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月夕花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2:37本章字数:4490字

    傍晚放学一进店,巫咸就笑盈盈地向小玉问道:

    “小玉姑娘,听说你昨晚做了个吉梦,是不是要感谢一下我呀~~?”

    昨晚的梦诡谲,似幻似真难辨虚实。小玉自己迷糊了一天,正想着要不要问问巫咸,没想到对方却先开口了。

    “昨晚梦到巫咸先生了……”小玉不知从何说起。

    “我也梦到小玉了哟~!”巫咸回答得轻松愉快。

    “巫咸先生,不会是你跑到我梦里来了吧!”虽然不可思议,但一转念,小玉觉得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事。

    “哎呀呀~~小玉不可以这么不认账哦,昨晚明明是你端着水杯来找我喝酒的,我们还碰杯了呢~~”

    这么一说,小玉想起来了。的确是自己去找的巫咸,虽然纯属无意识,但事实上似乎确实是这样。

    “梦到伯奇了,梦到伯奇以前是位很愁闷的贵公子,伯奇的痛苦让我觉得喘不过气来,我想着起来喝水,结果却端着水去了巫咸先生那。巫咸先生告诉我说,现在的伯奇很好。伯奇要告诉我的不是过去的痛苦,而是无论从何种过去都能诞生出新东西来。”

    “嗯嗯~~总结得不错哟~~说明这个梦还没被伯奇吃掉嘛~~”巫咸半开玩笑,不过看起来很满意小玉的回答。

    “所以是个吉梦?”

    “当然也可以这样说喽~~”

    “因为没有被伯奇吃掉,所以是个吉梦。巫咸先生的逻辑还真是清奇通透呢!”

    “不然呢~~?小玉认为~~?”

    “没什么认为,巫咸先生说是吉梦,就是吉梦了,相信巫咸先生就行。”小玉原以为巫咸会作出某种解释,没想到却是这么简单的推理,因为有点泄气,所以没大兴致了。

    “哈哈哈~~~真是偷懒的小玉呢!不过,小玉,记住,比起相信我来,永远要更相信你自己多一些哟~!

    “对了,今天种子到了,趁着阳光将尽,月光未起之前,小玉要将它们全都种在后院里哦~~!种子都在柜台后的抽屉里放着呢~~”

    阳光将尽,月光未起?那不就是落日余晖那十几分钟吗?不早说!从进店起到刚刚居然都在拉拉杂杂地聊什么吉梦噩梦!

    小玉赶紧打开柜台后的抽屉,却不防被柜台旁两只耳朵扑棱的动作吓一跳。虽然天天在店里看着这诡异的玩偶,但留意到它还会动这还是第一次。

    小玉取了种子,不多不少,堪堪够一只手掌。种子形状大小都不一样,竟然没有两粒完全一样的,巫咸先生的癖好真是孤绝,难怪院子里的奇花异草,就没几株小玉认识。

    把酒东篱下,戴月荷锄归。

    把酒东篱的自然是巫咸,东厢檐廊下,夜夜美酒好作陪。

    戴月荷锄的自然是小玉,白昼逐日短,夕夕后院理荒秽。

    等小玉忙活完,月亮刚刚要放出光来的样子。巫咸拍拍手,对着院子说道:

    “不愧是小玉呢~~~,居然全部种下了~~!那么~洗手开饭喽~~~!麒麟那小子这两天练球总是很晚,不如我们把他那份也吃掉吧~~~哈哈哈~~~”

    “巫咸大人,饱食过度,会伤脾胃的。”说曹操,曹操到,麒麟算着饭点赶回来,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不过,这话的语气居然不是揶揄,而是一本正经告诫,想来也只有麒麟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今天的主食是红豆花生米饭,菜有排骨炖黄花菜,干煸西蓝花,凉拌茉莉花。饭桌上,巫咸照例为伟大的食物作一番科普。

    小玉对巫咸的饮食教育已经完全习惯到自然配合,每等巫咸介绍完毕一个菜,小玉便伸过筷子去,以示聆听受教。要点就在于只有介绍完了之后,才能动筷子。

    等巫咸把桌上的饭菜全礼赞过一遍,懵懂的麒麟友好地提出一个问题:

    “巫咸大人,可是,今天的菜全是花诶,有什么讲究么?”

