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年时光

    更新时间:2016-11-01 13:35:58本章字数:2698字

    搂着儿子,关上灯,听着孩子渐渐平稳的呼吸,在黑暗冷清的家中,查小刀睁着双眼,思绪却凌乱的飘散开来······

    28年前,查小刀和她的儿子一样大,三岁,无数个夜晚,伴随着她的不是安心不是宁静,只有恐惧和诉说不清的颤抖。她的父母早已忘了或者说刻意的把这些埋藏起来好让日子显得不那么难堪。小刀自幼父母双全,可却总觉得像单亲的孩子,父母不和,吵了一辈子也没吵散,打从小刀记事以来,他们开心的日子少的可怕。闭上眼,总是那个穿着薄薄劣质而又有些难看的秋衣秋裤的瘦弱丫头,战栗着躲在墙角,想用被子遮住自己,好有点依靠假装有人抱着自己,但又怕遮住自己,真的没人看到自己,就这么消失死掉。她就这样缩着肩膀,紧紧地紧紧地紧到两边的肩胛骨好像嵌到了一起那么痛才能找到自己还活着的感触,然后就这样半低着头不敢抬眼的看着父母面目狰狞的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他们嘴里大叫着你心疼过你的女儿么?你管过这个家么?你负责任么?却没有一个人抬抬眼皮真的看到他们口中的女儿,在墙角缩的恨不得让自己就这样消失。

    然后他们和好了,夜晚与父母同床的小刀,总是能在半夜被熟悉的呻吟声和规律的晃动惊醒,她从开始哭着找妈妈,被呵斥推开,到后来的装睡,两只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双臂僵硬地把自己搂在怀里,却已流不出泪水,第二天装着睡眼惺忪一派人畜无害,那一年,小刀才4岁。

    很多时候,小刀要被送到外婆家,可是小刀其实并不想去,那里只是一个换了场景的战场,外公外婆和父母一样面目狰狞的吵架,父亲没钱,在那里备受歧视,母亲习惯于讨好着那里的每一个人,而作为从未被真正看到过的母亲的附属品的小刀,自然也要学会生存的本领。小刀知道了察言观色,在大人们心情好有外人在时,趁机提出要求,把舅舅舅母送给姥姥的吃的偷偷地藏起来,给妈妈吃给爸爸吃,拿来讨好瞧不起自己的表姐,作为自己仅有的可以交换的付出。把自己的被子藏到衣柜立柜和翻盖箱里,这样在外公外婆又一次大打出手的时候,小刀就有地方可以藏起来,不至于被误伤,不至于看到那些吓人的场景,不至于那么害怕。小刀在父亲农村亲戚的羡慕下胆战心惊的过着她的城市生活,5岁的她躺在妈妈怀里,看着她一次次的流泪哭泣,感受着她的无助懦弱,从开始的依附到后来的厌恶,小刀有时候都不明白,自己这样的人有什么可值得羡慕的。可是她不敢流露出自己的一点点不满,那样就会被教训会被赶出来会被关起来,虽然没有什么虐待,只是再正常不过的那时管教孩子的手段,可是小刀却时刻都害怕被抛弃,因为在妈妈那里她从未感受过坚定的力量。

    小刀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也是没有人爱她的,直到有一次那个她叫爸爸的男人,那个瘦高一直被忽略总是给小刀留下背影的模糊男人,在小刀习惯性的把藏起来的食物拿出来讨好他时,他抱着小刀哭出了声音,那个拥抱那么有力那么真心,她看着这个男人满眼的内疚和疼惜的看着自己压抑着不哭出声音,泪珠却大颗大颗的很快打湿了小刀的衣服,小刀第一次感到原来也有人真的在乎自己。这个男人抱着小刀领着母亲回到了他们没有暖气没有厕所的冰冷的平房,那一路小刀没有挣扎,温顺的伏在男人怀里,感受原来这就是爸爸。她能感受到爸爸在时妈妈心定了,可是欲望却不平静,妈妈怕被人瞧不起,所以就瞧不起爸爸,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别人瞧不起她,其实与她无关,都是因为她嫁给了这个男人,她是无辜的。父母依然争吵,但即使这样,小刀还是心满意足的,她也有了稳定的家,不必再跑来跑去,被人呵斥,她也有了可以招待别人的地方,她不必再偷偷摸摸的藏东西,她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坐在一个地方,安安稳稳的只是想坐着,不再需要找任何理由。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无常,小刀刚刚过了5岁生日的那年夏天午后,妈妈招惹了桃花债,爸爸还。两辆红色的夏利,十几个人,一刀刀把他砍倒在了血泊里,小刀眼睁睁的看着爸爸倒下,然后有人捂住小刀的眼睛,把她抱走,说:“别出声,不然会把你也砍死”,小刀没有出声,不是怕死,而是发不出声音。

