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末路穷哭

    更新时间:2016-11-18 16:17:02本章字数:2023字

    哭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呵斥小玉并差点把小玉扔下台阶的夔。干雷惊破酣梦,人群迷迷惺惺朝哭声聚望过去。只见夔趴跪在地上,捶地嚎啕,旁若无人。

    巫咸见众人围观过来,摊摊提着酒瓶的手,摇头表示自己也一无所知。夔却哭得十分投入,见众人昏昏,越加伤心伤肺,收停不住。众人却也不急,能在万舞时刻如此伤心,想来必是非常之事,这在万舞以来尚属头次,听听不妨。

    等夔宣泄得差不多,庶几要开口,眼泪又哗哗哗下来。好不容易收拾住,夔,偌大的壮汉,愤愤吐出几个字:

    “死期将至……”

    顿了顿,抽搭一口气,才把话一贯说完:

    “死期将至,你们还能在这取乐。区区人类,言而无信,这破舞人类自己都不跳了,我们却还在陶醉!敬天悯物,现在哪个人类还有这心念?没有了!!没——有——了!!!没了虔敬之心,万古神灵不如一股烟尘!早晚全消散尽了!你们却还能在这……”

    话未尽,一拳砸下,怒其不争。

    人群微微松动,窸窸窣窣交耳。“原来如此;是不是想多了;大题小做了吧……”之类在口耳间传动。

    “夔叔,你从哪里听来的风声?神灵与造物同在,极广大而尽精微,这是天地法则,你不会不知道吧!危言耸听,居然还哭得这么悱恻!啧啧!!你可是上古神兽啊!”

    站出来说话的是车神,还是个七八岁稚嫩孩童模样。车神是最近新诞的神灵,临世没多久,第一次参加万舞就听到有人唱衰,自然要出来鸣不平。

    车神年少,但这几年过得相当不错,富家公子不识忧。且不说每年初一,献车献路的香火不少。买新车挂红条,取新车时,买主一家内心必免不了祈福求愿祝平安一番。再者,车里的平安符,看来不起眼,可这,恰恰是别的神灵做梦也再难得到的信物了。如果说,车神是这几年人气最高的神灵,大概不会有谁反对。

    “我危言耸听?你才多大点毛孩子?!奚仲知道么?上一任车神,夏禹时代诞生,现在谁还记得?不知不觉就没了,更别说你个连学名都还没起的小毛孩!哼,不信?不信你问何路头!”夔丝毫就没把车神近几年的风光看在眼里,再浩大的场面他都见识过。再鼎盛的香火,再丰洁的案台,拆的总比起的快。

    车神抬头看向牵着自己的中年男子——路神何五路何叔,何叔微微点头,想起往事,目光不由染上些许哀思。车神和路神自古相生相伴,祭祀车神时凡人自不会忘掉陪祭路神,祭祀路神时也一定捎带上车神,二主同时享祭,同出同进,感情自然胜过旁人。

    奚仲泯灭不久,小车神供生出来。何五路看着这新生的娃娃一天天长起,气势丝毫不减奚仲。不知道是奚仲转生,老树根旁发新枝,还是桃已代李,旧人不再新人正灼灼。一直以来何五路也没想清楚这个问题,既希望着能在小车神上寻着点昔日老友的影子,又不忍将这鲜活小娃当做自己残念余思的寄存。于是,关于奚仲的一切下意识就防备起来,小车神自然也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还有前任。这下被夔当众提到,只好硬生生接过,点头回应。

    小车神自家祖位被揭,一方面羞愧,一方面前任殒没,这么厉害的事居然第一次听说,其他不得了的事情不知还有多少是自己不清楚的,少说为妙,遂不再应答了。

    夔却意犹未尽,接着问向众人,

    “就拿家家户户都有的五祀来说吧,井神、户神、中廇(liu4)几近完了,门神和灶神虽还剩几口气,但也不成样子。这,难道大家都看不到吗?还是说,大家也心甘情愿像我那样,不死不活?”

    夔口中的五祀指的是家家户户都有的五位日用之神,即门神,户神(即室内单门之神),井神,灶神和中廇。中廇,即宅神,居于屋子中央或主梁。这五位日用神明,不久前还和人们的日行作为息息相关,每日得以享祀。现在却已被遗忘得差不多,即使还有口耳流传,亦不过止于故事传说了。

    至于夔自己的事,更不是秘密。夔本是上古奇兽,似牛,声洪如雷,一足。黄帝曾用其皮做鼓,声闻五百里外,威震天下。但到孔子时代,普通人早已不知夔为何物。请教孔子,孔子解答说,所谓夔一足,不是夔有一只脚的意思,夔也不是什么神兽,而是黄帝的乐官。夔一足的意思是,夔这么优秀的人一个就足够了。

    圣人一语,板上钉钉。就这么一句解释,封印了夔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堪堪逃露出来。所以事到如今,夔仍耿耿于怀,对神灵陨落尤其敏感。

    “夔,死生一事,不管是人还是神,都身不由已。你刚刚出来,很多事一下子适应不了是正常的。人和神从这一长段羁绊也非三言两语能说清。你要不嫌弃,可以先去我那住一阵,有什么疑问,回头慢慢细说。”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麒麟的侄子恩凡大叔。侄子大叔不愧混迹人类社会已久,说话做事老成稳重。麒麟喜近人,在众神明中算是和人类社会打交道较有经验的一支。侄子大叔此时站出来愿意将夔之事揽下,有担当先仁义,不然怎么说麒麟仁兽呢。

    巫咸见机,自然不忘顺水推舟,硬是将夔团团塞过去,晨光熹微中看着恩凡和夔一前一后离开。巫咸侧头对玉书微微一笑:

    “玉书,你要不要也和你小侄子处处看,用人类社会的话讲,他现在可是你的法定监护人哟~~~”

    “巫咸大人,小侄恩凡说,我和你待一起,他很放心。”

    话一出口,巫咸差点噗一口笑出来,果然是笨马一家人哦,说话语气都是一个样子。恩凡大叔你放心,我自己还不放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