

    第十四章

    楚泽不死心的开始第三遍重看。

    武国星也不死心的跟着一起看,“如果不在公交车上,会不会是开着车跟呢?”

    张家浩摇摇头,“这是个反侦察能力相当强的家伙。开车的话目标更大。只要作案的时候不被拍上正脸。换件衣服我们就找不到这个人!”

    “那万一是开车跟呢?”楚泽不甘心的问。

    刘警官道:“我们已经想到这一点了。而且还核实了。没有什么车是一直跟在后面的!”

    武国星反复的开动思维,“一路跟踪,只是为了找个合适的机会的下手。这可以确定作案是随机性的。这种事情应该是人多的地方才好下手。那么那天,秦宾还有没有去过人多的地方呢?就是说,不要局限于公交车!范围扩大些呢?”

    刘警官沉思了会,“对啊!如果是在公共场合。人流量大的地方。监控密集的地方,也许不会在那里下手,但是一定会跟住!”

    张家浩目瞪口呆,“小武,你比我这个正牌警察都还警察啊!”

    武国星没心思打趣,问宁妮道:”你说秦宾那天买了很多东西提不动,打电话让你下来帮你提。那你知道那些东西哪里买的吗?“

    宁妮摇摇头。

    众人失望的收回看向宁妮的目光。

    张家浩笑道:”我们傻吗!问秦宾不就知道了。还有谁比自己更清楚自己那天去过哪些地方!“

    武国星拍拍自己的脑袋。使劲的摇摇头。

    楚泽第一个往外冲。张家浩喊道:“楚泽,你不会是现在要去一监狱吧!”

    楚泽顿住身形,“不是要问秦宾么?”

    张家浩笑笑,“我一个同学刚好是他管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

    “那你还不赶紧打!”

    张家浩摸出电话给那个同学说明了情况。就挂了电话。

    “不是直接让秦宾接电话吗?”楚泽问。

    张家浩苦笑道:“有纪律的!你以为都跟我一样,今天都不知道违反多少纪律了!”

    楚泽黯然,“谢谢你,家浩!”

    老张过来拍拍楚泽肩膀,“客气什么,当警察的不就是伸张正义的。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蒙冤,他什么都不做,那就不是我儿子了!“

    楚泽又冲着刘警官鞠躬,”也谢谢刘警官!“

    刘警官笑笑,”跟张叔说的一样,我要什么都不做,我老爸估计都不理我了!“

    很快,张家浩的同学回来了电弧。张家浩喜形于色的挂了电话,“北园银座!”

    武国星喜道:“那里的监控可是无死角的,这下子无所遁形了吧!”

    张家浩跟刘警官赶紧出门,直赴北园银座。

    谢湘开着一辆奥迪A4缓缓的停在英雄山脚下。小心的慢慢的爬上山,来到那天跟秦宾一起写字的地方。

    四五月的天气,春寒料峭!英雄山依旧松柏长青!不远处的纪念碑依旧高耸,马鞍山的画廊依旧龙一样盘踞!怪石依旧突兀!

    物是人非!

    山顶上,寒风呼啸。谢湘小心的蹲下,看着那些字。不过几个月,已经有些褪色了。

    谢湘从手袋里掏出颜料和笔,又在那后面写上了几个字!眼眶又开始湿润。深吸了口气。

    一个老人的声音突然出现,“这不是小谢吗?”

    谢湘回过头来,“任大爷你好!”

    “怎么不见秦宾呢?几个月都没来了!”

    谢湘红着眼睛,“因为持有毒品判了七年。现在在一监狱服刑呢!”

    任大爷一惊,“真的?秦宾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我们都不信,可又怎样!都是命,只不过是苦的!我两都一样的!“

    说完,转身慢慢的走了。空灵的山脊,萧索的背影。郁郁独行!

    常大爷转身看了看谢湘新写的字。眉头紧锁!

