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叶子华的倾诉

    更新时间:2016-11-27 12:21:30本章字数:3978字

    一天,叶子华打电话找我,让我到他办公室,说要问问我业务学习的情况。

    叶子华示意我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他坐在我旁边:“卫冬,最近学的怎样?”

    “还行。基本上明白了。”我回答。

    “嗯,听你们苏大姐说,你很聪明,悟性也好,工作踏实又肯吃苦,公司现在就缺你这样的人。你要有准备,承担更重的担子啊。”

    叶子华站起来转到我身后,伸出手臂,随意地伏在我的沙发靠背上,头凑近我的耳朵,说:“你觉得苏大姐人怎么样?”

    他嘴里的热气直接喷到我脸上,我强忍住抽他一巴掌的冲动,向旁边一躲,避开他的口气,说:“她很好的。人热情,……”

    我还没说完,陈建梅走了进来。

    我想站起来,叶子华按住我的肩膀,双手伏在我的肩上,抬头看着她,冷冰冰地说:“进叶总的办公室不要敲门吗?”

    看着我们暧昧的姿势,陈建梅眼睛里像冒出千万把小刀子,嗖嗖地一起飞向我。

    她用眼睛将我大卸八块,还不忘狠狠瞪我一眼,然后说:“叶总,对不起,我有急事,长兴的李厂长突然说,以后不做我们的单子了。”

    叶子华站起来,说:“卫冬,你先回去,等我电话。”

    我站起身来,说声再见,退出房间,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

    我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蹲下来假装系鞋带,看左右无人,我凑近虚掩的门,耳朵轻轻贴在门上,我想听听这两个贱人的谈话。

    陈建梅以为我走开了,用嘲讽的口吻说:“叶总,口味变了?”

    叶子华不耐烦地说:“和你有关系吗?你没有任何资格和我这样讲话!”

    陈建梅的声音有些激动:“资格?你现在说我没有资格?他有资格吗?他能给你生儿子吗?”

    叶子华冷冷地说:“他确实不能,可是你生的也未必就是我的儿子!不要和我提孩子,我怎么知道是谁的!你自己怎样你自己最清楚,别让我把话说的太难听!我已经和你说明白了,以后,你就是我欧洲部的主管,除此之外,我们再没有其他任何关系!快说,李厂长怎么了?”

    听到两个贱人如此对话,我不禁心花怒放,老天终于开眼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思索着叶子华的问题,他为什么问我苏姐怎么样?苏姐已经在鸿飞十几年了,难道他不比我更了解苏姐吗?

    “发什么呆呢?”我抬头一看,正是苏姐站在我面前。

    她递给我一包奥利奥饼干,说:“干嘛一回来就发呆啊?你饿不饿?对了,看没看见主管?”

    我拿出一片饼干,说:“她在叶总办公室,听说长兴厂好像有事情?”

    苏姐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工厂快成爷了。刚刚咱们QC打来电话,他发现长兴厂的大货纽扣有质量问题,要他们改正,他们厂长不肯,说如果改正就不能保证交货时间。还说以后不给我们做大货了。”

    我们正议论这件事,陈建梅进来了。

    她笔直地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直盯着我,看了足有一分钟,满脸的恶意和不屑。

    我平静地回视她,等着她发难。

    陈建梅移开目光,坐到我身边的椅子上,再次扭头上下打量着我,眼里是难以掩饰的厌恶。

    然后,她回过头对苏姐说:“哎呀,苏姐,你仔细看过卫冬没有?真真是个漂亮的男生呢。越看越漂亮,卫冬啊,你这模样,真是颠倒众生啊,如果不男女通吃,那也太浪费资源了,是不是?呵呵。”

    苏姐纳闷地看着我们,不知陈建梅唱得是哪出戏,下意识地回护我道:“主管,我们卫冬可是直男啊,是不是,卫冬?”

