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行政部的工作(三)

    更新时间:2016-11-17 13:35:34本章字数:3180字

    我正在整理应聘人员的材料,一阵电话铃声传来。

    “我是欧洲部小张,打印机又出毛病了。你们过来看看吧。”

    “好,我马上来。”我答应道。

    放下电话,我对老王说:“主管,欧洲部的打印机又出毛病了,要我们去看看。”

    老王说:“刚换上一周,怎么又坏了?你去也不会修理啊。给万和公司打电话,让他们派人维修。这什么质量啊。”

    我答应着,拿着手机,来到欧洲部,想先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进了欧洲部,我问小张:“怎么又坏了?”

    小张还没开口,只听陈建梅慢悠悠地说:“怎么又坏了?这就要问你们行政部了。哪里买来的打印机,质量这样差,刚用一周就出问题。”

    听她出口就夹枪带棒,我也没理她,问了小张具体是什么毛病后,就拔下打印机电源,检查起来。

    看了一通,我也没查出原因,就掏出手机,打给万和公司。

    万和公司接电话的人说:“维修人员出差了,要明天才能回来。这样,你先讲讲是什么问题,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我把电话递给小张:“万和的人,要你详细讲讲具体的问题,看看他能不能解决。”

    小张接过电话,刚要开口,陈建梅的声音传过来:“小张,你是做业务的,这种小事情不用你管的,是他们行政部应该做的。”

    小张听了,立马把电话塞回我手里,说:“那你和他讲吧。”

    我真是不高兴:“有什么问题,你直接和万和的人说就好,何必要我来转达呢。”

    小张说:“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些呀。不是都和你说了吗?”

    我无奈地和万和的人复述了一遍打印机的故障。

    小张站在旁边,又道:“哎呀,还有一点,你要告诉万和,打印的时候有一次还卡纸了。”

    我说:“看看,让你自己说又不说,麻烦。”

    “麻烦也是因为你们行政部工作不到位,不是我们给你找麻烦。”陈建梅又说道。

    我斜了陈建梅一眼,继续和万和复述小张的话。

    万和的人听了我讲的这些问题,告诉我,明天让维修人员上门维修。

    放下电话,我对小张说:“你们只能等了,万和的维修人员明天才能来。”

    小张为难地说:“这可怎么办?我们着急打印样衣的图纸。马上要用的。”

    看她着急,我说:“要不,你拷到U盘上,到我们那里去打印吧。”

    小张去拷贝文件,我回了行政部。

    一进门,就听见老王对着电话说:“是万和公司,就是银都大厦的那个万和公司。”

    “我们公司的办公用品都是那里买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站在老王身边,听筒里传来陈建梅的声音:“打印机刚买来一周就出问题,我问问你哪里买的,不行吗?你那么大声干嘛?”

    老王急了:“你什么意思?全公司的打印机都是从万和买的,这是老板定下的,不是我定下的。再说,其他部门的打印机都没问题,唯独你们部门,换个新的还要出毛病,要怪就怪你们自己人品不好吧。”

    陈建梅的声音还是不急不缓:“老板定下的?老板也不会让你们买个不好用的吧?我们部门业务量最大,消耗自然就多,好了,我没时间和你计较,你看着办吧。”

    老王气得举起电话,我连忙抢过来,放在桌子上。

    老王:“卫冬,你说这些人,公司的所有办公用品,都是老板定下的供货商,我们不过就是跑跑腿,他们还以为我在这里吃了多少回扣呢。”

    老王说的话,我相信。以我对叶子华的了解,他不会给手下人任何占便宜的机会。

    我安慰老王:“他们这些人,就喜欢把人往坏里想。我们脚正不怕鞋歪。”

    “话是这样说,唉,吃苦受累还要被怀疑,真是的。”老王抱怨。

    小张走进来,笑嘻嘻地说:“怎么了,王主管?谁怀疑你?”

    老王没好气地说:“小孩子不要乱打听。”

    小张笑笑:“你不说我也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老板打电话到我们办公室,问样衣图纸怎么还不送去?陈建梅就把你们行政部给告了。呵呵。”

    我惊讶:“就这点事情还要上告?她说什么了?”