    北园银座的监控果然强大。从进门开始,就有个小年轻跟在秦宾后面。一直到购物区,收银台,出口都一直跟着。多角度的画面将此人拍的清清楚楚。除了服饰有不一样意外,身形,发型起码有九成相似。

    众人面露喜色。

    刘警官却面色沉重,”这个家伙在银座是套衣服,栽赃的时候却换了装饰。心思缜密啊!他是有绝对把握不会暴露在公交车上。也是他敢在银座这么肆无忌惮的原因。就算知道是他栽赃的,没有直接证据依然没什么用啊!“

    楚泽道:”这还不能说明是栽赃吗?“

    ”你不能证明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啊!就算证明了是同一个人,监控上也没有他直接犯罪的画面啊!“

    楚泽颓然而坐。

    张家浩道:”这不起码有进展了么!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个人!“

    刘警官道:”我拷贝下来,先回局里数据库比对下。先搞清楚这个人的身份!“

    张家浩道:”那辛苦刘哥了!“

    武国星没有说话。我知道刘警官说的是对的。其实还有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亲自开口!混混有些事情总不能当着警察面说吧!

    武国星挑了个最新清晰的画面截图保存到手机。

    张家浩像是看出了什么,”小武,你可别胡来啊!“

    武国星笑了笑:”怎么可能呢!我懂法!“

    武国星掏出电话,拨通大名子的电话。却是停机声。武国星都有些糊涂了。大名子过年回家一直都没回来。听说是家里给找了个媳妇。此刻也许正不亦乐乎呢!

    武国星又打给鼎子。鼎子是我另一个兄弟。。瘦小精干。跟大名子是表兄弟,两人的名字合起来就是大名鼎鼎。

    鼎子这个人很会过日子。不像大名子有点钱就糟践。这几年存的钱居然凑够了一个小户型的首付。娶了个媳妇小日子过得红红火。

    武国星把照片翻给他看,“认识这个人吗?”

    鼎子小眼睛睁大了点,“有点面熟,不是很记得了!我得想想!”

    “恩!先去找个复印店把这个照片打印个一百份!然后回来接我!”

    鼎子愣愣道:“这人谁啊!得罪小武哥了?”

    “他就是害的你秦宾哥坐牢的!”

    “哦!这家伙活腻了呗!”

    “赶紧去!”

    张家浩走了过来,“小武,找人可以。找到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那是当然,张警官!这不用说!“

    ”千万不要乱来,我知道你跟秦宾关系好!别搞成狱中相见了!“

    ”你个乌鸦嘴!赶紧回家伺候你老婆去!“

    楚泽也道:”是啊!张家浩,你这些天天天跟我们混一块!别冷落嫂子了!”

    张家浩点点头,“爸,我先回去了啊!”

    临出门又想叮嘱武国星。武国星没给他机会,“第一时间给你汇报!”

    老张看着儿子出去,“小武,真的不能乱来的!恶人自有恶人磨!”

    武国星笑了笑,“我不就是恶人么?”

    老张了解我,只是摇摇头,“我知道拦不住你,有点分寸好吧!”

    武国星点点头。

    武国星正要回头给楚泽打招呼。只见楚泽手里拿着一叠钱,递给我道,“这钱给兄弟们买几条烟抽!”

    武国星笑着拒绝,“不用,都是自家兄弟。谈钱伤感情了!”

    楚泽坚持道:”我知道你不会要,可是兄弟们忙活这事,摩托车得加油,这都晚上了得吃饭吧!又不是很多。你拿着吧!“说完硬塞给武国星。

    接着又道:”找到那个人,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想见见!“

    武国星摇摇头,”泽兄,我是义不容辞!你就别趟浑水了!“

    出了巷口,上了凤凰山路往南拐不过五百米,就到北园大街。

    路口就有家KTV。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流光溢彩!激烈的节奏声仿佛是在提醒正是歌舞升平的好时光。

    这里武国星很熟。或者说这条街上所有的娱乐场所武国星都很熟!

    石库门,罗马柱类似所有的娱乐场所一样。都是装修的金碧辉煌,档次不凡!

    转门门口几个小伙子看见武国星和鼎子,都纷纷上前打招呼,“小武哥好!”

    ”鼎子哥好!“

    武国星笑着一一打完招呼,才道:“小六呢?”

