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6-10-26 13:57:47本章字数:1597字

    他想起一首歌“都是月亮惹的祸”这一刻他真的相信月亮是可以惹祸的,刚刚不就是灯光惹的祸吗?连灯光都可以惹祸何况是月亮。如果不是灯光太好的话,怎么可能会觉得在医院输液室里输液会是一件温馨的事。罗曼栀这么普通的女人也会让他在那一刻觉得美。

    他再次见到罗曼栀时,又是他陪着女友逛街时。只不过这次不是在大都会,而是在一家甜品屋。只因护士女友喜欢吃这家的甜品,因而拉着他来品尝。其实还没有进到店里他就看到了她,她就坐在橱窗前吃着甜点,对面还坐在一个人,两个似乎在聊着什么。他想这家甜品屋这么小,进去打招呼是难免的了。所以当女友去买甜品时,他转头走到罗曼栀的跟前,微笑着说,“我们又见面了。”换来的却是她一脸的错愕。

    不知道是罗曼栀的记性太差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放心上,总之当她看到吴思军的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这是谁,反而上下打量了半天,然后看看对面的乔晨燕,仿佛在问是不是和乔晨燕打招呼,乔晨燕摇摇头,然后她又回过头左右的看看,没有其他人,只有她和乔晨燕两个人,她在确定了是和她打招呼后,疑惑的伸出手挥挥,刚想说声“嗨”,结果就看到对面的人转身离开了,她尴尬的想又是自己表错情了。

    吴思军的身边向来是别人巴结他,认识他的人见到他老远就巴巴的摆出握手的姿势,不认识他的人也想尽办法的和他搭上话扯上关系。哪有他巴巴的和人打招呼,人家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这对他来说虽说不上是什么奇耻大辱,可也对他的自尊是极大的伤害。所以他生气的没有等到罗曼栀的那声“嗨”就转身离开了,并且直到回到家还气鼓鼓的,而且心里愤恨的想这是一个什么女人,不知道谁是她的丈夫,怎么能受得了她。只是气头上的他怎么不想想这怎么能影响得了夫妻感情,她总不至于会忘了自己的丈夫谁吧。

    然而在气消之后他最先想到的却是,难道自己这么容易让人忽视?他反复的在镜子前端详自己,想自己的相貌虽不是极品,但也算得上上品,自己的身材个头也是百里挑一的,难道不是?是自己太过自恋了?要不怎么就会让人记不住呢?

    吴思军在那里不停的反思,却不知道对罗曼栀来说,根本是因为那天和他匆忙的“相认”,在她的大脑中没有形成完整的资料并储存,而且中度近视且不习惯戴眼镜的她,根本没有看清站在她跟前的人长什么样子,只是看到模糊眉眼。

    而这样的插曲罗曼栀一转头就已经忘记,她继续着和乔晨燕的聊天。

    “他回来了,那天我见到他了。”说话的是罗曼栀。

    “谁?”

    “张正海。”这个名字一出口,换来的是乔晨燕的沉默,长久的沉默。这么多年从没有想起这个名字和这个名字的主人。这并不意味着她忘记了,只是将它放在了记忆的最深处,然后在上面放上了层层叠叠的新的记忆,仿佛要想起它先要费时的扯开这些层层叠叠,可她心里明白,只要触碰到有关于张正海的任何事情,哪怕是沾一点边,那些记忆就会瞬间浮上心头,哪里是那些层层叠叠可以挡得住的。

    现在她不管心底的记忆如何翻滚,面上依然淡淡的说“回来就回来呗,这里是他的家,有他的父母兄弟,你还能不让人家回来。”

    “我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回来工作,不走了。”

    “那又怎么样,他又不会和我一个单位。”她实在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问罗曼栀“你不是要给你的宝贝女儿买芭比娃娃吗?还不走?”

    “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我还不知道你,交了那么多男朋友,帅的,有钱的,有权的,有文化的一个也没走到最后,还不是因为你心里装着他。我是想告诉你,我问他了,他结婚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行了,我知道了,你不要说了。”乔晨燕急急的打断罗曼栀的话,虽然她一早就想过他会结婚生子,可是当他已结婚这几个字眼进入自己耳朵那一刹那,她感到心跳加速,呼吸不畅,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罗曼栀看看乔晨燕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你不愿意听我也得说,他向我打听你的近况了,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没给,可这个城市这么小,如果他有心的话,你们迟早见面的。我是想说他已经结婚了,你心里再有他也不能和他再有什么纠缠了,明白我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