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仇人相见

    更新时间:2016-11-18 12:36:38本章字数:3480字

    这一天下午,我正在前台帮小李整理邮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叶子华!

    不错,这个公司的老板叶子华。

    他穿着一件法兰绒格纹衬衫,一条牛仔裤,一副轻松随意的模样。我一眼就认出,他现在穿的衣服和裤子都是我给他选的。

    这个贱人!竟然还穿我买的衣服!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仇恨令我一时间忘记我已经变成卫冬了。

    叶子华诧异地看着我,“你是……”

    乖巧的小李见状立即说:“叶总好!这是行政部新来的助理卫冬,卫冬,这是咱们叶总。”

    我垂下眼睛,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叶总,你好,我是卫冬。”

    “哦,你就是卫冬啊,你们主管今天还和我提起你,说她新招了个助理。没想到你这么漂亮,嗯,不错,好好干。”叶子华上下打量我,笑容可掬地说。

    然后,留下一路香风,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小李歪着头,一眼一眼地看我,欲言又止。

    我纳闷:“小李,你怎么了?”

    小李疑惑地看着我问:“卫冬,你刚才为什么那样看着老板?”

    “怎么样啊?”我想装傻,可不能让她看出我恨叶子华。

    “我,我晓得你的为人,可我感觉你,你,你好像要勾引老板。”小李吞吞吐吐地说。

    “什么?哎呀妈呀!”我猛然醒悟。

    难怪小李误会,我忘记了,卫冬的眼睛是那种桃花眼,嘴角天生微微上翘,就像贾宝玉似的,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

    所以我自己以为是对叶子华怒目而视,落到别人眼里就成了勾引了,该死的叶子华一定也误会了!

    苍天啊,大地啊,窦娥都没有我冤枉啊!

    我恨得双手抱头,懊恼地猛一跺脚,大喊一声:“冤枉啊!”

    小李以为自己说话惹怒了我,连声说:“对不起,卫冬,对不起,我说错了。你别这样啊。你吓到我了。”

    这时,司机老钱从行政部那边走过来,看到我们,笑眯眯地招呼道:“美女,帅哥,你们好啊。”

    老钱走到我身边,打量我:“你就是卫冬啊,听小王说过,新来的帅哥啊,名不虚传。”

    “嘿嘿,钱哥,以后多关照。”我马上冲他憨憨地笑着,但愿他没听见小李的话。

    “你认识我?”老钱很惊奇。

    “总听小王小李她们说起你,听都听成熟人了。钱哥,一直没见你,听主管说,你在鸿飞已经做了好几年了。”我笑道。

    “嗯,时间不短了,前些天有事,一直忙,总算完事了。”老钱说。

    小李好奇地问:“钱哥,你是去帮老板忙吗?”

    “小丫头,别乱打听。”老钱笑着说。

    “哎呀,钱哥哥,就说说嘛,没关系的。卫冬不会乱说的。”小李发嗲了,边说边作势上前。

    老钱这样四十多岁的男人,对于一个二十出头,又长相甜美的姑娘,是最没有抵抗力的。

    小李娇滴滴地小声问:“钱哥哥,老板家里真的出事了?他老婆当真跳楼了?到底怎么回事?”

    老钱神秘地说:“当然出事了,家里老婆死了,这不就是出事嘛。老板家里的私事,还是不要乱说的。”老钱嘴巴还真严实。

    小李还在不依不饶:“叶总老婆到底怎么死的啊?听说不是正常死亡哦。”

    老钱说:“这种事情不好乱讲的,死了就是死了,入土为安。还有什么好说。唉,是有点惨的,小孩子最可怜了,没有妈妈了。”

    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低头整理邮件,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窃窃私语。

    听别人议论自己的死因,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听到老钱提到孩子,我心里一阵刺痛,我可怜的多多。

    小李说:“公司里议论纷纷的,都说很奇怪,他老婆又没有什么大病,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呢?”

    老钱叹口气,说:“老板娘人很好的,你是没见过。平时见到我们都很客气的,性格也温和,不像有些有钱人家的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牛叉闪闪放光芒的样子。每次替老板往家里送水果什么的,她都要请我进去喝茶,对人真是亲切,不是装出来的礼貌。好人不长寿,祸害万年长啊。”

    听到老钱对我前世的评价,我心里很感动。

    “你们没事情做了,是吧?”老王走过来。

    “小李,你是公司的形象,这时候要是来个客人,看到你这样,会怎么想?老钱,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总爱和小姑娘靠那么近?下次见到你老婆,我可要好好说说呢。”老王说。

    小李小声嘀咕:“现在又没有人。”

    “没人就可以聊天吗?你知道客人什么时候到啊?”老王的脸拉下来。

    我怕两人吵起来,偷着拉拉小李,又问老王:“主管,叶总刚才进他办公室了,我什么时候去见他?”

