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Darkendless

    更新时间:2016-10-25 14:38:45本章字数:2120字

    大木对于我拿午餐肉喂高兴这件事很不以为然,因为现在食物稀缺,我们不知道哪里还有地方可以正常耕种生产,所有资源都是战争前的遗留。

    全球性的病毒蔓延即突然又在意料之中,只是人类还不太能接受这么个现实,其实这就像眼看着太阳落山,夜晚马上会降临,却仍然不肯相信白天已经结束。关于能源争夺的战争持续了五年,地球上仅存的几处能源储备成了各国的必争之地。战争中人类的创造性几乎发挥到了极限,各类的武器都在不断升级更新,威力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大,武器的作用效果也越来越残酷。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快节奏的投入使用。一切都看起来有种嗜血的疯狂,于是乎人类真的变成了疯狂的嗜血。

    濒临灭国的J国提前使用了半成品的生化武器,濒死的士兵被植入Darkendless病毒,作为这个初级阶段病毒的试验品,奄奄一息的生命充满戾气的重新投入战斗,毫无痛感毫无意识,只知道一味的屠杀,对敌人的军服颜色具有条件反射的攻击性,成为只听从命令的杀戮机器。

    只是嗜血的活死人士兵,对活人鲜血的渴求远大于敌人的数量,慢慢的战区的平民就成为了喂养他们的食物,J国国防部的高层觉得为了获得最终胜利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于是对于军队用活人喂养的事情也就不闻不问了。但是Darkendless病毒的研究者也没有想到病毒的遗传密码发生急剧的变异,作为避开和绕过宿主防御机制的一种手段,它们会一直处于变化状态。很多病毒变异后,通过在基因复制过程中不停的复制错误发生变异,使病毒变化出极大的差异性,完全不受控制,而且潜伏期大大缩短,存活期大大提高,只要有足够的新鲜血肉原始病毒就不会枯萎。

    最终J国扭转战局的瞬间成为了全人类毁灭性灾难的开始。

    变异的Darkendless病毒可以通过血液及唾液快速传播,战区很多受伤的士兵,在连续高烧后,会陷入昏迷最终停止呼吸进入死亡状态,但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后,感染者忽然苏醒,成为行走的尸体,进入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状态,撕咬所有活动的物体,包括人类和动物,吸食血肉,以供寄生在体内的病毒存活繁衍。

    当J国开始意识到这次危机不是人类能控制的时候,最先带领未感染的部队撤离战区,保留实力,也彻底放弃了活死人军队及感染士兵,只是将其困在临时军营内。J国高层在撤离时留下一小支部队执行销毁计划,完成封锁工程的收尾工作,原计划是对这群怪物断绝食物供应,等寄主自身的养料消耗尽了,病毒也会相应的进入休眠状态,那个时候再集中焚烧进行处理。只是这支负责销毁工作的部队很快有人被感染,余下的人再不敢接近隔离区,封锁工程并没有完成。整个基地虽然外围都被层层的铁丝网和厚重的铁门封锁起来,但是有很长一面墙的铁丝网并没有进行最后加固。饥饿的行尸慢慢走出军营,饥饿让他们变得疯狂,未完成的封锁并没有困住他们太久。。。一个月时间整个战区二十几个城市就这么被彻底抛弃在了地狱,病毒开始蔓延。

    我最开始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在手机上看到经过政府粉饰过的新闻,因为生活在战区边缘的城市,军队的动向直接影响我的生死存亡啊,开始听说J国撤兵的消息觉得好突然,当时我发小李薇薇作为实习记者被派去战区最前线做现场报道,天天跟她视频聊天,说是真的撤兵了才相信,还给我看了满是弹痕的墙壁,以及破旧不堪的杂货铺,开玩笑说即使战争也不能阻止姑娘们买姨妈巾,我也是一脸大写的尴尬,但是也承认这话说的也蛮有道理的。总觉得事情好诡异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晚上跟薇薇视频我说,既然没啥好新闻了你就赶紧回来把,那边全是尸体有什么好看的。我觉得那地方不对劲儿,周边其他国家的武装力量都被J国的部队灭了了,对于这么个小国来说,这次抢到的能源有可能够他们整个国家起死回生的,明明到嘴边的大肥肉为什么不要了?突然撤走,那就简直是狗都咬到了肉骨头又自己吐出来了。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身边出现了更可怕的威胁。

    “小羽你太厉害了,你说你这脑子,你那身手,不到战场报效祖国,你是不是愧对国家愧对人民啊。”

    “滚犊子,别扯淡。有正经的说,没正经的滚回去睡觉。“

    “我们老大也这么觉得,所以不让我们小组走,要跟踪报道后续发展,你没经历过战争的现场,简直是地狱,现在这儿没有军队了都是些难民,但是J国撤走的不是全部军队,他们的驻地还可以看到一部分驻兵,就是都不出来,估计是一些被放弃的伤兵吧。”

    “姑娘,命重要还是你那狗屁报道重要,三天后有一队去战区的国际救援组织,你必须就跟他们一起回来,你妈天天跟我嘟囔你,你赶紧回来把老太太接走。”

    “你怎么知道有救援组织来?”

    “因为除了你这个不要命的,我还认识个更不要命的,夏美玉带队过去,我告诉她了,让她把你捎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遇到了这么两个玛丽苏的热血女青年,碰巧一个是我从小穿一条裙子长大的朋友,一个是我亲姐,都死活要往死人堆里跑,拦都拦不住,要不要命。

    关了视频之后,我异常的清醒,没有一点儿睡意,于是就去天台上打会拳。这些年来长久的失眠给我折磨的一点脾气没有,后来跟一朋友练拳打沙包,发现每次打到虚脱就能顺利昏睡过去,慢慢就养成了睡不着就打拳,要感谢这个爱好给了我一副强健的身体。

    我们这些个战争核心外的人最无奈的就是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盲目的等待结果,当然如果早点知道,虽然不能改变什么,至少可以跑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