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午休八卦

    更新时间:2016-11-18 12:16:20本章字数:3100字

    又到了午休时间,每天中午,我都和老王,小王和小李一起吃饭。主要是想借着闲聊的机会,更多地了解公司的一些事情。

    公司附近新开了一家肯德基,中午老王提议一起去吃这洋快餐。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肯德基里已经很多人了。

    中国的年轻人大都喜欢肯德基,大中城市的肯德基,开一家火一家,从来不用担心客源。

    我们找好座位,作为行政部目前唯一的男士,听取了三位女士的意见后,我义不容辞地去排队点餐。

    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洋快餐,花钱多,还喂不饱卫冬这个年轻男人的大胃,但为了让其他三个人满意,我还是和她们一起。

    每个月那点可怜的工资,除了房费和伙食费,我还要尽量积攒一点,以备急用。

    我不是卫冬那样的毛头小子,经过这次教训,我更认识到储蓄的必要性。

    我曾在卫冬住的那个小窝里,偶然在一本书里找到一张银行卡,兴冲冲去提款机上一查,差点气歪鼻子,提款机上赫然写着:余额0.00元。卫冬这日子过的啊,真让人无语。

    我看着价格表,计算着,突然,有人碰碰我胳膊,一声娇喘后,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哼哼唧唧:“帅哥,帮我要个全家桶。”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欧洲部的另一个助理叶燕。

    此女已经在公司做了半年,因其特有的发音而“享誉”公司,是公司的名人。

    她是本地人,可是她在向同事介绍自己时,总要说一句,“我爸爸是上海人,我能听懂上海话,连他们骂人的话我都听得懂的。”以示自己和普通土著的不同。

    最有特点的是她那说话方式,总是气若游丝,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弥留之际的人说出最后的遗言似得,断断续续,听了让人好生担心,生怕她下一秒就要驾鹤西去。

    我最听不得她讲话,每次看她讲话,都急得恨不能给她灌点润滑油,好让她的话能顺利地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也许她是想给人留下娇弱的印象吧,可惜这样的娇声和她一米五的身高,一百三十斤的体重,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

    用小李的话说:“一副傻大姐的模样,非要摆出林黛玉的做派。”

    此时,她仰着头,笑眯眯地看着我。

    都是同事,我不能因为她长的不和我心意,就不理她。

    我点头以示听到,顺势向旁边挪动,我可不想和她离得太近。

    后面的人看出叶燕想插队,小声嘀咕:“那么胖,还这么能吃。”

    叶燕一定听见了,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马上没事人一样,问我:“帅哥,你自己一个人吃吗?”

    我指向行政部那三个人的方向。

    叶燕转头望望,说:“你们部门的人现在吃饭都一起了?心真齐啊。”

    我言不由衷地邀请她,“一起吃吧。”

    叶燕看看小李她们,说:“我拿回去吃。这些不全是午餐,也做下午茶的,我习惯下午三点左右吃点东西,对身体好的。”

    我知道她是怕人知道她一顿吃这么多,笑话她。

    我端着满满的餐盘,回到座位,说:“幸好你们不像叶燕吃的那么多,要不,我可端不回来。”

    小王说:“我看见她了,这人真是,见到男人就爱往前凑。”

    “不是啦,她是要我帮忙带个全家桶。”我说。

    老王说:“这小姑娘有趣,除了他们主管,见到公司其他同性都是爱理不理的。对男人可是热情的很。”

    小李说:“主管,你这样说可是冤枉她。她不是对我们公司所有男人都热情,她只对长得帅的,或者是有地位的男人才热情。”

    小王点头,“就是的,小李说的对,你们没见她在叶总面前的那副样子,嗲死了,哦哟,我看了都起鸡皮疙瘩。”

    小李打了小王一下,“别说了,就叶燕那副模样,恶心死了,我还要吃饭呢。发嗲也没用,长得和猪样的,叶总口味没那么重吧?”

    老王插了一句,“我真的想不明白,叶总也那么大年纪了,也不帅,咱们公司有些女人啊,怎么那么愿意粘他呢?你们发现没有,啊哟,和叶总说话那个样子啊,那媚眼飞的啊,眼珠都快飞出眼眶了。喏,就像我这样,你们看像不像?”

