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初到欧洲部

    更新时间:2016-11-23 12:04:06本章字数:3285字

    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我在单证部实践的时间结束了。

    今天,我正式开始在欧洲部的工作,做业务助理。

    江南最热的季节到了,炎热的夏天正气势汹汹地统治着这个江南古城,天地间寻不见一丝凉意。

    早晨,带着满头的汗水,我踏进办公室。

    空调带来的沁凉,瞬间驱散难耐的暑气,真是太爽了。

    业务副主管已经到了,这是个对工作兢兢业业的老实人,每天都埋头工作,从不参与同事的党争,也从不背后论人的长短和是非,所以她在公司这个女人扎堆的地方口碑极好。

    她姓苏,我们都叫她苏姐。苏姐是东北人,到这座城市快二十年了,已经在这里定居。

    她大约四十多岁,身材保持的很好,相貌就是她这个年纪的普通长相,看着很朴实。

    她是那种家庭生活很幸福的人,老公能赚钱而且很珍惜她,孩子也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在北京读书。

    生活富足而幸福的中年女人,表情都很温和,身上自然有一种平和恬淡的气韵,让人看了很舒服。

    “早啊,苏姐。”我和苏姐打招呼。

    “早,卫冬。”苏姐笑着说,“今天开始回到我们部门了,我们这里比单证部要忙多了,要有心理准备啊。原来还有个助理的,你一定认识的,被开除了,以后只有你一个助理了。可能你以后会很忙的,不过,别担心,听说今天就有一个来面试助理的。”

    “忙才好,可以多学学。”我说。

    苏姐听了我的话,很高兴:“好,年轻人就应该好学,学会了都是自己的。”

    “以后请苏姐多多指教了。”我诚恳地说。

    “指教可不敢当,不过,我在这个公司也算老人了,有不懂的地方,你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苏姐说,“听说那天是你把陈建梅扶起来,后来还送她去医院了?”

    “是的。”我回答。

    “你心眼儿真好,大度,是个男子汉。”苏姐感慨。

    我们正说着,陈建梅走进来,看起来气色还不错。

    苏姐诧异地说:“主管,你来上班了?你不多休息几天了?身体能行吗?”

    陈建梅面色严肃,没说话。

    “早,主管。”我站起来和她打招呼。

    陈建梅看看我,点点头,走到自己办公桌旁,放下手里的包,拿起一个青花瓷的杯子。

    我见状,马上走上前去,接过她手里的杯子,问:“主管,你喝什么?”

    “茶,我自己带的,喏,这里。”陈建梅拿出一罐绿茶,“每次放这些,记牢了?”

    “好的。我记住了。”我拿起她的杯子。

    “谢谢。”陈建梅冷淡地说。

    我转身问苏姐:“苏姐,你喝什么?”

    “咖啡,我自己来好了。”苏姐拿着杯子,和我一起到茶水间。

    “陈建梅每天早晨都喝茶的,她嫌公司的茶叶不好,都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苏姐小声说,“你每天早晨把茶给她沏好,放在她桌子上。茶叶要按她的要求放,别放多了。” 

    “嗯。我记下了。谢谢苏姐。”

    回到办公室,把茶水放在陈建梅桌子上,我问:“主管,今天我做什么?”

    陈建梅瞟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说:“那天,真是谢谢你了。”

    “应该的,都是同事。主管现在身体可好?”我说。

    陈建梅脸一板,严肃起来,说:“虽然你帮过我,又是老板亲自推荐的,但我这个人公私分明,工作上我还是要严格要求你的。这也是为你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到了我的部门,一切就要按照我的规矩办,不管你以前有什么工作经验,忘记它们,现在开始,必须按照我这个部门的规矩办事。否则,出了问题,不管是谁,我绝不姑息。”

    “哦。”我答应着。

    “那么,今天开始,我亲自带你做业务,只有按照我说的做,你才能尽快熟悉我们部门的业务。”陈建梅又微微一笑。

    “谢谢主管。”我说。

    老实说,陈建梅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不疾不徐,软软的,糯糯的。

    以前见过陈建梅,没有好好端详过,现在,我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的女人,她虽然已近三十,但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白嫩的脸上,一双桃花眼,总是水汪汪的,显得非常温柔文静,嘴巴不大不小,唇色很深,看着又很性感。

    她身材娇小,和一切个子矮小的女人一样,爱穿高跟鞋,举止彬彬有礼,穿着打扮很淑女。

    这是一个第一眼看去,给人感觉很清纯的女人,绝对不会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联系起来。

    可是,事实就是这么讽刺,这个貌似清纯的女人,在照片上和我老公做出的那些动作,着实不雅,她还怀了我老公的孩子。

    长得最不像妓女的妓女,才能成头牌,想到这句话,我心里一阵冷笑。

    陈建梅拿出一沓文件,说:“请你先去复印,一式两份,谢谢。”

    我在欧洲部的业务工作从复印文件开始了。

    刚走到复印室,就看见对面的茶水间房门紧闭,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不去,这已经是第二个了,你是要逼我死吗?”

