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N.I.C.E.

    更新时间:2016-11-07 16:13:04本章字数:5364字

    静……好静……

    白露一手抚额挡住对面炙热的视线,悄悄回头向林编导他们使去询问的眼神。

    然而此时,往常很是照顾她的女编导们此时一个个都忙着激烈地交头接耳,两眼冒着小红心,更别说还有背过身偷着补妆的人。唯一一个冷静的气场女王,钱一诺……唉!白露挫败地别开眼,钱总监那放光的两眼分明写着“我在思考如何剪辑才能抓住收视率第一的宝座不要打扰我”。

    “呵呵,二嫂见到我们,感觉好像很尴尬啊。”

    你们见到我,也很尴尬的样子啊……白露向一脸人畜无害的崔绍斌微微一笑,小幅度地点点头。

    四面都是镜子的练舞房中央整齐摆了三把椅子,白露此时坐在那三把椅子正对的另一把椅子上,如同被考官面试一般等待N.I.C.E.组合的其他三位成员的拷问。

    “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N.I.C.E.的队长,艾斐。”艾斐温和地说着,干净阳光的衬衫装扮就像邻家大哥哥一样,体贴地替不怎么追星的“脸盲症重度患者”白露同学介绍每一位成员,“那个穿得跟地痞流氓似的肌肉怪物,他是崔绍斌。”

    白露忍不住扑哧一笑,的确,艾斐的描述太贴切了。崔绍斌那一身背心装扮露出两条胳膊的完美肌肉线条,就分明是要去竞选年度健美先生的打扮啊。

    被队长点名通报的崔绍斌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拜托啊队长,你竟然说DSquared2的背心是地痞流氓?”说着不屑地摆摆手,一副“你完全不懂时尚”的高傲眼神。

    “Eden,中英混血,是我们队里最小的。”艾斐向前探了探身子,一手掩在嘴边小声嘱咐白露,“不过露露,你要小心他的黑暗料理,基本绍斌都瞧不上的东西那味道一定恐怖至极。”

    “哪有啊队长!你别老是黑我!”漂亮英俊的脸上尽是委屈无奈,不满地撇撇嘴,好奇地打量着在一旁耐心倾听的白露。

    眼前这个清纯灵动的小女生又蹭上了这段时间的微博热搜,源头就是一张他们去斯米兰群岛的五人合照。不少人都在猜测八卦墨然和与叶萋萋借着与众人出去玩的理由悄悄进行地下恋,而白露跟墨然和的感情又暧昧万分,谁也说不清他俩究竟是不是兄妹情,再恰巧遇上了她和宁宸风的粉红情侣游戏,这里面的关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Eden一直很好奇,如果宸风哥喜欢这样大出风头的头条女,为什么不选择身份地位与他更相配的戴瑶姐呢?接到merry me节目的询问说要安排白露跟成员见面的录制,问几位成员是否愿意抽出时间,他立即应和了两位哥哥,推掉了三个通告,让元东一口答应下来。他要好好感受一下,到底这个新晋小明星的身上有什么能吸引他们那眼光高得不可一世的宁先生。

    “你们好,我是白露。是……”白露顿了顿,脸颊微红地说着节目安排的台词,“是宁先生的……新婚妻子……”

    “哦~”在对面一排传来的稀嘘声和口哨声中,某人很是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像鸵鸟一般埋到土里再也不见人了。

    待中场补完妆之后,相互之间有了了解,白露也渐渐放开活络了起来。

    崔绍斌将水瓶递还给助理,问道:“露露你平常会打牌吗?”

    白露摇头:“打得很烂,学了好几次太难了,只会很基本那几种搭配。”

    “宸风哥会啊,他打得可好了,下次让他教你!”Eden听到他俩的对话也插了进来,深邃有神的浅蓝色眼睛向她抛去个媚眼,“宸风哥一定很乐意手把手教你的。”

    对于Eden的调侃白露并没有介意,毕竟人家长得那么帅气好看,再者怎么说也要顾及一下中英两国的友好情谊嘛,文学水平不高还是可以原谅的。

    “我打牌不行,但是麻将还是很不错的。”

    这个还要得益于每年春节被白父白母拉去靠着麻将外交走亲访友,坐在一边百无聊赖的白露看着看着也积累了十几年的麻将经验了,对于自己在这个国粹项目上的水平还是很自信的。

    “打麻将那敢情好啊!我最喜欢打麻将了!”难得遇上个志同道合的,崔绍斌激动得一拍扶手。队里就自己是个麻将迷,而Eden在这种比较艰深的游戏上又一窍不通,唯一两个会打麻将的人还总一副不屑的模样,尤其是风,不是没空就是觉得无聊。这下好了,艾斐加新来的二嫂,再把Eden 魔鬼训练个几天,终于凑够一桌麻将了!