    妈妈背着小刀来到了医院,小刀只记得眼前有无数的腿在晃来晃去,晃得她眼晕,她抱着妈妈想哭,但是大姨一把拽过她恶狠狠地说:“不许哭,如果你哭,你爸爸就没有了,你不哭,你爸爸才会没事”,小刀惊恐地吞回了快要流出的泪水拼命地点头。妈妈留在医院等抢救的消息,小刀被姨妈带回了家,习惯性的讨好,让她还是在进门的瞬间对着姨夫和两位表姐挤出了笑容,在晚上不出所料地她还是听到了小表姐,肆无忌惮地说:“你马上就是孤儿了,你爸爸死了,你妈妈要和人跑了,看谁要你,长得好看就是不正经”,小刀第一次狠狠地盯着这个只比自己大五岁,却从小就心思歹毒的小表姐,小刀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从那时开始,小刀明白了反抗,原来这些歹毒的人也并不是那么厉害。

    上天宽宏,父亲转危为安,小刀已经忘记了后来父母是怎么和好的,只记得那时开始小刀打从心底深深地记恨着妈妈家族所有的每一个人,没有他们的刻意排挤欺辱,没有他们的挑拨和凌虐,父亲不会那么痛苦,母亲不会那么无助疯狂,可是恨又能怎么样,说来说去,如果自己守得住本心,禁得起欲望,安稳相守,外界如何又能怎样?

    后来父亲开始学着做生意,家境慢慢好转,再后来被骗破产身无分文,母亲又一次倒地不起,埋怨父亲,印象中总是在家里有难的时候,母亲是最先逃跑的那一个,母亲家人是最先跑来看热闹的那一群,在事情快要解决的时候,母亲是最先跑回来要分成果的那一个,母亲家人是最先跳出来表功的一群小丑,多么可笑。而就是这群被查小刀深深鄙视和不耻的人,查小刀身上流着一半和他们一样的血,就是从那时开始,查小刀想要帮助保护爸爸,美丽的查小刀开始变胖,剪短头发,胖的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母亲和大姨口中的“那头猪”成为了大姨夫热切希望打破世界最肥吉尼斯纪录的强有力竞争者,而这就是日夜生活在查小刀身边的亲人。

    从8岁开始查小刀讨厌照镜子,也不再觉得自己是个女性,她厌恶自己的性别,厌恶自己的美丽,厌恶自己无法传承父亲的所有,厌恶自己身上所有与母亲相像和有关的部分,她瞧不起母亲,瞧不起母亲的整个家族,自然也瑟缩卑微的瞧不起自己。终于她长成了一个胖的让所有人见了都只会皱眉发愁的孩子,吃东西疯狂而又贪婪的让人鄙夷,那厚厚的肉似铠甲却更像阴湿的厚重毛毡,裹着苏杭最清冷的秋雨,粘腻的箍着灵魂,好遮住自己的美丽和光芒,让自己不再被人看到,这样就不会有人攻击她的外表,说她像母亲美丽必然不正经,就不会有人无端的讨厌她,仅仅因为看到她的脸,她也不必再在父母的担忧下而活着,因为父母的实力保护不了这样的美丽,也不必再忌讳她的性格成事之后会报复,因为她是个又蠢又丑让人放心可以肆意对待的人了,她长成了令自己恶心却让大家满意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