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磨练(二)

    更新时间:2016-11-26 12:24:50本章字数:3279字

    设计部主管万小红今天大概有什么喜事,破天荒的,见我进来,居然冲我笑了一下,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我回她一个同样明媚的微笑,放下样衣,刚开口:“这是苏姐还你的……”

    “急什么?”万小红打断我的话,袅袅地走到我身边:“卫帅哥,看你一头的汗水,坐下歇歇吧。”说着,还递给我一瓶冰镇雪碧。

    “谢谢。我真有点渴了。”我接过雪碧,喝了一大口。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万小红问。

    “唉,别提了,出门给主管跑腿去了,刚回来。”我说。

    万小红撇撇嘴:“呵呵,陈建梅这回又有使唤丫头了。”

    “什么丫头啊。俺是纯爷们。”我不满地说。

    这个万小红,说话真不好听。

    “好好,我说错了。你坐嘛。”万小红笑嘻嘻。

    然后,她随手拨开那些样衣,纤细腰肢一摆,坐上工作台,双手一搭,扶上我的肩膀,我不由顺着她的力道,坐到椅子上。

    她靠我这样近,一阵幽香扑面而来,我听见自己的心起劲地跳起来,脸上更热了。

    “哟,帅哥,脸怎么红了?还热啊?要不要我把温度调低些?”她嘴角含着调侃的笑意。

    “不用不用,我,我,你们这里有点闷啊。”我支吾着。

    “哎,听说你是在北京读的大学?”万小红饶有兴趣地盯着我。

    “嗯,我是X理工的。”

    “哦,那你什么专业的?怎么到了这里?”

    “我学的是国际贸易。”

    “你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吗?”

    “不是,我去年毕业的。”

    “听说你是东北人?”

    “是的。”

    “东北什么地方啊?”

    “黑龙江,伊春的。”

    “伊春?没听说过。东北人啊,没想到,东北人还有你这样漂亮的长相。”

    “……”

    我无语了。

    记忆中,这是卫冬自从离开家乡以后,经常听到的一句话。

    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东北人难道就应该有个固定的模样吗?

    随着赵家班的小品和电视剧风靡全国,没到过东北的人都以为,东北人的长相,就和那几个歪瓜裂枣的二人转演员一样呢。

    “那你觉得东北人应该啥样啊?”我有点无奈。

    “啥样啊?”万小红顽皮地学我说东北话。

    “东北话好有趣啊,你接着说。说啊。”

    万小红在我身边扭来扭去,搅得空气里一阵阵暗香浮动。

    “姐姐,我还有事,那边催着呢。有空咱们再聊。”说完我打开样衣记录本,填好编号日期,签上我的名字,也没管万小红啥反应,走出设计部。

    再呆下去,我可以不必化妆,直接演关公了,不能让这个小妖精看我笑话。

    回到办公室,一进门,陈建梅看到我,马上拔高声音:“送件样衣也要这么久吗?哦,我忘记了,我们卫冬平时最喜欢去设计部了,设计部有美女,我们卫冬这个年纪的帅哥自然是喜欢美女的。是吧,叶总?小男孩都这样,过几年就成熟了。呵呵。”

    陈建梅脸上笑得艳阳高照,看着我的目光却如数九寒冬。

    原来叶子华来了。

    我去设计部,前后耽搁也不过十几分钟,怎么成“这么久”了?

    平白无故受此冤枉,我的火气腾地上来,张开嘴巴,就要分辨,这时,只见苏姐在叶子华身后,冲我轻轻摇头。

    我明白苏姐的好意,她不想我当着老板的面顶撞上司,县官不如现管,就算我再有道理,老板也是要维护主管的面子,不会站在我一个助理这边。

    忍着气和叶子华打个招呼,我什么也没说,回到自己桌前,继续赶手头的工作。

    叶子华溜达到我身边,俯身看看我手里的提单,问道:“学得怎么样?”

    说话时,还不忘在我肩膀上摸一把。

    我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还好。”

    叶子华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向下按,嘴里说:“坐下,坐下。哎呀,你怎么出汗了?这一头的汗。”说着拿起我桌上的面巾纸,要给我擦汗。

    我连忙躲开他的手,抽出面巾纸,一把按在自己脑袋上,嘴里说:“我自己来,自己来。”

    陈建梅冷眼看着我,提高声音,娇滴滴道:“叶总,叶总。”

    叶子华回过头去,只听陈建梅说:“叶总,FRANK这件样衣的款式和去年HD在伟达打的样衣很接近,我看这里就按去年那样处理好了,省人工,省材料。卫冬,请你去把编号06-HDW-13WD9样衣拿过来。编号是06-HDW-13WD9,不要搞错,谢谢。”

    “啊?这件样衣我刚送到设计部了。”我答道。

    这个编号我当然记得,这就是我刚刚还给设计部的那几件样衣中的一件!我刚签过字,怎么会忘记?

