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单证部(一)

    更新时间:2016-11-19 14:57:27本章字数:3184字

    早晨,我去欧洲部报到,没看到陈建梅,副主管告诉我,按照公司惯例,到业务部做助理的,先到单证部实习一个月左右。

    说完,她亲自送我到单证部,并介绍给单证部的主管余青。

    余青大约二十八九岁,皮肤粗糙,肤色暗淡。五官长得还算秀气,可惜,右眼是玻璃花,所以那张脸看起来,总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看到业务部的副主管亲自来送我,她对我表现的很热情。

    我在单证部的实习就这样开始了。

    单证部有四个人,除了主管余青,三个助理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是公司里平均年龄最小的一个部门,但是,单证部的平均颜值也是全公司最低的。

    因为这三个小姑娘虽然年轻,但相貌平平,比行政部的小王和前台小李差远了,这让我有点郁闷。

    自从变成卫冬,我就发觉,看到年轻漂亮的女人,我总是心跳加速,并且感到微妙的兴奋。

    我知道,这是卫冬那年轻男人的本能的生理反应。

    也难怪,卫冬才二十二岁,正是男人一生中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期,虽然他的灵魂是四十五岁的中年妇女,但卫冬年轻的身体,依然保留了自己本能的生理反应。

    物质决定意识,卫冬身体的本能和他渐渐恢复的记忆,促使我这中年妇女的心理发生一系列的变化,我身上出现一些以前无法想象的行为。

    比如爱看美女,走在路上,看到漂亮女人总想多看几眼。

    比如喜欢和年轻的美女聊天,喜欢照顾她们,经常下意识地在她们面前炫耀自己的能力。

    更让我欣喜和得意的是,我发现自己的性格变得勇敢又强悍,不复往昔的懦弱。

    现在我可以帮房东大姐打死老鼠,眼都不眨。

    以前的我怕老鼠,蟑螂和各种虫子,只要看见这些动物,无论死活,都能让我全身发抖。

    可是那天,我一棍子打死那只大老鼠,一击而中,手都没抖,然后拎着死老鼠的尾巴,泰然自若地抛进垃圾箱。

    虽然打死的只是一只老鼠,可我觉得自己像打了一只老虎的武松,自豪感满得要溢出来。

    这些以前畏惧的东西,现在看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几乎不能理解,前世的自己见到这些东西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还有上次在银都,我一脚就能撂倒一个大胖子。

    这些,让我真正感觉到作为男人的强大和自信,太好了。

    我现在还痴迷起原来不屑一顾的网络游戏,尤其喜欢带有暴力厮杀和对决的游戏,一上手就娴熟的令自己吃惊,经常会玩到凌晨,第二天照样精神饱满的去上班,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还有,我竟然还会极其熟练地使用电脑,甚至会编辑一些程序。

    以前的我基本是电脑盲,只会上网看看新闻。

    瞧,现在的我,文可电脑编程,武可踹倒流氓,简直堪称完美。 

    世界对卫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毫不吝啬地敞开它宽广的怀抱,展示它的新鲜和美好。

    这是中年妇女夏岚从未见过的,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感到新奇而且快乐,我像所有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一样,享受生活,肆意而尽情地挥霍这短暂的青春岁月,几乎忘记前世那些爱恨情仇。

    可惜,只要一上班,叶子华或者陈建梅就必定出现在我的眼前,上一世临死前那刻骨的哀痛和绝望,又会马上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像是被人用刀子刻在心上,无论怎样也抹不掉了。

    不过,这些并不耽误我享受现在的生活。

    公司的订单有多少,看单证部这些人的工作状态就知道了。

    订单多的时候,单证部四个人常常要加班加点的工作,订单少,她们就很清闲。

    往年这个时候,单证部已经开始进入繁忙的工作状态。

    可今年,这个时候,她们仍旧很清闲,繁忙的阶段还没有到来。

    上班时间打游戏的,看小说的,各忙各的,反正是月薪,混一天,她们就赚一天。

    平时她们很少一起聊天,即使闲着,也是自己看自己的电脑,单证部总是很沉闷。

    我的到来,让死水一潭的单证部,泛起活力的小涟漪。

    帅哥到哪里都受欢迎,尤其是单证部这个年轻女孩扎堆的地方。

    我天性随和,对人总是很温和,温暖的笑容加上一张英俊的面孔,不消说,很快,我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大家都很热心地指点我。

