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祭孔

    更新时间:2016-11-04 15:19:45本章字数:2647字

    9月28日,上午8点半。头一晚刚被秋雨洗涤过的园子整肃而热闹。大成殿所在坐北朝南的中轴线主道上,一路挂了许多装裱了书法作品的展示框,展示框里既有市里名人的书法作品,也有在校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的作品。一面展示框里两幅,一幅老成一幅稚嫩,婉转依扶,相映成趣。书法内容以儒家文化经典名句为主,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德不孤,必有邻”“仁者爱人”“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等等。

    麒麟玉书站在“仁者爱人”这幅字贴下良久,仿佛陷入回忆深处。小玉“玉书!玉书!”喊了几次,麒麟也没注意到,只好使劲扯了扯他宽大的汉服袖子:

    “喂!喂!自己写的字,也没必要这么一直盯着看啊!集合要迟到了!”

    玉书回过神来,纯纯一笑:

    “不好意思,看着自己写的字太好,一不小心就出神了。”

    无奈气结,这么直白的承认很气人啊,能不能稍稍装谦虚一下。

    大成殿这边,台阶下的空地上各班已经集合得差不多了。黑边朱红汉服在翠柏琉璃围绕的院子里格外醒目。9月28,据说是是孔子诞辰日,每年一的这个时候文庙都会举行祭孔仪式。仪式从孔子去世后的第二年开始,之后除非历史变故,几乎很少中断,反而有几次将一年一祭提升到了一年两祭。算一算到现在已经2567年了,居然还能这么热闹的庆生,真是不得了。

    仪式上,市领导、教育局长例行出席。华侨和来自海外的中国文化爱好者披着黄色绶带在指定的专门区域,此外就是各学生班级、社会团体方阵,最外一圈则是附近不用上班专门来看热闹的居民。往日还是静谧的早晨,此刻已经四处浮泛着人气。

    晨钟的敲响,祭祀遵循传统的释奠礼缓缓开启,只听得台阶上边一个年长的声音唱到:

    “鼓----初----严----!”

    声音嘹亮,气拉得很长。

    “咚!”

    鼓响一声后结束。

    园子里一片肃静。大家都好像在等鼓声继续。却再也不见动静。按捺着等了一会,终于又听见那个声音唱到:

    “鼓----再----严!”

    一如之前每个字都拉很长。

    “咚!”

    “咚!”

    鼓响了一声。顿一下。再响了一声。又不闻动静了。

    刚被满足的听觉陷入等待,呼吸潜意识被压缓。不耐烦刚要抬头时,那个声音才又出来:

    “鼓----三----严!”

    “咚!”

    “咚!”

    “咚!”

    鼓一捶一顿地擂了三下。

    之后,悠长的乐声总算响起,丝竹管弦纷纷加入,庄严的祭祀在礼乐声中徐徐展开。

    声音的主人身着黑色大袖宽袍,头戴高高礼帽,端正阔步走出来,对着台下众人深深一躬。接着一项一项将三献礼、读祝、分献礼、饮福受胙、撤馔等仪式缓缓悠悠主持完成。

    三献礼指的是初献、亚献和终献,是一组向孔子老人家敬香献酒的仪式,也是祭孔中最主要的部分。只见主献官、亚献官、终献官在司仪的一步步提示下,郑重庄严地向孔圣先师鞠躬礼拜、敬香献酒。每一次献礼,相应的乐曲就跟随奏响,献官在纷踏从容的乐曲中恭恭敬敬完成一系列动作。

    整个祭祀仪式,耳边是礼乐缤纷喧腾,殿前大鼎里则香火缭绕,焚香的气息夹杂着草木清气在园子里弥漫,站在班级方阵里观礼的小玉突然有那么一刹那,恍恍觉得空气中似乎被什么充盈了。某种气息,某种心意,或者某些人眼看不到但确实存在的东西,在大家鞠躬弯身的地方,在香火生出的地方,在乐曲流动的众人耳畔,在青烟缓缓上升又渐渐消失的青空,总是有什么存在的吧。

