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入骨相思知不知(二)

    更新时间:2016-11-29 13:21:43本章字数:3360字

    卫冬睡着了,欧家宝还在痴迷地看着睡梦中的卫冬,一动不敢动,生怕和以往无数次一样,自己稍微抬下手,就从梦里醒来,再也不见卫冬的踪影。

    “就让我这样看着他吧,千万别让我醒过来。”欧家宝暗暗祈求。

    大学毕业后,欧家宝记不清多少次了,午夜梦回,黯然神伤,只有那张照片在自己身边陪伴。

    照片里的卫冬,眼神忧郁,照片里的自己,志得意满。

    大学入学的那一天,欧家宝在寝室里第一次看到卫冬,就觉得心脏猛地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了一下。

    这张还带着稚气的脸,竟然给他无与伦比的震撼!

    都说江南盛产美人,可自小在江南长大的欧家宝,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孩子。

    这人美的耀眼,像是被放在柔软的黑色金丝绒上的,一颗璀璨的钻石。又仿佛是暗夜里,深蓝天空中一颗熠熠生辉的星星。

    朴素的近乎寒酸的穿戴,也丝毫遮挡不住卫冬的光芒。

    但是打过几次交道后,欧家宝发现,卫冬的性格似乎也和钻石一样,沉默寡言,又冷又硬。

    每天除了在课堂上,基本见不到卫冬的踪影。

    卫冬和同寝的同学们包括欧家宝,基本是零交流。

    对欧家宝来说,卫冬就像天边的孤星,遥远又神秘,

    这一切,更加激起欧家宝强烈的好奇心,他就像被磁铁吸引的铁钉,不顾一切地要靠近卫冬,想方设法地去接触他,了解他。

    只要看到卫冬,欧家宝的眼睛就不由自主要随着他的身影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欧家宝渐渐对卫冬有了更多了解。

    原来,卫冬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在打工上了,他也是爽朗豪放,爱说爱笑,爱玩爱闹的,只是没时间和同学交流,他需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卫冬上学的学费,都是他自己打工赚的,他每天至少要打二份工。

    欧家宝知道这些后,对卫冬又增加了几分敬重。

    此后,欧家宝变身土豪,每次买来水果零食,总是要买很多,自己从不单独享用,必要招呼同寝室友前来瓜分,这瓜分的众人里,必然有卫冬。

    有时候卫冬出门了,赶不上瓜分土豪,土豪自己也必定要给卫冬留下一份,请他瓜分。

    至于生活用品,欧家宝也常常这般叫嚷:“又买多了,快过期了,大家帮我一起用。”

    然后把用不了的分给室友,这些室友其中也一定有卫冬。

    为了帮助卫冬,欧家宝暗中求了父亲,让父亲在北京的公司给卫冬提供兼职的工作,报酬也丰厚。

    可惜后来卫冬知道这是欧家宝家里的公司,拒绝了这份工作,卫冬的自尊心很强,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开学二个月后,卫冬回了趟东北老家,只对欧家宝说奶奶去世了。

    回来后,变得更加沉默了,几乎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每天独来独往,成了标准的独行侠。

    欧家宝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担心卫冬患上忧郁症。

    那段时间,为了哄卫冬开心,每到卫冬有点空闲时间,欧家宝就以各种借口拉着卫冬出去吃饭,参加班级组织的集体活动或者到一些景点游览。

    记得那天,班级组织去长城。

    同学们气喘吁吁爬上长城的最高点,欢呼着全班合影,然后各自拍照留念,欧家宝拉着卫冬拍了合影,这也是欧家宝和卫冬大学四年里,唯一的合影。

    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如今,背靠着古老的城墙,俯视着脚下苍翠的群山,欧家宝和卫冬这两条好汉,被天地间苍茫的秋色触动,心中没了做好汉的自豪,却涌出悲秋的寂寥。

    卫冬大概是触景生情,他神色黯然,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欧家宝,我没有家了,奶奶走了,老家只是老家,再也不是家了。”

    欧家宝吃惊地问:“那你还有父母啊?”

    卫冬低声说:“他们早就去世了。”

    这是卫冬第一次主动和欧家宝谈起自己的家。

    卫冬告诉欧家宝,小时候,他的家境尚可,父母包了一辆长途客车,跑运输,工作太忙,顾不上管他,把他送到奶奶家,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可是,在一个冬天,父母包的那辆车出了车祸,父母双双离世,还欠了几万元的债。

