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行政部的工作(一)

    更新时间:2016-11-16 12:38:23本章字数:3381字

    时间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总是过的很快,转眼,我到鸿飞一个月了。

    行政部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没什么技术含量,却需要一些为人处世的技巧,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全公司各部门的人。

    在一个公司内部,人是分三六九等的,这各色人等中不乏几朵鲜艳的奇葩。

    我是重点大学毕业的,能考上那个大学的人,智商是不用说的,行政部的这些工作,我看看就明白。

    我拿出当年在职场上拼杀的劲头,加上以前的工作经验,很快,我在行政部站稳了脚。

    与卫冬那钻石般令人瞩目的外表相反,我的本性如同卫冬老家的黑土地,纯朴,包容而且低调。

    我不会像其他刚离开大学的年轻人那样,自视甚高,急于表现自己,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聪明能干。

    四十多年的生活阅历早就告诉我,做人还是要低调,不要总是把自己想的多么多么牛叉,即便是真的有能力,初到一个地方,根基未稳,还是不要太过招摇,以免被小人嫉恨。

    有句话说的好:再厉害的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

    我这富有亲和力的个性,获得了公司大多数人的好感。

    我的工作能力和人品,得到部门领导和公司大多数同事们的认可,老王让我提前转正了。

    看来,我计划的第一步,留在鸿飞,没什么大问题了。

    在行政部工作几天后,我就发现,鸿飞的行政部在公司里地位不高。

    行政部名义上负责员工招聘、录用、薪资奖金、调动、考核、奖惩,实际上这样的小公司里,人事上的奖惩升迁,都是老板叶子华一句话的事情,行政部根本插不上话。

    低级岗位的人员录用都是各部门主管说的算,高级岗位的人员都由老板叶子华最后敲定。

    行政部只是负责给公司各个岗位找来备胎,供人挑选。

    正因为如此,行政部在公司其他部门眼里,就是打杂的。

    行政部的主管,也是公司中层里最不被重视的那一个。

    老王每隔些时间,就要到财务部报销采购办公用品一类的费用,财务人员每次都要反复验看票据,才肯把钱给老王,好像老王的这些报销票据有什么猫腻似的。

    欧洲部主管去报销票据,就不是这样。

    因为如此明显的差别对待,老王对财务部非常不满,又无可奈何。

    一次,听了老王对财务的抱怨后,我给老王建议,平时给财务部一点小恩小惠的,缓和一下两个部门的关系。

    老王觉得她一个部门主管去主动示好,会更被人家看不起,不同意。

    我看出老王的担心,打包票说:“主管,这样的事,您不必亲自去,交给我来办好了。”

    机会很快就来了。

    一天,欧洲部在公司会议室接待下面做大货的工厂负责人,我和小王负责去买水果,摆在会议室。

    洗水果时,我留下几个,请示老王后,下午,我看准时机,趁财务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悄悄给财务部送去。

    一进财务室的大门,我先露出暖如春风般的笑容:“各位姐姐,今天有客人到咱们公司,这是他们走后剩下的一些水果,我们王主管说,挑些好的,给你们送来,各位姐姐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吃点水果吧。”

    下午这个时候,午饭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晚饭还不到时间,所以大多数人都喜欢在这段时间补充点水果或者点心。

    看到吃的,大家都很高兴,况且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送来的。

    我现在这张漂亮的脸,在女人堆里还真是吃得开。

    财务部几个女人叽叽喳喳围着我,边说着“老王总算记得我们了”“劳烦帅哥了”,边笑嘻嘻地抢着吃起来。

    我挑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亲自送到财务主管的桌子上,还体贴地在苹果下面垫上一张面巾纸,一向严肃的财务主管,难得地对我笑了。

    两个年纪大些的,还边吃边好奇地问:“卫冬,你是哪里人啊?”

    我说:“我是东北人,黑龙江伊春的,你们知道那里吗?”

    “啊?你是东北人?不像啊。东北人还有这么斯文的?”其中一个说。

    “哎,你们不知道的,东北也有好些样貌好的呢。我当初插队的那个兵团,有好些战友都是哈尔滨的,都长的蛮好呢。”另一个说。

    “张姐,你在东北插队?”我问。

    张姐回答说:“是呀,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插队的,就是虎林那边。如果不是大家都返城了,我真的不愿意走呢。那边的米好香呢。”

    “啊?张姐,你长得可太年轻了,我还以为,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呢。”我惊讶地说。

    “谢谢你啊,卫冬。你真会讲话。”张姐很高兴。

    “卫冬嘴巴好甜啊。这样会讲话,一定哄得你女朋友团团转。”年轻的出纳笑着说。

    “我没有女朋友。”我回答。

    “哟,怎么会?是不是你标准太高了?你有什么要求,说来我们听听。”