    “嘛嘛~~因为今天是小玉第一次种下月夕花的日子呢~~我这么辛苦,当然是为了给小玉加油啊~~麒麟难道不好奇小玉的月夕花会是什么样么~~”说罢,又转头看向小玉:

    “小玉,今天的菜可全是为了替你加油准备的哦~~~!”眼角斜勾得空气都妩媚。

    月夕花?今天旁晚种的种子?看起来形状怪模怪样的那些?小玉心里想着,回答巫咸:

    “多谢巫咸先生。那些种子全是月夕花的吗?种子看起来都不一样啊。”

    “嗯哼~小玉呀,这月夕花最富于变幻了哟~~每人种下的花都不一样呢,种子长得奇怪些再很正常不过啦~~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小玉自打工第一天起,日渐培育出来的呢~~怎么说呢,比如就像小玉亲自生的娃娃?!哈哈哈~~~”

    “巫咸先生,你确定这个比喻恰当么?”小玉一脑袋无奈,那堆种子是自己亲生的?这种奇葩说法也只有巫咸才能想得出来了吧。

    一贯正经过头的麒麟也瞪大眼睛,像发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

    “小玉,你居然孕育出月夕花籽来了!好厉害!”

    “玉书,别听巫咸先生瞎说,我回来时种子就放在柜台后的抽屉里,巫咸先生让我拿了种后院,我就拿出来种下去了。什么孕育不孕育的,你还真以为是生孩子啊?!”

    这么恶俗的生孩子的比喻,麒麟偏偏唯巫咸是瞻,活脱脱一块忠诚的回音壁。

    “好咯~所以,今天晚上,准确说是月落时分,月夕花开时,我们就约在长廊举行酒会吧~~下酒点心我都准备好了哟~~”

    看到小玉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巫咸起身,拍拍小玉的肩:

    “小玉放心哟~~你先睡,到时我喊你哦~~”说完,顺势离席,照例留一桌狼藉给麒麟收拾,麒麟亦照例不亦乐乎:

    “小玉放心,到时我也喊你。真是好期待小玉种下的月夕花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呀!”

    小玉白了麒麟一眼,问了个让麒麟大跌眼镜的问题:

    “玉书,月夕花是什么?”

    “小玉,你也太神了,这样也能孕育出月夕花籽来呀,真是没天理。”

    “别感概了,知道就赶紧说啊!”小玉心急道。

    “小玉,这月夕花是巫咸大人店里才有的东西。看到店门口的欢迎玩偶了吗,据说那是一种古神兽,但具体叫什么名字,从何处来,谁也说不清楚。七窍少三窍,只有有耳朵和有眼睛,永远以故事为食。关于巫咸大人的店,还流传着一种说法,在我们这边,几近人人皆知。好吧......你是人类......”麒麟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据说巫咸实际上是侍奉这只眼耳兽的,而月夕花则是故事经眼耳兽后所化,巫咸让你去拿,就说明这些花籽都是你侍奉所得了。所以,这么厉害你不知不觉完成了,居然还什么都不知道,真是让人震惊啊!”

    “哦,这样子啊,那就是说那些故事都变成花籽了?而且这些故事都是我喂食给眼耳兽的?”

    “可以这么讲,完美的理解。此外月夕花除了不知道会开出什么样花朵来外,还有一个特点,所有的月夕花即开即萎,只有种子飘飘扬扬,落入人世,也落入神灵界,落入万物的受想行识,这才是月夕花真正的意义所在。而培植月夕花的能力,也就成了巫咸大人沟通人神的能力之一。”

    “哎,巫咸先生的店果然奇奇怪怪的东西好多啊。那到时候,我就指望着你们喊我啦!”

    晚上躺在被窝,小玉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要是不问麒麟,不知道是这么厉害而又瞬间消失容易错过的东西,至少现在自己不会在意地睡不着吧。真是的,问一答十,真是麒麟的作风,难怪巫咸喊他笨马,自己呢,纯属自作自受,比笨马还笨。

    折腾来折腾去,小玉看看闹钟,两个小时过去了,但自己的眼睛在黑黢黢的夜里却越睁越大。披起衣服,索性现在就出去吧,免得心里老挂念。

    刚出房门,就看到对面廊下,巫咸和麒麟都在。两人相对坐着,茶酒点心放在旁边的小几上。小玉特地先绕到旁晚下种的地方看了看,才又朝巫咸的方向走去。

    “哟~!小玉来啦~~!”

    “小玉,来,这边坐!”

    巫咸和麒麟招呼着小玉,却对小玉这么早就出来丝毫没有说笑。

    “怎么样了呀~~刚刚发现什么新情况么~~”问话的是巫咸。

    “完全没有,一片小叶都还没出来呢。”

    “小玉放心吧,巫咸大人刚刚还说时间就快到了,不着急。”麒麟沉稳淡定地安慰道。

    小玉心想着要不是谁告诉我那么多事,我哪会这么早起。嘴上客气答道:

    “没事。不着急,玉书一直没睡吗?”

