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作自己的路

    更新时间:2016-10-26 11:00:01本章字数:3142字

    001

    如果从天空俯瞰整个烟台,这是一片被水三面包围的狭长城市。城市旁那些蓝色的海水和弯弯折折的沙滩,还有密密麻麻来来往往的人们,偶尔被天空中璀璨的恒星光芒拂过,透出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朦胧美感。

    城市中的居民四分之一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四分之一是漂泊而来的东北人,还有四分之一是来自星星的韩国人,剩下的四分之一则来路混杂,遍布全球。

    胡宇便是来路混杂的四分之一其中的一份子,此时的他苦恼的一张脸,站在客厅阳台,面对着迎面而来海风,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楼下街旁咖啡馆里惬意的人们,唉声的打着电话。

    “张主编啊,上次答应您的那篇稿子,我可以玩几天交吗?我生病了,头疼感冒发烧……咳咳……昨天烟台刮大风着凉了,呼啦啦的,晚上又下了雨……你听,我嗓子都哑了……好嘞,我写完马上给您……”

    挂了电话,胡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呼出来。

    他回到电脑前,坐下,两眼呆滞的望着屏幕。

    “作者,“作”者?”

    屏幕上只有这四个字。

    从昨晚十一点到现在,围绕着这四个字,胡面的脑子里已经变成一团浆糊。

    他扭头看钟,已经是早上六点,楼下的车流声,人流声已经间歇不断。

    这意味着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自己已经在电脑前呆坐了七个小时。

    002

    “我要做个作家,我要写许多部长篇小说,最牛逼的小说,每一部都被拍成电视剧,改编成电影。”这是几年前胡宇面对蓝天立下的豪言壮志。

    如今他已经写了三四部,只是似乎与“牛逼”二字毫无关系。

    不同于其它“医生”“老师”之类,“作家”这种职业,一听便充满神秘色彩与文艺气息的味道。

    每当被问起职业,对方总会露出一脸崇拜和询问的神色。

    “作家啊,能送我一本签名书吗?”

    胡宇总会一脸囧迫。

    “我是一本小说都没有出版的“作家””

    这样的话,每次说出口,都忍不住想自杀。

    “噢……”

    然后对方就会在一阵意味深长的回应之中没了下文。

    事实上,这不过是一件正常且平常的事情。随着各大文学网站的层出不穷,网络作家也一波波涌现出来,然而大神寥寥无几,能被选中出版的作品,或者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的,更是九牛一毛,大部分是普普通通,混吃等死的小作家,写着几本偶尔有人翻看的作品,等着有朝一日梦想成真的那天。

    胡宇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所以胡宇是一个始终处在生活不安因素里的人,他什么都写,玄幻,悬疑,游戏等等之类,偶尔也会给小杂志写写专栏,只要有足够的钱,他什么都写,当然犯法的除外。运气好,灵感多的时候,一个月也可以有一两万的收入,然而每当陷入写作低谷的时候,他便不由一阵恐慌和悲伤,因为这可能意味着,接下来很长时间的一段时间将没有一分钱进账。

    究竟怎样走向这条不归路的呢?胡宇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大学毕业后,他和大多数毕业生选择的那样,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拿着一份刚刚维持生活的工资,昏昏噩噩度过了一年,后来辞职,毅然跳入了网络文学的长河。

    命运这种东西,一旦你跳入了某个河流,就会被冲得越来越远,偶尔有到达彼岸的人,回头望去,依然被水汽遮挡,满眼迷茫。

    003

    一周前,本地的一家媒体公司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到他这样的存在,邀请他围绕着“作者”写一部长篇言情小说,大旨是喜欢他的奇思妙想,让他以当代社会人的角度表达自己对于“作者”的社会感悟。

    胡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第一次被邀请写小说,起码要给自己个面子。

    更何况酬劳这么的诱人!

    可是怎么写呢?自己一个男人怎么写言情小说呢?完全没有女作家丰富的感情勾勒啊!

    这看似一本简单容易的小说,从头到外却透漏着诡异的气氛。

    如果从某种角度上讲,它应该就是要将“某作者”情感过往活生生的卖出去,把“某作者”的回忆,感受,以及和女人斗智斗勇的事情深度剖析。

    如果“某作者”是自己,自己以后还能找到女朋友吗?

