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寡人

    更新时间:2016-11-29 11:29:46本章字数:3070字

    半晌,小玉才反应过来,三更半夜的,她一个人和一只鸟被扔在了乌漆嘛黑的陌生巷子里。

    小玉看看伯奇,伯奇也看看小玉。现在怎么办,神明都这么不靠谱吗,自己办完事就麻溜走了。瑶姬和伯奇怎么沟通的来着,那个像咒语样的东西。

    “伯奇,伯奇……”小玉轻声试探,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看能不能让伯奇自己飞进笼子里来。

    不料,一阵痛苦的呻吟划破夜空,小玉为之一顿。伯奇歪歪脑袋,兴奋地拍拍虎纹翅膀,忽地就往声音来处飞去了。

    眼看伯奇自顾离去,小玉才后悔平时没好好培养感情,不仅如此,还打心眼真心实意厌烦它。想让已经出笼的鸟儿自己飞回笼子,本来小玉就觉得异想天开。干笑两声,自己也不知是试图掩盖沟通失败的尴尬,还是嘲笑自己平日对伯奇的不用心。

    总之,伯奇飞走了。

    忽地就飞走了。

    瑶姬骑着青龙也忽地就飞走了。

    空寂寂的巷子里转眼间就只剩下一个不会忽地飞走的小玉。

    手里握着奇怪的细小到让人看不见的,不知道可不可信的,据说是能让自己变得被人喜爱的种子。

    呵呵,为什么一定要让人喜爱呢?

    小玉脑子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对啊,为什么一定要让人喜爱呢?

    自己平日讨厌伯奇,难道不是真心的吗?难道一定要为着让伯奇喜欢自己,而假装喜欢他么?难道非得这样才能讨人喜欢?

    呵呵,这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事,自己真做不来呵!所以,自己一人被留在这,不是很正常了么?

    同是一条巷子,同是一个地方,几分钟前不是还很热闹吗?有梦,有梦里的爷爷和孩子,有梦君,有瑶姬和她的龙,有每天早晨叫声难听的伯奇。可到最后,连伯奇都飞走了。散得比聚的还快!

    一下子就完全一个人了啊。

    想想也好笑,不过才一个多月,自己就差点习惯了巫咸和麒麟的聒噪。现在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巷子里,才突然醒悟,本来人就是一个一个孤独的存在啊。

    小玉散漫地想着。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因为不需要面对任何人的表情,自然也就不需要作出任何反应,这让小玉反而渐渐有了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就这么恹恹走着,眼睛适应黑暗之后,巷子居然也没那么阴森了。小玉走得很慢,巷口还很远,现在的小玉觉得,自己不仅离巷口很远,不管是哪儿,都离自己很远的样子,远到暂时不需要做任何考虑。

    这反而让小玉轻松起来,好像意外获得了某个小假期,好像星期六家里大人突然有事要出去,整个家整个一天都通通留给了小孩。就是这种感觉,好像突然有了某种自由,好像自己成了虚无世界的王。小玉想着,越来越兴奋,兴奋得真想转一个圈。看看前后没人,小玉的兴奋更像新鲜啤酒沫一样噗嗤噗嗤直往外冒,终于压制不住,踮跳着脚,悠悠转了一圈。

    走了两步,发现刚刚的那一圈只是个小引子,反倒小勾子一样把更多的悸动勾出来了。不明所以的激动在胸膛里扑通扑通翻涌着,脸上的肌肉也不受控制地笑起来,小玉索性放开拘束,连着又转了两圈,走几步,又转了两圈,直到头有些微晕才意识到消停下来。

    蒙蒙的晕眩让小玉有点难受,甚至还有点微微失落。自己刚刚那么兴奋快活,可是除了周围的空气,再快活也没任何人看到,这一切就像一个秘密。也不是说秘密不好,而是就像捉迷藏一样,如果永远没人能找到你,所谓的成就感迟早要让位于无边无际的寂寞。世界那么大,只是都离自己好远。原先是自己有意躲着世界,远离世界,觉得一个人蛮好,可是不知不觉,世界渐渐远去,只剩一个自己还在这待着,就难免孤寂起来了。

    小玉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情绪的起伏让她猝不及防。刚刚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就失落起来,讨厌这样的情绪,讨厌这样因为只是一个人就陷入低落的自己。讨厌,讨厌,讨厌!接着又想到都是因为瑶姬自己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于是连瑶姬也一并讨厌起来。还有巫咸,要不是他大晚上也要让人出来办事……

    猛地,小玉惊住了,立在巷子中间,眼泪汩汩涌出来。

    “我这是怎么了,”小玉心想,“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可怕”。这下,小玉真的讨厌起刚刚那个逮谁讨厌谁的自己来了,即使自己能找到千百种理由讨厌周围一切。可是这才是最可怕的,不是么?深深震惊于自己居然会是这个样子,这么丑陋。

