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面试通过

    更新时间:2016-11-15 12:32:27本章字数:3256字

    鸿飞公司,前世去过无数次了,熟门熟路。

    我在一楼大门玻璃上,瞟了一眼自己的身影,嗯,小伙子很帅,我自信满满。

    可是,坐着电梯到了17楼,走进鸿飞的大门,我心中却涌起异样的酸涩,好像一个幽灵回到从前熟悉的地方,一切都是老样子,只是物是人非,阴阳两隔,终是不再属于这里。

    走进公司,一眼就看到,前台的小姐又换人了,现在这个比原来的年纪要小。

    行政主管老王和助理小王站在前台右面,小王手里拿着一沓文件,她们好像在商量什么。

    我刚要开口,前台小姐,小王和老王同时发现了眼前这枚帅哥,老王眼都不眨地盯着我说:“你是卫冬吧?”

    “对,是我,贵公司王小姐约我来面试。请问行政部怎么走?”我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

    “你跟我来,咱们到会议室谈谈。”行政主管老王带我来到公司的会客厅,还体贴地亲自给我倒了一杯水,请我坐下。

    老王这人,平时对下属很喜欢摆领导架子的,今天怎么对我这般殷勤?卫冬不过是来应聘小小助理的,估计是看在卫冬年轻英俊的份上,才这样吧。

    老王和我前世算是熟人,在鸿飞公司的员工里,她是和我接触最多的人。而且,我们年纪相仿,所以还能聊到一起去。

    老王这人外表精明,内里有点一根筋,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对工作兢兢业业,但是性格倔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有时不知变通,不太适合做行政工作。

    如果不是看她在鸿飞服务时间长,又对老板死忠的份上,叶子华早就换人了。

    老王今年已经三十九岁,长相有些显老,加上身材粗壮,看着就像四十多岁的大妈。

    此时,她右手托着皮肉有些松弛的胖脸,下意识地摆出了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看着我。

    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王这个样子。

    虽然我现在是卫冬,心理上却还是那个中年妇女夏岚,时不时忘记这个新皮囊,还当自己是夏岚呢,所以当老王这样盯着我时,我感到非常别扭。

    于是,我连忙规规矩矩地问:“请问,您怎么称呼?”

    老王娇声娇气地说:“我是行政部的主管王艳。以后,你就在我们部门工作。自我介绍下吧。”

    我按照卫冬的简历,从毕业学校开始介绍起自己的情况。

    我边说边忍着恶心,看着老王的搔首弄姿。以前还真不知道,这老王在帅哥面前这么风骚。

    没等我说完,老王娇滴滴做个OK的手势,“好了,就这样吧,以后有时间,咱们详细谈。今天我有急事要外出。你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明天行吗?”

    “可以啊,太谢谢你了,王主管。”我心里暗自得意,但脸上是很真诚的感谢。

    “哎呀,什么主管主管的,叫我王姐好了,我呀,比你大不了几岁的。”老王嗲嗲地说。

    “好的,王姐,”我乖巧地说“那我的工资怎么算?”

    “这个好说的。试用期月薪二千五,哦,我们公司可是双休的,节假日都按法律规定的时间休息。试用期最长三个月,表现好的提前转正。转正后五险一金都有的,工资嘛,看你的表现喽,一定会比试用期多的。”老王说。

    “谢谢王姐,那我明天就来上班。以后请多关照。”我很高兴,站起来对老王微微一鞠躬。

    “好的,你先回去,明天见。”老王给我抛个媚眼,我全身汗毛立起,感觉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噼里啪啦掉了满地。

    原来,老女人撒娇这么恐怖啊,以前,叶子华如果看到我撒娇,一定也是这种感受,幸亏我从不会跟男人撒娇。

    出乎意料的顺利,工作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我迈着欢快的步子,向着公司大门走去,一眼瞥见前台小姐和小王花痴样地盯着我,我对她们微笑着点点头。

    刚刚走到大门,忽然,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工作时间,请你注意你的举止,这样毛躁,公司的形象都让你们部门给败坏了,老王没给你们讲过员工守则吗?”