    看Eden还是一副茫然无知的眼神,崔绍斌善意地拍了拍他的肩:“没事,三哥教你几天,包学包会!”他又转头对艾斐喊道,“队长,三缺一,你约不约麻将?”

    “约啊,怎么也要给宁太太面子嘛。”

    白露看看笑作一团的几个人,这似乎就是传说中的兄弟情吧。

    片刻的失神恰巧被细心的艾斐捕捉到了,他温声问道:“怎么了露露?”

    听到自己的名字,白露一下子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看到你们关系那么好,我就想到个问题。”

    她看了看艾斐,见他一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便直接说了:“虽然N.I.C.E.组合全球知名,但是因为有不少单飞的时间,会不会造成各个成员之间名气有高有低而产生不和啊?”

    白露……

    高举着收音话筒的小哥手一抖,差点想拿话筒砸死她。几个女编不约而同地抚额,真是一下子没看住她又乱来了。

    立在摇臂摄像后的钱一诺眼中精光一闪,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

    有意思,没想到这小姑娘问出来的问题都那么毒辣,都是媒体们想问又不敢问的。今天的份看来能剪出不少好东西。

    看到那三个人都被自己惊人的话语吓得愣在那里不发一言,白露焦急解释:“不是,我没有说你们感情不好……就是从成员个体来说艾斐和宁宸风的粉丝呼声好像更高……哎呀,我的意思是这样不平衡……”完了,学了十几年的语文,完全拯救不了这场谈话了。

    “哈哈哈!二嫂你真的就跟网上说的那样,刀刀见血啊!”Eden看她手足无措地解释,惊慌的模样就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很可爱。

    “我忽然很期待看宁氏夫妇俩互撕的场景,”艾斐与崔绍斌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对于宁宸风的同情。

    崔绍斌向白露竖起来个大拇指:“你可以的二嫂,我们平常都受够了风的冷言冷语冷笑话,终于找到了可以压制他的如来佛祖。”

    “……”白露被他们这么一逗弄,见他们并没有生气怪罪自己的意思,也没有那么紧张了,继续解释道:“我有见到一些组合,表面上看一团和气地称兄道弟,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却耍尽手段想要脱颖而出,甚至相互陷害,竞争十分残酷。”

    自从进了娱乐圈,白露有时候会觉得没有来地一阵恐惧,她有些畏惧这个深不见底的地方。比起她曾经写过的后宫小说,里面的女人为了地位明争暗斗,诡计多端,娱乐圈里的故事却比她所想的更加复杂。

    盛世公司除了签约演员,这几年在培养女团、男团来开拓市场,但始终做不出未来能够与N.I.C.E.并肩而立,哪怕是紧随其后的组合。用景月的话讲,除了不懂事的小学生喜欢他们那些非主流的装扮和小鲜肉的脸庞,一般人都没听说过这些组合。

    然而很多急于出名的人可不管这些,个个挤破了脑袋想在组合里留下来,为了不在练习生期间被淘汰,有的每天练习十多个小时的唱歌跳舞,有的每天琢磨怎么才能打败队友占到更多出镜机会。白露几次在公司不小心撞见了几个她以为感情很好的男团成员在争吵,甚至动手打架,只为了决定到底谁更有资格去录制一期收视份额很低的综艺节目。

    她害怕,即使是位于金字塔尖端的顶级组合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存在。更害怕那个人,明明才见过一次面的宁先生,会经历过这些黑暗的事情。

    “不会的,”艾斐坚定地回答她,“N.I.C.E.是我们几个人年轻热血时一步步创立下来的,大家在一起朝夕相处十多年了,彼此什么个性都一清二楚,不会让自己的心血有一天分崩离析的。”

    “是的,二嫂。除去手握彼此的黑历史,我们感情好着呢。”Eden对白露挤眉弄眼,轻松的语气让她相信他们四个是真的惺惺相惜的好兄弟。

    “对了二嫂!你喜欢吃甜食吗?”Eden怕冷场便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让白露接。

    桃花眼一亮:“喜欢啊!我特别喜欢吃港式茶点!”

    以前上学时的暑假,她跟景月两人买了机票直飞香港,在那里吃了两周,腰围胖了一圈才心满意足地回来。刺激味蕾的葡国菜,路边几十年小店的云吞面,各式精美的点心,让她流连忘返。

    “我很喜欢吃早茶,虾饺、干蒸烧卖、脆皮粉肠还有榴莲酥,餐餐必点。”

    听到白露这么一说,Eden颤巍巍地伸手想握住她的手,神情激动:“我觉得中华点心博大精深,一直在努力研发我的咖啡店新菜单,他们都不愿意配合我给我意见!太好了我终于有知音了!”

