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一)

    更新时间:2016-11-29 13:07:14本章字数:3778字

    忙忙碌碌中,又到了一个周末。

    欧家宝又要请我吃饭,他小声对我说:“卫冬,今天去我家吧,我老爸刚打了电话,说让他司机给我送大闸蟹来了,我记得你最爱吃了。吃完饭,就住我家好了,明天咱俩个清江水库钓鱼去,我爸在那里有个别墅的。”

    “好吧,反正我也没事。”我答应下来。

    下班了,我坐进欧家宝的车子,回他的小窝。

    这小子家在市郊,为了远离他老爸的控制,他在公司附近的小区租了个七十平的房子,平时就住那里。

    我们公司在市中心,这里的房租是卫冬这样的蚁族望尘莫及的。

    欧家宝租的这个房子,他老爸和他老爸的司机都有房门钥匙,就是为了方便照顾欧家宝的饮食起居。

    我们到他家时,螃蟹已经蒸好,在锅里温着,连黄酒都加了冰糖红枣煮好了。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姜醋和菊花茶,就差一套吃螃蟹的蟹八件了。

    欧家宝的老爸毕竟出身乡下,一切讲求实用,对于饮食,没那么多花头和讲究。

    卫冬在北京上学时,欧家宝请他吃过几次螃蟹。

    第一次尝到螃蟹的滋味,卫冬就赞叹不已,为之倾倒。

    欧家宝告诉过卫冬,北京的螃蟹还不算正宗,味道自然比不得他家乡的。

    欧家宝的家乡,那里距离大闸蟹的原产地非常之近,他描述了秋风起,蟹脚痒的季节,家乡大闸蟹的种种美妙滋味,听得卫冬口水汹涌,对欧家宝的家乡神往不已。

    上学时,欧家宝曾极力邀请卫冬十一的假期到他家,去体验正宗大闸蟹的美味,可惜,卫冬要去打工,没有时间。

    欧家宝进了厨房,我在欧家宝的小家里里外外地巡视。

    我看到卧室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被塑封过,保存的很好。

    欧家宝从厨房的蒸锅里端出螃蟹,放在饭桌上,招呼我过来吃饭。

    我举起照片给欧家宝:“欧家宝,你还留着这张照片呢。”

    欧家宝说:“那当然,这是我们唯一的一张合影,我到哪里都带着呢。快来吃饭。”

    我和欧家宝相对而坐,欧家宝捡个最大的螃蟹,放在我面前。

    我也没客气,慢斯条理地先掰掉蟹腮放在一边,然后揭开蟹盖,用个精巧的小勺,挖出黄澄澄的饱满的蟹黄,埋头吃起来。

    前世的我也很喜欢大闸蟹,因为常吃,吃出经验来,一眼就能看出螃蟹的好坏。

    俗话说:九月团脐,十月尖,欧家买来的正是当季的母蟹,个个都有一个成年男人的手掌大小,确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

    蒸好的螃蟹,蟹壳深红,掰开来,蟹黄满满,蟹肉雪白丰厚,鲜美中混着丝丝的甘甜,这美味让人欲罢不能。 

    我一口白饭一口蟹肉,吃的畅快。

    依我的经验,白饭配蟹肉,才能最大程度感受到蟹肉独有的鲜美。

    欧家宝饶有兴味地看着我,说:“呦,你吃的好斯文。这样慢,要吃亏的哦。都被我吃光喽。哎,记得以前你是直接上手,哇,现在会用小勺子了,是不是方芳把你教育了?”

    我没空理他,端起一杯黄酒喝了一大口,真痛快,前世酒精过敏,从来不敢这样喝酒,现在可以尽情畅饮了。

    欧家宝吃螃蟹比我豪放多了,全部用手和牙齿,不借助一点工具。

    他揭开一个蟹盖,孩气十足地找出法海给我看,这是江南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爱玩的把戏。

    我前世也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自然不服气,一时兴起,拿起一个螃蟹,掰开蟹壳,熟练的翻出法海,也给他看。

    欧家宝疑惑地看着我:“卫冬,啥时候业务这么熟练了?都会找法海了?这也是方芳教给你的?”

