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核销单事件

    更新时间:2016-11-29 12:01:51本章字数:3508字

    早上一上班,苏姐看到我就说:“刚刚财务打电话来,说我们还有一份核销单没给他们。这是号码,你去查查怎么回事。”

    “好的。”我答应着。

    出口报关后的核销单等单证,船公司都是寄给单证部的,从单证部取回这些单证,自然是我这个助理的分内事。

    2007年那个时候,已经用于出口的核销单,财务在网上申报核销后,还要拿着纸质的核销单,去外管局核销,核销后,这份核销单才可用于退税。

    所以我们总是催船运公司,报关后尽快退给我们纸质核销单。

    我翻看手里的核销单申领记录,看到这票货果然还没有核销单退回的记录。再看看出口时间,不禁暗叫糟糕,从出口到现在,已经过去二个多月了,竟然快到退税截止日期了。

    一般情况下,船公司会在出货二十天左右就给我们寄回核销单等单证。可是,这笔业务,已经二个半月了,我们还是没有收到核销单。

    这笔业务是陈建梅做的,她曾经让我和那个船公司联系过,于是我马上给这个船公司打电话,追问核销单的下落。

    船公司答复我,早在一个多月前,他们就寄给我们了,用的EMS,单号也告诉我,让我去查。

    我跑到前台,去查收件记录,果然,一个多月前,单证部已经签收此件。

    我又到单证部询问,单证部拿出记录,查到这份核销单是陈建梅拿走的,就是说单证部拿到核销单的当天,就交给陈建梅了。

    难怪一直没有核销单退回的记录,如果是我从单证部拿回来的,本子上肯定有记录的。

    我回到办公室,告诉苏姐核销单在陈建梅那里。

    苏姐说:“主管今天出差了,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我拨通陈建梅的电话,问核销单的事情。

    陈建梅的回答是:“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明天再说。”

    第二天,我一见到陈建梅,就告诉她核销单的事情。

    陈建梅让我拿来核销单申领记录,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她突然脸色一变,气急败坏地呵斥道:“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核销单?退税是出口三个月内办理,现在都过去二个多月了,居然还没核销?那怎么去退税呀?退不了税,给公司造成损失,你负得起责任吗?请你仔细想想,我有没有和你说过,要及时催回报关单证?”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我们部门的核销单申领记录上只有申领日期和返还财务的日期,一般情况下返还财务的日期,就是从单证部拿回核销单的日期。

    正常情况下,业务员从单证部拿回核销单等单证,当天都会送到财务。

    陈建梅从单证部拿回核销单后,大概当时有事情,没有及时送到财务,后来就完全忘记这件事了。

    看着陈建梅的表演,我不由得暗自佩服,这女人的应变能力超强啊。

    陈建梅的反应太快了,她一眼就看明白,这件事她要负主要的责任,可她不能在一个小助理面前认下这个错,那多没有面子,所以她用疾言厉色来掩饰自己的失误,并企图把错误强加到我头上。

    她自以为很了解我,像我这样一个靠这份工作来维持温饱的外地人,是不敢冒着饭碗被砸的危险去对抗主管的。

    而且一直以来,我在她面前都是逆来顺受的,她已经习惯于我的顺从,想必这次应该也不会和她顶撞。

    但这次,她真是看走了眼。

    我是需要这份工作,可她陈建梅这种做法也太下作了。

    你自己犯错,就让你的下属替你背黑锅吗?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平时她对我的工作鸡蛋里挑骨头般的挑剔,我也忍了,但这件事上,陈建梅的行为已经超出我容忍的限度,我不可能再忍受了。

    而且,以叶子华现在对她和对我的态度,我敢打赌,就算陈建梅要开除我,叶子华也不会同意。

    退一步说,如果我现在走人,欧洲部就一个助理也没有了,行政部那里我最清楚,匆忙之中,还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替我。

    想到这些,我很镇定地看着她,回了她一句:“我怎么知道这份核销单在你手里?又怎么知道你没有交给财务?这个单子是你亲自跟的。我一个助理,怎么敢过问你跟单的情况?”

    听到我毫不留情地反驳,陈建梅楞了下,随即恼羞成怒,加大音量,简直成了喊叫:“你在单证部都学些什么?退税是要核销单的,这是常识都不知道?你也来了几个月了,怎么外贸的基本概念都没有呢?就算没人告诉你,你不会在网上看吗?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要时时刻刻查看那个核销单的记录本?”

    我每天让她支使的陀螺似得,哪里有时间上网去学习?哪里有时间时时刻刻看那核销单的记录?

    她这摆明是胡搅蛮缠,东拉西扯,转移斗争大方向。

    我的声音也大起来:“不要偷换概念!我当然知道退税需要核销单,可我怎么能知道这份核销单你没给财务?单证部的记录上是你签收的核销单!你自己取回的核销单,又没有告诉我!如果知道核销单在你那里,我早就问你要来,送到财务了。难道我每天什么都不做,只盯着你们的核销单申领记录?那个单子是我跟还是你跟?”

