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6-11-01 19:51:06本章字数:1531字

    乔晨燕抬头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他,原来他也老了,眉头眼角也有了皱纹,眼底透出的目光也不像当年那样的清澈,整个人看上去成熟中透着沧桑。

    心底的悲伤一点一点的涌了上来,他竟然也老了,那个经常打架斗殴,受了处分毫不在意的少年,那个青春洋溢,神采飞扬,热情阳光的大男孩不见了,再也回不来了。是呀,十年了,怎么可能不老,那下一个十年呢?下下一个十年呢?

    一瞬间乔晨燕决定不再怨恨他,接过他递的伞说了声“谢谢”,不再看他,慢慢的走下台阶。不再怨恨不代表可以原谅。

    穿过纷纷扰扰的雨丝慢慢的向前走,仿佛看到当年那个少年撑着伞站在前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的向她招手。仿佛看到当年的她欢快的走向那个少年,任由他牵起自己的手,带着自己向前走。不管他将要带向何处,自己从不询问,从不疑惑,从不怀疑,总是那么的信任他,始终如一的信任,直到现在。

    她就那么的向前走,不知什么时候他来到了她的身边握紧了她的手,丝丝暖意顺着手掌传递到心头,可这样的温暖不再是属于她的,只会烫的她心里发苦。

    她使劲的想将手从这样的温暖中抽离,可怎么也挣不脱,她用力再用力,只得扔掉另一只手中的雨伞,顾不得倾泻而下的大雨,伸过来掰开他紧握的手。没想到他猛地用力一拽,她就扑进他的怀里,熟悉的胸膛,熟悉的热度,熟悉的味道,原来过了这么多年自己还没有忘记,原来过了这么多年在他怀里的感觉还是这么的好。

    她使劲的挣扎,想离开他的怀抱,怕自己会贪恋这样的感觉,再也不想离开。可她怎么也挣不脱他只一只臂膀的拥抱,怎么可能挣不脱?也许根本不想挣脱,乔晨燕嘲笑自己。

    “燕,别这样,你身体不好,淋了雨会生病的,你乖乖的听话,我送你回家,以后你想怎样都可以,只是今天在这里不行。”张正海用温柔却不容辩驳的的语气在乔晨燕的耳边说。

    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在当初那么无情的对待自己之后,还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当自己是什么?软弱幼稚的小孩?卑贱低下的奴仆?是觉得自己无知到随意的糊弄就可以又投入他的怀抱?还是觉得无论他做什么,只要他再次向自己招手,就应该感恩戴德的主动投怀送抱?

    她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发了狠的想挣脱他的怀抱,咬着牙不停的说“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这样的乔晨燕张正海从没见过,他知道这次如果放开她,怕是真的再也不会让自己靠近了。他顾不了许多了,扔掉手中的伞,双手紧紧的抱住她,不停的在她耳边说“燕,不要这样,我们好好谈谈,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谈谈,那时你想离开我绝不纠缠。”绝不纠缠,这句话对张正海来说也只是一种策略。

    乔晨燕不知道后来怎么了,只知道自己一直的哭,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头被揉来揉去,这才发现已经从室外到了室内,张正海正拿着毛巾给她擦被雨淋的不像样子的头发。

    她用哭的红肿的眼睛打量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一间两居室,简单的连一两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客厅里只有沙发和一个充当茶几的小柜子。而自己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浅色的布艺沙发上尽是被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弄的水渍。

    张正海随着她四处查看的眼神解释道,“我住的地方,我爸妈和弟弟弟媳住在一起,我回去住不方便,这是公司的房子,我暂时住着,需要了可以买下来,觉得不好到时候可以退回去。”

    乔晨燕疑惑了,他怎么敢公然带她到自己的家里,她老婆呢?孩子呢?难道他有恃无恐到这种地步。

    他见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笑了笑,停下动作,继续说“我一个人住,她和孩子留在省城,她不喜欢待在这样的小城市,觉得这里的环境不好,教育水平不如省城,而且她也要工作。”说完仿佛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马上说,“你去洗个热水澡吧,小心感冒了,浴室在那边,我去给你找件衣服换。”

    她还是看着他,只是眼神中所代表的含义不同。张正海没有动,说明他看懂了。以前他总说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她眼睛里所表达的东西只有他能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