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11-10 14:49:17本章字数:1529字

    “你不要小看我的理想,从这个可以看出人的幸福指数,很多人实现不了的。”

    “怎么实现不了?大多数人都实现了,这也代表不了幸福吧?”

    “这里面可是有条件的,老公得爱你同时你也爱吧,再不济也得对你好吧,热炕头的意思就生活有保障,也就是说得到达一定的水准,孩子要身体健康。现在很多家庭中,自己的爱人未必爱自己,不爱到是其次的,有的连表面上的好都称不上。生活达到一定是水平就不用我说了吧。再有就是孩子,很多人想要孩子却有不了,很人有了孩子却不健康。这样下来你说有多少人是真正达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罗曼栀表情认真的分析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论。

    吴思军思索了一会儿说,“排除了你说的这些也还有很多幸福的家庭呀。”

    “很多?我再给你举个例子,现在是不是有多少人有婚外情的?”

    吴思军想想说,“好像很多。”

    “现在是不是有很多家庭存在家庭暴力,包括言语上的暴力和冷爆力。冷爆力知道什么意思吧?”

    吴思军白她一眼,“我还没有那么孤陋寡闻,你说的这些是有很多。”

    “现在有多少人身上没有背负债务的?比如房贷,车贷的月供,比如做生意银行的贷款。还有借朋友的钱等等。”

    “是有很多。”

    “现在是不是有很多人结婚不要孩子的?”

    “也有不少。”

    “现在是不是有很多人只谈恋爱不结婚的。”

    “也有很多。”大概回答的顺嘴了,说完吴思军才反应过来这里面也包括他,他可不承认他不幸福,再说他还没结婚呢,“哎哎哎,你这是说我呢?咱们现在讨论的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我还没老婆呢不算。”

    “怎么不算,没老婆孩子就是没有家,没有家还叫幸福?”

    “我这是为了避免你上面说的这些个不幸,所有要好好选择一下,让我未来到达你所说的幸福指数呀。”

    “这下你也承认老婆孩子热抗头是很难实现的理想了吧,你看你这种青年才俊到现在还在为之努力。”绕了一圈罗曼栀终于是把吴思军绕了进来。

    吴思军恍然大悟,用手指着罗曼栀说,“好啊,在这儿等着我呢?我是说它很难实现,可没说它算理想。”

    “很难实现就值得人们去努力,值得人们努力的就能称为理想。”罗曼栀有点胡搅蛮缠的说。

    “我都没发现你这么能狡辩,以前学校的辩论赛怎么没让你参加?真是可惜。”可是他的心里却非常的认同她的这句话。

    “哎!我这匹千里马还没有遇到发现我的伯乐。”说完故作悲痛状。

    吴思军看着她做作的样子哈哈大笑,“这么说你实现你的理想了?”

    “当然,我罗曼栀是谁。”

    弯弯的月儿斜挂在半空中,被城市的灯光映衬的朦朦胧胧的,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而吴思军也觉得现在的罗曼栀那么的不真实,不知道是不是让朦胧的月光影响着,所以看着她也是朦朦胧胧的,可这朦胧中透着一种他在其他女人身上没有见过的美。这种美因为朦胧所以不真实。

    她弯弯的眉毛下笑眯眯的眼睛看着他,闪着点点的光彩。他想伸出手触碰一下面前这不真实的美,可心底里另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喊着“这是不真实的,千万不要上当。”于是他对自己说“大概又是朦胧的月光和灯光惹的祸吧。”

    那天吴思军破天荒的和一个他不欣赏的女人,谈论着人生理想家庭。而罗曼栀也同样破天荒的,和除自己丈夫以外的男性朋友聊了这么长时间的天。而两个同样“破天荒”的人聊到不亦乐乎。

    吴思军告诉她小时候很长时间里是和爷爷在一起的,即使后来回到父母家里也只有他和保姆两个人,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间要按天算,那一年里头用十个指头就能数的过来。可说父母爱他吧,他的吃喝拉撒饮食起居从来没有关心过,可说父母不爱吧,每天让我学这个学那个,报这个班请那个老师不惜血本的培养。后来他才发现这只是他们在人前炫耀的资本,为此他很是沮丧的一段时间,并且变得叛逆,其中早恋就是那时候叛逆的最主要表现。

    说起来他最亲近的是他的爷爷,虽然他的爷爷在某些方面称得上是不懂变通的倔老头。可他才是从心里疼他爱他的人,可是他在上高二时爷爷就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