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第一夜

    更新时间:2016-10-27 22:27:24本章字数:1415字

    高兴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软软的趴在我的脚边打瞌睡。

    北方的冬天,黑夜总是来得比想象中快很多,感觉没有一个小时天就几乎黑下来了,因为没有灯光,月亮也是黯黯淡淡的。街道上一片寂静,只有满天的乌鸦在楼顶盘旋,据说乌鸦可以吞噬人的灵魂,我有时候想是不是这些活死人的灵魂都寄居在乌鸦身上,不入轮回也不曾消散。

    高兴突然站起来,竖起耳朵警戒聆听。

    我和丁洁各自掀开毛毯的一角向外瞄去,从黑暗中慢慢的走出三三两两的行尸,由于darkendless病毒蚕食寄主,感染者体内所有微小血管均破裂,于是寄主从眼睛、嘴巴、耳朵和其他身体其他伤口向外渗血,如果饥饿很久没有找到新鲜血食的话,寄主自己的身体就会被病毒吸干,彻底的成为一具干瘪的骷髅,所以恐怖凶残的行尸其实只不过是个可怜的傀儡而已,不停的为体内杀死自己的寄生菌寻找食物,为了他们杀掉自己的亲人,朋友,我想如果行尸有仍然有灵魂,他们内心的痛苦也是可以涨破血管流出体外的吧。

    颓败的街街道上开始热闹起来,一群人型的怪物在街道上游荡张望,血红色的眼睛中,目光空洞呆滞。看样子这群行尸,还是比较新鲜的,没有饥饿太久,身上的衣服还是相对完整,皮肤也没有出现干瘪,估计还够寄生菌祸害一阵子。

    当月亮完全的升起时,街道上的行尸的数量基本稳定不再增多。

    “看起来是附近的居民,还没有死太久,都不是很饿,攻击性应该还不太强”。丁洁放下毛毯低声说。

    小玉姐也从那房间那边过来汇合,留大木一个人在窗边观察。

    “那边的行尸不多,看起来也是刚刚死去不久,只是四处乱逛,没有开始觅食。”

    “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好像是不想离开这里?只是在周围走来走去”,薇薇又看了一会儿转身对我们仨说。

    “我也觉得是,她们像是迷路了似的在周围转圈,不知道要去哪里”。小玉也说。

    “这里是老城区,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一住一辈子,从没有离开过,这里是他们的家,记忆实在太深刻了,即使被感染也有一些生前的记忆吧,寄生菌还没能那么快的侵蚀所有,他们跟军营里跑出来的怪物不一样”,丁洁分析得很有说服力,“军营里培养出来的就是杀人工具,生前死后,都一样。”

    我无法忽视丁洁脸上的愤恨和厌恶,我不了解她的过去,但是我感受得到她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杀气,那不是我们这些打几场比赛或是健身房里八角笼练练拳就能比的,根本无法相提并论,那是一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凶狠劲儿。看得出来她恨那种作为杀人工具的日子,也恨那些培养杀人工具的人。我很好奇是怎样的经历成就了她现在这么牛掰的身手,但是她不愿说我也不好问,虽然走在一路上,我们虽然相互依赖相互保护可以以命相托,却又是如此的陌生。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在找家?就在自己家门口找家,却迷路了找不到”,小玉打断丁洁的话,讲述了一个我们都觉得很残忍的事实。

    是的,在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被自己很亲近的人杀死,然后困守在这老城中,不肯离去,这就是这些老百姓的一生。

    我不能窥视别人的内心如何,此刻,我是自私的,内心想到的只是我在另一个城市的家人,我只是想活下去,见到我的家人,还有他。虽然很清楚,分别六年,即使是和平年代我们也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何况这六年里战火纷乱又突发灾变,我连他是否活着都不确定了,又怎么可能再见,不过是心中的执念不曾放下,想着也许活着就有机会重逢,不是吗?

    窗外一群死去的人绝望的找着回家的路。屋内,五个活着的人也在寻找着回家的路。黑暗中,我们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有香烟在唇边一明一灭。

    第一夜,平静而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