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6-10-29 12:41:08本章字数:1504字

    从他们见面到现在不到两个小时,张正海还什么也没有做,只说了寥寥几句话就已经让她的防线彻底崩溃。乔晨燕知道她败了,可在张正海的面前她又有哪一次不是败了的。

    心底无限的难过,难过自己的无能,难过自己的失败,难过自己不受控制的感情,却只能化作泪水无声的诉说。

    就像当初他要她做他女朋友时,她哭个不停,不只是因为害怕,委屈,丢人。还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不顾她的害怕委屈接受了他,她知道自己完了,她为她不战而败的心流泪,她为她将要死无葬身之地的感情而伤心。而今她同样为她的不战而败,为她的死无葬身之地而哭泣。这一次她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她的心她的感情竟然不顾他已结婚,他已为父。

    她抽出被他握住的手,随意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你让我说什么?说以前?说现在?还是说将来?说以前?我被你甩了之后怎么的伤心?说现在?告诉你我现在至今未婚是因为你对我的伤害,我再也没有办法相信男人?说将来?我们之间有将来吗?”乔晨燕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大段话,没有赌气的成分,没有生气的语气,没有对他的感情。只有淡淡的嘲讽,嘲讽自己。

    这么久以来,她从不提以前那段伤心的日子,从不提她为什么男朋友总也谈不长时间,为什么还不结婚,却在他的面前这么平静的说了出来。不为让他内疚,只是因为相信他,虽然知道他从来不是可信之人,可谁让自己的感情偏信他。

    他坐在了她的身边,一手揽过她让她倚在自己的胸前,一手替她擦了擦泪水,“别哭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我随你处置。”

    “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更不要再见面,即使偶然碰见就当陌路吧。”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她还是要说。

    他捧起她的脸看着她,仿佛要看看她是不是在真心的,是不是在试探他,半天他说,“好,如果这是你对我的惩罚,我接受。”

    她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可她知道她不能再待下去了,不能再这么面对着他了,她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她不知道自己会妥协到什么地步。

    她站起身急急的往外走,却被他一把拉住说,“我送你。” 她没有点头没有说话,人却随着他来到了他的车上。而他同样不等她的回答,径直先她一步离开,仿佛知道她一定会跟着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心有灵犀?还是他太了解她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正海真的如约定的再也没有和她联系,好像他真的是信守承诺的正人君子。乔晨燕知道他不是,正人君子这样的称呼对他来说真真是笑话,而承诺则是有利于他的才会信守,剩下那些不过是为达目的的手段。

    她的心里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清楚,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一连几天她都恍恍惚惚的,既害怕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无法应对,可心里好像又期盼他的出现。她不断地调整自己的状态,从别人的手里抢来许多的工作,让自己变得忙碌,让工作填满自己的心不能再胡思乱想。

    于是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怪异的看着她。同一办公室的小李开玩笑的对她说,“小乔呀,你不是失恋了吧?怎么最近怪怪的?”失恋?是的自己失恋了,从和他分开就失恋了,并且再也没有恋过。她对小李撇撇嘴,笑着说,“我从来就没有恋过,哪来的失恋。”话音刚落,办公室电话铃声响起,小李毫不犹豫的拿起“喂”了一声后,就对着她挤眉弄眼的说,“还失恋呢?这是谁呀。”她的心陡然间一沉,慢慢的接过电话,就听到张正海的声音如涓涓细流般缓缓的从电话的那一端流向自己,滋润着她,安抚着她。

    他说,“燕,我听同事说,明天要降温,你记得多穿点。”

    乔晨燕默默的听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半天听到电话里张正海又说“我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以前气温一变化你就会感冒,想着提醒你一下,只要你好好的就好。那你挂了吧”

    乔晨燕想说,“我怎么可能好好的,从你离开的那一天我就再也没有好过,如今你这样我只能更加的不好。”可是她没有说,听从他的指挥放下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