    我无言以对。

    卫冬的身体里盛放的是夏岚的灵魂,这话叫我怎么和欧家宝说?我连喝几口黄酒,然后说:“和你学的呀,这有什么难的,我多聪明。”

    欧家宝做个鄙视的表情:“切。”

    然后又捞起一个螃蟹,掰开来,仔细地用公筷给我剔出蟹黄和蟹肉,放在我面前的碟子里,又浇上姜醋。

    我感叹:“真鲜啊。我第一次吃螃蟹,还是你请我吃的呢。那时以为,我吃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不过,和现在这个比,那个味道确实是差一些。”

    欧家宝说:“那是,哦,对了,卫冬,你还没告诉我,方芳为啥和你分手了?”

    我摇摇头,说:“吃的正高兴呢,别提那个人行吗?”

    欧家宝像只撒娇的狗狗,说:“哎呀,看在大闸蟹份上,你就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我被他撒娇的样子弄得全身发冷,无奈地说:“欧大少,别这样,我好冷啊。怕了你了,我交待。方芳和一个老男人走了,她嫌弃我没钱买房买车,连个固定工作都找不到,还说男人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欧家宝恨恨地说:“上学那时你也没钱啊,你的情况,她又不是不知道。哼哼,那时追你追的那叫一个紧,更可恨的是,还到处散布谣言,说我是你俩的电灯泡。这个娘们,真是二分钱一根儿的耗子尾巴,贵贱不论,压根儿她就不是个东西。”

    欧家宝在北京读书四年,学了一口京腔,又常常和东北人卫冬厮混,搞的自己本来的口音一点都没有了,单单从口音上,很难判断出他是哪儿的人。

    想起这个方芳,我心里涌起苦涩的滋味,这是卫冬的记忆。

    这个女人带给卫冬的伤害,是刻骨铭心的,她的背叛是卫冬夭亡的主要原因。

    我长出一口气,摆着手:“都过去了。她也蛮不容易。虽然她是本地人,可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家里也挺困难,一家三口人,挤在四十平米的小房子里。那时候我连工作都没有,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她看不到希望。算了,不提她了。你怎么想起到鸿飞修炼了?记得毕业时你说要出国留学的。”

    欧家宝说:“我对留学没兴趣。我想找到一个人。”

    欧家宝的神色有些落寞,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好奇:“你要找谁啊?”

    欧家宝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不关你事。我才不要到国外,可我也不想子承父业。我想自己干个外贸公司。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爸说,先找个地方锻炼一下。老头子就给叶子华打了电话,我就到鸿飞了。”

    “嗯,有钱真好啊,喜欢什么就做什么。”我羡慕地说。

    欧家宝继续憧憬着他美好的未来,一副嘚瑟的表情:“我的外贸公司要是成立了,凭我这玉树临风的外形,聪明绝顶的脑瓜,必然是财源滚滚。年底我一定要给我的员工发红包,大红包,到那时,你看,我一声吆喝,‘孩儿们,发红包了!’啧啧,那感觉,不要太爽!”

    欧家宝是个奇葩,他自小到大的偶像是孙悟空,他最爱看的竟然是六十年代的那部国产动画片《大闹天宫》。

    他总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像美猴王一样,坐在一张虎皮椅上,被群猴簇拥着,一声吆喝“孩儿们!”豪气冲天。

    我作势向他挥出一拳:“你个不靠谱的东西。”

    欧家宝伸手握住我的拳头,拉到胸前,双手捧着,说:“卫冬,我的外贸公司里,一定要有你,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帮我。”

    我甩掉他的手,说:“你的花果山,已经有了美猴王,我还去做什么,难道做你的师傅?唐僧可比猴子帅多了,你承认我比你帅了?哇哈哈……。”

    没等我笑完,欧家宝绕到我背后,一把扳过我的脑袋,一只手按在我的鼻子上,让我鼻孔朝天。

    他笑嘻嘻地说:“想的美!我要你做二师兄!二师兄应该长这样!”

