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过来过去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6-10-25 13:24:31本章字数:2001字

    01明争暗斗 主任落选 

    今天是周末。梁陌陌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同事们早已经走光了。办公室里前前后后报纸杂志堆得满地都是,一如她有点混乱的思绪,心里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她维持着同样的姿势,已经独自坐了很久,但是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她只好起身,收拾下东西,准备回家。

    梁陌陌的家不住闹市区,但是上下班必须穿过一条主干道。而一到上下班时间,这条路常常堵个实心透。看到这么个堵车的盛况,她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本来她今天的心情就很糟糕,糟糕得一塌糊涂——下午召开的关于提拔新的编辑部副主任的票选会,事前呼声很高的她竟然意外落选了。

    本来,大家一致公认,论业绩,论人缘,论经验,论资历,梁陌陌都是副主任的最好人选。但是不知为何,最后杂志社的一把手竟然宣布项小菲当选。以致于所有人都被这个结果弄得懵圈了。

    她又想起下午票选的事。

    “关于副刊部副主任的人选,经过我们总编室所有成员仔细研究,一致决定由项小菲来担任比较合适。”一把手领导打着官腔,说不上是什么表情,宣布了这个决定。

    人群中传来一阵嘘声。太意外了!怎么可能会是项小菲?大家交头接耳,忍不住就小声议论开了。

    “这什么情况?暗箱操作吧?”

    “她有什么资历和梁陌陌抗衡?”

    同事们纷纷为她抱着不平。

    不止是同事,梁陌陌原来也以为自己有些把握的。想起自己整天辛辛苦苦的出去跑采访,拉广告,写软文……可她又好像很平静,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选,也知道项小菲为什么会挤掉她上去的原因……相信大家多少也都明白这其中的猫腻。

    对于项小菲,其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来杂志社还不到一年半时间,而且还是从一个地方小报进来的。但是又怎样呢?还不是照样在别人前面爬上了不属于她的位置?

    梁陌陌又在心里叹了口气。今天的落选,对她的打击不小。人在职场,拼的就是一股劲,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谁不想努力升得更高走得更远呢?

    至于提拔项小菲的人,她的心里也不是不清楚的。有几次都明示暗示过她,但是她没理。想着杂志社也算一个文化场合,他总不至于做得那么明显吧?但是没想到,结果真的就成这样了。

    窝火。真的很让人窝火。

    谁说的,只要够努力,很多人都没到拼智商的地步。那么以后,她们要拼什么?

    一路烦躁地想着这个事,不知不觉已经穿过了主城区,开到离家很近的路上了。

    从外地回来以后,当时急着买个房子住,于是就在离她弟弟家不远的地方买了个小两房,主要是一家人回来老家的时候住住方便。这样她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家可以不用再经常回去了。想到自己一手打理起来的小家,她嘴角微微上扬,顺手拧开音响,顿时车内流淌着悠扬婉转的萨克斯《回家》。

    停好车,很快梁陌陌就上到了三楼家里。刚进门,好友丁晴的电话就跟了进来。

    “今天周末,你还窝在家里干什么?赶紧出来,别整天跟个老修女似的,未老先衰。”

    梁陌陌刚要回应,丁晴又继续说道:“今天胖子过来了,我们去吃川江鱼,你不是老喊着要吃这家吗?今天带你去吃。”

    丁晴嘴里的胖子,是她的老公。这尊胖子足有二百好几十斤,已经胖到快没国界了,整天一有空还是游走在各路美食和杯盏之间,从不约束。家里椅子已经被他坐坏好几张了,每坐坏一张,丁晴就跟他要五百块钱维修费加罚款,但是没有用,罚款照交,椅子还是照坏。丁晴劝说多次也没有用,后来干脆不管他了,说就让他“胖死算了”。

    梁陌陌迟疑了一下,把家里的小可爱汪汪喂了点粮,就拿了件外套直奔丁晴说的川江鱼馆去了。

    “怎么哭丧个脸呢?被男人甩了?”丁晴一见到她,就大呼小叫起来。

    “没被男人甩,不过也差不多,准确说是被男上司甩了。”梁陌陌忍不住把副主任落选的事情跟她说了。丁晴听了,气得一拍桌子,“我明天就去找你们那个渣男上司算账去!”

    “你怎么算啊?人家又没说一定就是你能当选,虽然有那么多的考核指标,可是最后还不是要那个冒号审批?他大笔一挥,说谁就谁,你能怎么样?”

    “告他个丫的,还有点王法没有?”丁晴岔岔不平。

    “跟王法没有关系。告他也没有罪名。算了,以后再说吧。”梁陌陌不想再继续渲染这件事情,她自己消化一下就好吧。再多的难过和不平也于事无补,还不如面对现实。

    丁晴为了安慰她,吃完饭又说带她去唱歌,梁陌陌拒绝了。她想要自己独自安静一下,于是便又回家了。

    刚发动车子,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老公江凌打来的。

    “打家里电话没人接,你在外面吗?”

    “是,我刚吃完饭。”她老实回答。

    “和谁吃饭?这么晚还不回去?”拜托,这会也就才九点左右,这是有多迟呢?

    “这不正要回去吗?”梁陌陌忍住被盘查的不快,尽量以正常声音回答。照她几年前的脾气,江凌要是这么说话,她早顶回去八里地而且挂了电话。但是现在,忍吧,不然能怎样呢?一言不合就吵架?她自嘲地安慰自己。

    最后,江凌在电话里告诉他,他过两天回来,有事和她说。

    江凌在邻近的另外一个城市上班,一般都会在周末或者节假日回来,但是这周没有回来,那么他说这过两天回来是什么个情况?

    梁陌陌略微有点诧异,一时间默默地盯着电话短暂地发了个小呆。她不知道,江凌说的事到底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