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宁白相见

    更新时间:2016-11-01 23:04:34本章字数:4923字

    白露紧张地握着手中的陶瓷杯,一脸狐疑地打量着眼前双膝跪地两眼汪汪的人。

    “露露~”

    景月谄媚讨好地伸手搭上白露的腿,后者敏捷一缩。

    “哎,露露,我这不也没办法嘛,”白露起身,直接挤到她身边,“你想啊,反正最近我们也接不到什么剧本可拍,有了这档节目你完全可以迎来第二春!……哦不是,你就有事干了,再火一把!”

    白露叹气:“你跟公司不都签好协议了吗,还来跟我商量个啥。”

    一听白露这么说就知道她是默许了。景月嘿嘿嘿傻笑了几声,揉了揉脑袋。

    要知道这可是圈内知名编导钱一诺亲手操刀的巨资真人秀,还是跟宁宸风搭档,还是假想夫妻生活!随便哪个点扯出来写几笔就是个头条了。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她能近距离见到宁宸风,要个组合签名了!本着“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景月与公司一拍即合,毫不犹豫地就把白露卖了,哦不是,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这个有益于自家艺人的协议。

    “走走走,去商场,姐出钱!”周末就要去录制了,必须得给她置办身惊艳世人的造型。

    “可我不是有服装赞助,还有专门的造型助理小齐吗?”

    景月大大地翻了个白眼:“拜托,你可是要去宁宸风家见人家第一面诶,一定要留下个好印象。”

    当景月高傲地半扬下巴,不动神色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Valentino专店门口的两位导购小姐时,不过两三分钟经理便满面春风地赶来了。

    “您好,景小姐,好久不见了。”

    “嗯,今天来挑两件裙子。”

    “好的好的,”经理引着她们往门面后的专属更衣间走去,“您先坐坐看看图册,一会儿给您送上最近刚出的早春新款。”

    不止一次,白露向资本主义家景小姐发出抱怨,干嘛不继承家业经经商,讲真现在这白露经纪人的工资估计连她背着的那个铂金包的零头都没有。

    后者一脸随意地答到:“本小姐乐意,想走下金字塔的顶端体验大众生活,追求梦想不行吗?”

    “……”行行行……这年头,比明星还要大牌的经纪人可是罕见啊,得供起来。

    两位导购拉开厚重的更衣帘,景月躺在沙发上慵懒地抬头。

    白露皱起眉,一脸窘迫地看看在为自己整理裙摆袖口的导购,真的不想承认镜子里那个妖媚狐狸精是自己啊!都能明显看到内衣好吗!

    “啧啧啧,v领,透视,黑红拼接。你这是几百禁了。”

    镜中人愤愤转身:“大姐!你确定我穿这身录制节目?!”而且现在才三月初,才五六度的天气,穿它肯定冻死了。还有那件淡粉色露背的真丝连衣裙,正面看就像阿拉伯妇女的装扮好吗……唉,心好累,真的不懂这些时尚人的品味。

    “也是,那我自己当睡衣穿吧,”景月招了招导购,“就她身上这件,订我的尺码。”

    “……”

    忽地景月从她万能的包里掏出厚厚一打卡,唰地一下在矮几上一字排开:“看看,挑几个你喜欢的,我们接着逛。”

    接连逛了好几家店,经过几番热烈的争论,本着既保暖又有些小性感的念头,白露终于买下了Bally的驼色无袖反绒皮A字裙,又在里面搭了件白色绒衬衫,胸前、腰部和裙摆处的几个圆点镂空的小性感也让景月心满意足。

    “衣服挑好了,那就去做spa吧。”

    “啥!”

    “你别仗着自己素颜皮肤好就为所欲为啊。”

    “……哦。”

    夜深,白露坐在床畔擦着头发,不小心瞥见放在床脚处的几个购物纸袋,心忽然漏跳了几拍。

    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心里竟然有了小小的期待。

    那时候的白露不懂景月为何会抱着《卫史》大喊“一见轩辕误终身”,直到见到宁先生的那一刻起,风花雪月下的一见钟情化为星光点点,就在身边,触手可及。

    白露下车的那一刻便有两台摄像机跟随上来正式开始录影。她向两位摄像师微微躬身致谢,深深吸了口气,站在半米高的围栏前。

    眼前是一幢四面都是巨大落地玻璃装饰的三层灰白色别墅,远处的背景就是一整片蔚蓝色的海洋。

    虽是位于外环海湾边的别墅区,交通购物多有不便,但这幅美景还是让白露不由地叹绝,宁宸风的品味还真不错。

    摄像跟几名助理责编随白露踏上大门左手侧的玻璃楼梯,直通位于二楼的大门。

    伸出一半的手停滞在门铃前,白露清晰地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忽然局促起来,不安地低头理了理厚实的大衣,看了看脚上那双被景月吐槽了不下十遍的小白鞋。

