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给骆驼压上最后一根稻草吧

    更新时间:2016-11-30 16:13:45本章字数:3964字

    欧家宝这小子现在每天缠着我,要我搬到他那里去住。

    到他那里住?方便给他吃干抹净?嘿嘿,小爷还没老年痴呆。

    陈建梅被打的那天下午,欧家宝约我去他家吃晚饭。

    吃饭时,我告诉他,陈建梅的男朋友来公司大闹,还打了陈建梅。

    欧家宝高兴地说:“活该。报应啊。”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他的公司即将开业,要我去帮他。

    我想了想,没答应,我告诉他,现在不是时候,我还有自己的事没办完。

    欧家宝疑惑地问:“卫冬,那个破公司,你还有什么事?陈建梅那个贱人,我已经替你教训过了。你知道吗?叶子华昨天找我老爸喝酒,还提起陈建梅,说年底就让她滚蛋。哦,我还听说,你现在每天都去给叶子华的女儿补习功课?”

    我说:“嗯,顺便给孩子做个午饭。”

    欧家宝不说话了,脸色阴沉下来,像罩上了浓霜,他这副表情我还真没见过。

    我斜眼看他,但是不理他,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果然,过了一会儿,见我一直没言语,欧家宝哀怨地看着我,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们认识这么久,你都没给我做过饭吃。你……你……”他颤抖地指着我,说不下去。

    这都是什么不相干的醋啊,我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边打开他的手指,有些无奈:“喂,那个孩子才十四岁好伐,你又不是怀孕了,怎么就这么爱吃酸啊?”

    欧家宝愤愤不平:“小萝莉啊,十四岁还小吗?现在十五岁都有生孩子的!”

    “啥?”我立马炸了:“你说啥?你敢再说一遍!”

    我腾地站起来,想都没想,把手里的筷子狠狠摔向欧家宝。

    欧家宝下意识地闪身躲过,目瞪口呆愣在那里。

    这是我第一次和欧家宝发这么大的脾气。

    后来欧家宝对我说,当时的我双眼血红,面孔煞白,那模样堪比欧洲的吸血鬼,令他毛骨悚然。

    欧家宝被我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呆了,张着大嘴,泥胎样的站着,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他小心翼翼地一边观察我的脸色,提防我再次暴起,抄起餐具当暗器向他发射,一边慢慢蹭到我身边。

    突然间猛地抱住我,他把头伏上我的肩膀,急急忙忙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卫冬,当我没说,当我没说,我该死,卫冬,你别生气,要不你打我一顿?”

    说着他放开我,拉住我的手,使劲儿拍到他自己脸上。

    我甩开他,气鼓鼓地坐下,恶狠狠地说:“欧家宝,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整天就他妈的这些破事!多多是个没妈的孩子,她有多可怜你知道吗?她那个爸爸,除了给她钱,什么都不管。你知道妈妈对一个孩子,尤其是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有多重要吗?”

    欧家宝低声下气地说:“别生气呀。我当然知道。你知道的,我也从小没有妈妈。可你,你又不能做她的妈妈,你没有那个功能。”

    我抄起靠垫,向欧家宝砸过去。

    欧家宝像个大型犬类,趴在我膝盖上,企图拱进我怀里,被我推开一次又一次。

    欧家宝抬起头,讨好地说:“别生气了,卫冬。看在我这么多年,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好不好吗?”

    嗲死了,真受不了这个大型犬的撒娇。

    我脸色缓和下来,说:“欧家宝,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你善良,热情,不像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自私冷漠。”

    欧家宝得意地笑了“那是。”

    我接着说:“那你不反对我给多多补习,对吧?”

    欧家宝犹豫一下,说:“不反对是不反对。多多是挺可怜。可是叶子华那个人,我提醒过你,要小心他。我不止一次看到过,他看你的眼神不正常。听我老爸说过,叶子华以前常到蓝雨酒吧钓鱼的。”

    蓝雨酒吧是我市一家非常有名的酒吧,那里有很多同性恋。

    我拍拍欧家宝的脸,告诉他:“放心,我一定小心。你不知道,叶子华还是挺重感情的。这种人也坏不到哪里去。”

    欧家宝问:“你从哪里看出来他重感情的?”

    我说:“有一次,他约我一起吃饭,喝了点酒,叶子华提起他老婆,说对不起他老婆,哭的鼻涕眼泪的。”

    欧家宝立马瞪大眼睛:“啊!你还和他喝酒!他,他没怎么你吧?啥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白他一眼:“你没来的时候。以为我像你那么白痴吗?”

    欧家宝亲昵地拍拍我的头,说:“切,也就你相信他。你知道他老婆怎么死的?”

    欧家宝哼了一声:“据我分析,他老婆就是被他逼死的。他逼着他老婆离婚,他老婆想不开,才自杀的。一定是这样。你想,他老婆那个年纪,能因为啥自杀?肯定是出了她不能接受的事情。她一个家庭主妇,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不外乎家庭解体嘛。不然,他老婆忍心抛下孩子,抛下他?他家又没进去其他人。警察调查了,那天,只有他老婆一个人在家。保姆都没在。”

    欧家宝肯定地说:“很简单的事情嘛,分析分析就知道了。”

    他接着说:“所以,叶子华这样的人万万不能相信。他连窝边草都不放过的。他在自己的公司就搞了很多人,你们主管,还有北美部那个妖里妖气的主管。反正,很多人和叶子华有一腿。现在,我判断,他的目标是你。”

    我心里同意欧家宝的判断,欧家宝说的那些和叶子华有关系的人,是我曾经了解的事实。

    欧家宝认真地看着我说:“以后,不许和叶子华喝酒了,尽量远离他,答应我,别让我担心,好吗?”

