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困境

    更新时间:2016-11-30 19:19:08本章字数:3432字

    春节将至,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厄运的开始。

    “主管,财务电话。”苏姐把电话递给陈建梅。

    陈建梅接听后,马上变了脸色,匆匆翻看文件。

    原来,财务告诉她,她操作的那个Jeason的第二批货物的TT50%汇款还没有到账,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财务去银行查询得知,这个客人给的汇款水单是真的,但是收款人的名字少写一个字母,所以公司没能如期收到汇款。

    财务让陈建梅再仔细地核对一下收款人。

    这样低级的错误,她陈建梅怎么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陈建梅不相信。

    可是,当她再次核对后,她的脸色变了,确实是她看错了。

    传真过来的水单,收款人那里,确实少了一个字母,那里有些模糊,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当时为什么没看出来呢?

    陈建梅想起来,那份水单,是从欧水根那里回来后,核对的。

    估计是当时心绪缭乱,思想不集中,犯错了。

    也忘记让别人帮着再核对一次。

    50%的货款没有到位,更可怕的是,她看到水单后,马上安排工厂发货,那批货已经在海上走了三天了。

    陈建梅拿起电话,看看时间,客人这时应该已经起床了。

    她要亲自打电话和客人说,让客人马上去银行修改收款人。

    电话接通,客人听说这个情况,语气很是意外,他答应马上去银行查明情况。

    陈建梅放下电话,觉得事态严重,必须要告诉叶子华。

    叶子华听陈建梅说了这件事,马上沉下脸,告诉陈建梅,按照正常的程序,这票货应该等财务通知货款到账,再安排工厂发货的,陈建梅身为老业务员,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陈建梅反驳叶子华,这个客人一直信誉良好,合作多年,而且以前凡是这个客人的货,都是见到水单就发货的,也没出过问题,这也是叶子华要求这样做的。

    叶子华咆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看新闻的?现在全世界都在闹金融危机,你是老业务员了,就没有一点防范意识吗?这点事也要我提醒吗?要你们有什么用!如果这票货有什么意外,你陈建梅要负全部责任,还要赔偿公司的损失!”

    到鸿飞工作这么多年,陈建梅这是第一次因为工作失误被老板骂。

    她哭着从叶子华的办公室跑出来。

    叶子华刚才声振屋瓦,他的办公室又没关门,附近的人都听见老板骂人的咆哮。

    陈建梅这么多年辛苦挣下的脸面,一瞬间荡然无存。

    陈建梅失魂落魄回到办公室,忐忑不安地等着客人的回复。

    下午六点半,客人的传真到了。

    我从传真机上拿起传真,扫了几眼,马上交给陈建梅。

    Jeason说对于这件事感到非常抱歉,他已经到银行递交了更正函,可是银行告诉他,这种情况,要十五个工作日才能处理完。

    他知道这批货已经发出三天了,再有一周左右就到目的港。

    如果要等到货款到账再给他邮寄提单,会耽误这批春装的上市时间,不能及时的占领市场,这对他的服装公司将是不小的损失。

    鉴于时间紧迫,他建议:他这边马上付清余下的50%货款,请鸿飞收到这部分余款的水单后先把提单给他。

    之前出现问题的那50%的货款,更正函已经递交,付款银行处理之后,货款就可以到鸿飞的账上。

    他说,这票货,其实已经是等于他100%前TT了,他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

    又说,他和鸿飞已经合作过五年了,他的信誉一直非常好,希望鸿飞这次可以帮助他,同意他的建议,以免耽误春装的上市时间。

    陈建梅拿着客人的传真,又去了叶子华的办公室。

    过了一会儿,叶子华打电话让苏姐也去他办公室。

    三个人一番讨论后,叶子华决定同意客人的要求,余款到账,就放提单给客人。

    鸿飞今年的新订单少的可怜,这个客人对于鸿飞来说是大客户,一向信誉很好的,而且,服装是讲究时效性的,确实不能耽误上市时间。

    这一次,如果拒绝客人的要求,看现在的经济形势,恐怕以后他不会再给鸿飞订单了。

    叶子华想赌一把。陈建梅和苏姐还是想稳妥一些,等财务到银行查到第一批货款的更正函和第二批货款到账后,再寄提单。

    但叶子华认为这个客人信誉良好,不必等银行收到更正函了,只要第二批货款到账,就可以寄出提单。

    苏姐还有其他的事,先从叶子华办公室出来了。

    我看苏姐先回来了,就问这事怎么处理了,苏姐说老板决定,余款到账,先寄提单给客人,但陈建梅和她都反对,最后,老板拍板,反对无效。

    苏姐说,老板这样太冒险,尤其是这个时候,我点点头,赞同苏姐的观点。

    以公司现在的情况,我猜想叶子华一定会冒这个险。

    余款水单,第二天上午我们就收到了。

    按叶子华的要求,陈建梅没有见到水单就给客人提单,而是三天后,财务在银行查到这笔货款,才把提单寄给客人。

    提单按照客人的要求寄出去了,最多三天,客人一定可以收到提单,不会耽误他提货。

    到那时,这边银行也应该收到客人付款银行的更正函了吧?

