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狼,终究是要吃人的

    更新时间:2016-11-30 16:45:19本章字数:3675字

    同一天的下午四点半,我正在给多多讲一道代数题,客厅里传来王大姐的声音:“叶先生,您回来了。”

    “嗯,准备晚饭了?”是叶子华。

    “正在做,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吃,我再去烧两个菜。先生想吃什么?”王大姐答应着。

    叶子华吩咐道:“多烧两个你的拿手菜,晚上有客人。”

    “好的,叶先生。”

    代数题讲完,我又帮多多看了看她写的作文,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了,就告诉多多,还有什么问题,明天下午问我。

    和多多告别后,我准备离开叶家。

    打开多多的房门,我看到叶子华站在客厅,他看我出来,亲切地笑着说:“卫冬,今天在我这里吃晚饭吧,尝尝王阿姨的手艺,蛮好的。”

    我马上推辞:“不用了,叶总,我还有事情,明天见。”

    叶子华伸手拦住我:“哎,今天我生日,不管你有什么事,也要吃完饭再走,你今天可是我要请的唯一的客人,多多,请你小舅舅留下吃饭。”

    多多听见爸爸的招呼,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撒娇说:“小舅舅,留下来吧,今天真是爸爸生日。”

    我记起来,今天确实是叶子华的生日,我只好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不知道你今天过生日,也没带生日礼物。”

    叶子华说:“你能陪我吃饭,就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那好,我也去做个我的拿手好菜,为你庆生。”说着我走进厨房,因为我实在不愿意面对叶子华那贪婪的眼神。

    餐桌上摆着一个生日蛋糕,应该是叶子华带回来的。

    厨房里,我和王大姐,边忙着做菜边聊天。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我看得出来,王大姐蛮喜欢我的。

    我肯陪她聊她喜欢的话题,又谈吐得体,彬彬有礼。

    经常在一起聊天,王大姐也和我讲过一些她家里的事。

    她也是个可怜的人,她原本有个儿子,十八岁那年和同学去郊外的清江水库游泳,不慎溺水身亡。

    王大姐夫妇中年丧子,夫妻两个差点没疯掉。

    幸好,后来他们又生了个女儿,才慢慢从丧子之痛中解脱。

    今年,她的女儿十岁了,很懂事,学习也好。

    王大姐曾和我说,虽然儿子走了那么长时间了,可是在街上看到那个年纪的男孩子,她总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我觉得王大姐喜欢我,可能也是基于这种心理。

    菜烧好了,多多指着生日蛋糕,说:“爸爸,咱们先吃蛋糕吧。”

    叶子华点点头,我帮着多多切蛋糕,大家为叶子华唱了生日歌后,分享蛋糕。

    看得出来,今天叶子华很高兴,还感叹了一句:“还是和家人一起过生日好啊。”

    呵呵,我记得从前,叶子华的生日很少在家里过,为他准备好的生日蛋糕,他常常第二天才吃。

    吃饭的时候,王大姐自己在厨房吃。

    叶子华让我陪他喝红酒,几杯酒下肚,他的话开始多起来。

    叶子华先是感谢我这段时间对多多的照顾,他看到多多比前一阵子开朗多了,也爱学习了,总算放下心来。

    说完又和我唠叨公司的一些事。

    叶子华说,他现在对陈建梅非常失望。

    那天,陈建梅的男朋友来公司闹,他非常生气,他没想到陈建梅会因为私人的事情影响公司的正常工作。

    还说他的朋友欧总告诉他,前些日子,陈建梅和那个欧总的儿子谈恋爱,就是新来的助理欧家宝,还跑到人家爸爸的公司去找儿子。

    陈建梅有男朋友还要勾引同事,人品不好,他后悔让陈建梅做业务主管。

    他还问我知不知道陈建梅和欧家宝分手的事,又说,知道我是欧家宝的大学同学。

    我装作不了解内情,说和欧家宝是大学同学不假,但关系一般,欧家宝辞职后,就没什么联系了。

    我劝叶子华,陈建梅虽然人品有问题,但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如果陈建梅走了,那欧洲部的工作怎么办?主管谁来做?

    叶子华说,苏姐完全有能力做主管,她是老业务员了,工作能力很强,不在陈建梅之下,而且为人踏实,这么多年,从没因为个人的事影响到工作。

    叶子华打算让我做副主管,协助苏姐工作。

    我一听,忙谦虚推辞。

    叶子华说:“卫冬啊,你还是东北人呢,一点也不爽快。让你做副主管,这可不是我头脑一热,就定下来的。我可是观察你很久了哦。再说,提拔你做副主管,也是征求了各方面意见后,做的决定。卫冬,以你现在的能力,你完全可以胜任。”

    我敬了叶子华一杯酒,感谢他的栽培,叶子华很得意。

    今天他喝酒喝的很快,还一个劲劝我多喝,随着他的唠唠叨叨,一瓶红酒很快见底。

    叶子华又开了一瓶红酒,还重新去客厅的酒柜拿来两个酒杯,说,这瓶酒,要用这种杯子才更有味道。

    多多对爸爸的话题不感兴趣,很快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间。

    叶子华斟满两杯酒,递给我一杯。

    我接过酒杯,刚端到唇边,只见王大姐走进来,问:“叶先生,笋干老鸭煲凉了,我去热下吧?”