    出口单证操作,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只要用心,很快就能上手。

    有订单的时候,余青常常亲自教我操作,一个订单从装船到结汇,一套流程做下来,我熟悉的就差不多了,以后只要注意经验的积累就可以了。

    我也很勤快,给业务部送单据或者领取办公用品等跑腿的事,我全部承包了,女孩子们很高兴。

    工作之余,我和单证部的女孩子们谈天说地,年轻人兴趣相仿,很能谈得来。

    不久,她们都把我看成朋友,出去聚餐或者K歌都不忘记叫上我。

    主管余青从来不参与我们的集体活动,每次我们请她一起去,她都说没时间。

    平时我们聊天时,她也很少插话,自己忙着上QQ。

    有时不到下班时间,她就离开办公室。

    据说她谈了个本市的男朋友,每天忙着约会。

    我还记得,行政部老王说她的眼睛会影响公司形象,可是,你看,人家都当上了单证部的主管。

    看起来,叶子华这个老板并不在意员工的外表,真的是这样吗?

    在行政部时,我看过余青的简历。

    她是本省一个以做假鞋闻名的小县城出来的,在本市上大学,毕业后,到鸿飞做单证助理,原来的单证部主管辞职后,她被提拔上来做了主管。

    叶子华对她的工作似乎很满意。

    不过,听行政部小李她们八卦时曾议论过,单证部原来那些助理对余青的提拔非常不服气。

    据那些原来的单证助理们说,余青到单证部后,单证主管对余青这个小老乡非常好。

    余青刚从学校毕业,一点实践经验也没有,这个主管手把手教余青做单证;余青犯了错误,那个主管也要想办法补救,替她隐瞒,不让公司知道。

    有时,负责鸿飞空运的公司来拜访,请叶子华和单证部主管吃饭,如果老板要单证部主管带一个助理去,那么,主管必定是带着余青去,不论空运的具体单证业务是不是余青在做,也不管余青是不是有资格去。

    主管一门心思想给余青创造出人头地的机会,这一点,让当时的单证助理们很不满,因为她们都比余青做的时间长,有一个已经在单证部做了两年。

    其他助理背后都说主管太偏心。

    余青也一直很巴结她们主管,平时给主管端茶倒水擦桌子,很是殷勤,还经常用家乡话陪主管聊天说笑。

    可是,一年后,在余青得知那个主管要辞职时,对主管的态度一下子就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辞职的那个主管平时对下属很好,谁有困难都去帮忙,所以她到公司取自己的私人用品那天,其他单证助理都围着她,纷纷劝她不要辞职,都说舍不得让她走。

    唯有余青坐在自己座位上,只说了一句话:“人各有志。”

    然后像不认识主管一样,盯着电脑玩游戏,眼皮都没撩一下那个主管。

    直到那个主管离开,连句再见都没舍得和人家说,更没参加单证部的同事们为主管举办的送别聚餐。

    后来公司文件下来,说余青接替那个辞职的主管位置,大家心里都对余青有了新的认识。

    余青当上主管后,原来的助理或是去了其他部门,或是辞职,她新招来的都是年纪比她小的新人,而且长的都很普通。

    我到单证部以后,单证助理们告诉我,在单证部,陈建梅的单子从来都是优先做的。

    单证部做单证,一向按照接单时间的顺序排先后,凡事分个先来后到,也是天经地义的。

    唯有陈建梅,可以视这天经地义为粪土。

    她的单证,哪怕是后到的,余青也要让人放下手里的工作,先给陈建梅做。

    而对其他业务员,余青就要讲顺序了,尤其是对像美洲部这样,业务量较小的部门,余青更是认真地照章办事,一点都不肯破坏“先来后到”这个规矩,丝毫不能通融,态度之坚定顽强,足以媲美被反动派劝降时的革命先烈。

    我还听助理们讲过一件有意思的事,美洲部的主管张娜娜,因为做单证的事,对余青非常不满,有一次亲自登门,当面质问,为啥陈建梅的单证可以先做?他们部门的都要排在后面。

    当时张娜娜张牙舞爪,大喊大叫,态度十分嚣张。

    不过,余青不为张娜娜的嚣张所动,很平静地说:“陈建梅的单子,都是公司重要的客户,都是老板亲自过问的,我们当然不能让老板等着,所以一定要先做的。什么时候,老板亲自过问你们部门的单子,我也给你先做。”

    “……”张娜娜没词了。

    美洲部的业务量当然不敢和欧洲部比,张娜娜也不能去找老板核实情况。

    所以,此役,以张娜娜讪讪离去而告终,张娜娜完败。

    单证部的助理们都说,陈建梅的单子,也不是每个都是老板亲自过问的,余青对陈建梅的优先,完全是为了讨好陈建梅,谁不知道陈建梅是老板的红人。

    余青之为人,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