    我点点头,欧家宝开心地一把抱住我。

    我和欧家宝在这里卿卿我我,城市的另一个房间,陈建梅形单影只地坐在床上。

    电话打了无数次,从来没有人接听,估计欧家宝这个混蛋换了号码。

    现在唯一和欧家宝有关的地方,就是欧家宝老爸那个4S店。

    陈建梅决定去找欧家宝的老爸,以自己怀孕为借口,逼欧家宝老爸说出欧家宝的下落,她知道欧家宝是独子,她以为欧家宝的老爸知道自己怀孕的事,会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感兴趣,那毕竟是他们欧家的骨血。

    只要他们认下这个孩子,她陈建梅就有办法走进欧家的大门。

    几天后,陈建梅冒充一个想买车的客人,早早来到那家4S店。

    她的运气真的不错,还没听完销售的介绍,陈建梅就看见欧家宝的老爸欧水根走进大厅。

    陈建梅马上迎上去,“欧总,您好。我是鸿飞陈建梅。”

    欧水根一愣,仔细看看,笑着说:“哦,陈小姐,要买车?看好哪一款?一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

    陈建梅马上说:“我不买车,我是专门来找您的,有事情要告诉您。”

    欧水根沉吟一下,说:“噢,请到我办公室吧。”

    陈建梅跟着欧水根走进办公室,她关上门,开门见山地说:“欧总,请告诉我欧家宝在哪里,我要找他,有急事。”

    欧水根问:“什么急事?能告诉我吗?这小子出国去了,估计年后才会回来。”

    陈建梅低下头,满面娇羞地说:“欧总,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怀孕了,是……欧家宝的,我现在很害怕,我联系不上欧家宝,您……。”

    欧水根不等陈建梅说完,打断她的话,冷笑着说:“陈小姐,现在你们年轻人谈恋爱都是自由的,自由嘛,哈哈,我们作为家长是没有权力干涉的。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最好你们自己解决。我老了,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事。”

    陈建梅听出弦外之音,急忙说:“我找欧家宝不是为了让他负责任,是真的有个特别紧急的事情,要找他问清楚。再说,怀孕这事你可以问你儿子,你要是不相信我,我把孩子生下来,咱们去做亲子鉴定。”

    欧水根说:“欧家宝真的在国外,我也联系不上。那这样好了,等他回来,我让他去找你。真和他有关,我们不会袖手旁观。如果……呵呵,老实讲,陈小姐,像你这样的小姐,我接待过好几个呢。呵呵,我还有个会,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欧水根做个请出去的手势。

    陈建梅涨红了脸,着急地说:“我找他真的有急事,这件事也关系你们欧家的颜面。”

    “哦?什么事?”欧水根问道。

    “我要和他当面说,这件事,抱歉,我不能告诉您。”

    欧水根点点头,说:“那好,我联系到欧家宝,让他去找你。”

    看到陈建梅走出去,欧水根拿起电话,低声咆哮:“欧家宝!你在哪里?晚上给老子回家,有事问你!”

    下午到公司,无精打采的陈建梅坐在位子上发愣,她感觉心烦意乱。

    苏姐拿来一份TT汇款水单放在她桌子上,这是陈建梅跟单的那票货的汇款底单。

    陈建梅心不在焉地拿出资料,核对一遍,没看出什么问题。

    本来还应该让助理核对一次,可是卫冬不在。

    因为是老客户,信誉一直很好,以前增加货物数量的事也有过,都是见到汇款水单传真就安排发货的,而且,这个客户的水单以前核对过多次,没出过问题。

    陈建梅也就没多想,马上拿起电话通知工厂马上发第二批货物。

    不经意间,陈建梅给自己在鸿飞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一般情况下,收到水单后,要在财务确认货款已经到账后,才让工厂发货。

    但这个客户Jeason,是鸿飞的老客户了,已经和鸿飞做了五年,信用一直很好。

    服装是讲究时效性的,所以,为了让他能及早收货,鸿飞都是收到水单,核对无误,就马上安排工厂发货,不必等货款到账,一直是这样操作,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他的单子一直是陈建梅负责。

    这次他订下六个40尺高柜的货,分二批发货。

    第一批货鸿飞发了三个40尺高柜,客人收到货物后,发来传真,说市场反应很好,要求第二批再增加一个40尺高柜的货物。

    这不,客人把第二批货款TT50%的水单很快传真过来了,就是苏姐刚才给陈建梅看的那份水单。

    这份水单是我上午接收到的,以往,每次拿到客人的付款水单,为保险起见,陈建梅都要自己核对后,让助理再核对一次,然后给财务去银行查看水单上的货款是否已到。

    我看着水单上的付款人,依稀记得这个客人的资料我曾经见过,所以我拿到水单后,见陈建梅不在,就自己先核对一遍。

    突然,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问题,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

    我再次核对,确认了这个问题。

    我在心里不由得哈哈大笑,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最近我悄悄观察到,陈建梅魂不守舍的,经常发呆,这种情况下工作,最容易出纰漏。

    如果我不告诉陈建梅,客人的水单存在小问题,以陈建梅现在的工作状态,她很有可能看不出这么小的错误。

    如果这次陈建梅没有看到这个问题,那么我不仅可以让陈建梅结结实实摔个大马趴,还可以让叶子华损失四个高柜的货,一箭双雕啊,我心里那个小夏岚,在雀跃不止。

    想到叶子华现在对陈建梅的态度,我感觉陈建梅会因为这件事,丢了饭碗。

    我心里狂喜,可脸上的表情还是风平浪静的,我什么都没有说,就把水单交给苏姐,告诉苏姐,请她把这个水单转给陈建梅,我要去老板家补课,要赶时间,然后匆匆离开公司。

    这次,如果我运气好,估计陈建梅很快就会在鸿飞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