    我示意小张,不让她多说,怕老王更生气。

    小张看看我,说:“哦,倒也没说什么,她就说你们行政部连个打印机都买不好。耽误了她的工作。”

    老王阴下脸,没吭声。

    我大声告诉小张:“咱们买打印机的这家公司,是老板让我们主管去的,老板说一定要从他家买的。”

    小张做恍然大悟状:“噢,听陈建梅说的,还以为是你们自作主张呢。”

    “哟,小张你也在这里呀。”一阵扑鼻的香风弥漫在办公室。

    人未到,香味先到了,这一定是美洲部主管张娜娜。

    不知道是有狐臭还是怎的,她总喜欢用这种味道浓厚的香水。

    “王主管,听说欧洲部又换打印机了?我们也要换,我们那个也不好用了。”张娜娜娇声娇气地说。

    “打报告吧,我去找老板批。”老王说。

    “哎呀,王姐姐,何必这样麻烦?人家亲自来啦嘛。”张娜娜边说,边把肉感的身体摆个S型。

    随着她身体的扭动,香味一阵一阵散发出来。

    张娜娜话是对着老王说,眼睛却在瞄着我,我知道,那S型是摆给我看的。

    老王说:“公司有规定的,别让我为难啊。去打个报告来,我马上去找老板批下来。”

    张娜娜见老王不买账,马上不高兴了:“凭什么他们欧洲部总是优先?有好的办公设备要先给他们,做单证都要先给他们做,你们说,凭什么?”

    小张插嘴:“张主管,我们部门换打印机也是先打了报告的,我送过来的。我们都是走公司正常手续的。”

    张娜娜白了小张一眼,不屑地扭开头,没理她。

    老王和我都没说话,低下头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张娜娜见没人理自己,灰溜溜离开行政部。

    张娜娜刚离开,老王桌子上的电话又响起来。

    “还让不让人安心工作了?”老王边抱怨边拿起电话。

    “你好,噢,叶总。我知道。”老王看了小张一眼。

    “已经打电话给万和了,他们明天派人来修。叶总,这都是有比例的啊,质量再好,也可能有一个两个不好用的。嗯。只有用起来才知道啊,不用谁能看出来?”老王脸色不好看了。

    “我不是顶撞领导,叶总你别误会。我是说,就这么一点点小事,搞得这样兴师动众的。我……我……,嗯嗯,好,我没有发脾气,我哪有……好的好的,叶总,我知道了,下次我让他们当场试给我看看。嗯,再见。”老王放下电话。

    “小张,你到其他部门去打印吧,我这里有个急事,你先出去。”老王板着脸说。

    小张看气氛不对,二话没说就走了。

    老王气鼓鼓地坐着,半天没说话。

    “怎么了?主管?王姐?”我叫她。

    老王看看我,长叹一声:“这工作没法干了。卫冬,有时候,我真想辞职。”

    “啊?主管你可千万别辞职。刚才是老板的电话?”我问。

    “是的。老板批评我,不该为这点小事对孕妇发火。还说,做业务的不能总是操心这些繁琐的小事情,要我们积极配合业务部门工作。卫冬,你都看见的,我什么时候对陈建梅发火了?我敢发火吗?”老王委屈又气愤。

    “主管,你不要生气,你做得怎么样,我们都看在眼睛里,不是谁随便说说就能抹杀的。陈建梅那个人,你也不要和她一般见识,真没看出来,长得人模狗样的,这么阴险。”我安慰老王。

    “你刚来,还不知道陈建梅,她的为人就是这样,阴险的很,所以,千万别得罪她。我从来没得罪过她,她还这样整我呢。”老王说。

    “这明显就是欺负人。”我暗中猜测原因。

    老王又叹口气:“你说,我还要做到什么程度才是配合他们?该做的我都做了,不该我做的,有些我都做了。可这些人,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主管,你不要难过了。老板以后会明白你的。”我说。

    老王因为生气,又看办公室也没有别人,就丢下工作,和我说起这些年她受的委屈。

    我听出来,她的委屈主要来自于陈建梅,尤其是陈建梅做了欧洲部主管之后。

    但凡涉及到欧洲部的事情,经常是老王前脚办完,老板后脚就要来指导她。

    叶子华不会直接批评老王,他经常以讨论的姿态,对老王的处理方法提出建议,说,如果这样是不是会更好?这一类的话。

    其实,这样还不如直接批评让人心里痛快。

    老王不傻,她一听就知道,是陈建梅又到老板那里说她的是非了。

    开始,老王还总是为自己辩解,几次相同情况之后,老王也懒得再多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呗,边上有这么个人,能促进自己能力的提高,老王安慰自己。

    老王对我大倒苦水,我听来听去,老王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得罪陈建梅的事情。

    我的感觉是,陈建梅这样做,可能也不是单单针对她,只是因为老王在公司地位低,陈建梅拿她当软柿子捏了。

    都说吃柿子要捡软的捏,但东北人卫冬知道,严寒之下,软柿子也会变成冻柿子,当软柿子从里冻到外,任谁也捏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