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6-10-31 12:17:18本章字数:1536字

    可是这样的机会却一直也没有找到。也许根本就没有找,本就是随意的那么一想。人要是存了心思的话,总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张正海就在一个月以后找到了再见乔晨燕的机会。

    虽然这一个月他没有再见乔晨燕,可是几乎电话不断,每天都能让他找到打电话的理由。例如:

    路过咱们学校就想起你了,不知不觉就拨了你的电话。

    最近感冒的人特别多,你要注意身体。

    有点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去了我们以前经常吃糖醋鱼的饭店,居然还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去。

    乔晨燕不知道他想怎么样,起初接了电话不管他说什么,自己一声不吭,却也会听他说完才会挂掉电话。直到一个星期前他说,他的生日想和她一起过。是呀,他的生日快到了,以前她一直记得这个日子的,可后来她拼命的想忘记,那是她的痛。

    还记得那一年他的生日,她亲手织了一条围巾,并在围巾的角落,歪歪扭扭的绣了一个“燕”字。然后高高兴兴的跑去他上大学的城市要给他一个惊喜。可惜只有惊没有喜。她看到了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手挽着手,她惊得忘记了躲避,就看着他们走到了她的面前。她看得出来,他也是一惊,但很快就很自然的对她说,“这是我女朋友。”她不记得当时是怎么离开的,她忘记了质问他,忘记了要他给一个解释,忘记了应该冲上前去给他一巴掌,她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哭。

    她哭着坐着火车回来了。两天后他打电话给她说,对不起。她问为什么?他说,没有为什么。连一个解释也没有,连一个解释也懒得给,连一个解释也不屑说。

    那时候她还幻想着他是在和她开玩笑,幻想着也许他和那个女的很快就会分手,他还会回到她的身边的,她始终不相信他会离开她。直到一个月以后她发现她怀孕了,她害怕了,急着给他打电话,急着找他。可是他换了电话,搬了宿舍。她托人告诉他,她有急事要他回电话。几天后那人告诉她说,他说你们已经分开了,不想再和你有什么瓜葛。

    她那时才意识到他们真的完了,他真的离开她了,他抛弃她了。然后她找了罗曼栀借了钱,陪着她去了医院。她躺在手术室,感觉冰冷的手术器械吸走了她的爱情,她的心,她的灵魂。她感觉不到医生所说的疼痛,感觉不到光明,感觉不到活着的意义。因为她没有了心,她的心随着他离开了,随着这个孩子离开了。她请了三天假,在罗曼栀的宿舍呆了三天。第四天她回了学校。

    他曾经带给她那样的痛,现在却还要她陪着他纪念这个痛,她怒了,她怎么能不怒?她再也没有接过他的电话。可是她忘了张正海是什么人,于是她的手机上就多了许多的短信,一如既往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她看也不想看,统统删掉。却不知这样正给了张正海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理由。

    如果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话,张正海就是这个有准备的人。而这准备源自于对乔晨燕的了解。

    下班时间乔晨燕站在单位门前,看着瓢泼大雨心里无限的哀叹,奇怪这个季节还会有这样的大雨。看着人们各自撑着伞离开,心里犹豫着是等雨停还是淋着雨回家。等雨停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这样的雨又太大了大概走不了几步就得淋得落汤鸡。有几个同事看她没带伞,问她要不一起吧,她摇摇头,这么大的雨一个人怕都是遮不住的。

    就在她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张正海出现了。乔晨燕看着他撑着伞从漫天雨幕中走向她,竟然一阵的恍惚。仿佛少年的他,每次雨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从不爱拿伞的她,那时总会有一个人一把伞为她在雨天撑起一片天。有时他会亲自送来,有时他会托人送来,然后等在校门外不远处她回家的必经之路。甚至那年已上大学的他,还托了和她一个年级的朋友的弟弟来给她送伞。

    就在乔晨燕恍惚间张正海已走到了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伞递给她面前。然后他说,“就知道你没有拿伞,怕你淋雨急着给你送了过来。”

    乔晨燕抬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他,原来他也老了,眉头眼角也有了皱纹,眼底透出的目光也不像当年那样的清澈,整个人看上去成熟中透着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