    接着是一阵压抑着的啜泣声,只听那人边哭边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对你怎样,你都忘记了?你为什么对我这样狠心?这也是你的孩子啊。呜呜。”

    “你家里,你家里,什么都是你家里,呜呜。”这句话的声音有点高。

    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声音,我猜测她是在打电话。上午这个时间,一般没人到茶水间来。大概这个打电话的人太伤心,以至于忘记了,茶水间的房门并不是很隔音。

    我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故意大声咳嗽一声,茶水间里面果然安静了。

    复印回来,我仔细分出原件和复印件,交给陈建梅。

    “谢谢。”陈建梅接过来,把原件放在自己桌上,把复印件交给我:“一份给质检部,一份让质检部给相关工厂。谢谢。”

    我问:“给质检部主管吗?质检部知道给哪个工厂吗?”

    陈建梅白了我一眼,仿佛是嫌我多嘴:“问题真多。当然给质检部主管了,哪个工厂他们知道,你给他们就行了。”

    我拿着复印件,去了质检部。

    质检部的主管徐志刚见我去了,笑嘻嘻地说:“哎呀,卫冬,高升了,做业务了。”

    我也开玩笑地说:“都是革命工作。”

    徐志刚拍着我的肩膀,对质检部的其他人说:“你们知道吗?这可是咱们公司见义勇为的大英雄。行政部的王主管在银都被人抢了包,是他抓住了那个小偷,拿回了王主管的包。”

    “是吗?”质检部一片惊叹声。

    徐志刚回头对我说:“我都听王大姐说了,卫冬,看你小子这小身板,真能勇斗歹徒吗?”

    “不信?那咱们比划比划。”我说。

    “我可不敢,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不过,你敢和我掰手腕吗?”徐志刚道。

    “来吧。”我伸出手去。

    质检部的人都好奇地围过来,大家都说:“卫冬胳膊这样细,能行吗?。”

    我心里对自己的腕力也没底,但是现在,也不能认输,那多没面子。

    “三局两胜。”徐志刚胸有成竹地说。

    “好。”我同意。

    一声“开始!”,我和徐志刚握着手,仅仅僵持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手上生出源源不断的力量,我稍稍用力,一下子,就把徐志刚的手压倒在桌面上。

    徐志刚不服气,第二局,又被我毫不费力地压倒。

    “服了,服了,真看不出你,力气好大啊。”徐志刚笑道。

    “承让,承让。”我谦虚地对徐志刚一抱拳。

    从质检部回来,我看见余青坐在陈建梅边上,眼睛红红的,陈建梅低声和她说着什么,不一会儿,两个人起身,出去了。

    我问苏姐:“余青好像哭了?”

    苏姐说:“大概是吧,来找好朋友诉委屈的,嘀咕半天了。”

    原来,余青和陈建梅关系这样好。

    中午和行政部的人一起出去吃饭时,小李问我:“帅哥,欧洲部怎么样?”

    我老实地回答:“不错,长得都挺顺眼,比单证部强多了。尤其是主管,哇靠,正点啊,说话声音都那么好听,用你们当地话讲,真是又软又糯。”

    “呸,男人本色。”小李和小王异口同声啐我。

    老王和老钱哈哈大笑。

    老王说:“陈建梅来上班了?好像还不到日子呢,真敬业呀。”

    小王“哼”了一声:“什么敬业,还不是怕自己位置被别人取代。论工作能力,苏姐一点不比她差呀,她当然怕了。”

    老王说:“其实,她真没必要这样,苏姐只是代理几天主管,哪里就抢走她的位置了?要抢也早就抢了。不过也难怪老板最器重她,你们不知道吧,她刚到公司那年,父亲去世,她回家奔丧,只在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赶头班的长途汽车回来,直接到公司上班来了。我记得那天她到公司的时候都快下班了。因为这件事,老板后来还在公司大会上表扬了她。”

    小李说:“啊?她都没等到她爹出殡吗?我就不信公司的业务离开她就不成了。她那时还没有那么重要的作用吧?我怎么觉得这人有点可怕?”

    小王说:“我也觉得这不是敬业爱岗,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反正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老钱说:“陈建梅长得是不错的,水灵灵,白嫩嫩,那皮肤白的哟。”

    老王说:“观察得真细致啊,人家皮肤白不白的,关你什么事?年纪一大把,怎么总是盯着人家小姑娘?”

    小李和小王窃笑不已。

    老钱理直气壮地回答:“这个天气,露胳膊露腿的,啥人看不见啊?我是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