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乌云密布(2)

    更新时间:2016-11-20 21:15:22本章字数:3435字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张副所长太不仗义了,丝毫不讲情面,倒也控制住了事态的偏激发展。

    梁主任有了英雄用武之地,他热情高涨地和杨秘书配合着张副所长展开了对李玉满、吴金风和宋启珍三人之间的调解工作。三组一对一地在“金玉满堂”内各居一方阵地开始了口水拉锯战。

    其他客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吃喝更不是了,只好知趣地打着招呼陆续撤离,一场欢宴最终不欢而散。王丹青和程芳分立在“金玉满堂”大门两边,一个不停地说着致歉话语,另一个不停地接过向威和范云霞传过来的礼品盒一一递至客人手中。

    安然先来到了酒店大门口,随后周晓阳也带着几个传菜员每人双手提满点心袋又是一路小跑赶在嘉宾下来之前抵达了迎宾区。

    正好大堂散台区有一桌客人结完账走过来了,其中一女子看到此番情景颇有领悟地故意大声嚷道:

    “这是给今天来捧场的客人的回礼吧?谢谢啦!这么多,应该是人手一份吧!”

    “我们就是来捧场的,五个人,五份!”一男子马上摊开右手掌走上前去。

    “我们也有份!”正在用餐的客人也放下筷子奔了过来。

    “我们三份!”没有客人甘心落下。

    “看来贵店还有点诚意,就冲这,以后我们还会来捧场的!”男上帝也凑过来了。

    这时楼梯上已有了人影。从宴会上意外杀出个砸场的宋启珍到现在面前呼啦涌出十几个闹场的忠实折粉,令安然根本无暇斟酌应对方案,她只能选择安人心、保大局:

    “感谢大家在如此恶劣的天气里前来捧场!这是我店的招牌点心,以此馈赠大家深表谢意,并真诚期待大家的再次光临!还请大家理解配合,结账后在此一人一份领取!”

    “这是您们五位的,其他客人请回餐台继续用餐吧!”张晓雨马上点出五份点心递给了先前的那桌已结了账的客人。其余客人眼见为实,毋庸置疑,就带着心满意足的超值感返回各自台位了。

    同时,从宴会上撤离出来的嘉宾也陆续来到了大堂门口。张晓雨和周晓阳在传菜员的协助下将点心袋一一递至嘉宾手中,四大迎宾美女面带标准微笑颔首恭送着嘉宾,安然迎风挺立在大门外和嘉宾逐一握手道别。就这样,风满楼大酒店的开业宴请在主菜尚未上够五味时就在一场不期而至的闹剧中落下了帷幕。

    尚远带着齐助理巡视了一遍外场,见诸物在大石头的辅助下尚能应付下去,就留下两名员工做维护,其余的都安排上了面包车。齐助理正欲发动车子,安然带着周晓阳来到了车前。

    “尚总,是去医院吗?把这几袋点心带上,还有这些熟菜和水果!”安然说着示意周晓阳把几个大袋子塞进了车内。

    忽然从后院传来了一阵“汪汪汪...”的狗吠声,安然朝齐助理说了句“风大,慢点开!”后就来到了后院。

    “安总,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三只流浪狗,赶都赶不出去!”熊大伟和后院值班的老魏一人端着竹竿一人握着扫帚前腿弓后腿蹬地和三只脏兮兮的流浪狗对峙着。

    “不要用武力,慢慢诱捕,然后送到流浪狗收容所去。回头我让人事小曹和收容所联系一下。熊经理,外围要勤巡逻,以防台风造成意外。郑涛和刘磊在停车场忙活大半天了,嘉宾也走得差不多了,就换他们休息一下吧!”

    “宴会散了?得令,安总,我马上安排!”

    安然从小就喜欢动物,尤其对狗情有独钟,自然不忍看着它们受到伤害。狗是极其通人性的,自打安然进了后院,这三只狗就变得温顺起来了,其中一只背上有白点点的小黑狗竟然摇着尾巴跑到安然脚边伸出小粉舌舔起她的脚背来。安然俯身握住它抬起的两只小前蹄,望着它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说:

    “熊经理,这只点点狗我收养了,下班后我带走。”

    有16个灶头的大厨房里这阵是人声鼎沸、怨声载道。

    “就这样关了火,我的菜还半生不熟呢。老大,就这样让它躺在锅里吗?”既是头灶又是炉灶主管的陈新民敲着炒锅发着牢骚。

    “老大,这刚配好的菜晚上得让前厅推出去呀,都是时鲜菜呀。还有这么多半拉子的切还是不切?”切配主管沈刚手里掂着菜刀大声说道。

    “老大,正上着汽呢,怎么说关就关了?”蒸锅那边也喊叫起来。

    “吵什么吵,老板让关咱就关,咱们都是打工的,老板的话就是军令,不可违背。”风满楼大酒店厨师长杜永江腆着大肚子叉着腰从凉菜间晃过来了。

    “老大,咱们备了这么多料,可这老天跟咱们过意不去呀。”

    “看中午这情形,若台风还不停,晚上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一炮没打响,生意是很难火起来的。”

    “老大,不妙呀,菜还没上齐就让熄火了,这不明摆着楼上出大事了吗。”

    “本来就没来几个捧场的,这下又都得罪光了,往后生意怎么做呀。”

    “靠,原以为跳进了聚宝盆,谁知一不小心跳槽跳到水槽里了,我自溺呀。”

    “周主管呢?周主管怎么没影儿啦?”