    “呜哇!”想到什么似的,小玉捂着脸猛地哭出声来,哀痛而绝望。

    小玉想到的,是自己平日里非常不愿提及,也不愿想到的“家”。刚刚自己的一切,像极了那个人。自己一直在逃离,却发现在某个转角处的锃亮玻璃橱窗里,迎面而来的自己也顶着一副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脸。惊骇之余,剩下的只有痛恨和绝望了。

    在哭泣中,那个人的声音涌入小玉耳膜。平日里那么厌恶,那么想要忘掉,居然还是阴魂不散。

    “人家夸你勤劳,实际上是说你笨!只有你这憨人才当真!”邻居夸母亲能干,转眼邻居一走,他就是这么指责母亲。

    永远盯着暗处,永远质疑别人的动机。小玉还记得,小学四年级时,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要好的朋友。周末约了到同学家做作业。那个人却说,你同学那样做只不过是想偷学你的学习技巧,你可别憨,什么都告诉人家了。

    和成绩好的同学交朋友,是别人要偷学自己的某一科目学习技巧;和成绩不好的同学交朋友,是别人要有意带坏自己。总之,无论是谁都居心不良。除了自己外,任何别人都是坏蛋。

    即使是结发妻子,也不过是“买来的一个丫鬟”。嘲讽,辱骂,殴打……呵呵,所以更多时候比起那个人,小玉更恨的是母亲。不过,现在好了,在长期的辱骂和暴力下,再鲜艳的生命也萎钝了,是坚持到底,也是圆满解脱,该庆祝,不是么?

    母亲是中考前夕过世的,在母亲住院的短短半个月里,那个人的身影就没在医院出现过。能说什么呢?

    中考结束后,小玉就在没回过那个所谓的“家”,在外婆外公家寄住到假期结束,向外婆撒谎说可以在学校申请住宿,就又再次逃离了。

    这次倒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承受不住,外婆太过浓烈的爱和回忆,让小玉退缩了。

    这样算来,跌跌撞撞,绕来绕去,果然都是一个人。后来遇到麒麟,被带回到了巫咸的店里。说是说打工,但实际上却是小玉占足了便宜。这些小玉心里一清二楚。

    但不管怎么,都是得到了一个暂时远离血缘羁绊的居所。一路和巫咸、麒麟相处下来,小玉开始还比较拘谨,但渐渐也就感觉到些融入感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在新的地方开启新的旅程吧。

    麒麟见到小玉时,看到的正是小玉捂着脸自顾自哭泣的样子。

    麒麟吓坏了,笨拙而又着急地喊:

    “小玉!小玉!”

    小玉移开双手,看到麒麟突然就出现在眼前。嗡鼻嗡声地喊了一句“麒麟”,眼泪就哗哗哗涌出来。

    麒麟吓得四下找纸巾。

    小玉却自己用手胡乱擦了擦,擦着擦着就咯咯咯笑出声来。

    麒麟这下真迷糊了,小心翼翼问:

    “小玉,你这是哭还是笑啊?”

    “当然是笑啦!”小玉说着,眼泪又溢出来些,一边用麒麟递过来的纸胡乱擦着,一边下结论:

    “好啦,没事了!”

    “巫咸大人让我来接你,出门时你自己一下就跑了。巫咸大人原打算要我跟你一块来的,结果我一出门,你们就没影了。”麒麟一五一十解释。

    “就是说,其实是你把我们给跟丢了!”小玉借着刚刚嚎哭完的气势,作势怪罪麒麟。

    “小玉……对不起……”麒麟当真认错。

    “好啦,我又没说怪你。”小玉轻轻嗔道。也许正是因为麒麟的出现,自己才会结识这么多不相干的人吧,因为不相干,也就没有那么多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人如芙蓉,情如清水,清清澈澈未尝不好。也许有一天自己还是会变成孤身寡人,但至少在这一段来来往往中,的确感受到很多往昔没有的东西,这样就该知足了吧。

    趴在麒麟温暖的毛乎乎的背上,俯瞰整座城市,所有的楼房马路都还在酣睡。

    ----“麒麟,伯奇飞走了,我没能把他喊回笼子里。”

    小玉贴着麒麟的毛发,蹭蹭鼻子讲到。

    “伯奇贪食噩梦,准是察觉到哪有噩梦,所以飞去了。没关系,没准明天一早就飞回来了呢。”

    麒麟好听的声音从下边传来,这还是第一次没把事情做周全,却不受责备。麒麟的毛发很暖和,小玉依恋着,知道自己离底下的那个城市好远好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