    这声音乍一听很优雅,慢斯条理的,但话里透出一股浓浓的居高临下的味道,让人听着好生厌恶。

    我好奇地扭头一看,认识,是欧洲部主管陈建梅。

    小王正在一个劲地小声赔不是,陈建梅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哼一声,双手扶着肚子,小心翼翼地走开。

    小王冲着她背影,呸了一口,和前台小姐两个指点着陈建梅消失的方向嘀嘀咕咕。

    几句话断断续续飘到我耳边:“老板没在,她成了代理老板了。”

    “老板怎么还没来?他老婆不是已经火化了……”

    他们是在议论老板叶子华的家事呢。

    从时间上算,我已经出完殡,被烧成灰了。

    想着自己已经变成一把灰,世界上从此再无夏岚这个人,我的心里涌起一阵难以言表的悲凉。

    不由自主,我想起了我的女儿多多,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可怜的孩子,虽然她已经十四岁了,可是单纯懵懂的像个幼儿。

    没有妈妈,她会照顾自己吗?这个孩子一直被呵护的很好,所以不懂得看人脸色,也不会讨好别人,她这样的性格,和后妈相处,会吃亏的。

    真是后悔没有早点纠正多多性格上的弱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想起可爱的女儿,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淌下来。

    我赶紧掏出墨镜戴上。这个卫冬喜欢装酷,一年四季,衣服口袋里总是放着太阳镜。

    我偷偷擦掉眼泪,咬着牙走出写字楼。

    这个江南古城的下午,暖洋洋的春风轻拂面庞,道路两边明艳的迎春花开的绚烂无比。

    可我却没有心思欣赏这个美好的午后,我的心里只有说不出的凄凉和沉重。

    我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可我那完整的三口之家,一夜间人亡家散。

    不明不白的枉死,将会给女儿的人生留下什么样的阴影,我都不敢想象。

    听说坠楼摔死的人都很难看,希望殡仪馆的化妆师能给我的尸体收拾得体面些,起码,不要吓到我的多多,唉……可怜的孩子。

    迎面走过来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校服,可能是提前放学了,一路走来,叽叽喳喳,打打闹闹,像两只快乐的小鸟。

    我看着这两个和多多年纪相仿的孩子,一时恍惚起来,不禁跟在她们后面。

    走了几步,这两个小姑娘突然拔腿就跑,边跑边喊:“外婆!外婆!快来呀,有人跟踪啊!”

    我猛然清醒过来,愣在那里。

    两个女孩子很快跑的没了踪影。

    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我低下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躲进人群里。

    唉,被人当成怪叔叔了,都是这副年轻皮囊惹的祸!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护城河边的椅子上。

    今天到鸿飞公司的故地重游,让我又想起了叶子华逼我离婚的情景。

    那天晚上,叶子华回家很早,我还很诧异,以为他是因为没有应酬才早早回家。

    却不料,叶子华进了家门,二活没说,开门见山,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说:“我们离婚吧。”

    然后,貌似体贴地说:“你先提出离婚吧,这样你也有面子。这件事我对不起你,我不在乎别人说我喜新厌旧。”

    还他妈面子,他要离婚,居然还会想到我的面子!

    他提出离婚的理由是,有个女人,为他怀孕了,已经找医生看过,怀的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孩。 

    叶子华以前时常抱怨我没有给他生个儿子,这下,他终于要如愿以偿了。

    叶子华毫不隐瞒地告诉我,那个女人就是他公司的部门经理,陈建梅。

    这个陈建梅是外地人,未婚。她到了我老公的公司后,工作不到二年,叶子华就说她业务能力突出,破格提拔她为部门经理。

    叶子华说,陈建梅还没结婚,如果未婚生子,将来孩子出生后,落户的问题是很麻烦的。

    他叶子华怎能忍心,让自己的儿子成个不明不白的私生子?所以,这婚是一定要离的。

    叶子华向我许诺,如果我提出离婚,他会把现在住的这栋房子留给我,另外再给我五十万的生活费。女儿将来上大学的学费也由他来负担。

    如果我不同意离婚,那就没办法了,他会起诉离婚,而我到那时什么也得不到。

    他明明白白告诉我,我们共同的财产只有一个二十万的存折。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是他父亲名下的。

    不论我告到哪里,法律拿他也没有办法。

    叶子华是个商海里打滚的老油条,奸猾得很,

    他的公司注册法人是他父亲,他在公司名义上只是总经理,按月领薪水的。

    我们手里的其他几套房子,房产证上的名字都是他父亲。

    根据新婚姻法的规定,如果离婚,即使我把叶子华偷情的照片作为证据,我也真的占不到任何便宜。

    现在想来,叶子华真是心思缜密,而我,就是个傻叉。

    女儿已经住校了,我最辛苦麻烦的日子刚过去不久,本来以为可以轻松地享受生活,好好地犒劳自己,没想到,老公告诉我,我将从妻子的岗位上下岗了!

    我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不知道为自己打算呢?

    叶子华要我好好考虑,第二天一定要给他答复。

    然后,他潇洒地走了。

    剩下我孤单单的一个人,像被抽走灵魂的行尸走肉,木然地在空旷的家里,漫无目的地游荡。

    当时,那种痛苦,绝望,无助的感觉,我永远也忘不了。

    前世的记忆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瞬时就把我的心割了个七零八落,这伤口恐怕永远不会愈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