    老王边说边学了个媚眼乱飞,表情少有的夸张。

    她在公司里通常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这样子实在太少见,所以我们看到她的表情先是一愣,马上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小王笑的一口可乐都喷在小李的袖子上,小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是比较镇静的,一边笑一边给小李递过纸巾。

    老王她老人家却在那里云淡风轻地继续感叹:“我都看不下去。又不是穷的要饭,至于见到个有钱的就这样?现在这个年代,有本事凭自己的能力也能过的好啊。为啥总想不劳而获呢?真是贱啊。”

    我说:“少奋斗十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趁着年轻漂亮,及时享受,是现在很多女人的梦想。你有钱,我有青春美貌,交换一下,各取所需罢了。王姐,现在的社会很现实,和我们年轻那时候不同了。”

    小王鄙夷地斜我一眼:“卫冬,听你这口气,你老高寿啊?哈哈,比我还小半年呢,装什么沧桑啊。”

    小李说:“卫冬,在你们男人眼里,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爱慕虚荣啊?小王,你想用你的青春去交换金钱地位吗?”

    “我?我不向往什么大富大贵,而且,我自信有能力让自己过上想要的生活,没必要去出卖自己。”小王说。

    小李说:“我也不打算用自己换什么荣华富贵。自己赚钱自己花才叫本事。卫冬,我和小王都算美女吧?我们可不是没有资本的女人哦。你呀,就是被你女朋友害的,一叶障目,不见整个森林。好女孩还是有的。”小李说着,向小王努努嘴。

    老王说:“这我敢打包票,我们部门这两个女孩子,都是好女孩。”

    我不想话题转到这里,于是说:“其实也不怪咱们公司有些女人,我听说叶总也爱接近女员工。”

    小王诧异:“这你都听说了?卫冬你说的太客气,什么接近,简直快成骚扰了。我刚来的时候,有一次在前台分包裹邮件,老叶子到了,看附近没有人,就凑过来夸我皮肤好,还要伸手摸到我脸上,真恶心。我当时板着脸,请他自重,他见我这样,以后才不敢再乱来了。要不是看工作难找,当时我都想辞职了。”

    老王说:“我也在这公司好多年了,叶总原来还好,不是这样的。只是近些年越来越不像话了。年纪越大,越不尊重了。男人学坏,四十开外。男人越老越坏,尤其是有钱的老男人。”

    小李说:“老叶子有时是挺恶心,如果和他硬气些,他就不敢胡来了。不过,有些人好像蛮喜欢被老叶子吃豆腐,像那个欧洲部的叶燕,听他们部门小张说,有一次叶燕被老叶子拍了屁股,竟然高兴了一个下午。”

    “还有这样的贱人?”小王和我好奇地问,“怎么回事啊?”

    小李给我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那天,叶燕突然带着神秘的微笑问小张:“如果一个男人拍了女人的屁股,意味着什么?”

    小张问她:“你被拍了?是你男朋友拍的吗?”

    叶燕一脸陶醉说:“不是,那是我很崇拜的一个人。”

    小张说:“那意味着你被性*骚*扰了。”

    叶燕说:“男人不是只对美女才骚扰吗?难道我在他眼里是美女?啊,精英就是精英,还是他有眼光,能看出我是美女。你们都说我胖,不漂亮,看看,人家叶总就是有眼光。”

    小张简直被叶燕那神一般的逻辑吓到了,吃惊地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张后来对小李说,她真是长见识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小李说完这件事,笑着说:“如果不是我了解小张,真不相信还有这样的奇葩。”

    “我的天啊,我都要吐了。”小王用手掩住嘴巴,“咱们公司还真就有这么一些人。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去年年会,单证部主管余青去给叶总敬酒,那胸啊,都快蹭到叶总脸上了,真是小瞧那个玻璃花了,还挺风*骚的。不过,余青身材确实挺好。”

    小李不屑:“那也是贱人一个。她是怎么当上单证部主管的,公司的老人都知道。我虽然不是老人,我也听说过。”

    老王说:“我还是觉得人要走正路,踩着别人上位,迟早要遭报应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这样,但女人们八卦里的信息量真是不少。

    以前一直怨恨叶子华没有家庭责任感,现在看来,外面的诱惑对男人真是很大,像叶子华这样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面对的诱惑更多,只这个五十人左右的小公司里就有这么多人惦记他。

    说到底,都是钱闹的。

    如今这个年代,人的眼睛里只有钱了,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

    夏岚太天真了,常年的家庭主妇让她如同井底之蛙。

    为了自己,女人也要走出家庭,让自己融入社会。

    我后悔醒悟的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