    说着走到我身边,端起我面前的老鸭煲就进了厨房。

    我发现王大姐走过来时,偷偷地向我使劲挤了下眼睛。

    这让我很惊讶,她是什么意思?老鸭煲还是温的,根本不必再热呀。

    叶子华示意和我干杯,我再次端起酒杯,突然间灵光一现,我恍然大悟,也许这酒里有问题!叶子华不会想给我下药吧?

    防人之心不可无,打定主意,我一仰头,喝下这杯酒,含在嘴里,并不咽下,我偷眼瞥到,叶子华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判断正确!我立马做出要呕吐的样子,捂住嘴巴冲到洗手间,反手锁上房门。

    吐出嘴里的红酒,我不敢大意,又把手伸进喉咙,吐光了胃里的东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折腾了好一会儿,漱口后,我又细心的往额头上弹了一些水珠,照照镜子,感觉没有什么异常才出来。

    叶子华站在洗手间外面,见我脸色惨白,额头上都冒出冷汗(其实那是自来水),马上过来扶住我,要我到房间里躺下。

    我推开叶子华的手,坐到沙发上说:“没事的,我能走。今天喝酒喝的急了,可惜了那么好的红酒,刚才吐的一塌糊涂。”

    我瞄到叶子华一脸的失望。

    在客厅里坐了片刻,我站起来,告诉叶子华晚上和朋友约好去唱歌,现在已经迟到了。

    叶子华要开车送我过去,我说这些朋友都是咱们公司的同事,让他们看见老板开车送我,似乎不妥。

    叶子华就让王大姐出去叫个车,他送我到门口。

    回到家里,我裹紧被子缩在床上,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欧家宝说的对,我还是太天真了。

    狼总是要吃人的,不论他披了绵羊皮还是山羊皮。

    估计叶子华想给我下的是麻醉一类的药,预备在我人事不知时侵犯我。

    他一再示意,得不到我的回应,着急了,就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这个烂人!叶子华的卑鄙下作,还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他是吃准了,我一个举目无亲的外地人,人单势孤,又是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打工仔,可以任由他这样的有钱人摆布。

    叶子华啊叶子华,你还是我曾经爱过的那个人吗?

    想到我和叶子华曾经生活在一起,我恶心的想吐!

    他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无耻的人了?

    还是我从来都不曾了解他?

    看他做的这下流事,非洲草原的鬣狗都比他要体面些。

    枉我还想放这个烂人一马,我真是太善良了。

    第二天下午,多多在做寒假作业,我借倒水的机会,溜到厨房找王大姐。

    王大姐笑眯眯地看着我:“身体还吃得消吧?昨天喝了那么多酒。”

    我拉上厨房门,小声说:“王大姐,真是谢谢你,昨天多亏你提醒。”

    王大姐笑笑,小声说:“你胆子蛮大的,还敢到这里来啊?昨天真是吓死我了。你不晓得,昨天晚上,我吃完饭,要去倒垃圾,走到厨房门那里,哦,厨房门那时候刚好打开这么大,就像我的手掌。”

    王大姐用一只手掌比着门缝的大小,“我看见叶先生站在酒柜那里,从裤子口袋掏出一个白纸包,然后左右看看,鬼鬼祟祟的样子,我就起了疑心,躲在门后偷偷看他要做什么。就见他把那个白纸包打开,倒在一个杯子里,举起那个杯子晃晃,然后进餐厅了。我觉得有些怕怕的,但又怕是自己多想了。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呀。我就找个借口,出来提醒你。”

    我点着头说:“王大姐,你真是我的贵人,谢谢你,要不是你提醒,我昨天还不知会怎样呢。幸亏遇见你,你救了我啊。”

    王大姐说:“看见你捂着嘴上卫生间,我就放心了。你真聪明。”

    她又感叹道:“真是人面兽心啊,在这些有钱人眼里,我们穷人的命还不如一只蚂蚁。看你斯斯文文的,你怎么能得罪他了?要不你报警吧,我给你作证。”

    王大姐可能以为叶子华是想要害我性命,我没法和这个淳朴的老实人解释这件龌龊的事。

    只好含糊着说:“我没得罪过他,我在他公司打工,怎么能得罪他呢。这事都过去了,也没法报警,警察要物证的。放心,没那么严重,毕竟人命关天的事,叶子华也不敢随便做的,你放心好了,以后我加倍小心他就是。”

    王大姐说:“我常听人说,有些有钱的人,手段不得了,没人敢管的。人命对他们来说就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你一个外乡人,举目无亲的,一定不要得罪人啊。”

    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王大姐已经知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外地打工仔。

    这个朴实的人,知道我的身份后,并没有慢待我,反倒对我更加亲近,这让我很感动。

    我诚心诚意地向王大姐表示感谢。

    在我们这个时代,有很多王大姐这样的人,他们没有什么文化和技能,如蝼蚁般渺小又卑微,他们为了生存,在社会最底层苦苦挣扎,奔波劳累,只为换来温饱。

    可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贫穷而丢弃自己做人的正义和良知。

    正义和良知,这种人类独有的高贵品质,我在那些所谓的社会精英身上还真是很少看到。

    但在这些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身上,这种人性的美德却不时闪现出耀眼的光芒。

    尽管在这茫茫人海里,这些光芒被稀释了,就像那浩瀚夜空里微弱的星光,但是,只要见过它的闪耀,人们就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是还有光明的存在。

    给多多补完功课,我给欧家宝打电话,约他出去吃晚饭。

    经过昨晚的惊魂一刻,我渴望看到他温柔的笑脸,我渴望投进他温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