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瑶姬

    更新时间:2016-11-18 16:18:21本章字数:2847字

    自从万舞那夜回来,日子又恢复了往昔。麒麟玉书跟着小玉一起上下学,活脱脱一个少年学生样子,要是不说,任谁也不会起疑心。小玉一如既往在文庙和巫咸的店里打工,既有了住处又有了晚饭(晚饭质量超凡入圣),园艺活虽细碎辛苦,但一段时日下来却也渐渐习惯,不以为苦了。

    在巫咸店里的生活越来越适应。巫咸先生喜欢喝酒,晚饭之后通常要在院子里喝上几杯,到半夜凌晨也是常有的事。第二天一定晚起,有时睡到午后,起来直接做晚饭,一天一顿的样子。不过如果佐酒时的点心也算的话,那一天可以算是1.5顿。

    麒麟玉书每天日出即起,洗漱后直接练习射箭,等小玉起时,正好练完收工。玉书说,射箭一技还是封印之前学的,有助于凝神正心,便一直坚持了下来。每当玉书正中靶心,一旁檐下的小鸟就一阵欢叫,从旁鼓励。但在犹恋恋温床的小玉听来,这鸟叫声又粗又响,真是烦人极了。

    鸟叫伯奇鸟,双翅、背、尾都是虎纹,唯独前额和腹部是青灰色,体型不大,看着蛮可爱的小东西,但嘴脚上的钩子摆明了不是什么善类。小玉嫌它聒噪,自从几天前巫咸把它挂出来,就没消停过。

    店里的客人断断续续,有人的时候也有,但连着几天冷冷清清也是常有的事。不知道心理咨询一类的店是不是都这样,总的来说,应该还过得去,否则巫咸肯定不会这么优哉游哉地坐下廊下赏月喝酒了。

    今晚都快十一点了,小玉准备和巫咸道过晚安就休息,却不想被巫咸叫住备茶。这么大晚了,居然还有客,小玉不得不惊叹巫咸的店简直是24小时营业。

    等小玉沏好茶端出来,一连冷清了好几天的客席上居然真的坐了一位少妇模样的女子,总算是来客了。而且不止一位,女子后边还陪站着一位精壮男子。

    少妇模样的女子娇花般,一身桃红蕾丝裙,小腿双双微斜,纤细端庄,十指朱丹捧茶轻吹,微风徐来,袅袅生姿。

    “瑶姬,好久不见哟~~~”

    原来女子名叫瑶姬。这瑶姬原是在山上住,附近的百姓一般尊呼其巫山神女。近来城里日益热闹,山上的神女瑶姬也偶尔下山游玩。

    小玉站一旁,只不由得慨叹,真是个十足的大美人。

    “巫咸先生,您的伯奇能不能借小女子用用。”瑶姬双眉微蹙,开门见山。

    “大半夜来就是找我借东西的哦~~~真伤人心,瑶姬,难道你就不能先陪我喝口茶么?”巫咸眯眼,说是喝茶,下肚的却是酒。

    “找回瑶籽,一半归你。”瑶姬并不理会巫咸过度四溢的情感。

    瑶姬本是从火里生出来的姑娘,火神之后,不幸未嫁即死,葬于巫山。姑娘性子刚烈,一缕精魂不灭,化作瑶草,从此便把巫山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处。瑶籽是巫山瑶草籽所结种子,说来也是神异之物,随身佩戴便可随意进入他人梦境,还有传说只要吃上一粒,便能得到别人的喜爱。

    瑶籽是瑶姬一整年的心血,经春驱龙耕烟,历秋才得那么一小袋,挂在身上,好不容易下山游玩几天,不料却丢了。路上山上都找过,没有。那就只剩一个可能:落在哪个该死的梦里了。丢了的瑶籽的瑶姬自然无法再一一进入梦里找寻,于是只得来找巫咸借伯奇帮忙了。

    “不如~~~,每年收成的十分一,十年为期~~”巫咸懒懒散散地讨价还价。

    “巫咸先生,您可真会算计!”

    “嗯哼~~这样才仗义嘛,瑶籽这东西世间没什么容器留得住它,你一次性给我一半,也是浪费呢~~”

    “行。”瑶姬咬牙点头。

    生意谈妥,巫咸欢快地招呼小玉:

    “小玉,麻烦你带上伯奇鸟和瑶姬姑娘走一趟哟~~”

    小玉从后院拎出伯奇鸟,对又要半夜出去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想起上次万舞,以及万舞上出的事,觉得有必要向巫咸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巫咸大人,如果墙上的时钟没走错的话,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上次万舞也是,为什么你每次工作都在晚上?人是必须睡觉的!”

