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11-11 00:36:13本章字数:1506字

    罗曼栀对他说她的家庭很普通,父母都是退休工人,家里就她一个孩子,父亲前两年脑溢血过世了,现在就母亲一个人生活。她的父亲去的特别突然,中午她带着孩子和父母一起吃了饭,下午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说父亲晕倒进了医院,等她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去了。母亲说,在来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没了。她怕母亲承受不住整天的陪着母亲,可是母亲倒没什么,她却看到家里任何一样东西都会想起父亲,然后眼泪止也止不住,最后还得母亲安慰她。母亲说,只要你过的好,你爸爸他就去的没有遗憾。

    那天聊到最后吴思军对罗曼栀说,“从小大家都羡慕我的家庭,可我从来不觉得有多好,记得有一年大学放假和同学一起坐火车,在车上同学的父母就打来了电话说为他准备了他最爱吃的菜,还说到时他的爸爸会到车站接他。当时我心里羡慕的不行,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而妈妈接起电话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司机会去车站接他,我会告诉保姆做你的饭。第二句,我要开会了,不能和你说了。从来我就羡慕别人家的其乐融融,我家能全家一起吃个饭那都得提前预约,还得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我的家庭在别人眼里是个宝,可我却没觉得,我从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馨,家里除了冷清还是冷清,有的时候我对父母还没有保姆熟悉。我承认我的公司能有现在的发展和我的家庭不无关系,包括我原来的公司,可是这并不是我所求的。大家都知道我是谁,我的父母是谁,根本不用我开口就大开便利之门,也许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可这些便利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别人只不过多费些周折一样可以办妥。而你真正需要帮助时,他们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拒绝,没有任何通融,最后还得背上靠父辈余荫这样无能的名声。”沉默半天后吴思军指着对面的市政府大楼说,“你信不信我不靠我的家庭要在这栋大楼上竖起我们公司的广告牌?”他看着罗曼栀眼里满满的自信,“许多人对我说不可能,因为它是市府大楼,而我的父亲说我胡闹,以为我需要的他的帮助。可我只是从一个广告商的角度去看,觉得这么一个黄金地段真的太浪费了。我不觉得我的想法有问题,既然没问题我就要去努力,即使最后失败了。”

    聊了一个晚上,到这个时候罗曼栀才知道他说他心情不好的原因了,她笑着对他说,“我支持你,就像我说的,很难实现才值得人们去努力。”

    而这一天同样的月色下乔晨燕却没有罗曼栀的好心情,其实她这段时间的心情就没怎么好过,除了压抑还是压抑。压抑自己的感情,压抑自己的悲伤,压抑自己的喜悦。而这些都是那个叫张正海的人带来的。可人家既没有死缠烂打也没纠缠不休,真的就和朋友一样隔一两天通通电话,偶尔见一次面。而上一次在他家发生的意外两人一致的没有再提。如果要是说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每天不止一条的短信,可这里没有一丁点的情情爱爱的东西,却处处透着关心处处嘘寒问暖,让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也无法摆脱他的影响。

    她最近的工作频频出错,脾气像个炮仗一点就着。同事都躲着她,生怕她的无名火出在自己身上。最后还是郑姐把她拉到一边问她,“小乔,你最近怎么了?谈朋友不顺利?”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摇摇头。“哎,你们小年轻人有什么烦恼,不就是情情爱爱的,哪里像我们已婚中年妇女,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个老公要伺候。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也就不觉得烦恼了。”郑姐感叹了半天发现自己有点跑题急忙打住,看看的乔晨燕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赶快把话题转回来继续说,“四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不要因为这些个臭男人让自己不舒服,觉得不好换一个就是了,何必为难自己。不行的话大姐给你介绍一个。”

    乔晨燕想起以前大学的室友说的,忘记旧恋情的标志就是开始一段新恋情。虽然她已经开始了不止一段新恋情,还没有忘记旧恋情。可她想现在自己也许真的该谈个恋爱有个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