    紧闭的大门突然间缓缓打开,白露不经意间抬眸,在一双如湖水般沉静的深邃瞳仁里看见两个小小的愣在那儿不知所措的自己。

    尴尬的手举在半空中,白露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怎样巧妙地放下它。要不假装挥挥手跟他打个招呼?或者假装这是伸出来想要梳理头发的?她发誓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肩膀一抖一抖正努力憋笑的摄影师,以及景月那恶毒凶狠的目光。

    思绪千回万转,温热的手掌握住了自己微凉的手,清冷的声音传来:“你好,白小姐。请进。”

    白露点了点头,宁宸风扶着门把侧过身等她进来。本来门就不大,还有一尊门神挡在那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白露心下一横,迈开脚步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挤过去。

    柔软的白色羊绒毛衣无意拂过脸颊,慌乱间脚步不稳,撞进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淡淡的薄荷味萦绕鼻尖,白露立即清醒过来,下意识地扶住身侧的手臂,从宁宸风的胸膛前扬起小脑袋。深邃的黑眸注视着自己,白露眨了眨小桃花眼回视对方。

    唉,太高了,仰着头好累。

    在一米八五的身高面前白露觉得自己异常渺小。但还没等她开完小差,眼前好看的薄唇微微动了动,白露抢在宁宸风还未开口前彻底扼杀他想要说的,匆匆开口:“我不是故意的……”

    完了,怎么跟人家解释穿运动鞋也会绊倒呢?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个故意扑倒人家身上去的不正经女子啊!这还怎么合作啊!

    宁宸风低头看向怀里一脸无措的人,柔软的长发散在肩上,有些凌乱,特别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他悄悄扯动嘴角。

    依稀听到头顶传来轻微的叹息声,白露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走吧,白小姐,带你四处看看。”未看怀里人的反应,宁宸风便放开了她,转身朝房间里走去。

    “哦。”白露乖乖地换上了玄关处崭新的拖鞋,跟在他后面。

    拐过墙角处的玻璃楼梯,入眼是一整片开阔的视野,透过落地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白云下泛起悠悠海浪的蔚蓝。

    极其空旷简约的客厅中央放着一组沙发,正对着泳池的一角摆了两把单人沙发和一整面墙一样高的书柜。挑高的楼层让人不觉得压抑,白露不得不赞叹这房屋设计者眼光果然独到。

    “左侧楼梯上去是我的卧室,厨房边的楼梯上去是书房,楼下是健身房。”

    白露连连摆手:“不了,宁先生的卧房我还是不参观了。”哎,万一从人家房间里扒出来点什么,这就很尴尬了。

    一旁的林编导打趣道:“两人现在已经是新婚夫妇了,怎么还那么客气。有没有想好相互间怎么称呼对方?”

    全新版的marry me取消了事后双方单独补录采访的环节,改成由担当编导现场提问,如果有需要也是在现场分开采访。

    说起这个,白露暗地里咬了咬牙。

    一周前台本寄到了家里,大致就是介绍节目内容以及双方身份,至于第一期究竟是什么活动,纸上大大方方印了四个大字:了解彼此。

    嗯?就这样?这真的是传说中斥巨资的综艺真人秀?

    景月将mac挪到她面前,眼神暧昧:“你看,往届夫妻都是要给对方起爱称的,你打算给我家风风起什么名呀?”

    白露眼神不悦:“什么叫你家风风啊。”有没有搞错,我才是你的艺人好吗,你的工资是跟我挂钩的,你又不是人家的经纪人。

    “是是是,是你家的风风。我看叫宸风也不错,不然,风?”

    宸风……风……

    白露不想听景月的打趣,可她的话就像魔咒一般往耳朵里钻。烦躁地挥了挥手推开眼前那张让人火大的脸:“哎呀你走开我不想知道!”

    白露轻咳了两声:“我觉得宁先生这个称呼挺好的啊,而且我们差了六岁,他是前辈,我要尊重他。”然后状似认真严肃地点了点头,瞪圆了眼睛,一副真诚的表情看着林编导,后者压根就没搭理她,直接转向宁宸风。

    颀长的身影静静立在白露身后,风轻云淡地开口:“的确如此,宁太太。”

    啊?白露转头目送走向餐桌边倒水的人,一脸惊愕,转而蹭地一下脸通红起来, 两只小手抚上脸颊,明显感觉到了手中传来的滚烫温度。

    丝毫没有眼力见的林编导继续捉弄她:“嗯,不知道宁太太对这个称呼满意吗?”

