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不齿的手段

    更新时间:2016-10-26 17:33:18本章字数:2300字

    眼见三名孔武有力的猎户挡住了去路,鬼灵子的眉宇间已然生出了许些戾气。要不是他想将天阴之体的陈子依带走,而又怕女娃陈子依拒绝,恐怕他早就对面前的这些人出手了。

    他才不在乎这些个山民百姓的死活呢!在鬼灵子看来,如同他这样的鬼修想要杀死这些个手无寸铁的凡人,那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得多。

    “咳咳~~~”

    假意地咳嗽了几声。

    鬼灵子停住了步子,颤抖着身体咳嗽着说道,“咳咳~~~几位好心人,我实在是口渴得厉害,我可以不进你们这个村的。但你们就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给我弄点水喝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陈红云的眉目微微地挑了一下,他自己自然是做不了主。他有些征求地看向旁边站着的陈良还有陈向文二人。

    陈良的年岁要比陈向文还有陈红云大上几岁。

    他见二人都看向自己,虽然他对面前的这个老人的印象不是很好,再加上老人的古怪的妆扮就更加让陈良觉得奇怪了。

    但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上,陈良还是和颜悦色地与黑袍人鬼灵子,说道,“既然这样,那老丈你就先在这里等一等吧,我让子峰去给您弄点水来喝!”

    “.....想必您喝完了水就该有力气了!”

    陈良答应了鬼灵子的请求,准许他暂时逗留在陈家村的村口。而他后面话的含义则是在告诉面前的鬼灵子,让他喝完水赶紧离开这里。

    陈家村这几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让鬼灵子的心中一阵的气闷。

    要不是为了天阴之体的女娃陈子依,鬼灵子恐怕早就雷霆大怒了。他想将陈子依收为自己的徒弟,但又不想陈子依对凡世间的种种有所牵绊。虽然他是鬼修,但却不能肆意操纵人的思想。

    这一点无论是修仙之人还有修鬼、修魔之人,他们都是很看重的。

    “好好好......那就多谢几位啦!”

    说着鬼灵子还装模作样地对着陈良还有陈红云几人行了一礼。

    这时候的陈子峰在听完陈良的话后,则拎着手中的黄尾鸡快步地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眼见陈子峰跑了出去为自己去找水喝了,鬼灵子的眼中涌现出了嘲谑之色。随即他的心下轻喝了一声,“给我爆!”

    拎着黄尾鸡的陈子峰害怕老人口渴,就快步跑了出去。但就在他没有跑出几步远的时候,他的胸口却是一阵的气闷,随后,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口间爆裂了一般。

    “嘭!”

    外界可能听不到声音,但是,陈子峰却觉得那声音在自己的身体内部,大若雷霆。

    先前被鬼灵子暗中打进陈子峰身体里面的鬼气发作了。

    顿时,陈子峰觉得自己的五脏肺腑都快要被撑开了一样。随即他的脑袋里面一阵的胀痛,脚步不稳,直接就栽倒在了地上。

    正在聊天的陈红云等人在看到跑出去的陈子峰忽然间倒在了地上,这让他们的脸色骤变。

    “怎么回事?”

    “子峰怎么了?怎么倒在了地上?”

    陈向文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随即他就向着陈子峰的方向跑了过去。紧跟着的是陈红云还有陈良。

    陈红云的口中还在呼喊着,“不好啦不好啦......陈大山,你的儿子晕倒了!”

    陈子峰的家就在靠近村口很近的地方。

    正在做饭的陈子峰的阿妈谢玉环在听到外面的呼喊声后,怀中抱着的柴火直接就扔了,赶忙大声招呼男人陈大山,向着村口赶去。

    陈子依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见到自己的子峰哥哥刚跑出去没几步就摔倒了,而且还不省人事。这让她的心中既焦急又慌乱。

    她快步跑到了陈子峰的跟前,抓着陈子峰的手臂就是一阵的摇晃。

    “哥哥,哥哥......你醒醒啊!”

    但是无论陈子依如何的呼喊,还有身边的那些个陈家村的村民如何的施救,倒在地上的陈子峰仍旧是一动不动。

    尽管心脏还在跳动,但是,陈子峰整个人却还是毫无反应。这就吓人了!

    陈家村里面有四十三户人家,邻里乡亲都极为和睦,而且相互帮衬着。听说陈大山家的娃子出事了,这些个邻里乡亲的都向着村口跑来。

    不少村民的脸上都挂着痛心疾首的表情,在他们看来,陈子峰这个娃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而此刻心里面最有数的人,大概就要属罪魁祸首鬼灵子了。

    别人都看不见黑袍中的鬼灵子的脸面,而此时,鬼灵子的脸上则挂着那种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随后,他也仿佛是很着急的样子,向着将陈子峰围在中间的那些个陈家村的村民方向走去。

    “都让开,都让开......让我来看看!让我看看......”

    尽管对于挤到前面来的黑袍人陈家村的村民们都不认识,但是此刻却是救人要紧,谁也没有顾得上那么多。

    陈子依见到黑袍人蹲下身来按住了自己哥哥陈子峰的脉门,她则满是期盼地哭腔问道,“老爷爷儿,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我的子峰哥哥啊?

    我子峰哥哥刚刚还好好的呢,怎么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呢?您要是有办法一定要救救我的子峰哥哥啊!......”

    鬼灵子的心中一阵的窃笑,他自然是有办法救活陈子峰。但是表面上他却仍旧表现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摸过陈子峰的脉门后,鬼灵子叹气道,“唉!这是少有的顽疾啊,不好治不好治啊......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这个年纪发作已经算是老天的眷顾了!”

    什么顽疾,还不是鬼灵子眼见四周围陈家村的村民都不懂鬼术,他才敢如此胡说八道。

    一听这话,陈子峰的生母谢玉环直接就脚下一软,坐在了地上。

    她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孩子居然得了这种顽疾。而且听面前黑袍人的意思,好像是要救活自己的儿子陈子峰颇为不易。

    “这位前辈,求您救救我儿子子峰吧,他还小,还没有娶媳妇呢,只要您救了他,我们全家人都会感激您的!”

    为了自己的儿子陈子峰,谢玉环可谓是声泪俱下,哭得泣不成声。一边的陈大山,他的脸面更是一片惨白。

    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大山居然给黑袍人鬼灵子跪下了。

    “前辈,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求求您了!......”

    张大山颤抖着声音祈求道。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啊!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快点起来,你快点起来......”

    鬼灵子眼见张大山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给自己跪了下去,他赶忙伸出手去,假悻悻地将身前的张大山给扶了起来。他的口中更是连声说道,“哎呦!你可别这样,你放心,我会尽力而为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