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我是谁?

    更新时间:2016-11-14 10:22:52本章字数:3136字

    送走房东,我再次站到镜子前。

    镜子里的人确实不是记忆中的自己,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翻出房间里所有的证件,打开放在床上,一个个看过去,证件上的照片都是镜子中的那个人,我明白了。

    没想到,在小说里才存在的事情,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我,坠楼而死的中年妇女夏岚,竟然重生了,而且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叫卫冬。 

    看看电脑的上显示的时间:2007年3月14日。

    呵呵,看来,我已经死了整整一周。

    所幸,我仍旧留在夏岚生活的这个年代,而不是穿越到什么古代或者是未来的空间。

    眼前的这些证件,唤起了这个身体的一些记忆。

    卫冬,男,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后和女朋友一起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号称长三角经济区的江南古城。

    毕业半年了,到处碰壁,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女朋友也嫌弃他找不到稳定的工作,提出分手。

    卫冬心情郁闷无法排解,于是自己一口气喝了一瓶二锅头,二天后醒来,他变成了我。

    我现在是卫冬。

    那个可怜的年轻人孤独的灵魂,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留下这年轻的身体,供我栖息。

    这个小小的城中村的斗室,目前是我的栖身之所。

    我坐在床上,思前想后,理清了当前的状况。

    当务之急是筹钱交上房租,不然会露宿街头的。

    钱包里只有一张二十元的纸币,我不甘心地在房间里细细搜寻一番,一无所获。

    看着瘪瘪的钱包,我犯愁了,这点子钱,别说房租,明天的饭钱都成问题。

    怎么办呢?

    前世的家里,倒是有些钱,但我现在的样子,谁看到我,能想到我是夏岚呢?既然不是夏岚,也就回不去那个家,钱是一分也拿不到了。

    还能从哪里弄到钱呢?

    偷?那算是有技术含量的工种,现学来不及。

    抢?我低头看看自己白皙纤长的胳膊和腿,苦笑。这个身体是男孩以上,男人未满,平时可能也不锻炼,加上营养不良,身上的肌肉也就初具雏形。这小鸡仔一样的身板,被抢还差不多。

    借?这座城市里除了分手的女朋友,没人认识现在的我。总不能去问前女友借吧?本来她就是嫌我空有皮相,没有能力,才吵着和我分手,我不能去自取其辱。

    罢了,还是这几天快些找到工作靠谱。

    想毕,我爬下床,不放心地四处看看,然后放下窗帘,开始脱衣服。

    先洗个澡,让自己振作起来。

    脱光衣服,看着自己陌生的身体,我犹豫着不敢触碰。

    这……,尼玛好尴尬啊。

    我突然有些负罪感,好像老牛妄图吃嫩草。

    可转念一想,这身体,现在就是我自己的,我爱摸哪里就摸哪里,爱怎样看就怎样看,谁还能拦着我不成?

    理直气壮低头看去,这个身体虽然瘦弱,但身材修长,宽肩细腰,笔直的大长腿,比例很好,而且皮肤白皙滑嫩,是上一世的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好皮肤,摸一摸,手感超级棒,真是难得啊。

    看着这雪白的皮肤,我不禁想起前世的我,在美白道路上的各种尝试,那时,不就是希望自己肌肤胜雪吗?可惜,肤色果真是天生的,后天的努力改变不了多少。

    洗完澡,站在镜子前,我看到一张眉清目秀,清爽干净的脸。

    黑黑的头发搭在宽宽的脑门上,愈发显出皮肤的雪白,浓密的剑眉,平添一股英武的男子汉气概。内双的大眼睛,长长的眼尾上挑,状如桃花瓣,浓密又微微上翘的睫毛下,深褐色的眸子如同清水中的宝石般晶莹,眼神清澈有些迷茫。鼻梁端正挺拔,嘴巴不大不小,棱角分明的,嘴唇是稚嫩的粉红色,嘴角微微上翘,仿佛总是在微笑。

    我不禁抬手抚上双唇,啊,像柔软的果冻般的触感呢。

    哈哈,相比这张脸,韩国的什么花美男之类都弱爆了,因为这张脸虽然漂亮的让女人嫉妒,但一点也不娘!