    “找他做什么?”

    “让他讲讲上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对讲机呼叫呀。要不就先问问那边几个传菜生。”

    “喂,传菜迪迪,楼上发生什么事了?”

    “都摇头,这周晓阳调教得不错呀。”

    “好了好了,统统保鲜。沈刚列一下菜单交给前厅强推。边角料发配到员工食堂去。现在不忙了,各扫门前雪,收拾停当后留下值班的都去休息吧。”杜永江挥着胖手喘着粗气吩咐道。

    奔五的厨师长杜永江是凉菜出身,在业界口碑不错,跻身厨师长行列已有十几个年头了,只是随着年龄增长,体重也在增长,行动越来越不灵敏,慢慢地就动嘴多动手少了。厨师这行本来就是耗体力的实操技术活,长久不操练甭说技术会生疏,就连体力也难跟上了,更别说翻花样出新菜了,因此这杜永江现在除了循规蹈矩就剩下明哲保身了。眼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楼上的吴金风恼怒之下随性而发的一句命令“厨房立即给我停工熄火!”,楼下的杜永江不管三七二十一不折不扣地100%地执行了。

    “金玉满堂”内的三组人员已汇聚在一套沙发椅上了。宋启珍达到了此行的目的,搅黄了风满楼的开业宴请,虽丑态百出,却酣畅淋漓,暗自也想顺坡下驴,就不再恋战而是假惺惺地抽泣起来。吴金风打着哈欠,没有了嚣张的气焰,脸上只写着一个字:累!身累,心累,神累,情累,人间时时凡事扰,人生处处烦事恼,她此刻只想睡它个长眠不醒。李玉满此刻对他的前妻宋启珍更新了认识:不仅是河东狮吼而且还是蛇蝎心肠呀;对吴金风也在心里发出了不同于当初的感慨:不是省油的灯呀。女人,男人的灾难呀。

    张副所长、梁主任、杨秘书见好就收,默契地一同站起身来,一直守候在包房内的王丹青唯恐领导们走后再发生变故,赶紧走过去对宋启珍微笑着说道:

    “大姐,我们帮您叫车吧!”

    这正是宋启珍求之不得的,她接过苏月儿递过来的纸巾擦拭了一下眼睛,毫不客气地谁也不理不睬径直朝包房门口走去。一直躲在包房小吧台后面大气不敢出一声的李珊珊见状赶紧绕出来尾随上去。李玉满目睹着女儿如同小老鼠般的举止心中甚是酸楚。

    安然和王丹青送走了张副所长、梁主任和杨秘书后,见大堂散台区的客人也走完了,马上召集前厅管理人员开临时碰头会议。

    李玉满躺在总经办的沙发上睡着了,这也是他保鲜的秘诀,心中不存事,有情绪也是短效即时性的,除非过度兴奋。吴金风此刻也很想躺下,可她嫌弃酒店里的公用傢俬,她有偏执的洁癖,她宁愿去自己的车里休息。当然,若不是因为台风和超级疲惫,她才不会在这个青黄不接的点上驻留在酒店里。

    吴金风昏沉沉地穿过厨房来到后院,老远就瞥见自己的车前有一摊秽物,走近一瞧是一大坨狗屎,霎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困意全消:

    “熊大伟!你给我出来!”

    熊大伟刚开完碰头会正在办公室里喝水呢,闻声呛了一口。

    “吴总,发生什么事了?”

    “你问我?是我要问你!这是什么?”

    “吴总,这就是俗称的狗屎运呀,是好事呀!”

    “呸!我问你,哪来的狗?”

    “院子里来了三只流浪狗,我们已拴好了,安总让送到流浪狗收容所去。”

    “我说今天怎么这么晦气呢,原来这里有不干不净的东西呀!它们在哪里?”

    下午员工就餐时,各部门经理主管齐刷刷黑压压地出现在了员工食堂门口。这也是先前临时会议的一项临时决定:坚决杜绝消极言语在群中的泛起和散播!开业第一天,军心不可倒,斗志不可消。

    即便如此,素质参差不齐的服务员还是会私底下聚在一起八卦的,比如例会前的洗手间里。

    “哎,你们说,这酒店生意会好吗?开业头一天就这么触霉头。”

    “你们没看到来捧场的稀稀拉拉的,也都不像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酒店生意光靠老百姓是做不起来的。咱们酒店悬乎着呢。”

    “来什么客人、有没有客人管我们什么事,我们只要上着班,总要给我们发工资的吧。”

    “幼稚!可笑的幼稚!发工资的钱从何而来?没听说酒店还贷着巨款吗?再说,真要没了客人,酒店会养着我们服务员吗?做你的春秋大头梦去吧!”

    “说说别的吧。你们有没有瞧见老板的前妻,母夜叉似的。”

    “那也不见得就是老板娘的对手...”

    “好了,小姑娘们,别瞎聊了,管好自己的嘴比什么都重要,出去开会吧!”在里间整理着卫生用品的辛姨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探出头来劝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