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借宿

    更新时间:2016-10-27 16:47:11本章字数:3746字

    九月,高原阳光强烈而晃眼,直射反射加散射,整个世界都被照得又白又亮,给人一种不真实感。

    上午小玉把入学手续办完。终于进入临城一中,终于搬出家独住,一切都朝着自己中意的高中生活发展。却没想到班主任在办理住校手续时对她说:

    “户口在当地的同学只能走读,何况你家和学校就隔一条街!”

    茫然站在操场上,班主任的话还在耳旁嘤嘤嗡嗡。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小玉突然觉得天空像极了海面。宁静深邃但你永远无法跃出。自己仿佛静伫于海底的小鱼,有些东西永远挣不脱。不想流眼泪,不想放弃,家肯定是不能再回去的,整理一下思绪,小玉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是解决今晚的住宿问题,然后是抓紧时间找份零工,学费虽然付了,但以后的开销就只能靠自己了。

    临城的一中和其他学校稍微不一样,学校紧邻文庙,几十年前学校就办在文庙里。文庙其实就是夫子庙,古时候学子上学考试的地方,一般的州县都会设有,如南京的夫子庙、北京的国子监,以及山东曲阜的孔庙等等,虽然具体层级不同,但性质大都一样。世事沉浮,很多地方的文庙都被毁或破坏,唯独中原之外西南一隅的这处不仅保留完好,而且有愈来愈盛的趋势,并非特意追逐争抢,一年一年保有下来,不知不觉却已经成了全国面积最大的了。

    更让人欣慰的是,其他各地的文庙都已差不多退居二线,作为文物仅供参观或只有一年一度举办场面活动才能派上用场时,临城的文庙仍是一片文气环绕。人和物能相互滋养的,这话一点不错。虽然一中从文庙迁出来了,但实际只隔了一道小门和一截矮围墙,学生老师任何时候只要想去逛园子,只管进去就是了,学生证就是大写的门票,且无限次循环使用。

    现在小玉脑子里算计着的正是这件事。九月的天还很热,在外露宿总是有点不安全。但借宿在文庙这个大园子里的话,亭台楼阁随便找哪儿一窝也能遮风挡雨吧。

    打定主意后,小玉拉着行李箱就直接往角门走去。掏学生证时,猛然撇到了工作人员桌上压着的招聘信息:

    “招募**碑林人员?!”

    天啊,简直是老天爷可怜自己,不管什么工作,先问问再说。打定主意后,小玉掩饰着心里的激动,故作平静地向文庙人员询问。

    这才知道,原来是一份替石碑、塑像清洁的工作。白天游客在场,不便对塑像和碑林进行保洁,所以只能7点后进行,但这个点实在太难招到人了。工作量不大,一周清洁一两次就行,报酬自然也不多,所以更没有人专门在晚饭时间丢下孩子家人不管,跑到庙里来扫灰除尘了。

    这反而成了小玉的优势,对小玉而言,有了这个兼职,好歹一日三餐的费用就能解决了。

    小玉真没想到第一次与孔子他老人见面会是这样:头巾,口罩,围裙,鸡毛掸!想了想,小玉决定还是先多磕几个头吧,天无绝人之路,多谢孔子爷爷照拂。

    文庙正殿(大成殿)一共17座塑像,除孔子爷爷外,其他应该都是小徒弟吧,不管怎么说都第一次见面,以及以后工作的长期对象,小玉还是全部磕头礼拜了一遍。

    不过当结束窜上窜下的工作,累得直接瘫坐在孔子爷爷像前的蒲团垫上时,小玉心里忍不住的懊悔:早知道先就不磕那么多头了,一次性活动量太大真要人命啊,少磕两个头孔子爷爷应该不会那么计较吧。而且突然想起来,今天除了早饭好像还没怎么吃东西,人一紧张兴奋就容易忘了胃,强体力劳动之后就更没胃口了。

    小玉朝大殿望出去,天已经全黑透,空落落的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白天的游客都走光了吧。月光透过柏树间的空隙洒落下来,映在地上,安静如水。稍稍休息,小玉踩着月光,继续往碑林方向走去。

    为了替石碑遮阳挡雨,文庙的石碑集中放在东侧的一条长廊下,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簇拥着,石碑上大多记载是某年某月发生的大事件,比如孔子老人家的什么事迹啦,皇帝赏赐给西南诸藩什么宝贝啦之类的。

    月光的照见的地方,能看到很多碑的字迹已经模糊,有的碑上大概还画有画像,仔细看起来不外乎是一些古代人物故事,其间也还掺杂些奇怪的飞鸟走兽等等,因为年代久远,已经不大能识别清了。

    小玉虽然腰累得快不行,但毕竟迈不过心里那道坎,纠结再三,还是在全体石碑面前拜了三拜,沧海桑田,小玉思量着,面前哪怕一个字也比我大几百岁啊,古老岁月还是要尊重的。

    尊重完历史,一鼓作气,早打扫完早休息。这些石碑高的估计2米左右,矮的看起来也是1.5米以上,通通需要抬头瞻仰,让人不禁感到有点压力。打扫过程无非就是上梯子、左掸掸掸、右掸掸掸,下梯子、左掸掸掸、右掸掸掸,继续下梯子、左掸掸掸、右掸掸掸,落地,换一块碑再上梯子……。

    等终于结束,小玉的腿都有点抖了。一看表,10点了!拿出早饭剩下的半个面包,先垫垫底,又咕咕灌了几口水,压一压。就先这样吧,再不睡明天就起不早了。铺好床单和大衣,小玉又环看了一眼碑林,对自己的安睡环境还算满意,长廊可以避雨,石碑可以挡风,已经很完美了。对着月光说声晚安,不一会园子就安静得察觉不到人迹了。

    朦胧中不知睡了多久,小玉觉得有风从脸上掠过,温温润润的,耳边是风过竹子的沙沙声----不会有蛇吧,白天人那么多,太热闹的地方一定不适合野生动物居住----睡意压倒一切,小玉正准备接着梦周公,却不想真的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夫人,夫人,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

    夫人!睡觉!不是地方!----被人发现了?!