    身边的摄影师很是尽忠职守,拉近摄像机与白露之间的距离,给她一个大大的特写,将她脸上的怦然心动捕捉的一干二净。白露略显埋冤地瞪了近在咫尺的镜头一眼,小声哀嚎,两手紧紧捂住脸,迅速转身逃走。

    借着补妆的理由终于平复心情后,白露这才想起今日的安排,问道:“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宁宸风引着她到沙发坐下,指着放在地上的一个巨大礼盒。

    “拼图。”

    白露扫了眼前方的巨大地毯,中间放了块对角线约62英寸大小的木板,撇了撇嘴。早知道今天要干体力活就穿裤子来了,穿裙子多麻烦啊。

    提到衣服,白露似是想到了什么,悄悄看向宁宸风。白色羊绒毛衣和卡其色长裤,怎么看都像……阴差阳错地穿了情侣装……

    一条方格毛毯扔到了她的怀里,她错愕地抬头,见宁宸风早已率先坐到了地上,打开盒子。

    白露拍了拍胡思乱想的脑袋,也坐到了地毯上,将毯子搭在腿上,拿起盒子里的碎片看了看:“这个拼图拼出来是什么图案啊?没有图纸怎么拼?”

    修长的手指捡起一块碎片,摆到角落:“虽然看着很大,但是片数不多,并不难。”

    “哦……”宁宸风的声音温润低沉,彬彬有礼的性子却让白露觉得他其实并不轻易亲近别人,如此想着,白露手下也没有停顿,很快就摸到了门路,拼出了一小角。

    咦?这个轮廓好像是几个拉着行李箱的旅客。是机场吗?

    白露思忖着,听见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到:“平常喜欢运动吗?”

    “喜欢乒乓和游泳。”白露将手中的一块放上,刚好完美地契合了。

    “哦?”宁宸风并未抬头,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惊讶,“水平很好?”

    “不是,游泳小学学过,现在忘了。不过我大一上学的就是乒乓,现在基本正反手没问题。”

    “嗯,楼下游泳池,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玩一玩。”

    “……好,我尽量。”

    “不必客气,宁太太。”

    白露无声地叹气,怎么感觉宁宸风的话里尽是揶揄呢。不是说他是个冷漠的大冰山吗?

    宁白两人的“夫妻百问”还在持续进行,巨大的木板上很快就拼出一半图案了,隐约出现了一个女生的轮廓。白露琢磨着这个马尾辫好像在哪里见过来着……

    一旁的林编导忍不住提醒:“都是白露在回答,白露你没有什么想问你新婚丈夫的吗?”

    哦,对哦。不小心就被他拐走话语权了。

    看白露愣在那里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周围人都轻声笑起来。

    白露看了看宁宸风那张俊颜,小嘴张了又张,有些犹豫地咬着嘴唇。

    似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宁宸风换了个坐姿,有些慵懒地靠着背后的沙发:“没关系,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既然那么说,那自己就问了啊。

    “你真的喜欢男的吗?”

    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要不要现在关了设备赶紧上去劝架啊?

    见周围一圈被雷得外酥里嫩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白露感到莫名其妙。

    他不是说有什么问题就问吗,那自己就问了啊难道不对吗?宁宸风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是三个组合好兄弟,这么多年一张绯闻照片都没传出来,这不得不使她作为一个曾经的小说作者的内心蠢蠢欲动,脑中闪过无数耽美桥段。

    在众目睽睽之下,如玉般的脸上竟然勾起一抹笑容,惊得白露也愣了愣。宁宸风捡起几片拼图放到手中,端详着整幅构图,状似无心地随口一答:“实践出真知,关于我的性取向,宁太太自己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白露心里咯噔一下,惊恐万分:“不不不我现在不太想知道……”然后低头皱着一张委屈的小脸快速拼着还没有拼完的地方,有苦难言。

    待自己放上了位于中间的最后两块拼图,白露才知道那股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拼图上的女孩怀中抱着厚厚一叠文件,站在机场的候机厅望向窗外。

    这分明就是自己啊!他怎么会……

    “这是从哪里来的?”

    宁宸风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低头凝视这幅拼图:“百度来的。”

    “……”白露不禁鄙夷,百度来的,百度来的她怎么都从来没百度到过。

    “那这个,是给我的……吗?”白露坐在地上,仰起头看着宁宸风,小声说着,声音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这怪不得自己多想,都把人家照片印出来了,不是给她的难不成还挂在客厅日日欣赏吗?

    对上另一人幽深的眼眸,仿佛盛夏夜那璀璨的星空,一闪而过的柔情。

    一站,一坐,目光交集处似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宁太太,”那人低头,温柔的声线令人迷醉,“你想多了,我要挂在家里的。”

    什!么!鬼!

    白露差点就炸毛跳起来,不就是好奇问了句是不是对男的感兴趣吗,至于这么报复自己吗?!

    说好的温润清高的翩翩公子呢!网友们睁开眼睛看看好伐,他宁宸风明明是个腹黑大魔王!

    白露不死心地挣扎:“你家客厅不都是玻璃窗,也没地方挂啊。”

    宁宸风坦然回答:“挂在我的卧室。”

    落落大方的表情好像就在说“今天是周六天气真好”一样坦荡,白露觉得,这回真的遇上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