    “哦,差点忘记了,刚才叶总给我电话,让你现在去他办公室。”

    “好的。”我答应着,向叶子华办公室走去。

    这间办公室,我来过无数次了。

    房间装修的很豪华,一进门,迎面乳白色的窗纱遮掩着宽大的落地窗,窗前摆放着二盆高大茂盛的发财树。

    左面是一个小型会客区,三张棕色的真皮沙发,精巧的玻璃茶几上放着富贵竹盆栽。

    右面一面墙都是一排排的组合式书架,上面码着一些装点门面的书籍和几件翡翠白菜一类的工艺品。

    我知道书架靠近房门的地方有个暗门,里面是叶子华的休息室。

    书架前面是一张厚实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上面摆放着台式电脑和一个玉质的地球仪,还有一本英文原版的《达•芬奇密码》。

    叶子华虽然人很渣,但英文水平真是不一般,他喜欢看英文原版书。

    办公桌后面是一个舒适的真皮转椅,叶子华坐在上面,低头看着什么。

    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我站在门口,轻轻敲门。 

    叶子华抬头看到我,示意我进来,说:“你先坐,等一下。”

    我坐在他办公桌前面的单人沙发上,叶子华继续低头看手里的文件。

    叶子华今年四十八岁了,虽然平时很注意保养,可毕竟人到中年,他头顶的头发已经稀疏了。

    叶子华中等身材,皮肤白皙,雪白的四方大脸上,一双白多黑少的大眼睛躲在一副金丝细框眼镜后面,这副眼镜给他平添了不少斯文气质,但是仔细看看却能发现,他的眼白有很多红血丝,眼神也很浑浊。

    相由心生真是不假,什么样的灵魂,就有什么样的眼睛。

    叶子华这样肮脏的灵魂,怎么可能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我正在暗暗观察他,突然,叶子华抬头看着我:“你以前见过我?”

    “啊?没,没有。”我赶快否认。

    “你哪里毕业的?”

    “X理工,国际贸易专业。” 

    “家是本市的?”

    “不是,我老家东北的,伊春。小地方,您听说过吗?”

    “知道的,那里空气不错,我去过。今年刚毕业?”

    “去年毕业。”

    “有女朋友吗?”

    “还没有。”

    “那就好。”

    “啊?”

    “呵呵,开个玩笑。没女朋友好,可以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叶子华笑模笑样,“你们主管很欣赏你,说你人聪明,又肯吃苦。”

    “嘿嘿,主管她过奖了。我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而已。”

    “既然你们主管这么看好你,说明你人不错。我不能浪费人才,给你换个更重要的岗位,怎么样?”叶子华盯着我。

    “我在行政部挺好的。”我还想继续留在行政部,毕竟这里可以更全面地了解公司。

    “人往高处走嘛。你去业务部的欧洲组,做业务助理怎么样?”

    “这个……,好吧,我听老板的。”我犹豫下,还是同意了,这样也好。

    “那好,我和你们主管说一下,明天你就到欧洲部工作。”

    “好的。那我的工资……”

    “哦,工资按欧洲部业务助理走,比你在行政部多哦,还有可观的年终奖哦。”叶子华语气有点轻佻。

    “好吧,谢谢叶总。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叶子华点点头。

    我站起来,离开叶子华的办公室。

    走到门口,我回身轻轻关上房门,一瞥之间,蓦然发觉叶子华竟然一直盯着我的背影,那种贪婪的目光,粘稠地让人恶心,仿佛不小心抓到蛇,又凉又黏腻的感觉。

    这就是叶子华在外面的表现!还是对一个男人!

    一瞬间,对前世那段婚姻所有残存的眷恋,全部烟消云散。

    我真是替自己不值啊,为这样一个变态而死,真真的比小鸡的绒毛都轻!

    我恨恨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见老王走过来,我站起来,说:“主管,刚才老板说要我到欧洲部去。”

    老王说:“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很能干,不可能在我们部门做久的。”

    我问:“欧洲部不是有两个业务助理吗?还要人?”

    老王无奈地说:“我也是才知道,那个助理小张前几天就提出辞职了。看看,她才做了四个月不到,欧洲部就是留不住人。”

    我明白了。

    老王又说:“你到欧洲部也好,学学业务才有出息的,你还是学那个专业的。年轻人嘛,吃点苦才能成才。你多努力吧。”

    “主管,我不想到欧洲部,我想留在咱们部门,你对我这么好,同事也好,我真不愿意走。”这是我发自肺腑的话。

    老王看出我的真诚,她很感动,说:“卫冬啊,虽然你才来三个多月,但我看得出,你有能力,又肯吃苦。重要的是,你人品也很好,从不偷奸耍滑。现在,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我也不愿意让你走的,可是,我不能耽误你的前途。我们公司是这样的,有发展的人都要到重要岗位的。我们老板从来不埋没人才。不过,你到欧洲部去,要自己当心,他们部门蛮辛苦的。以前你和陈建梅还起过冲突,你要小心她,千万不要再得罪她了。她们部门的副主管人还不错,你要和她搞好关系。以后工作细心点,凭你的能力,你一定能做出成绩。”

    “谢谢王姐,我记住了。”我真心地感谢她。

    老王这番话里,不止有上级对下属的关心和提点,更让我感受到被当成自家人的温暖,这份情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弥足珍贵,我会永远记住老王对我的这番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