    “直男?哼,用钱都能掰弯的,苏姐,你已经老了,out了。哈哈哈。”陈建梅放肆地笑着说。

    被人当面说老,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听这样的话。苏姐皱皱眉,没搭话。

    我没理会陈建梅的挑衅,但不想苏姐生气,于是假装害羞,手里捏着一张面巾纸,就像京戏里的旦角拿着手帕那样,扭扭捏捏地说:“不理你们了。就知道取笑人家。”

    果然,苏姐看着我故作姿态地翘起兰花指,忍不住笑了。

    陈建梅狠狠地瞪着我,那样子,只恨自己的眼神不能变成利刃,马上斩杀我于座椅之上。

    快下班时,叶子华打电话,说晚上要请我喝酒。

    为了进一步打探他和陈建梅的关系,我爽快地答应了。

    下班后,他带我来到一家以农家菜闻名的餐馆,这里我很熟悉,叶子华以前曾带着我和多多来过几次。

    叶子华要了个包间。他把菜单推到我面前:“喜欢吃什么,你点菜,我买单。”

    “那怎么好意思。我随便。”我把菜单推给他。

    于是叶子华自作主张点了四个菜,又要了二瓶啤酒。

    我们边吃边聊起来。叶子华先说了一些公司的事情,我聪明地保持沉默,毕竟,我才来公司几个月,只是个小小助理,对公司的事情还没有资格品评。

    叶子华见我不怎么说话,于是话题一转,问起我学校的事情,问我在学校有没有交过女朋友之类的。

    谈起学校,我的话多起来,我给他讲我们寝室哥们交女朋友的糗事,叶子华听得津津有味。

    他也说起他当年怎样追他老婆的事情,那些事情,也是我的经历,此刻听他说出来,不由心里五味杂陈。

    我问他:“你爱你太太吗?”

    叶子华长叹道:“刚结婚时,真的,我真的很爱她,可是,后来,我发现,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尤其是近几年,好像除了家居服,没见她穿过别的衣服。你说,我这经济条件,哪里会少了她的几件衣服?不过啊,女人上了年纪,怎样打扮也不能和年轻的女人比。你还没有女朋友吧?啧啧,年轻女人那皮肤啊,那细腰啊。我老婆倒是不胖,可皮肤松了,还有小肚子。变得爱唠叨,像个老太婆,天天要我不能那样,不能这样,真烦呐。不过,现在想想,我老婆还是最爱我的人。她爱的是我这个人。不像那些女人,她们爱的就是我的钱。她们不爱我这个人。她们都想骗我。”

    叶子华又要了二瓶啤酒,他给自己满上,喝了一大口,说:“卫冬啊,我家里的事,你是知道的。这话我只和你讲哦,你不知道,我现在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不该那么对我老婆的。我……”他说着,眼框泛红了, “你不知道,现在我尽量不回家,因为,家里冷冷清清,连个人气都没有,再也没有人等我回家吃饭了,再也没有了。我家的窗口永远都是黑的,呜呜……”叶子华泪流满面,说不下去了。

    天,叶子华竟然为前世的我落了眼泪,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看着叶子华鼻涕眼泪糊了满脸,我的心一下子软了。

    唉,说到底,叶子华也不是大恶之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他还算有良知,只是时不时的色迷心窍,他的良心总是被男人的本能挤到一边。

    我情不自禁走到他身边,拿起面巾纸给他擦去脸上的泪水,然后把他的头,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顶,像以前那样安抚他。

    叶子华猛地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我,说:“卫冬,和你在一起,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你刚才的动作很像一个人。”

    听到他的话,我立即清醒过来,马上放开叶子华:“叶总,你,你千万别误会,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看到你这样子,想起……想起原来的女朋友了。”

    该死,我又忘记自己是卫冬了,我现在这个模样,这样子对他,岂不是红果果地勾引吗?!

    叶子华已经有些醉意,他抓过几张纸巾,笨拙地擦了把脸,问:“你以前的女朋友怎么了?也死了?”

