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6-11-02 12:21:19本章字数:1522字

    她还是看着他,只是眼神中所代表的含义不同。张正海没有动,说明他看懂了。以前他总说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而她眼睛里所表达的东西只有他能看懂。

    “你现在这样子回家肯定会生病的,你不要乱想,乖乖的听我的话,去洗个澡,待会我送你回家。”

    她还是没有说话,却也没有继续看他,只是站起身来往外走。她不想呆在这里,不想和这个男人单独的共处一室。她怕,她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毫无抵抗能力,包括体力和心理。

    张正海看到她起身,马上抓住了她的胳膊,他太了解她了,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代表什么意思他都懂。他知道她要走了,她不愿和他单独在一起。可他不会让她走的,能和她单独的近距离的待在一起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想念这样的感觉,他要这样的感觉。他就像干渴已久的人看到水,怎么可能让这珍贵的水从自己眼皮底下走掉呢?

    “燕,不管你如何怨我恨我,讨厌我,可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我想你保证我绝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怕你生病,真的,否则你想怎样都可以。”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乔晨燕连着打了三个喷嚏。然后他理由充分的拉她到浴室,调好了水温,转身关上浴室门走了出来。而乔晨燕坐在浴缸的边缘进退无措。

    当乔晨燕洗完换上他放在浴室门口的衣服出来时,他已经收拾好自己,并做好了晚餐,米饭两菜一汤。看到她出来,他接过她手里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转身对她说“你先吃饭吧,衣服洗完烘干一下,再稍微晾晾就可以穿了。”然后他看到她穿着自己肥大的衣服,滑稽的样子笑了。

    他走过去把她揽入怀中,在她推开他之前赶紧说,“就一会儿,就让我抱你一会儿好不好。”

    乔晨燕伸在他胸前,本准备推开他的手就那么放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从他身体传来的温度,紧贴着他身体的耳朵听着他心脏“咚咚”的跳动声,他的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上下抚摸。然后一下子收紧双臂,把她紧紧的禁锢在怀中,头埋在她的脖颈间,说,“真好,这样的感觉真好。”

    乔晨燕也觉得这样的感觉真好,好到她忘了这已不是属于她的怀抱。好到当她感觉到他的吻落在她的颈项时忘了推开他,任由他顺着吻上了她的耳垂,她的脸颊,继而吻上了她的唇。她已无力思考,只有被动承受,承受着他在自己的唇上辗转反侧,流连忘返,承受他的手伸入她宽大的衣服里,在她的脊背上轻轻的画一道优美的弧线后,来到了她的胸前跳舞。承受着他带着热度的吻慢慢来到她的胸前游弋,一啄一允间宣示着自己的领地,而他的手顺着她的小腹蜿蜒向下。

    她已经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要不是他的电话响起,她已被他攻城略地,领土尽失。

    她感谢这个电话,他痛恨这个电话。

    他慢慢抬起流连在她那份柔软里不愿离开的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又狠狠的在她的唇上啄了啄,才放开她说,“去吃饭吧。”然后拿起电话转身去了卧室。

    乔晨燕闭上眼睛任泪水滑落,她恨他,恨他前一秒还提及他的妻子,后一秒居然就可以堂而皇之的靠近她,拥抱她,亲吻她,继而占有她,他张正海当她是什么?远离妻子时寂寞空虚的替代品?可她同样恨自己,恨自己对他毫无抵抗的能力,如果不是那个电话,那她现在一定在他的身下任他肆意妄为,那她今后该如何自处?该如何面对他?

    她默默的换上从洗衣机里拿出的烘干了一半的衣服,离开。

    张正海在卧室听到一声轻微的关门声,马上打开门走出卧室,看到空荡荡的客厅后,快速的逐一的查看了厨房,浴室和另一间卧室。他果断的结束通话,迅速的套了件衣服追了出去。

    终是让他在小区口追上了她,他一把拽住她,急急的说,“燕,你怎么了?”

    乔晨燕冷冷的回过头看着他,“对不起,燕,我刚才只是……”他想说情不自禁,可看着她的眼神他说不下去了,只得改口说,“我送你回家。”

    乔晨燕甩开他的手,上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张正海看着远去的出租车笑了,这种笑来自心灵深处最真的喜悦,他想不起自己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