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消失的邮件

    更新时间:2016-11-29 18:36:43本章字数:3862字

    自打那次夜宿欧家宝的小家,这小子跟我粘的更紧,恨不能做我的尾巴。

    我假装一觉起来,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对他和原来一样,甚至有些疏远。

    我和他的关系怎样定位,我还没有想明白,还是先保持距离为好。

    谁知道,我越是想要拉开我们的距离,这小子越是往我身边凑。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接受欧家宝,所以在这份感情面前,我不能轻举妄动。

    这一世的感情再也不能马虎,我需要时间细细思量。

    因为我们几乎天天形影不离,小王和小李说,我们快成连体人了,亲兄弟也没有我们感情好。

    欧家宝对我存了一肚皮的心思,自然对我与众不同。

    他对我的亲昵,很快引起一个人的强烈不满,没错,这个人就是陈建梅。

    以她见多识广的阅历,一眼就可以看出欧家宝对我的心思。

    她嫉妒了。

    本来她就因叶子华对我偏袒,已经非常讨厌我,现在欧家宝又这样待我,她就更不能容我了。

    我是个敏感的人,从陈建梅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憎恶,我更加谨慎小心地工作,陈建梅一时也抓不到我什么把柄。

    一天,我接到客人一份邮件,客人非常生气地责问,为什么还不给他寄修改后的大货样?

    他说,他不理解,他提出的修改意见,对于工厂大货的操作来说,是很容易做到的,而且又没有增加衣服的成本,我们却迟迟没有给他回复。如果因此耽误交货期,他要我们负责。

    他还把这份邮件抄送给陈建梅和叶子华。

    我不明白,为什么客人会如此生气,给他寄去的这个大货样也没见他提出什么修改啊,我这里还等他的确认呢。

    之前这个客人是陈建梅负责的,也许他又把邮件发给陈建梅了。

    想到这里,我问陈建梅,是否收到过客人有关大货样修改的邮件,陈建梅给我转发了一个。

    点开一看,这份邮件我也有,这次寄给客人的大货样,就是按照这份邮件的要求修改的。

    这时候,叶子华进来了。

    他问陈建梅这个大货样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迟迟不给客人答复。

    我连忙解释说:“我给客人寄的大货样,到现在客人也没有确认。我昨天还给客人发了邮件,催促他确认大货样呢。客人为何现在这样说,我也不清楚。难道他后来又给我发了大货样的修改意见?但我确实没收到啊。主管,你收到过修改意见吗?”

    陈建梅一边玩弄着手中的水笔,一边慢斯条理地说:“卫冬,请你记牢,这个单子是你在跟,不是我,开始做大货时,我就已经给客人介绍你的。我告诉他,你跟这票货,有修改意见都发给你,不必CC我。叶总,这份邮件,我也CC过你,十月八日的。就是说,关于这票货,我这里有的,你一定会有;你那里有的,我不一定会有。我把有关的邮件全部转发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还要我手把手地教你吗?你不是新人了,你来欧洲部多久你自己清楚。你已经独立跟单了,你不能总是事事都要我指点,我也有一大堆的事情,还有一个部门要管理呢。”

    我着急地说:“主管,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建梅板着脸,打断我的话:“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都不会和你计较。我再说一次,我已经把邮件全部转发你了,请不要让我总是重复说一件事,OK?对不起,我很忙。”

    说完,她再不理我,埋头打字,敲得键盘噼里啪啦。

    我被晾在那里,尴尬地站着。

    叶子华温和地对我说:“卫冬,你再查下邮箱,没有的话,给客人道歉,请他把邮件再发一次。以后工作要认真。这个客人很重要的。”说完走了。

    欧家宝走过来,搂着我肩膀,把我推到电脑旁,说:“你再仔细看看,是不是有漏掉的邮件没看呢?是不是误删除了?”

    我坐下来,仔仔细细又检查一遍邮箱,连删除的邮件都查了,还是没有关于这个大货样的新的修改意见。

    我只好发邮件向客人道歉,请客人把那份邮件重新发过来。

    客人把原来发过的邮件转发给我。我看着最初的发件日期陷入沉思,这份邮件,客人的确没有CC陈建梅,可我的确也从没看到过。

    它到哪里去了呢?

    平白无故吃了个哑巴亏,真是比窦娥都冤枉。

    欧家宝约我到他家一起吃晚饭。

    吃饭时,见我魂不守舍的,欧家宝说:“卫冬,别再想那个邮件了。我相信你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好好一个邮件,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听了他的话,突然灵光一现,站起来:“宝宝,陪我回一趟公司,我想看看我的电脑。”

    欧家宝说:“你不是已经检查过邮箱了吗?”

    我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向公司走去。

    欧家宝还想去开车,我等不及,松开他的手,急匆匆往公司走去,欧家宝的住处离公司不远,完全可以步行去上班。

    欧家宝看我这样着急,车也不开了,一路小跑追过来。

    天色已晚,马路上各色霓虹灯交相辉映。

    我们走进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这时候,楼里几乎没有人在工作了。

    门口的保安认识我,和我打招呼说:“卫冬,这么晚了,还来加班?”

