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夜游

    更新时间:2016-11-04 15:20:19本章字数:2989字

    “西狩获麟”的故事是小玉认识麒麟几天后上网查的,之后还特意找来《左传》原书对照着看了。如果历史上记载属实的话,那么应该多多少少和玉书有关系。

    鲁哀公14年,孔子71岁。垂垂老矣之时终于回到故乡之国,被国人尊为国老,上至国君公子下至家臣大夫,凡遇不明之事皆向国老请教。

    这年春天,鲁哀公在西部大野打猎,捕获了一只从没见过的怪兽,哀公认为不祥,便赏赐给了管理山林的小官。

    孔子闻讯,前去观看,大惊,转而哀叹:

    “这是麒麟啊!吾道穷矣!我的路也到头了吧!”

    麒麟是仁兽,却竟然不被认出而无辜猎杀,孔子由此联想到自己苦心呼号的理想大道----仁心仁政,估计也是走到尽头了。

    孔子将已死的麒麟从守林官吏那里赎回埋葬,之后便绝笔,停止了《春秋》编纂。

    孔子绝笔,是真的认为一个时代已经走到穷途了么?小玉总忍不住想。

    如果是,西狩获麟不过是个典型事件,更大的波澜孔子应该早有察觉吧。不过是不忍承认不忍心灰意冷不忍放手,才执拗孤傲地一路走下来罢了。可是当人生即将走到尽头,新世界已经将自己以及自己所认知的那个旧世界抛下时,灯将燃尽,死灰满地,孔子最终还是放手了。世界仍将向前奔涌,孔子是以怎么样的心情放下的呢?

    所谓的世界,不过是以自己为圆心的向外扩展。小玉记得这是巫咸说过的话,那么孔子的世界是在某个点上与那个时代的众人世界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了吧。

    同年,孔子最得意的弟子颜回去世,享年41岁。孔子哀痛悲绝,嚎哭:“天丧予!天丧予!老天这是要我死啊!这是老天要我死啊!”

    次年,孔子最偏爱的弟子子路死于卫国政变,被处以醢(hai3)刑,尸身剁为肉酱。孔子从此不敢再看肉泥。

    第三年,孔子卒。享年73岁。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几年都不是一段平静愉快的时光。即使历史知识粗浅如小玉,也能隐隐觉察到时代历史的风云正在翻涌凝聚。春秋之后的战国,打得一塌糊涂,人命比草还贱,人完全就是相互屠戮的机器。以消灭对方人口为目的的战争四起,坑杀动不动就几十万,以胜败为名,遑论无辜有罪,湮灭一城一国不过一道令下。人血腐肉浸润的农田退为荒野,蒿草狂肆妖长,但除了被野兽刨挖出的裸露白骨,举目千里也难寻人迹。

    这就是那个和孔子擦身而过的世界吧。

    孔子之后的世界实话说,热闹得多,活跃得多,也为后人记录得多,即使到了现在,战国古装也还是古装剧的一大热点。在所有人都往前看,引颈期盼着大一统的热切情绪中,被屠戮的一城城生命不过是向未来献祭的牺牲,是必要的付出。无论古人今人,心心相印的更多还是大一统、开创新世界的兴奋。

    小玉对孔子之后的世界其实没多大兴趣,反正历史书上都有。相反,小玉觉得还没有被完全讲出来,完全纪录下来,还有故事隐藏着的是孔子之前的时代。或者说是孔子还知晓但众人已经忘却抛弃的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离孔子还不太远,孔子尚能追寻到,但也只是如此了。

    在玉书身上,小玉嗅到了和那个世界尚存的一丝联系。

    玉书难道一点也没察觉?又或者,至少巫咸应该知道得很清楚吧。那就是说巫咸对玉书隐瞒了什么。

    为什么身为仁兽的麒麟会被猎杀?为什么玉书需要被封印?孔子所在之前的那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变化?孔子知道些什么吗?

    一路观展下来,小玉心里竟冒出了这么多疑问。

    傍晚小玉和麒麟一同回到店里时,发现巫咸打扮得比往日更加妖媚漂亮,孔雀石绿的披风帽子刚刚解下,搭在一旁的椅子上。

    “要出门吗?巫咸先生。”小玉问。一定要加上先生两字,这是对自己非常必要的提醒。

    “嗯嗯~~~今晚要去参加集会呢!小玉、麒麟,你们俩也去哟!点心和酒我都准备好了呢!”巫咸一说话,一如既往,感觉整个屋子都跟着扭起腰肢来。

    “集会?很多人吗?有巫咸大人的朋友吗?”麒麟一副要郊游的小学生兴奋样。

    “当然啰,老朋友不少呢!小玉,你怎么,好像没兴致的样子哟~~~”

    “我只是觉得未成年不能喝酒。况且你们大人的集会我去了也没意思吧。”

    “什么你们我们的,人那么小个,事情有必要分那么清楚么,嗯哼~~~?”