    陈建梅知道自己不占理,但她很聪明,即便是无理也要狡辩三分,于是继续混淆是非,理直气壮地嚷嚷:“这是常识呀,常识!做外贸都要知道的常识!”

    不明真相的人听到她的话,都会以为是我不懂外贸常识,因而犯了错误,还不服管教。

    我岂能让她的阴谋得逞,也提高嗓门为自己辩白起来。

    我们的争吵声音太大,惊动了其他部门的人,他们纷纷扒着我们办公室的大门,探头探脑的观望。

    苏姐起身去劝开他们,关上办公室的门,然后对陈建梅说:“现在先不要说谁的错误了,主管,单证部说核销单在你那里,你先给卫冬,让他去交给财务。”

    陈建梅摔摔打打地在自己抽屉里翻找那张核销单,我气鼓鼓地坐着。

    苏姐又说:“卫冬,这些外贸的常识是要知道的。主管平时让你做事,总是有她的道理。主管事情很多,不可能事事都给你详细讲,有些事情,你要自己多去领悟。”

    我没说话。

    一阵乒乒乓乓之后,陈建梅拿出一份核销单,丢在桌子上,说:“到单证部取核销单是你卫冬的工作。我那天到单证部,正好看到了,就顺路把核销单拿回来,免得你多跑一次路,我的一片好心啊,不说一声谢谢也就罢了,还和我耍脾气,苏姐,你看,真是好人难当呢。”

    这话说的真是无赖至极。

    我几乎要被她气的笑起来,她拿回核销单,根本也没和我说过。

    单证部每次收到退回来的核销单,都是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取,既然单证部没有给我电话,我自然以为是船公司没有退回单证。

    而且,谁跟的订单,谁就应该跟踪订单的所有情况,当然包括单证返回的情况。

    这明明就是陈建梅自己忘记把核销单交给财务,现在反倒成了我的罪过。

    这件事里,我唯一的错误就是没有经常看看核销单申领记录,及时提醒她。

    我不服气,还想开口,苏姐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和陈建梅顶撞,然后拿过核销单,让我去交给财务。

    我狠狠地把门一摔,扬长而去。

    还好,这票货,最终没有耽误退税。

    这件事,让我对待工作更加谨小慎微,哪怕加班加点,也要把每天该做的工作逐项完成,绝对不拖到第二天。

    陈建梅每天看见我,态度更加冷淡,不过,我才不会在意她的态度。

    我表面上按部就班地工作,对她还是一贯的尊敬和顺从。

    这次的事件也提醒了我: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本来想从此以后放过陈建梅,不想再针对她了,因为我觉得,她流产后被叶子华抛弃,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她竟然步步紧逼,跟上瘾似得,没完没了地欺负我。

    大概是因为我平日里对她太过顺从,还因为我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外地人,一个公司里最底层的助理,所以,她就认定,我应该由着她的性子,任她揉扁捏方,想怎样欺负就怎样欺负。

    平时,对我的工作百般挑剔,苛责倒也罢了,还要时不时的就搞个栽赃陷害。

    哼哼,一般的欺负没意思,花样翻新的欺负着,才好玩,是吧?陈建梅这个贱人,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战斗机。

    总有一天,我还要让她吃点苦头,不然对不起她的一片“苦”心。

    这不是为夏岚,是为现在的卫冬,是为像卫冬一样漂泊异乡,为了生存苦苦挣扎的打工仔。

    为了生存,我们这些低等的打工仔已经忍受了太多的不公。

    我们在外乡漂泊,无依无靠,我们没有钱,我们需要工作,但我们也是人,也有做人的尊严,这是谁也不能随意践踏的!

    陈建梅自己也是打工的,不过比我这样的打工仔高级一些,同是天涯打工人,怎么就不能给同类一点点友善呢?

    本以为陈建梅栽赃不成,不会善罢甘休的,会找借口辞退我。

    我心平气和地等着接她的招儿,可是,她没理我,一切都很平静,平静的让人不安。

    后来听老王说,陈建梅去催她们快些找两个助理,说我不适合这个工作,老王当然不能找人顶替我,所以一直拖着,说没有合适的人选。

    叶子华后来找我问过核销单的事,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仔细地讲给他,并没有添枝加叶的说陈建梅的责任,反而主动承认自己在这件事上的失职。

    这样做,反倒使叶子华对我更加信任。

    他听完我的陈述,赞赏地看着我,说他已经从其他人那里了解了这件事,要我以后工作细心一些,分内事要做好。

    他还说我很诚实,他看好我,说我有成为这个行业精英的潜质。

    叶子华最近很忙,忙着找客户谈订单的事,公司的订单明显比去年减少,他很着急,也顾不上经常骚扰我了。

    那时,我们还没有意识到,传说中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开始了。

    美国和欧洲都在金融危机的泥沼中艰难的挣扎,出口企业的日子开始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