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短暂的“幸福”

    更新时间:2016-10-25 12:02:24本章字数:1662字

    在人的一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东西使人们拼命去努力甚至到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但有些人却可以坦然面对,凡事不强求顺其自然,她曾经也是这么想,同时也在很努力的这么做,可她似是着了魔一般,越这么想就越做不到,心里就越惶恐,生怕在她稍微松懈的那一刹那曾经自己努力去追求的一切都可能会离她而去。

    她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庄,爸妈自然也是地道的农民,如此一看她的一生应该像她生活的村子一样平平淡淡,可命运的羁绊似是故意与她作对。她出生时妈妈难产所以最后只能剖腹产,妈妈也因为难产在他们县城的医院昏迷了整整三天,可谓是九死一生;在她生活的村子里当时生孩子都是在家由村子里比较有经验的接生婆接生的,因为她是出生在县城里所以名字里有城的谐音,故取名为晨慧,(家里人都叫她小慧)爸妈希望她能用自己的智慧走出大山,希望她以后的生活都可以如朝阳般充满活力。伴随着她的出生家里也多了些许活力,虽然不是大家希望的男孩,但家里都比较疼她,尤其是在外婆家她是所有人的宝贝,因为妈妈是老大所以外婆家当时还没小孩,所以她在上学前基本上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

    两年后妹妹晨曦出生了,本以为有了妹妹她们的生活会更加的热闹,可是当时他们村子的迷信、落后使她的生活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爷爷奶奶嫌妈妈生不了儿子,对她妈妈是百般刁难,甚至在她妈妈生完妹妹还在月子里的时候,因为各种小事被爷爷奶奶使用家暴,那时候她还小,跟爷爷奶奶住一个房间,熟睡中的她晚上听见妈妈哭,吓得一个人站在门外哇哇大哭。第二天妈妈问她:

    “小慧,昨晚为什么哭啊?

    她嘟着小嘴哽咽的对妈妈说:

    “我听见你哭,出来看见门口有血,我以为妈妈死了”

    晨慧妈妈听她这么说,回想昨晚被公公殴打后自己流鼻血了,把擦完鼻血的卫生纸就扔在了门口。

    妈妈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往下的流,妈妈对她说:

    “怎么会呢,妈妈还要看着我们小惠和小曦考上大学、看着你们嫁人呢。“

    她就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度过了四年,晨慧也已经上一年级了,那时她七岁。妈妈又怀孕了,大家都在期待他的出生,毋庸置疑,大家都希望是个男孩。

    寒风瑟瑟,窗外飘着鹅毛般大的雪花,随着几声婴儿的啼哭,孩子顺利出生了,“生了、生了.......”小惠爸爸激动说道,

    一会儿医生出来说道:“周春兰家属呢?现在可以进来了”

    “在这儿,在这儿,大夫您好,我们家的是丫头还是小子?”小惠爸爸急切地问道。

    医生面带笑容的说:“大哥好福气啊,是个女儿,很健康。”

    小慧爸爸听完,整个人呆在原地不动,好像周围的喧嚣已于他没有任何关系。

    “大哥,大哥怎么还不进去看看呀?大哥.......”

    “哦,哦,哦,这就进去,这就进去.......”。

    半个月以后他们出院了。

    小惠老远看见一辆三轮车朝他们家驶来高兴的边蹦边喊,

    “爸爸妈妈来了”

    本以为大家应该都是挺开心的,可是小惠发现大家都是一脸愁容,她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一大家人只有她一个人是高兴的,因为她又有妹妹了,妈妈也回来了,但还是开心的跑到刚刚停好三轮车跟前,

    “妈妈,妈妈,我能看看妹妹吗?”

    妈妈带着勉强的笑容说道“小慧乖,我们进去了再看妹妹好不好,在外面妹妹会被冻着的”

    “嗯”小惠细声说道。

    到屋里外婆赶紧给妈妈端来了早就炖好的鸡汤,(因为小慧爸爸弟兄三个,两年前就已经分家了,再加上妈妈这次又生了个女孩,所以小惠妈妈坐月子只有外婆来照顾。)小惠妈妈看了一眼说:

    “妈,我刚下车这会儿没胃口,您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喝”

    “好,那你一会儿想喝了就说,我先给你热着”小惠外婆关切的说道。

    “妈妈,妈妈,我现在可以看妹妹了吗?”

    “可以,过来坐妹妹旁边,小心别压着妹妹”

    小惠妈妈意味深长的看着小惠开心的逗着妹妹,小惠妈妈脸上忽然泛起一股愁云,一声长叹。

    就这样过了不到一周,小惠爸爸要离开了,(小惠爸爸一直都在外面打工,类似于小包工头之类的,在他们村生活也算是中等)小惠妈妈虽说心里不愿意但为了生活还是硬撑着给丈夫收拾东西,小惠跟爸爸说:

    “爸爸你这次去什么时候回来啊?”

    “爸爸过年就回来了,到时候给你和妹妹们买新衣服,买好多好吃的,好不好?”

    “嗯!那爸爸你要说话算数”小惠开心的说道,就这样小惠爸爸又去工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