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单证部(二)

    更新时间:2016-11-20 16:25:15本章字数:3096字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到了周末。早晨上班,还是没有订单可忙,我上网查看单证的有关学习资料。

    这时,叶子华走了进来。

    我从电脑的屏幕上看到他,装作没看见,继续埋头搜寻资料。

    叶子华站到我身边,边摩挲着我的肩膀,边弯下腰挨近我的脸:“不错嘛,有空就应该多学习,将来才好做业务。”

    我连忙站起来,不动声色避开他的手,恭敬地说:“叶总,您来了,有事吗?”

    “没什么事,随便走走。”叶子华还是一副笑脸。

    其他人看见叶子华,纷纷打招呼。余青站起来,把自己的座椅推过来,请叶子华坐下。

    叶子华拉过椅子,在我旁边坐下,看看其他人,说:“最近公司订单不多,你们正好借这个机会休息一下。那个余青啊,听说你有男朋友了?”

    余青羞涩地一笑,瞟了叶子华一眼,娇滴滴地说了一句:“叶总消息好灵通。”

    真可惜,余青的一只眼睛有玻璃花,不然这两只眼睛一起秋波流转,堪称风情万种,真可惜……。

    叶子华看了余青一眼,马上皱着眉调转头去,看着我说:“我猜就是那么回事。周三下午四点左右吧,我路过龙华大厦,看见你和一个男生站在那里,那个男生有一米七左右,瘦瘦的,戴着黑框眼镜,穿了一件牛仔上衣。是你男朋友吧?”

    听叶子华说完,余青的脸有些苍白。

    她低下头,小声说:“是的。”

    周三下午,听说老板没在公司,她早退了,去和男朋友约会,没想到会被老板撞见。

    “看你也快三十了吧?男朋友的事情是要抓紧的,剩女现在是社会问题了。呵呵,有事情和我说一声,我一定准假,我很通情达理的。”叶子华扭头去看余青,不阴不阳地说。

    余青尴尬地笑笑。

    叶子华回头继续看着我:“卫冬啊,学的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主管已经带着我做了二票了。”

    余青赶紧说:“卫冬很聪明的,一说就会,教他很容易。”

    叶子华满意地点点头,目光粘在我脸上:“卫冬今年几岁啊?”

    “叶总,我二十二了。”我说。

    “真是好时候啊,我二十二那年才读大一。”叶子华说。

    一个女孩好奇地问:“叶总上学比较晚吧?”

    叶子华只看着我,说:“是呀,我们乡下人,上学晚,我小时候不爱学习,又留级,还好最后醒悟了,才考上大学。”

    叶子华出生在本省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他父母现在还在那里居住,虽然叶子华早就给他们都办了本市的户口。

    他还有一个姐姐,早早嫁人了,婆家离他们村子不远。

    叶子华平时总是说工作忙,不怎么回乡下看父母,他父母也很少进城来。

    我也只见过他父母几面,现在快想不起他们的样子了。

    多多出生时,婆婆原来说要照顾我坐月子的,待听说生了个女儿,婆婆说公公病了,他们也就都没来看过这个孙女。

    在多多三岁时,公公婆婆来家里住过几天,从那以后,我那公婆再也没有来过。

    余青讨好地说:“叶总,你们那时高考好难的,比我们现在难多了。”

    叶子华面有得色,说:“那是,那时高考没扩招。哪里像现在,差不多都能上大学,你们赶上好时候了。不过人家卫冬可是X理工毕业的呢,那可是个211呀,卫冬是吧?”

    叶子华说完又笑眯眯地看着我。

    “也不是啥好学校。”我忙谦虚地说。

    余青说:“叶总好像是X大毕业的吧?那可是个985呢。”

    “哇,叶总是X大毕业的,真牛啊。”我恭维他。

    叶子华得意洋洋地说:“是啊,当年呀,我可是我们那里的高考状元呢。到现在为止,我们村都没人比我考的好。”

    “叶总好厉害呀,在我们这里,做老板的很少有这样高的学历呢。”余青惊叹道。

    叶子华闲闲地说:“我上的大学确实是个好学校,可是,大学里的前两年,我好像都没怎么学习,整天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到了大三,感觉不能白白上个大学,什么都学不到,才开始用功。”

    余青对我说:“你不知道吧?咱们叶总的英文很棒,是专八呢。”

    “太牛了,叶总,我到毕业时,六级都没考过。”我大声赞叹。

    叶子华笑笑:“卫冬啊,上次你说没有女朋友吧?你长的这么帅,追你的女孩子一定很多,挑花眼了?”