    “送去了,再拿回来,有什么问题吗?我还没用完,谁让你送回去的?”陈建梅说。

    “你刚才说所有样衣都还给设计室的,苏姐还说……”我分辨道。

    “你不要说了,”不等我的话说完,陈建梅眉头皱起来:“就算是我忘记样衣还要用,让你全部还掉,但你作为一个助理,是不是有义务提醒我,这件样衣还要用?要你个助理有什么用?”

    “我还以为……。”我觉得很冤枉。

    “你以为什么?还不快去!你整天都在想什么?看不见我有多忙吗?什么事情都要给你说得明明白白,我就要累死了,我没那么多时间,你要自己领会啊。请你快去!”陈建梅截住我的话,又噼噼啪啪一串话砸向我。

    陈建梅说的那个FRANK,昨天就把样衣的款式email给我们了。

    所以从昨天开始,她就和苏姐一起探讨过这事,苏姐还拿来了那几件样衣进行比对,新样衣需要更改的地方,她们应该是早就达成共识的。

    这些我都知道。

    我还以为FRANK样衣的事情,老板已经最后拍板,所以用来对比的样衣都没用了,陈建梅才要我去还。

    现在看来,FRANK的样衣,叶子华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这样的话,当然还需要对比的样衣了。

    怪不得苏姐说,HD的样衣先不用还呢。

    我还记得苏姐当时说过,HD的样衣先不要还回去,是陈建梅坚持要我把样衣全部拿走。

    原来陈建梅早都知道HD的样衣还要用。

    既然知道,还要我还掉全部样衣,一件不留,很明显,她就是想折腾我多跑一次,她就是看不得我坐下休息。

    唉,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小助理呢?不就是多跑一趟吗?权当运动了,生命在于运动,年纪轻轻,多跑几次没有关系,我忍住气,自己安慰自己。

    我跑到设计部,还好,那件样衣还在工作台上。

    听说我又要拿走这件衣服,万小红好心告诉我:“样衣放你们那里久一些,是可以的,不用急着来还。看看,又要用了吧?你多跑冤枉路了。”

    取回样衣,回到办公室,就听见陈建梅对叶子华说:“听话倒是很听话,可惜不够机灵,反应慢,什么事情都要我说得很明白才行。”说完还看我一眼。

    估计是叶子华在问我学习业务的情况。

    当着我的面,陈建梅给我这样的评论,她倒是坦白。呵呵,反正助理有的是,她的难听话,我不爱听也得听,她才不怕我撂挑子不干。

    陈建梅接过样衣,在桌子上铺开,对着样衣指指点点,和叶子华商量给客人的回复,叶子华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听听他们的讨论。

    他一定以为我不了解业务的进展,所以犯错了。

    哼哼,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陈建梅让我做事情,我一定要问清楚,哪怕她嫌我多事,也要问。这次,我如果多问一句,就不会被陈建梅数落。

    不过,我猜想,以陈建梅平时对我的态度,即使我还衣服时问陈建梅,FRANK的样衣款式是否已经确定,陈建梅也很有可能彬彬有礼地对我说:“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

    然后,还是让我还掉所有样衣。

    再然后,还要我去设计部借样衣,还要怪我不提醒她。

    反正她是主管,怎样做都是对的,我是助理,怎样做都能挑出毛病。

    在欧洲部工作的这些天,这样的事时不时就发生,我已经习以为常。

    虽然做的都是些零散的琐事,陈建梅给我安排工作时,又从来不告诉我这样做的原因,但我从不懈怠,态度积极又热情地工作着。

    苏姐见我工作勤谨,也常常热心地提点我,很快,我就理清了基本的业务程序。

    外贸这个行业,万变不离其宗,最重要的就是经验的积累。

    陈建梅看出我业务水平不断的进步,话里话外不断地警告我:这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做。

    我不理会她,只埋头做好眼前的工作,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认真对待,力求完美。

    苏姐很欣赏我的工作态度,对我更加耐心指导。

    现在的我,才不会介意工作的琐碎和辛苦,这是在为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奠定基础,积累经验,吃点苦算什么,这是历练。

    我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小爷候着您呐。

    我后来才知道,陈建梅当时那么折腾我,也不全是由于她的支配欲。她那时是拿我做出气筒,因为叶子华要和她分手。

    陈建梅心里冲天的怨气总要找到发泄的出口,于是,新来的助理-我,卫冬,倒霉了,被支使的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每天忙个不停。

    前台小李说我,每天都要从她面前跑过N次。

    后来,她每次看到我,就会唱:“有一只小蜜蜂,飞到西来到东,嗡嗡嗡嗡,不怕雨也不怕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