    礼成之后,整个下午都是参观展览的时间。由于从上课第一天到现在,玉书总是粘着小玉,除了篮球练习的时候,一周里的其他时间都天真无邪地要求和小玉同路。小玉不得已对外放出消息,说玉书是自己的表弟,两人目前都寄住在亲戚家,这才稍稍遏制住了以苏黄、李扬、冯莹莹为典型代表的一众遐想。

    其实,小玉并不讨厌玉书。作为一只麒麟,对大部分人事理解不到位是很正常的。只是小玉实在好奇,经历过那么多年岁之后,那家伙怎么会还是那么一幅天真脸。和人接触起来无拘无束,对未知的东西充满好奇,婴儿一般没有机心。

    小玉常常被这张脸弄到气结,想生气却又无从发作,随后一想,又觉得好像是自己不对,是自己抱歉,接着转念又气自己怎么那么容易对别人生气!

    是嫉妒,还是真的觉得玉书很多做法不应该,笨到了令人生气的地步?就比如每天清理厨房这件事吧,明明就是被巫咸以教他做饭的名义算计了,还整天顶着一脸烂笑倍儿开心地收拾得起劲。

    再比如冯莹莹这个花痴偶像剧脑残粉,每次让他陪着去小卖部,他居然也同意了,而且理由竟然和冯莹莹的一模一样,因为冯莹莹挤不过别人……智商有漏洞吧。

    最要命的是,完事之后居然仍一副没发生过什么的态度,对巫咸一如既往的崇拜,对冯莹莹依然如待其余,简简单单的同学情谊。

    冯莹莹也很奇葩,每次只要玉书陪她去,李扬非常积极的表态完全被无视。每次轮到冯莹莹去买东西,苏黄都忍不住打趣她铁定要带上玉书这个护花使者。

    要是自己也能像苏黄那样肆无顾忌地说出来,应该会好一些吧,小玉有时会想。但再一想其实也不过是一些和自己无关的事。只是看着他那样乐此不疲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罢了。

    幸福感至少会很高吧。

    小玉看着一旁低头专心看展的玉书,从正面下结论。也许这样未尝不好。

    在小玉和玉书眼下的是一幅孔子圣迹长卷。看到麒麟吐玉书的故事时,小玉隐约记起麒麟有和自己说过他曾去送过一本书,后来小伙伴们就叫他玉书的事。

    传说孔子母亲在生孔子的前夕,曾经看到有麒麟出现在孔家。麒麟举步优雅,不慌不忙地从嘴里吐出一方锦帛,上面写着“水精之子孙,衰周而素王,徵在贤明”几个字,意思是说,孔子乃水精的子孙,出生在周德衰败之时,虽未得帝王之位,却具有帝王的圣贤明德。水精有人认为是龙,有人认为是金木水火土五德中的水德。但到底是什么,还是没人能真正说清楚。

    “玉书,这是你的故事吧!”小玉轻声问麒麟。

    “没想到已经过去2500多年了呀。”麒麟难得的平静说到。

    “后来你怎么到石碑里去了呢?你之前说是巫咸封印的?”

    “除了巫咸,其他事我都不太记得了。小时候常常去巫咸家玩,最后一面见的也是他,那时还小,以为又是做什么捉迷藏游戏呢。”

    “石碑里的生活都是怎样的?”

    “基本上处在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有时会看到一些五光十色的梦。后来感觉被人唤醒,醒过来就看到你了。那晚巫咸把我拉到后院,大致给我讲了一下后来的情况。让我意外的是,没想到一睡就睡了这么久。幸而石碑里的时间基本停滞,我也一直没怎么生长,不然你看到的我就是一个老头子啦!”说到最后,麒麟又乐天地调侃起来。

    小玉受不了的就是这点,明明看起来很重要的事,却总是被他轻轻避过去了,不知道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

    “巫咸那天晚上和你讲了什么?”

    “很多啊,后来的朝代,历史事件,最近几百年的新发明,新玩法等等。”

    “玉书,我有个问题。”

    “什么?”

    “你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