    “我陪巫咸大人喝酒。”

    “小玉,玉书酒量非常好哟~,你要不要也来点~~”说着,巫咸端起酒瓶就给小玉倒起来。

    小玉阻止不及,只得讪讪地说,

    “巫咸先生,我从来不喝酒的。”

    “那正好,就从今天开始喝呗~~”巫咸笑得像狐狸。

    “巫咸先生,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小玉是哪个意思呢~~放心吧,这酒比水的度数还低~~放心啦放心~~”

    小玉看着巫咸飞挑的眼角,恨不能一拳砸过去。“这酒比水的度数还低”,这样的青天大白话居然也能说出来,水的度数是多少,水有度数么,那我喝水可不可以?!

    小玉看着巫咸,被巫咸逗气得一双眼睛圆鼓鼓的,巫咸却越发气定神闲,喊着麒麟碰了个杯,悠悠呷一口,怡然自得,直把小玉当趣儿看了。小玉真是要发作也不是,要无视装不在意也不是。不上不下,卡在那里,只好抓过一个点心,愤愤往嘴里塞,只当把气恼和酒都让点心替了。

    巫咸看着好笑,麒麟好心解释:

    “小玉,这是桃酒,夏天的熟桃酿的,度数真的不高,比外边售卖的葡萄酒还低一些呢!”

    小玉看着麒麟眼睛,一脸你可别骗我的猜疑和警告。终于,还是端起酒盏,浅浅尝了一口,粉粉的酒光轻晃。桃子的甜香,不错,确实是桃酒,和所有果子酒一样。

    一盏续一盏,第三盏刚下肚,巫咸侧头看向月夕花种下的地方,冷静地说了声:

    “出来了。”

    小玉和麒麟赶忙侧头,直直朝同一个地方望去。果然,刚刚还空无一物的空地上,现在已经抽枝长叶,长得快的已经蹿出一寸来长了,慢的大概还没露头。而一旦露头,就不再犹豫,好像有一股力量拉提着直往上去一样,呼啦一阵蹿,歇一盏酒的功夫,又呼啦一阵蹿。

    刚钻出来的嫩茎是绿色的,不一会就越长越粗壮,刚刚的嫩绿转眼成了紫褐,这是一边生长一边衰老的迹象。

    月夕花陆陆续续抽长起来,颤动着往上拔。估摸着一米来高时,小玉留意到了第一个花苞,尖尖的,渐渐鼓胀。再细看时,不少花苞都鼓了起来。

    自巫咸那声“出来了”之后,三人再没说过任何话,生怕话语的声响也会干扰了眼前景致一般。细碎纤柔的花瓣,重重叠叠,洁白地一一展开。

    花冠不大,看起来更像重瓣的小茉莉。空气中有微微的幽香浮动,香风穿廊,小朵小朵的月夕花便好似换乘了微风一般,脱开枝头,飘摇而上,如离手的气球直往上升去了。一时间,满院子都是婉转飘扬白色花朵,隐隐浮现在黑透的夜空里,满院子都是芬芳。

    悠悠扬扬,飘出院子四围的那方天空,渐渐散开了。除了些微余香,漆黑的夜色和之前仿佛没什么两样。抽枝长叶到盛放也就几分钟时间,宛如梦幻一场。

    “小玉的月夕花是茉莉一样的存在呀~~还真是精致可爱呢~~”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巫咸,说了一句让小玉莫名的话。

    “这些飘走是月夕花,不多久也会凋零吧?”小玉思绪还停留在月夕花消逝的那方天空处。

    “嗯~当然啦,离了枝头的花朵哪有长时间存活的道理呢~~不过在那之前,聪明的月夕花们总能找到一个地方把种子种下的哟~~比如沉睡的梦境之类~~真是好奇小玉的月夕花会有些什么奇遇呢~~很漂亮可爱的花,不是么~~”

    随后一句把小玉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小玉的月夕花”说得好像月夕花前总是可以加上定语“某某的”这三个字。

    “小玉的月夕花,果然是小玉的月夕花诶。巫咸大人,你一开始就知道小玉能孕育出月夕花来了么?”问话的麒麟道。

    “呐~谁知道呢~试试而已,再说,人不是你带来的么~~”巫咸一幅不知情模样。

    “可是现在真的成功了。以后怎么办,月夕花从此就有两种了?”麒麟很认真的求知。

    小玉在一旁立即竖起耳朵。“两种月夕花”?是说月夕花还有另外一种?也对,之前巫咸解释说每人种下的都不一样。那么,另一种,显然,应该就是巫咸先生种下的了吧。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爱怎么办怎么办呗~~花是月夕自己开的,它愿意开出两个样子,有意见找它去呗~~”

    “果然是巫咸先生的风格。”麒麟刚败下风。

    小玉在一旁满脑子的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