    小玉一个机灵猛坐起来,直愣愣地睁着一双还没来得及聚焦的眼睛迷糊瞻望。

    夜很静,月亮升高了些,整个庭院显得更亮堂了。

    一只马,准确地说是一只小号的有点像马又像鹿的东西,渐渐在小玉眼里清晰起来。有角,眼睛大,还水汪汪的,完了,对视上了!----等小玉脑子清醒过来,意识到的时候竟已盯了那双眼睛大半晌。

    话说好像不能和陌生的东西对视啊,但眼睛已经移不开了。那是一对多么纯净的眼睛啊,长长的睫毛,眼珠清澈干净得像两眼清幽的水井,深不见底,但又透着些许懵懂。身后月正白,风正清,虽然一时搞不清楚状况,但小玉也不忍心搅扰这画面。

    活物先开口:

    “夫人,夜深露重,不宜在此安寝。”

    “夫人?!”

    小玉这次真真切切听清了,不过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旁边好像没有别人了。莫非这夫人指的是自己?

    “阁下是谁,为什么会在此处?”小玉模仿着古装剧里的口吻,试探着问了一句。

    “我,我,麒麟啊,麒麟。”那双好看的眼睛似乎闪过一丝哀愁,有些急切地回答。

    “麒麟?上古神兽?”

    仔细一看还真是,脑袋上顶着一对像鹿的角,脚上的蹄好像马,不过身上没有传说中的鳞,而是狮子一样披了一层细软的毛。

    没想到还真的有麒麟,不会是自己睡糊涂了吧。小玉疑惑,接着问道: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本还想说“麒麟不都没了么”,想到刚刚闪过的哀愁,下半句硬生生被小玉咽了回去。

    “我只记得是巫咸大人把我封到石碑里,说我能出来时自然就出来了,想来现在是能出来了吧。夫人,如蒙不弃,我带您去见巫咸大人吧,风餐露宿,对夫人身子不好。”

    “不要再喊我夫人了,叫我小玉就行。”一直被夫人夫人地叫,小玉心里很不满,要不是看在那双眼睛的份上,早怒了。转念一想,这麒麟也蛮笨的,问什么说什么。

    “小玉!我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玉字诶,我叫玉书,因为小时候大家派我去送过一本玉做的书,所以后来大伙儿就都这么叫我了。我去送书的那户人家,据说可不得了啦……”

    “停!”没想到对方有话痨潜质,小玉赶忙叫停,脑袋有点大,这个叫玉书的自称是麒麟的东西刚刚好像提到什么巫咸,看意思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小玉一边觉得事情很诡异,可是又感觉不到什么恐惧,好像一个虽然离奇但很有安全感的梦。

    “你的意思是,这个地方不适合睡觉,要带我重新找个地方住?”小玉整理了一下思路,还是戒备地问道。

    麒麟说巫咸的住所离这不远,还说巫咸是好人。

    几分钟后,小玉还是决定了和麒麟玉书找巫咸借宿。

    月亮自古以来就是人们最亲切又最遥远的寄托,此时的月亮未圆近圆地在空中挂着,静静地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小玉跟在这头神奇珍兽的后边亦步亦趋,迈过三百多年的古老园子去寻一个容身之所。

    穿过密密的柏树林时,细碎的月光静静铺在小石子儿路上,小玉盯着眼前一步一步朝前去的蹄子,好像有那么一瞬清明: 我将到何处去?前面等着我的会是什么?

    当麒麟突然停下时,小玉眼前正对着的是一条古砖小道,一半阴暗,一半月明,因为中间硬生生被一堵琉璃瓦红墙隔开了。墙左边的空间和文庙的围墙一起刚好组成一条小路,而墙右侧则正对着教学区大门,怎么走到教学区来了呢?小玉正纳闷,却发现麒麟玉书头也没回地就冲着一尺来宽的墙走了进去,不是穿墙而过,而是从墙宽处直走进墙里。

    小玉一时反应不及,等看明白时,麒麟玉书只剩小半截露外边了,只好一咬牙,也跟了进去。

    墙体仿佛被麒麟溶开了一条隧道,小玉印象中也就走了五六十米的样子,没想到出来时已经到了城东,而两分钟前他们还在城北学区。

    站在黑漆漆的城东中心街道上,旁边的一处店面突然亮了起来,店门敞开。麒麟在前往里走,临跨进店面时,小玉注意看了一下招牌,上面写着:烦恼受理。

    “哟,笨马,带劳工来了呀!”

    小玉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一穿折枝花鸟绣流苏系带长袍的高挑女子,半蹲在店最里侧的柜台旁,正轻轻抚着麒麟的犄角。松松的发髻随意挽在脑后,几绺零散发丝耷拉着,散发慵懒气息。

    小玉赶紧先打招呼:

    “你好,我叫小玉。”

    话刚说完,女子站起来边打哈欠边把话接过去:

    “嗯,今天起你就住这儿吧,不过作为代价,得在店里打工哦。你自己先随便找地儿躺吧,等你们太晚,困不行,我先睡了。”说完,推开店里侧的小门,揪着麒麟的犄角就自顾自消失在小玉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