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行政部的工作(二)

    更新时间:2016-11-17 13:24:17本章字数:3228字

    下午一上班,老王对我说:“卫冬,下午和我一起去买点办公用品。”

    我还未答话,就听见小王说:“主管,这次不带我去了?”

    老王答道:“你小姑娘力气小,提不了多少东西。以后还是卫冬同我去。”

    我问:“主管,我们能用公司的车吗?”

    老王说:“车子要是在的话,可以用的。不过,这次我们打车去。公司的车子不知哪天能回来呢。”

    罗列好一张采购的清单后,我和老王走出公司。

    在漫长的梅雨季节后,温暖的太阳重新出现在天空,带给人们久违的晴朗。 

    暮春的江南,好风柔柔,正是一年中让人感觉最舒服的时候。

    这时候在室外走走,沐浴在清爽的微风中,连呼吸都顺畅许多。

    我们来到银都大厦,这里是老王经常来采购办公用品的地方。

    银都大厦地处市中心的繁华地段,是一座以批发文化用品为主的商业大楼。

    这里也是我市老城区的商业中心,各种店铺鳞次栉比,各色人等来来往往,热闹非常。

    老王带着我走进银都大厦的一楼大厅,等电梯。

    我们要先到十楼的万和公司去看打印机。欧洲部昨天打了报告,要求更换一台打印机。

    “欧洲部的打印机,我们可要仔细选,他们部门主管太挑剔。”老王说。

    “那让他们自己来买好了,我们买的又不满意。”我说。

    老王冷笑:“他们自己买?人家是做大业务的,怎么能做这种事情。”我们正说着话,电梯已经到了一楼停下,人们陆续进了电梯。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瞬间,突然,一只手,一把抢过老王的挎包,只见一个男人撒腿朝大厅的门口跑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步跨出电梯,冲向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估计有三十左右,挺胖,可跑得飞快。我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边跑边喊:“来人呀,有人抢包了!”

    我怎样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做出如此迅速的反应,而且,跑得这样快。这一定是卫冬的自带属性。

    眼看抢包的人到了大厅门口,如果他出了大厦,这里人山人海,那可真不好追了。

    我岂能让他得逞?加快速度,奔到他身后,我一跃而起,扑倒了这个胖子。

    胖子被我扑得“嗷”地一声,脸朝下,重重摔倒在地,手里的包也被他压在身下。

    我顺势就地一滚,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随即,一脚重重踹在胖子的肋条骨上。

    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一脚的力量那么大。

    可怜这个胖子,刚刚挣扎着要坐起来,又被我一脚踹趴下了,而且,还紧贴地皮,从头到脚,全身顺着我那一脚的方向,平行移动了半米。

    他痛得大声惨叫,连连求饶,再也不能反抗。

    求饶也没用,光天化日就敢抢包,也太不把和谐社会当回事儿了。我扑过去,骑在他身上,把他的双手反扭到背后,夺过他手里的包。

    这时,大厅的几个保安也围了过来,我松开这人的胳膊,站起来。保安们七手八脚把这家伙从地上拎起来,两个棒小伙一左一右,抓住他的胳膊,向后反扭,给胖子做了个喷气式的造型。

    “咚咚咚”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是老王跑来了。

    “哎呀,哎呀,卫冬,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大老远的,老王就焦急地喊。

    “没事,主管,一点问题也没有,给你包。”我笑着。

    “吓死我了,你反应太快,还没来得及拉住你,你就不见了。这个人这样胖,我怕你会吃亏啊。包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这么个包,伤了你,我可怎么过意得去啊?”老王拍着自己胸口,一个劲儿地后怕。

    那几个保安听见老王的话,都笑了。

    其中一个保安说:“大姐,你不用担心他,他的身手真当了得,比我们都强呢。看不出啊,这样的文弱书生,出手却是又准又狠。一脚就把这个胖子踢得动不了。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过奖了。”我连忙谦虚地说。

    老王问:“你们报警了没有?”