    转眼三天过去,别说更正函,连客人都失去了联系。

    陈建梅傻了。

    叶子华快疯了。

    春节到了,这个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忙碌一年,唯有春节可以尽情放松,享受生活。

    但是对于很多做外贸的人来说,春节也不能踏实的休息,外国人是不过春节的。

    因为这六十万美金的货款,陈建梅战战兢兢度过了整个春节假期。

    这个假期对陈建梅来说,每一天,都如同坐在即将爆发的火山口上。

    给客人的提单已经寄出去十天了,客人却还是联系不上。

    苏姐告诉陈建梅,财务也在查询这笔汇款的更正函,可是还没有查到。

    陈建梅问起那票货,苏姐说,船公司传来消息,那个客人已经在目的港把货提走。

    因为鸿飞和客人签订的是FOB合同,那家货运公司是客人指定的公司,所以没办法让货运公司不放货给客人。

    50%的货款却依旧石沉大海,至今杳无音信。

    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传真,邮件,客人都不回复,直到春节假期结束,客人也没有消息。

    四个40尺高柜的货物,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半价卖掉了。

    这个合作多年,在鸿飞信誉良好的客人,把鸿飞结结实实的坑了一把。

    这票货,叶子华损失了近四十万美金。

    这是鸿飞公司自成立以来,遭受的最大一笔金融诈骗,也是第一次。

    这次给公司造成的损失,陈建梅自以为叶子华应该负大部分的责任,因为,最后,是他坚持要给客人寄提单的。

    陈建梅忘记了,叶子华是老板,这个公司的老板。

    可能是一系列的打击太过沉重,让一向精明的陈建梅脑子不太清醒了。

    陈建梅的失误,使鸿飞损失了四十万美金,这个消息迅速传遍公司上下。

    很多人幸灾乐祸,她们早就盼着陈建梅倒霉了。

    这个女人曾经在公司风光无限,让叶子华捧得高高在上,每天对同事们指手画脚,俨然就是公司的二老板,大家早就怨气满腹。

    大家给叶子华打工,还要看这个二老板的脸色,一个不小心,做的不和二老板心思,轻则一顿训斥,重则被辞职。

    如今,她们等着看叶子华怎样处理陈建梅。

    春节前后的这一个月,叶子华简直要疯了。

    新年的订单还没有增加的迹象,手上只有去年还没结束的一些订单,可是做订单大货的工厂都嚷着要求提价,说如果按照原来的价格做,他们就不给鸿飞做了;另外,还要求鸿飞马上付清以前拖欠的货款。

    该死的陈建梅又偏偏这个时候损失了四十万美金,真是火上浇油。

    年关,年关,对叶子华来说,真真的是一道难关,过去了,继续苟延残喘,过不去,撞个头破血流。 

    和气急败坏的叶子华形成鲜明的对比,欧家宝的新公司风生水起。

    新的订单有了,工厂春节后就要开始大货生产。

    最重要的是,几天前,欧家宝得知,鸿飞最大的供货工厂伟达,幕后老板竟然是自家老爷子,简直不要太爽。

    欧家宝想起这些,乐的合不拢嘴巴,搞垮鸿飞,指日可待了。

    欧家宝对叶子华本来没什么深仇大恨,叶子华还算是他老爸的一个生意场上的朋友。

    可是,当听到卫冬在叶子华家里的惊险一幕,想到卫冬险些被叶子华下药侵犯,欧家宝立刻感觉和叶子华不共戴天。

    他只恨不能立马把叶子华剁碎抛到清江水库去喂鱼。

    对于任何觊觎卫冬的人,欧家宝一向是毫不留情地坚决打击,何况是胆敢公开下手的人。

    在欧家宝心里,已经宣判了叶子华死刑,叶子华已经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公开使用暴力,不能直接对叶子华进行肉体上的物理打击。

    所以,他只好处心积虑,寻找一切机会,势必要搞垮叶子华的公司。

    我因为前世今生的怨恨,更是巴不得叶子华去要饭,所以积极地帮助欧家宝,去对付叶子华。

    这次叶子华的供货工厂不顾多年的交情,纷纷追讨货款,其中就有我们的“功劳”。

    原来,欧家宝在我的帮助下,获悉了鸿飞全部的供货厂商名单,然后,支使手下,在这些厂家中散出一个消息:鸿飞遭遇贸易诈骗,要完蛋了。

    和鸿飞有关系的工厂,自然紧张起来,现在的金融危机还没过去,本来就是人人自危,鸿飞又出来这样的事,难保他们的货款不被判处无期徒刑,所以,大家都跑到鸿飞要钱,唯恐自己吃亏。

    叶子华的公司在那几日,可谓门庭若市,他的办公室更是每天宾客盈门,可惜宾客们不是来给叶子华送订单的,都是问这老叶子要钱的。

    叶子华拆东墙补西墙,好容易打发了那些工厂,焦头烂额地度过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