    虽然不清不楚地跌下楼送了命,但现在这个身体,我极为满意。

    上一世的我就是个颜控,这一世竟然有了这样一具美皮囊,岂能不得意?这也算因祸得福。

    看着镜子中年轻的脸,我第一次由衷的感慨,青春真是美好。

    当我还是夏岚的时候,在青春期那漫长而短暂的岁月里,每天忙于学习和考试,还真没觉得青春有多美好。

    很多东西都是失去后才发觉它的可贵。

    想到因为年轻,我将拥有大把的机会和时间,我就感到无比的兴奋。

    我精神抖擞地坐在电脑旁,翻看以前投的简历。

    不得不说,卫冬真是个二货,本来就没有工作经验,毕业的大学也不是什么名牌,专业还是臭大街的国际贸易,可这小子投的简历一水地奔着大公司。一般的小私企,人家一个也没投,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工作。

    刚毕业的人,最忌讳眼高手低,我要重新给自己定位,开始新一轮的战斗。

    突然,一个熟悉的公司名字出现眼前,鸿飞贸易股份有限公司,怎么,他的公司要招人?

    鸿飞公司是我前世老公叶子华的公司。

    招聘栏里写着:“招聘行政助理一名,男女不限,本科以上学历,有无工作经验均可。试用期三个月,月薪二千五百元。双休,五险一金,节假日按国家法律规定时间休息。”

    在这个城市,这份薪水实在有些低,一般饭店里的服务生现在工资也有二千元了。

    不过,这倒是很符合叶子华一贯的风格,他恨不能人家不要薪水白给他工作。

    这个熟悉的公司名字,勾起了我的万丈怒火,勾出了我的冲天怨气。

    看来我的死对于我丈夫叶子华来说,真的是轻如鸿毛呢。人家公司照常运营,还扩大规模了,连行政部现在都要二个助理了。

    我拼命地压抑着满心的怨气,马上给这家公司投了一份简历,附上一张一寸照片。

    我知道,行政部主管那个半老徐娘,最喜欢漂亮的小伙子。

    我还记得,有时去公司闲逛,她陪我聊天时还抱怨过,行政助理都是小姑娘,应该找个男孩子,饮水机换水之类的重活,小姑娘做不来。

    那时我还开玩笑说,一定要找个养眼的帅哥,她听到帅哥两个字,马上星星眼,她和我一样是颜控。

    果然,半小时后,卫冬的手机唱起歌来,是鸿飞公司行政办公室的座机号码。

    电话里声音是行政部的小王。她例行公事问了一些问题,然后约我下午两点去公司面试。

    我长出一口气,扔下手机。

    第一步成功了。这个职位,我志在必得。

    好了,现在不仅解决了燃眉之急,我还将有机会进入这个公司。

    我一定要亲手把叶子华这个混蛋送进地狱!

    如果不是因为我前世的老公叶子华,我也不会在四十五岁,就走到人生的尽头,还走得那样悲惨和凄凉。

    我在前世,原本也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优等生。

    只是为了让老公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实现他创业的梦想,我才在女儿出生后,毅然辞去颇有前途的工作,回家做起全职太太,一门心思的相夫教子。

    可是,我的丈夫叶子华事业有成之后,是这样回报我的:厚厚一叠照片上,叶子华不止和一个女人做着暧昧的动作。

    更让我不可忍受的是,他居然还找鸭!照片上那个妖娆的小男人,小鸟依人似得伏在老公怀里,妈蛋,这个小男人比老公那几个女人都要媚!

    这是男人吗?!这疯狂的世界!

    其实,我不想追究叶子华的背叛,毕竟女儿都十四岁了,我也奔五张了,只要维持这个家的完整,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大家不都是这样过的吗?

    所以,虽然我一时好奇,找了私家侦探来调查他,也没想把照片给叶子华看,我打算把这些照片烧掉。

    可是,没等我动手烧照片,照片里的男主人公突然对我说:他要和我离婚!

    叶子华突然要求离婚,这对毫无准备的我,简直就像一个晴天霹雳,炸得我当场傻掉;又好像当头一桶冰水泼下,我只顾全身哆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中心意思只有一个:我不同意离婚,就没有好果子吃。

    他走后,我在阳台的摇椅上坐了一夜又一天,也没想出什么对策。

    后来,我想回房间,结果却从三楼掉下来,不明不白地送了命。

    我的枉死,全拜他叶子华所赐!

    既然老天给我重生的机会,那么,害我枉死的人,我一个也不能放过!

    我一定要留在鸿飞公司,寻找机会,给自己报仇!

    我找出卫冬最好的衣服。

    前世的经验告诉我,面试时必须要穿得整齐,干净,表示自己对这份工作的重视。

    卫冬是真穷啊,最好的这件休闲西服,也是个没见过的杂牌子。

    换好衣服,我照照镜子,镜子里那个神清气爽而又帅气十足的卫冬笑眯眯地看着我。

    果然是要看脸的,脸长的好,地摊货也能穿出大牌的感觉,照样甩路人几里地。

    我不禁一阵得意。

    走出房间,看见房东从隔壁出来,估计是去催缴房租的。

    她看见我,眼睛一亮,一张老脸笑的像朵大菊花。我讨好地对她笑笑,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