    “哎呀呀~~小玉有意见了呀!小玉白天要上学,所以工作只能晚上做了呀,还真是辛苦呢~~”说着一副同情到要抹泪的样子。

    “好,好!我明白了!”小玉无奈,提着鸟笼就直接就大步出了店门。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巫咸去演戏应该比开店更有潜力吧。嘴上说得好听“小玉辛苦了”,可从来就没说过事情可以不做了,不是吗?这是近一月相处下来,小玉得到的宝贵经验。知道最终也没用,但表示一下态度至少可以吧。只是态度表得太急,自己一人冲出来,瑶姬没跟上,现在自己一人站在外头,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

    正犹豫着,小玉身后忽地窜出一条青龙,踢踏着白烟。坐在上边的瑶姬喊了一声“小玉姑娘”。小玉就看到一双手递过来,搭着瑶姬的手,小玉一跃也骑坐了上去。这才明白,刚刚站在瑶姬身后的汉子原来是条青龙。

    瑶姬对小玉刚刚的举动视而不见,见而不提。直接从小玉手中接过鸟笼,轻轻将笼子小门打开,唤到:

    “伯奇,伯奇!明眼善辨的伯奇,请将瑶籽寓居的梦儿找出来吧!”

    伯奇鸟应声飞出,展开虎纹翅膀。闷闷坐在的小玉,就看到一团轻盈的光,朝远处飞去了。

    青龙紧随其后,拐过几个街道,跟着伯奇进了一条小巷。伯奇在巷子的一处墙头,收翅停好,眼睛紧盯着巷子深处。瑶姬和小玉从青龙身上下来,顺着伯奇的方向看去。

    不远处,一团金色的东西正微微泛着亮光,一跃一跃的,像个轻轻颤动的气球。亮光里,一老一小爷孙俩相对坐着,在炭盆上伸手烤火,一边还聊着什么。爷爷身后不远处,正好躺着一个绣着花的小荷包,小玉和瑶姬自然都看到了。

    “伯奇,伯奇!轻盈迅捷的伯奇,请将瑶姬盛瑶籽的荷包拾回来吧!”瑶姬看向伯奇,再次轻轻唤到。

    伯奇再次展开翅膀,侧身一个灵巧的角度,堪堪擦着亮光飞过,再旋回时,嘴上就叼着那个小荷包了。

    看来事情不难嘛,没多大功夫事情就解决了,小玉心下想着。却看到失去小荷包的梦境,亮光渐弱。老人似有感应般起身,告别了孙子,即慢慢向远处走去,越走越微小,终于消失在众人眼里。孙子目送爷爷消失后,转过身来,却变成了个成年女子模样,向着瑶姬轻轻一拜:

    “多亏瑶姬姐姐,这次这爷孙俩总算好好处了一阵。瑶籽既然已经归还,我先走一步,下次姐姐来我再好好招待啦。”说完不一会也失去了踪影,微弱的亮光跳了几下,也寂灭了。

    “刚刚那是梦君,守护主人梦境的小神。伯奇能噬梦,梦君心存忌惮,所以礼节性地露个脸,就溜走了。”瑶姬向小玉解释到,“幸好瑶籽没遗失太多,也没掉到什么胡搅蛮缠的梦里。小玉,手借一下。”

    小玉愣了一下,刚伸手出。瑶姬就拿起荷包,在小玉手上狠狠揉擦了几下。

    “这瑶籽太小,我也没办法一粒粒检出赠你。但这瑶籽有个特性,因为极轻即细小,所以没有什么穿不透的。刚刚那么一通擦,估计多多少少总落了几粒在你手里,所以这个就当做谢礼啦!你握紧手,不一会瑶籽自然会化到你身体里去。得到瑶籽的人,会变得被人喜爱哟!”

    “谢谢瑶姬。”小玉有些吃惊,只是因为巫咸,自己才跟着出来这一趟,没想到反而得到对方谢礼。想到出门前的抱怨,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月光下,小玉盯着摊开的手掌,上边的确好像多了几点亮光,细茸茸的碎玻璃样。

    “巫咸先生那边的谢礼回头我再送过去,时候不早,我和耕龙就先回巫山啦。”话到耳边,小玉抬头,却只看到瑶姬早已跨上青龙,腾跃而去。小玉只好举起另一只拎着鸟笼的手,挥挥鸟笼算作告别。

    半晌,瑶姬走远。小玉才突然反应过来,三更半夜,瑶姬载着她来,现在却扔下她,一人走了!偌大的夜,将她一个人和一只鸟留在乌漆嘛黑的陌生巷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