    亲戚们见卫冬家里,老的老,小的小,生怕沾上甩不掉,都躲的远远的,谁也不肯帮忙。

    是奶奶,用她一辈子的积蓄还上这笔债务,又用她微薄的退休金抚养卫冬长大成人。

    说起奶奶的辛苦,卫冬数次哽咽得说不出话,他低下头,不肯让欧家宝看到自己流泪的双眼。

    猎猎秋风中,卫冬泪眼朦胧低头的那一瞬间,却让欧家宝看见了三月的春风里,西湖边含苞的新柳。

    欧家宝默默地把面巾纸放在卫冬手里,拼命压抑着想把卫冬抱在怀里安慰的冲动。

    卫冬的眼泪,砸在欧家宝的心里,欧家宝的心,给砸的生疼,疼的不行。

    从那一刻起,欧家宝心里暗暗发誓,他要守护卫冬一辈子,再也不让他吃一点苦,不管卫冬是否会接受他的感情。

    卫冬出众的容貌,受到全校女生的追捧,女生们背地里封他校草。

    卫冬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众多女生倾慕的目光,当然,也会引起男生的嫉妒。

    但卫冬是个粗心的人,他对此毫无察觉,他也并不在意自己的外表,也没有时间注意这些,校园里,他总是行色匆匆。

    大学不是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时候,不是你想独善其身,就没人招惹你。

    由于和同学们交流不多,卫冬显得有些神秘,一些不好听的流言开始在同学中间传播,比如,说他是现实版的蓝宇。

    这些话当然也传到欧家宝的耳中,欧家宝暗暗替卫冬担心,怕他受不了流言蜚语。

    暗自观察一段时间,欧家宝放心了,卫冬神经粗犷的可以,哪怕人家当他的面说这些,只要不指名道姓,卫冬绝对不会疑心到自己身上。

    他从心里认为自己就是个糙老爷们,和这些花花事不沾边。

    造谣的人,拿卫冬这样的性格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当面指着卫冬说他就是个鸭子。

    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卫冬抢走了大部分女生的青眼,这让他们嫉妒得发狂。

    一天下午,卫冬下课后,急匆匆赶去上班,走到西门附近的篮球场时,一个篮球从天而降,准确地打在卫冬的头上,卫冬眼前一阵金星狂舞,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第二个篮球带着风声再次袭来,卫冬本能地一偏头躲过去,篮球擦着耳朵,呼啸而去。

    第一个篮球打过来,可以解释为意外,第二个篮球再次打过来,怎么也不能说是失手了。

    卫冬愤怒地咆哮:“谁?哪个犊子滚出来!”

    几个粗壮高大的男生,手里玩着篮球,嘻嘻哈哈围过来,七嘴八舌:“呦,校草啊,咱们砸到校草了。看这小可怜的。”

    “什么草?我咋不知道?都土掉渣了,还他妈校草?”

    “就是,穷逼样的,看这衣服,农民工都不穿了,他还穿呢,真丢人啊。”

    “这小模样嘛,还别说,能卖个好价钱。”

    一只手轻浮地抚上卫冬的脸颊,这人是卫冬的同班同学。

    卫冬像一只敏捷的黑豹,一跃而起,扑向这个手欠的人。

    只听“哎呦”一声,手的主人捂着脸摔倒在地。

    “还动起手了?打,打丫的!”

    “今天小爷把你这校草打成稻草!”

    “看他以后还狂不狂!”

    其他几个人一起围住卫冬,一阵拳打脚踢。

    卫冬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败下阵来,再无还手之力。

    几个路过的学生看见,纷纷前来劝解。

    以众欺寡,总归不太好看。那几个人看围观的人愈来愈多,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卫冬看身上的衣服沾满灰尘,已经被揉搓的不成样子,只好回寝室换衣服。

    欧家宝正在寝室看书,门开了,只见卫冬鼻青脸肿地进来。

    欧家宝吓了一跳,问:“你怎么了?”

    “被几个王八蛋给打了。”

    “为啥啊?”

    “不知道啊,我走到西门那儿,好好走着,突然飞来俩篮球,把我砸趴下了。和他们理论,他们胡说八道的,还,还他妈的上来摸我脸,我就动手了,他们人多,我没打过。”

    “妈的,还摸你?!”欧家宝气死了,他都没摸过。

    “他们几个人,你认识吗?”

    “六个人,我只认识一个,咱班的王利民。”

    “走,我陪你上校医院看看吧。”欧家宝站起来。

    “没事儿,我换个衣服,还得去上班呢。”

    卫冬说完,去水房洗脸,换上衣服又走了。

    欧家宝待卫冬离开,把手里的书狠狠摔到地上,气冲冲出门了。

    过了几天,上课时,卫冬看见王利民的脸肿得赛过猪头,非常解气。

    他不知道,此乃欧家宝同学的杰作。

    欧家宝给老爸打电话,只说有人欺负自己,要老爸给找几个人手。

    欧家爸爸当然要给儿子出气,也知道自家儿子做事从来有分寸,于是给北京公司一个经理打电话,让他们派几个公司的保安给儿子差遣。

    欧家宝暗中摸清了王利民的作息时间,趁他单独行动时,让自家公司的保安,把他堵在校门外,麻袋罩住脑袋,好好教训了一顿,还问出了那天其他几个动手打卫冬的人。

    那几个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因各种理由分别被社会上的混混暴打了。

    他们挨打后,还以为是惹到了社会上的小混混,想到强龙和地头蛇的关系,只能打落牙齿悄悄咽到肚子里,根本不敢报复。

    其实,哪有什么小混混,都是欧家宝他家公司的保安。

    欧家宝对待人渣,向来以暴制暴,只用拳头教育他们。

    后来,欧家宝劝说卫冬去学了散打,怕他不会打架再吃亏。

    大学四年,欧家宝就这样一直默默站在卫冬背后,悄悄替卫冬挡风遮雨,无怨无悔。

    而粗心的卫冬对此却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