    惶恐不安,惶恐不安……

    这让胡宇深深陷入恐惧之中,好像一旦这本小说发行,自己将变成一具裸体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旁边还附着着各种文字说明…

    然而这种惶恐终于还是被现实的不安给打败了,胡宇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挣得一分钱了,自从上本历史架空小说完结,胡宇已经不知道可以写哪国的历史了。面对着这个小说酬劳和机会的诱惑,他妥协了——既然思想无法为他现在的生活买单,他只能把自己给卖了。

    既然要卖,干脆做大一点……做为作者的狐朋狗友,也应该付出自己的代价,不然如何能凑够字数……

    啊!真是一本让人又爱又恨的小说啊……

    004

    胡宇这样想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打算去卫生间洗洗脸,先回卧室睡一觉,然后再开始战斗。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谁啊?”

    “我。”外面一个女声回答。

    “你谁啊!”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门外唱起了歌。

    “不认识!”

    “是皇阿玛吗?有你的快递。”

    胡宇网购的收货人名确实是叫皇阿玛额,只是现在快递都这么早上班了吗?

    “快递你早说啊,还跟我调皮!”

    胡宇骂骂咧咧地打开门,想再关上已经来不及了,和门外的人互相靠着门挤来挤去。

    终于,萧晓顺利地从门里挤了进来,一屁股蹲在黑色的皮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问胡面:“写的怎么样了?”

    胡宇喘着粗气,无奈的耸耸肩:“一个字没写出来。”

    “切,还以为你起码有个大纲了呢,还想领略一下你的奇思妙想一番。”萧晓一脸鄙夷。

    萧晓是胡宇小时候的玩伴,从幼儿园一直到小学六年级,两人总是一起上下课。后来胡宇搬家,与萧晓失去了联络,不想十多年后,胡宇在一个酒吧遇到了她。

    当时萧晓站在台上唱歌,精致的的五官,秀丽的长发,凸凹有致的身材……,恩,远看确实是一位有内涵有气质的美女,只要别说话。

    胡宇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不然就不会去搭讪了,唉,说多了都是泪……

    互相道了姓名后,两人愣了半天才敢相认,胡宇没想到她居然成为了一个歌手,只是和自己一样,每天为了去哪里唱歌发愁,有上顿没下顿的流浪歌手。

    那天之后,萧晓就时常来找胡宇。从某个层面上讲,两人都是被主流社会工作抛弃的人,又有小时候的青梅竹马,理应有很多共同语言,相处得很好。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因为萧晓实在太神经病了,比胡宇还神经,胡宇又如何能忍受这样的存在出现在自己身边!

    时常脑洞大开,层出不穷的段子,能把任何正常人聊到口吐白沫,严重休克。

    005

    萧晓一来,胡宇就知道自己没办法睡了,索性拉着萧晓在楼下吃完早餐,漫无目的的逛了会儿街,又进入一个大超市,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囤积食物。

    “你抓紧找个男朋友好不好?别莫名其妙的来烦我。”胡宇一边走一边抱怨。

    “我才不找呢,我现在一点名气都没有,要找也找不到高富帅,只好先拿着你凑合用用喽。”

    “我上辈子欠你的嘛,造孽啊!”胡宇一脸哀怨与愤懑。

    “我等着参加这季中国好声音呢,一旦进入杰伦的哎呦不错战队,我就成明星了啊,从此出专辑,嫁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萧晓感慨的要命,“放心,到时候你作为我的绯闻男闺蜜也会火一把的……。”

    “火你个头,白日做梦。”

    “这叫梦想,做人就要有梦想啊哪像你!一个大男人还坐在购物车里,幼稚!”

    “你要想想我是作家啊,走路好累的。”

    两人拌着嘴,购物车里的胡宇摇摇晃晃地被萧晓推到糕点橱柜面前,胡宇抓紧喊停,对着橱窗反复挑选比较起来。

    “这块十块钱,可能不好吃。”胡宇纠结万分,“这块挺好吃的,要二十有点贵,可是我以前吃过了。买哪块好??”

    萧晓不理他。

    “哎,大姐,我要这个。”橱窗前仔细打量一番后,胡宇眼前一亮,指着边上孤孤单单的一块,毫不犹豫让大姐包了起来拎在手里。

    “这…这块五十呢…”

    “你管我!”胡宇把它放进购物车就往前走,“这块做的的好看。”

    这应该是世人最直接,最喜欢的感觉吧……

    “从来没见过这么神经病的男人。”萧晓心惊胆战的想。

    突然原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胡宇!”

    胡宇身子突然一滞,仔细辨别了一下,然后脸色惊恐,迅速拉起萧晓的手。

    萧晓还没来得及羞涩,猛然被一股大力拽着,不由自主的奔跑起来。

    是撞见了什么仇人吗?萧晓一边被胡宇华拉着如丧家之犬奔逃一边想,两人推着车在各种货架间一通风驰电掣的乱转后,胡宇猛然停住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