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6-11-25 09:42:01本章字数:1594字

    门内传来试探的轻微敲门声,丁洁望向我,征询我的意见,我点头示意她回应。大家都屏住呼吸感觉空气都变得凝重了,我们都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对面是敌人还是朋友。

    丁洁轻声说:“你好,里面有人吗?”,其实这种情况下我们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打招呼,怎么开头,总不能说“嘿,里面是活人还是死人?”或者“里面有活人没有?”貌似都很奇怪。

    隔了一段时间,两面都很安静,可能里面的人也在犹豫或者措辞怎么跟陌生的我们打招呼。

    “你好,我们预备开门,请你们确认外面安全。”门内一个男人说

    我当时听到这声音的感觉是什么呢?怎么形容呢?就是五雷轰顶,一阵头晕,就是那种控制不了的头脑空白,仿佛在巨大空间中被浓稠的空间挤压带来的眩晕,不致命但是又很憋闷。我相信每个人也许都会有那么一刻是这样的,大脑缺氧的空白感。

    一般这种跟人聊天说话的事情都应该我来,这次我呆在原地装哑巴,丁洁连续跟我打了两个让我对话的手势,我都没反应,她也只好亲自上阵跟人对话,她完全忽略了我的异常,内心戏对于丁洁这种四肢发达的人来说是多余的。她继续跟对方对话的内容我基本是听不见了,只是空白的站在原地,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房门被轻轻打开,那个人活生生的站在我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憨厚而温和的样子,总是仿佛蹙眉浅笑,颀长的身材,宽阔的肩背,本是一张不太帅气张扬的脸,背着阳光就这么站在门前,却显得很耀眼。这个男人叫王中扬,飞扬跋扈的扬,人却没有一点点的骄纵之气。就是这么一个人,这是我们这些年来最近的距离,只要我一个健步就可以把他抓在手里,对视的瞬间,我清醒的看到了对方震惊的双眼,还有眼底的痛苦。是的,痛苦,相对于我的思念,他见到我的第一眼竟然仍是溢出眼底的痛苦,我也是无可奈何。 

    “薇薇?我的天啊,薇薇!”男人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女声。如果说刚才男人的声音是杯迷药,这个女声对我来说就是当头棒喝,一棒子给我彻底的打清醒了。

    “薇薇姐?薇薇姐!”,温俊杰和冰冰也出现在门口。小小的空间被挤得满满当当。只有我远远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薇薇尴尬的看向我,她是当年我和中扬感情的唯一见证人,除了我们自己或许只有她还了解我们曾经相爱过,也曾经深深的互相伤害过。

    “小羽!”薇薇从后面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我感受到她用力按了按,仿佛想传递给我一丝力量,又蕴含着无言的安慰。

    “熟人?”丁洁回头望向我和薇薇,貌似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反应不正常,眼神在我身上一瞥而过,又转回身对房里的人说,“行,熟人好说话,正好省口舌了,整合一下,等大木和小玉找到车我们一起走”。

    我真是感叹丁洁的观察能力和理解能力,就我们俩个当事人的尴尬程度来说,瞎子应该也能看出来我们不是那种好说话的熟人吧。

    但是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我认为也确实不适合谈什么儿女情长,一群人活着出去才是正经事儿,所以我们都该保持沉默,沉默的走出去,再沉默的分离。突然感受到了丁洁的大智若愚,她生来就该是个领导者,在一切恶劣的情况,总能最快的认清形势,并作出最好的应对反应。还好,我和她是一伙的,真难想象跟这种人成为敌人,会是件多么灾难的事情。

    冰冰说他们已经搜索过隔壁楼,没有幸存者。原计划要搜索我们那个单元的时候,我们几个就先来了。经过丁洁和中扬的友好协商,目前这两个人刚好是两个团队的的核心人物,我们一致决定整理装备和必要的生活物资,到我们二楼的聚集地。

    “很好,我们的队伍壮大了”我笑笑上前抱住中扬,拍拍他的背。

    中扬也笑笑用力抱紧我说,“很好,你还活着。”

    我们的拥抱短暂而用力,像两个多年未见的战友一样简单明了。不掺杂任何的拖泥带水,没有任何悲春伤秋的惆怅。窗外的阳光明媚,一切妖魔鬼怪都被安静祥和的阳光覆盖得没有一丝痕迹,谁也不能想象这个城市曾经发生了怎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就像谁也不知道人的心里藏着怎样一些不可见人的龌龊往事。

    你不说,我不问;你愿意装傻,我愿意陪你装傻。旧情人之间的重逢不就是应该这样吗?过去的事情尘归尘,土归土,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