    财务的几个女人一起好奇地望着我。

    “只要人好就行。”我答道。

    那几个女人互相看看,抿着嘴笑了。

    如此这般,几次下来,我感觉财务部对我们友好了很多,老王去报票据,她们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冷着脸,偶尔还和老王聊几句家常。

    老王对我非常满意,因为我不只是工作出色,对她也总是非常恭敬,每天为她冲咖啡,拿外套什么的很是周到。

    一个年轻的帅哥,对自己即尊敬又绅士般周到,老王作为一个领导和一个女人的虚荣心都得到极大满足。

    我到鸿飞三天以后,一次闲聊,我和老王说起我家在外地,人在这里举目无亲。

    她也感叹在外地生活是不容易,说起她自己,想当年她到这座城市也是和我现在一般大,颇有和我同病相怜的感觉。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我还欠着房租,见老王情绪不错,于是试探地问,是不是可以先预支我一个月的工资,房东那里又在催房租了。

    老王告诉我:“预支工资的事情是需要老板签字的,老板没在公司。”

    然后说不用和公司预支工资,欠多少房租问她借好了。

    我说:“那怎么好意思,初来乍到的。”

    老王说:“你这人不错,和我一样,是个实在人。我做了这么多年行政,我不会看错人的。你就别客气了。就从我这里拿好了。”

    见老王坚持借我钱,不是客套,我诚恳地谢过之后,接受了她的好意。

    好在数额不大,我既然打定主意,要在鸿飞做下去,以后用工资还上就是了。

    这件事以后,我对老王的印象有了改变,虽然她喜欢帅哥,但这也不是什么缺点,爱美,是女人的天性。

    她人真的不坏,作为一个部门主管,她处理事情还是很公正的,对下属也很关心。只要你尊敬她,她就不会在工作上难为你。

    一个领导要求下属的尊敬,这也不是过分的事情。

    从这以后,我对老王真心的尊重,从内心里把老王当成自己的领导和大姐。

    小王和小李对我更不必说,都是年轻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难得的是,这两个小姑娘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个性纯良,不贪慕虚荣,不是那种喜欢用青春换取物质享乐的人,在这个浮华的年代里实在罕见。

    如果我真的是卫冬,遇到她们,绝对是卫冬的造化,可惜,我不是。

    行政部的另一个人,司机老钱,我还没有见到,听说帮老板办事情去了。

    估计,是帮叶子华料理我的后事吧。

    这个人,常常帮前世的我做些杂事,他是个忠厚老实的中年男人,也很聪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叶子华很信任他。

    每天一上班,我和小王就开始给各部门送邮件和包裹。

    通常,单证一类的邮件由小王送,包裹一类的大件由我送。

    这样一来,我常常和小王一起出现在某个办公室,俊男靓女,我和小王又都是随和的人,大家都喜欢开我们的玩笑,说我们好般配什么的。

    我不介意这些话,但我渐渐地发现,每到这个时候,小王的笑容就格外娇羞。

    小王对我越来越关心。

    有一天中午吃饭时,她拿出一盒蛋糕,说是她亲手做的,并且特意悄悄告诉我,是给我做的。

    小李看到蛋糕,不客气地拿起一块,边吃边说:“看看,现在会做这些的女生不多了,卫冬,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老王看见小王做的蛋糕,说:“小王,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呢。卫冬,做这些东西真是既费时间,又费材料,我家里也有烤箱,可我嫌麻烦,只用它烤红薯。”

    我其实不喜欢甜食,但看到小王期望的眼神,真不忍心让她失望,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吃下去。

    吃着蛋糕,我联想到小王平日对我的种种好意,感觉很纠结。

    我毕竟不是真的卫冬,我还无法接受来自同性的这种感情。

    我又不可能对小王说出我的秘密,真是左右为难。

    怎么让她知难而退,又不伤害她呢?

    思来想去,我只能借着聊天,说出自己不赞同办公室恋情,让小王明白我的心思。

    想到这里,我对老王说:“主管,有件事,你给分析分析,看怎么办。我们一个同学,喜欢上他们公司的同事,结果被老板知道了,现在,老板让他辞职,要不就让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辞职。”

    老王说:“嗯,这就没办法了,两个人,肯定要走一个的。通常,这种情况,老板都是不赞成的。所以,你同学的工作肯定保不住。唉,小年轻啊。”

    我说:“我当初就反对他和同事谈恋爱。这个老板虽说有些过分了,但是,办公室恋情,我觉得还是不要发生的好。如果两个人最后走到一起,还好。如果半路分手了,以后,在同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说,也是尬尴的。”

    小王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应该能明白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