    一个保安说:“已经报了,警察马上就能过来。”

    “我说兄弟,能不能放我一马,我真的是第一次。可怜我……”被摆做喷气式造型的胖子哀求道。

    “哼,可怜你上有八十岁老娘,下有三岁孩子,是吧?”一个保安不客气地打断他的哀告。

    “上次就让你小子逃了,害得我们被扣了一半的工资。老板说了,再发生抢包的事,就让我们滚蛋。这次你还想跑?”另一个保安气哼哼地说。

    “唉,阴沟里翻船了。看你们一个是女人,一个又文文弱弱,我才下手的,没想到,老弟你手真黑啊。哪儿疼你踢哪儿呀。我说你是不是练过呀。”胖子又冲着我说。

    “我原来是特种兵,你这样的,我一次能打你们仨。不信你再试试。”我瞪着眼睛,威胁他。

    话音未落,一阵警笛声就从门外传来,几个警察开门向我们走过来。

    我和老王配合警察录完笔录,已经下午四点了。

    老王看看手表,说:“卫冬,这个时间,都快下班了,不过,我们既然来到这里,还是把东西买完再回去。”

    我当然是无条件服从,我们又回到银都大厦。

    选好打印机,买完清单上的用品,室外已经华灯初上。

    老王一定要请我吃晚饭,说是要感谢我。推辞不过,我只好随她来到一家装潢华丽的酒楼。

    这家酒楼,据说有上百年的历史,酒楼里的主打菜都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本帮菜。外地人到我市旅游,都要慕名前来,品尝这里的江南名菜。

    老王请我到这里吃饭,估计也是想让我这个外地人,尝尝地道的本帮菜,以此来表达她的感激之情。

    其实,前世的我也来过这里几次,都是请外地的同学或者朋友吃饭。

    前世的我是不主张到外面吃饭的,担心卫生问题和食品安全,况且自己的厨艺就很好,我烧的本帮菜一点也不逊于这个酒楼的师傅。

    老王问我喜欢吃什么,让我自己点菜,我当然装做不懂的样子,请她做主。

    老王点了四个最具有江南特色的菜,还要了一小瓶陈年花雕。

    菜很快上来,我抢先要给老王斟上酒,老王执意不肯。

    她站起来,先给我面前的酒杯斟满,然后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

    老王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说:“卫冬,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没想到,你不仅在工作上表现好,还是这样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用你们东北话讲,全在酒里,我先敬你。”

    我连忙站起来,连连摆手:“这怎么敢当,举手之劳罢了。主管你不用放在心上。”

    老王示意我坐下:“我是真心感谢你,当今社会,你这样的年轻人真是太难得了。这杯酒,我一定要敬。”

    说完,她一饮而尽。

    “主管好酒量。”我赞道,也站着干了这杯酒。

    “本来,今天这样的事,应该我先生出面,我们全家一起请你吃饭才是,但他人在国外,还要三年才能回来。所以只好我请了。当然,你不顾个人安危,仗义出手,我对你的感谢,哪里是一顿饭就能表示的呢?”

    “主管,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这种情况,如果能帮,谁都能冲上去的。”我被老王说得有些难为情。

    “卫冬,没想到,你看起来瘦瘦的,还能踢倒一个比你胖那么多的人?你不知道,当时,我担心的啊。该死的电梯门还关上了,我一直按,一直按,到三楼才停下,害得我从三楼跑下来。”

    “当时,我一看有人抢你的包,我就急了,想都没想就冲出去了。那个人虽然胖,可是不禁打,我感觉没用多少力气,他就倒了。”

    “下次啊,卫冬,你一定记牢,这种事情最好不要管,我们帮着报警就好了,抓小偷是警察的事。万一有个闪失,你在这里无亲无故,可怎么办呢。”老王好心地说。

    “嗯,主管,以后我再也不莽撞了。”我答道。

    吃过饭,和老王分手,我拿着采买的办公用品,送回公司,老王特地嘱咐我,打车记得要发票,公司可以报销的。

    回家的路上,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我还有些怀疑,那个动如脱兔,势如猛虎的人是我吗?

    如果是前世的我,打死我也没这个胆量去追小偷,更没这个本事把小偷打翻在地。

    这个卫冬,身手竟然这样了得!这个身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本事呢?

    那一气呵成的动作,一定是卫冬身体的记忆。据说,身体的记忆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就像骑自行车,开车等等一样,一朝学会,受益终生。

    脑子里有段卫冬的记忆模模糊糊地出现,好像是上大学以后,同寝室的好友,叫欧家宝的,一定让卫冬去学散打,他不仅给卫冬报了名,还包下所有费用。

    卫冬在那个散打班足足学了一年,每天下午三个小时,后来因为和打工时间相冲突,卫冬没有继续学。

    想起这个欧家宝,我心里感到一阵温暖,卫冬和欧家宝是最要好的朋友。

    卫冬关于这个人的记忆,陆陆续续浮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卫冬大学时最好的朋友,毕业时曾经说要出国留学,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呢。

    卫冬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可心的工作,觉得自己是废柴一个,不愿意和昔日同学再联系,就删除了所有同学的电话号码,还更换了自己的手机号。

    从此,卫冬和欧家宝失去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