    “嗯,和死差不多,她把我甩了,和你们本地一个有钱的老男人走了。在我心里,她已经死了。”我说。

    叶子华点点头,赞同地说:“现在这些女人呐,都他妈的一样,没有好东西。还是兄弟重要,兄弟,卫冬,我和你很投缘呢。你就像我弟弟一样。以后,不要叶总叶总的叫,叫我哥,叫我华哥,啧,怎么听着像黑社会?对,我就是华哥,我就是有钱,那些贱女人只认钱。”

    我又抽出几张面巾纸递给叶子华,说:“叶总,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叶子华接过面巾纸,恶狠狠甩在地上,两只手牢牢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身边,揽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嘁嘁喳喳说到:“陈建梅,你知道吗?那是个贱货,装得一本正经,其实呢,呵呵,他妈的,胆敢骗老子。医生说她以前做过好几次流产手术,那什么都变薄了,哦,是子宫壁,薄了,容易流产。她本来就容易流产的。妈蛋的,亏她还有脸说老子是她的初恋!要不是医生告诉我,我他妈还蒙在鼓里呢。那个医生以为老子是她老公,还让老子以后好好照顾她。我照顾她?要不是看她躺在医院里,老子当时揍死她!”

    我听懂了叶子华的话,不过,陈建梅真是烂的出乎我的意料。

    我好奇地问:“那她这次流产和叶燕没关系了?”

    “什么叶燕?啊,那个肥婆。有什么关系?陈建梅非要让老子开除她,她陈建梅有什么资格开除老子的员工?我就是不开!我就是要留下那个大胖子。妈妈的,我一定要她好看!敢骗我?!老子再也不要女人了,都是骗子,骗子!”叶子华自顾自地嘟囔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松开我的手,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我全明白了。

    原来那次陈建梅住院,叶子华知道了陈建梅的底细,所以和陈建梅分手了。

    怪不得当时没有开除叶燕,叶子华是和陈建梅赌气呢。

    “叶总,叶总!”我推推他。

    叶子华没有一点反应,我无奈地看着叶子华。

    这个人的酒量真的不大,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愣是没能锻炼出来,三瓶啤酒足以让他睡到天亮。

    我不知道叶子华现在住在哪里,我猜想他应该换地方住了,可是出于报复的心理,我决定送叶子华回原来的家,就是前世的我坠楼枉死的地方。

    我很想吓吓叶子华,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回到原来的家里,一定被吓得不轻,哈哈,活该!

    我把叶子华放在车子后座上,在他的包里找到了原来那栋住宅的门钥匙。

    我熟门熟路地开着车,把叶子华送回我们原来的家。

    在车库停好车,我扶着叶子华进了电梯,他迷迷糊糊的,一个劲问我,到了没有。

    “到了,到了。”我一边答应,一边打开大门。

    我把叶子华放到卧室的床上,给他盖上毯子,他又沉沉地睡着了。

    我打量着卧室,一切如故,没有一丝变化,连梳妆台上的化妆品都在原位摆着,只是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看来,这个家,许久没人住了。

    我走出卧室,走进多多的房间,还是老样子,小书桌上,多多在相框里对我灿烂的笑着,我的手轻轻抚过照片上多多的脸。

    我打开书桌的抽屉,拿出多多的相册,挑了几张多多的照片,放在口袋里。

    放下相册,我走进衣帽间,打开柜子,我的衣服都在,还是原来我摆放的样子,拉开抽屉,看到我的首饰盒,打开看看,我的首饰也都还在,我想把贵重的首饰挑出来拿走,可是转念一想,又放回去了,我不能让叶子华对我现在的人品有任何质疑。

    我又走进厨房,卫生间,书房……

    像个幽灵,我游走在这个前世的家里。

    是的,我是还魂夜的幽灵,纵有万般不舍,时间到了,还是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