    小玉对自己不熟悉的人事了无兴趣,况且成人聚会,喝酒划拳自己真没有兴致。但听说可能会见到巫咸的老朋友,还是心动了一下,不为别的,上午观展时那么多疑问,也许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的线索吧。

    麒麟那么兴奋,是纯粹的日常反应呢,还是真上心?小玉心里忍不住猜想,白天问他家人的事。他居然能说出天为父地为母这样的话来,这家伙是真心大条还是有意回避。

    “小玉,来,这杯花露先喝了撒~~~”

    “咳咳咳……!”巫咸举着杯子,一手扶着小玉的后脑勺,就灌了进去,惹得小玉连声咳起来。

    临出门前喝的花露清凉冷冽,滚落下肚时还一阵凉意。

    现在出门才走了三五分钟,就逐渐生发出一团团热气起来,由内而外,熨帖得小玉浑身毛孔像洗够热水澡般舒展,感觉被蒸腾有点微虚,却是难得的放松自在。

    神思开始有些缥缈,脚步雀跃活泼起来。玉书发现小玉和平时不大一样,扯了扯小玉的手肘,小玉转身,一脸微微陶醉的笑容,意识却还清醒:

    “做什么,玉书?”

    “没事,让你好好看路。”

    小玉说话时,吞吐的气息一阵花香。如此欢欣的小玉,玉书还是第一次看到。侧头看向巫咸,巫咸见怪不怪:

    “放心啦,一点点通神酒而已。你能看到的世界不代表小玉也能看到。”

    “咦?怎么又到文庙来了?”小玉看了看眼前的牌楼,确定是文庙无疑。

    “走吧,就是这,万舞快开始啦!”巫咸却催促着。

    沿路的小道上,看得到其他参加集会的人三三两两也加快了步伐。小玉还以为和巫咸一样会在大半夜参加奇怪活动的人都是一些神神怪怪呢,现在看来也蛮普通的嘛。前边不远处一个还夹着公文包的发福大叔应该是加班后赶过来的吧,大叔真是玩心不小啊。

    快到大成殿时,果然就听到里面的喧闹了。燃香烧了一天,淡淡的香气还在园子里飘散着。但和上午的庄严肃穆不一样,听起来里边的喧闹似乎随便得很。

    大成殿前边的空地上,人已经聚了不少,像是联谊会。四周的廊柱上挂满了灯笼,烛光跳跃,映照在人们脸上,营造出一种温暖放松的气氛。难道是传说中的公园夜游。巫咸大半夜要来参加的就是这个?

    大家好像都和巫咸一样自己准备了点心饮料,相互之间正交换着品尝,小玉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周围全是社会人士,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融入。只好站在巫咸边上,空看别人握手、递名片。

    “哈哈哈!这就是巫咸新招的店员啊!这么小年纪就喝通神酒了,真是不得了啊!”

    突然听到有人提及自己,小玉朝声音来源看去,原来是刚刚路上碰到的那个大叔。身材虽然有点发福,精神却还不错,五官端正,老老实实的做派。

    小玉赶忙冲大叔微微低头,表示打招呼。

    “喏,这就是玉书,百分百的麒麟玉书哦~~~呵呵呵~~~,这下看你拿什么谢我?”巫咸又一把拉过玉书,朝前一推。

    “玉书,这位大哥在城市已有多年的生活经验啦,说起来和你也算沾亲带故,你可要好好向人家请教请教哦~~~”说着,拍了拍麒麟肩膀。

    “沾亲带故!”小玉比玉书反应还快。眼前的这个胖叔叔?虽然五官端正,看起来也还慈眉善目,但和小玉心目中的麒麟,也许还差那么一点距离吧。不过巫咸都这么说了,应该错不了。也就是说关于麒麟的事,他知道一些什么?

    “叔叔好,我们这边说话吧!”

    没想到麒麟却直接把人劫到边上去了。

    “小玉,小玉!过来这边,我介绍老客户给你认识下哦~~~”巫咸有意喊小玉。

    小玉转头一看,巫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和别人碰杯了,还不忘朝自己招手。

    “小玉,虽然你身上有巫咸店通神酒的气息,但也别跑太远哦~~~聚会上可不全是对人类友好的家伙哟~~~”

    巫咸低头,附在小玉耳畔轻轻送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