    “不是的,是女孩子最后都嫌我穷。”我老实地说。

    “呵呵,年轻人嘛,谁一出生就有钱的?像我,也是现在这个年纪才有一点点小成就。别着急,慢慢来,我们这行,只要你不怕辛苦,前途还是很光明地。”叶子华说着,亲热地拍拍我的肩膀。

    “咱们公司倒是有很多女孩子,不过,我不看好办公室恋情,我劝你也不要在同事里找女朋友。我认识很多家世好的本地女孩子,等我给你介绍几个。”叶子华冲我一挑眉毛。

    “好呀,那先谢谢叶总了。”我一本正经地说。

    “你是要好好的谢我。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到业务部的,你看她们,”叶子华指着其他三个女孩子,“她们来单证部有二年的,有一年的。可是还需要在这里锻炼一段时间。表现好,人聪明,才有机会去做业务……”

    正说的热闹,叶子华的手机响起来,打断他企图的滔滔不绝,他有些不耐烦地拿出手机看看,又看了我一眼,起身走出单证部。

    大家长吁了一口气,一个女孩说:“吓死我了,我正在打游戏呢,怎么连脚步声都没听见。”

    另外一个女孩说:“你放心,老板进来就奔卫冬那里去了,你坐在卫冬对面,老板看不到你的电脑。我就惨了,我和卫冬并排坐,老板一定发现我看电影了。”

    余青说:“都注意点吧,咱们这一阵子清闲,让其他部门眼红了。有人给咱们打小报告了。”

    有个女孩不服气地说:“我们忙的时候别人怎么看不到?再说,别的部门空闲了不也玩游戏的?我们又不是耽误了工作。”

    “好了,都别叫了,现在叫有什么用!以后都给我注意点。”余青厉声呵斥道。

    谁也不说话了。

    “滴滴”我电脑上的QQ一闪一闪,是刚才抱怨的那个女孩。

    我点开,见她说:“看到没?某人就是这样。就知道向我们发脾气,见到老板什么都不敢说,从来都不敢给我们争取点好处,人家美洲组不忙的时候,还跟老板争取到轮休呢,我们什么也没有,跟着这样的主管真倒霉!”

    我暗笑,回她一句:“这就叫将熊熊一窝。”

    叶子华后来又去了几次单证部,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和大家闲聊,我看得出,他主要是来看我的,因为他每次来,都坐在我身边,说话时,总是盯着我。

    我不着痕迹地避开他令人厌烦的目光,把话题引到别人身上。

    单证部的人都说,以前叶总从没这么频繁地来我们这里,莫非真的被别的部门打了小报告?老板亲自来突击检查了?

    一时间,大家都加倍小心,唯恐被老板抓个现行。

    在单证部的日子,我过得很充实。

    工作之余,我到多多的学校去了几次,想远远地看看多多,我非常想念多多,这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

    可惜我去了好几次,也没有看到,不知道多多现在怎么样了? 

    我还悄悄跟踪陈建梅,摸清了她每天的活动规律。

    我雇的那个私家侦探告诉过我,叶子华在市中心给她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房子。从私家侦探给的地址上看,那里离鸿飞公司不远。

    我不止一次发现,叶子华下班后到陈建梅的住处,有时是他自己开车,有时是司机老钱开车。

    还有几次,我看见老钱开着车到陈建梅的家里,提着几箱进口的车厘子或者猕猴桃一类的水果。

    看来,这个孕妇的胃口不错呢,想到她每天扶着肚子,指手画脚的样子,我恨的牙痒痒。

    原来常听叶子华夸她年纪轻轻,业务能力极强,没想到她勾引男人的能力也极强,工作之余,顺便勾了老板上床。

    叶子华一向喜欢和下属玩暧昧,号称是感情投资,两人一拍即合。从此这贱人衣食无忧,过起了无忧无虑的兼职二奶生活。

    现在,二奶要扶正了,哼哼,绝对不能让这贱人如愿。

    本来看叶子华频频来单证部,我想和叶子华虚与委蛇,可是,看着叶子华那张纵欲过度的老脸,我真是恶心地不行不行地,实在不愿意搭理他。

    拆散这对狗男女,这条路暂时行不通。看来只能各个击破,分别对付他们了。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先对陈建梅下手。

    相比叶子华,陈建梅要好对付一些,而且我已经调到她的部门,打击她的机会也应该更容易寻找。

    毛爷爷他老人家教导过我们,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

    具体到我的计划,就应该是这样:先打击相对弱小的陈建梅,再打击强大的叶子华。

    我复仇计划的第一步就从打击陈建梅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