    我和那个保安开着玩笑:“这谁啊?新来个帅哥哎。”

    欧家宝也冲那个保安笑着摆摆手。

    我们上了电梯,很快,进了公司大门,这个时间,公司里一片漆黑,悄无声息。

    如果是以前的夏岚,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冒险,到这么黑暗的地方。

    我们一路走,一路开灯,面朝黑暗,却把光明留在身后。

    走进办公室,我打开电脑,进入邮箱。

    客人重新发给我的邮件是转发的,所以能够看到这份邮件最初发出的日期,那日期就是上周末晚七点二十分。

    我查看了那一天的电脑启动时间,发现那天系统最后一次启动时间,是晚上七点三十三分。

    那天的那个时间,我绝对没有在办公室。

    就是说,有人在那个时间打开了我的电脑,并删除了客人发给我的邮件。

    又一次仔细检查了邮箱,所有文件夹里都没有这个时间的邮件。

    我肯定地对欧家宝说:“我知道那份邮件的下落了,我不在时,有人动了我的电脑,那份邮件被人删除了。”

    欧家宝问:“卫冬,你的电脑还没有开机密码吗?”

    “公司规定,新进来的员工,电脑都不能有开机密码,方便主管随时帮助处理业务。所以我一直都没设开机密码。”我说。

    “这份邮件应该是被删除了,还是从已删除文件夹里彻底删除了。”欧家宝点头。

    回家的路上,我和欧家宝分析,谁能这么做?谁要陷害我?

    这个人一定是我们部门的人,因为其他部门的人,没有我们办公室的门钥匙。

    我们部门的人,只有陈建梅嫌疑最大!别人不可能这样清楚我的工作进度。

    可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陈建梅那天晚上到过办公室。

    这个结论并不令我吃惊。

    我知道陈建梅一直都不喜欢我,但是,好歹那天,我也是唯一一个送她到医院的人,平时也没有得罪她,她何苦对我步步紧逼呢?只是因为她看好的人都喜欢我吗?

    我感到十分沮丧,没有陈建梅删除邮件的证据,即使有证据,我也拿陈建梅毫无办法。

    在叶子华的眼里,陈建梅在工作上是无人可以取代的,断不会因我的怀疑,赶走陈建梅。

    欧家宝看我闷闷不乐,说:“别生气了,卫冬,犯不着和一个贱人生气。她会有报应的。走着瞧。”

    第二天一上班,我发现部门的人竟然都到齐了,那两个经常出差的业务员,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难得部门的人这么齐全,我问那两个业务员,他们说,是陈建梅打电话叫他们今天回公司的。

    陈建梅进来,看到部门的人齐全了,说:“今天,我们部门召开一次全体会议,讨论下工作态度的问题。哦,叶总你来了,请坐。”

    陈建梅做了一个优雅的手势,接着说:“大家都知道,今年我们公司遇到一些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要振作精神,更加勤奋认真的工作。大家可能都知道了,昨天,因为一个大货样的修改,客人发给我们一份措辞严厉的邮件,对我们部门个别人的工作态度,表示严重的不满。这份邮件,我昨天已经CC各位。这件事,我表示非常遗憾。首先我做个自我检讨,是我管理上的疏忽。不过,个别人作为这个订单的跟单……”

    叶子华站起来,打断陈建梅的话:“谁的错误就应该谁来承担责任。这件事,我已经了解过了,卫冬,这件事,是你的错。你们主管事情很多,既要做业务,又要管理你们部门的各项事务。你们每个人,除了欧家宝是新来的,其他的人都是老人了,都有独立工作的能力了,不能事事都要你们主管操心。你们部门是公司的核心部门,你们的工作态度,决定了你们的工作质量,也决定了公司的前途。所以,请大家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再发生此类事件。公司今后,还要靠诸位精诚团结,努力工作。卫冬,你犯的错误虽然没对公司造成实质损失,但为了教育全体员工,端正工作作风,公司决定,你要在公司的论坛上发表个人检讨,必须二千字以上,还要罚款五百元,从这个月工资里扣除。卫冬,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面无表情地说:“我无话可说。”

    叶子华看了我一眼:“好了,我还有事,你们继续。”

    叶子华离开了。

    陈建梅看叶子华离开,想了想说:“这件事,希望大家引以为戒。散会。”

    被人暗算的滋味真不好受,每天的工作已经够繁琐,还得整天提心吊胆,防备背后的偷袭。

    欧家宝安慰我说:“批斗会都开完了,那就是个屁,把它放了,就完了。”

    话是这么说,我还要苦逼地写关于这个屁的检讨。

    老王悄悄告诉我,陈建梅又一次找叶子华,希望重新找个助理,把我换掉。

    叶子华把老王叫去,当着陈建梅的面,问欧洲部助理招聘的事,老王早知道陈建梅的用心,她当然站在我这边。

    老王告诉老板和陈建梅,她一直在找人,有几个合适的,可人家嫌工资低,不肯来。

    陈建梅建议提高助理的工资,叶子华说,就目前的工作量来说,助理的工资是合理的。

    陈建梅说我不适合这个岗位,但叶子华不认可。

    叶子华说,从我进公司,工作态度就很积极,也很勤奋,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又说,刚进这行犯些错误是难免的,劝陈建梅要给年轻人机会。

    老王也说,欧洲部的其他人对我评价都很好。

    最后,老板明确表态,说不能让我离开欧洲部。

    陈建梅大概也看清了形势,闭上了嘴巴。

    于是这场风波不了了之。

    周末又到了,奇怪的是欧家宝没有像往常一样约我,也没有和我联系。

    渐渐的,他午饭也不和我们这些人一起吃了,这小子整天神秘兮兮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我问欧家宝,近来在忙些什么,欧家宝意味深长地悄声说:“我忙着放线呢。大鱼已经咬钩。”

    我疑惑地看他,欧家宝哈哈笑着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