    我躲避着他的手,大叫:“放开,你的手太腥了!”一边拳打脚踢地还击。

    欧家宝贴到我身上,企图按住我的双手,我岂能束手就擒,反抗中,我从椅子上摔下来,绊倒了欧家宝,我们双双滚落在地毯上。

    我的体力终是不敌欧家宝,被欧家宝死死按住双手,压在身下。

    剧烈的活动加上黄酒的后劲,我感觉脸上热烘烘的,手被按住,我只好用脚不停地踢他,企图挣脱他的束缚。

    欧家宝却忽然不动了,他痴痴地看着我,轻声说:“别动,卫冬,求你,就让我这样看一会儿。”

    那温柔的声音在我听来,却如一声惊雷,刹那间,惊醒无数曾经的回忆,我的心里此刻清明无比,原来欧家宝对卫冬的感情,是爱情!

    大学里有关欧家宝的记忆一幕幕快速闪过:每次和卫冬一起吃饭,发现卫冬爱吃的菜,就经常买给他吃;卫冬生病陪他去医院;总是给卫冬买来各种零食;帮卫冬打水打饭;帮卫冬洗衣服,连臭袜子都替他洗;上课帮卫冬占座位;每年都要单独给卫冬过生日……

    这一切,都是男生为女朋友才会做的事啊,他总说兄弟比女人重要,可是大学四年,他除了卫冬,哪有一个其他的兄弟?

    卫冬神经大条,想不到这么多,我却一下子就参透其中玄机。

    我闭上眼睛,不再动弹,心里却在飞快地思索。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家宝,索性装成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 

    欧家宝见我不动了,轻轻抚摸我的脸,说:“好烫。”,然后,抱起我,走向卧室。

    我任他抱着,虽然紧闭双眼,仍能感受到欧家宝炙热的目光,烘烤着我的脸。

    他把我轻轻放在床上,拉过毛毯,搭在我身上,又走出去了。

    我听到浴室里一阵水声,估计欧家宝在洗澡。

    过了一会儿,欧家宝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关上灯,躺在我身边,伸手搂住我。

    我想避开他的手,奈何这次真是醉的不轻,身子软绵绵的,干脆就在他的怀抱里,寻个舒服的所在,继续装睡。

    说句不知羞耻的话,我很享受他的怀抱,欧家宝是个浓眉大眼的帅小伙,是前世的我最喜欢的那个类型。

    卫冬是个绝对的直男,而且是个神经非常大条的人,否则,不会一直没有看出欧家宝的心思,还整天和欧家宝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

    可我,虽然拥有一个年轻男人的身体,但灵魂深处却住着夏岚那个女人。

    卫冬的身体本能,令我见到美女就会感到兴奋,但也仅此而已。想到进一步的事情,我还是会觉得排斥和反感,总觉得和女人一起那个,是在搞同性恋。

    因为在心理上,我仍旧自认为是女人,女人怎么能和女人……我对同性之间的那种关系无法接受。

    但我可以接受欧家宝这样的男人,心理上觉得和男人怎样是很正常的。

    可以说,我现在既喜欢美女又喜欢帅哥,但美女只是用来观赏的,如果说选个人生伴侣的话,我还是更想要一个帅哥,这样我觉得自然。

    黑暗中,我正自胡思乱想,冷不防,我的嘴巴被一个柔软干燥的东西贴上了,是欧家宝在吻我!

    我侧过脸,用尽力气,翻身避开他,背对着他继续装睡。

    欧家宝轻轻唤道:“卫冬,卫冬。”

    我没答应。

    他大概以为我睡着了,再也没有动静。

    我在纷乱的思绪中也沉沉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