    小六是这家场子的保安经理。

    一个保安道:“已经用对讲机给六哥说了,他马上就下来。小武哥到大厅坐呗!“

    武国星点点头。

    进了旋转门。大厅里面很宽敞。红地毯从进门一直铺到吧台。地毯两边是沙发。奢华的装饰看多了。也没有什么兴趣。

    小六满面春风的扑了过来,“小武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视察工作了!”

    武国星笑了笑,“来找你帮个忙!”

    小六子笑嘻嘻的坐到武国星身边,”说吧!兄弟能办的,小武哥你一句话!“

    ”把你的人都叫出来,包括小姐.“

    “小武哥不要乱叫啊!什么小姐不小姐,我么这没有,我们这只有给客人倒酒的公主!”

    说完,开始用对讲机招呼着人到大厅。

    不一会,大厅里挤满了人。十几个黑马甲白衬衣的少爷没什么好看的。

    好看自然那几十个莺莺燕燕的公主了。一个个打扮的跟妖精一样。衣服少的薄的环保之极!

    几十个人就那么围在沙发四周。环绕中,香气扑鼻,鼎子巡视着每一个公主,主要是看看有没有新来的!

    武国星想了想。站起来说道:“各位兄弟姐妹,有这么个人我想跟他谈谈。一会给你们看照片。都是在这北园混饭吃的,我不会让你们为难。一会你们看照片的时候认识的也不要声张,我会让小六子把我的手机发到你们每个人。你偷偷联系我就好了。这样对你们也安全些!鼎子,发照片!”

    鼎子给小六子扔过去一部分照片,“你发少爷,我发公主!别搞错了!”

    小六子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一会我让姑娘们把你扒光了。扔到北园大街上去。”

    鼎子不屑道:“你要是敢,我就把我手机上的照片视频全都发你媳妇手机上!”

    小六子悻悻道:“算你狠!”

    很快,照片都发到每个人手中。

    武国星又道:“大家把这张照片拍下吧!谁要是帮我找到这个人,我武国星就欠他一个人情!有任何事只要我能办到的,不说二话!”

    人群开始叽叽喳喳起来。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外加现金五万!”

    众人循声望去。楚泽跟卫薇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说话的是楚泽。

    武国星笑了笑,“泽兄,说好了不趟这浑水的!”

    楚泽走向我,拿着一个塑料袋递给我,“这是五万现金!你拿着,找出这个人就兑现!”

    武国星苦笑,接过塑料袋子。打开往茶几上一倒。红红的百元大钞铺满了小半个茶几。一看就知道是刚从取款机里面取出来的。

    武国星大声道:“看见没有,找到这个人或者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这钱就是他的!”

    钞票的样子总是很美!一堆钞票的样子美的令人发狂!

    武国星拽着楚泽出了门,“泽兄,你赶紧回去吧!这种地方你少来!要不然卫薇会觉得我会把你带坏的!“

    卫薇这段时间总是愁眉不展,勉强的冲我笑笑。也不说话。全没了往日的古怪活泼!

    楚泽点点头。

    小六子跟鼎子收拾好桌子上的钱和照片也出来了。

    小六子道:”小武哥,听说你最近在给王永利收账?“

    武国星点点头,”手欠,输了不少!没钱还,只好给他打工还账了!“

    小六子皱眉道:”差多少,兄弟们给你凑下。给这个杂碎打工,兄弟们脸上挂不住!“

    武国星拍了拍小六的肩膀,”你好好过你的日子。马上都有小孩了,别沾惹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更别乱动手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或者鼎子打电话。别整的儿子没出生,自己先进去了。哥的事情哥自己有数。“

    小六子感激的点点头,”哥!不说了!“

    武国星哈哈一笑,“夜场也不是长久的事情。你脑子灵光,没事多跟那些个大老板们套套近乎!我一直认为你会是我们兄弟中最有出息的一个!”

    “哥!能不说了吗?再说要掉眼泪了!”

    鼎子插话道:“你掉眼泪我看看!”

    小六子直接擂了鼎子一拳。鼎子也不甘示弱,两人又开始胡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