    那双咸猪手,还是万千海内外少女梦寐以求想要握上一握的咸猪手,在离白露还有十几厘米远时就被无情地拍掉了。

    Eden皱眉,揉揉发红的手背,仰头望向来人:“宸风哥,你这醋吃得也太莫名其妙了!”

    崔绍斌看到此时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不由地郁闷:“风,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我们明明跟制作组串通好要偷偷瞒着你见二嫂的,发通告说录制时间在下午两点,怎么被你识破了……

    一旁的艾斐笑得东倒西歪,风这是在担心新媳妇被我们拐走吗?Eden一脸暧昧:“啧啧,宸风哥那是眼巴巴地追随二嫂来了。”

    “我担心,你们会带坏小朋友,让我们的组合分崩离析了。”

    白露不敢抬头看宁宸风的表情,低着头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这么说,小脸赧然。原来他听到了自己刚才的厥词……哎呦……

    一只手轻轻在她的肩头拍了拍让她起身,白露以为是她霸占了宁宸风的座位,乖乖站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都不说一声,看自己的笑话那么久。

    “从宁太太说喜欢打麻将的时候。”

    宁宸风坐了下来,好笑地对上埋怨羞愤的桃花眼,俊雅的脸上嘴角一勾,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可以坐下来了。

    “……”白露在一片调侃声中满脸黑线地看着坦然坐在那儿的人,一派谦谦公子的模样却做出那么…….猥琐的动作……且视觉效果还是如同漫画小说里的美男一般……她不甘心啊!

    摄像机后的制作组见宁宸风的忽然到来也不免慌了手脚,聚在一起小声商量着紧急方案,钱一诺灵光一现,不能放过这种组合齐聚的绝佳机会,喊来了元东询问N.I.C.E.后面的行程安排。

    “好久没见了,宁太太。”

    白露愤愤搬过助理递过来的椅子,放在离他有半米之远的地方,回头瞪他一眼:“两个月未见,宁先生的调戏功力又上一层楼了。”

    “哎哪来那么没有眼力见的助理啊,人家夫妇俩就是想坐一块儿不行吗,”崔绍斌板起脸故意调侃白露和宁宸风,“风,你放心,回去我削他。”

    你们看看他的表情,明明就是想逗弄逗弄自己啊!白露苦恼地歪了歪脑袋坐了下来。

    “宸风哥,你为什么会喜欢二嫂呢?”

    白露被Eden的话弄得小脸通红。只是个节目而已啊,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正式,就好像丑媳妇来见男方家人朋友一样。

    然而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得极快,不知觉中等着宁宸风的回答。

    不温不火的声音淡淡响起:“她好养活。”

    “???”excuse me???

    白露蹭地转头怒视,我什么叫好养活?在对方意味不明的幽深目光中她似想起了什么,耷拉着脑袋败下阵来。

    是哦……这话好像是自己说出来的……都过去两个月了他怎么还记得一清二楚。

    “那还真是谢谢宁先生抬爱了。”白露没好气地说着。

    “不客气,我并没有嫌弃宁太太的意思,”宁宸风抚了抚惊恐到快要炸了毛的小脑袋,在白露娇羞得不知所措时柔声说,“况且老祖宗说过,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白露向他扯了个笑容点点头,无声地翻个白眼转回了脑袋,不去在意耳畔温润的低笑声。

    又着了他的道了!自己刚才在脸红个啥啊……

    “他们可有刻薄你的地方?”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搭在扶手上,似雕像般完美无瑕。

    还未等白露出声,崔绍斌就不爽地为自己辩解:“风,你这是宠妻灭弟。二嫂她那十级中文的功力,谁是她的对手啊!”

    宁宸风轻笑,差点忘了身边的人可是只伶牙俐齿的小狐狸,宁太太口头功夫一流,无人能敌。

    “他们都很好,待我也很好。”白露想了想,语调轻快愉悦。一直以为那么高的组合里的成员眼界会很高,没想到大家都那么可爱,丝毫没有大牌的架子端着。

    艾斐连连摇头,看来襄王有意,傻狐狸还被蒙在鼓里:“唉,露露,你这么说我们会被他打死的。风他可担心让你跟我们独处了,生怕你移情别恋,对他始乱终弃。”风好不容易看上的女孩,可不得藏着掖着点啊。

    白露眨眨眼,眼神带着疑惑看向身边淡定坐着的人。宁宸风看了她一瞬,好心开口:“组合里只有艾斐有女朋友,五年了,是萧诗萌。”

    他猜测以白露的个性,怕是根本不会关注这些明星八卦,便直接告诉了她这个早就公开了好多年的事情,果然不出意料地看到那个小女人捂嘴惊讶的神情。

    白露知道萧诗萌,因为自己出演的那部《桃花》就是请她来唱的主题曲和插曲,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是艾斐的女朋友。世界真小啊!

    “二嫂,你看我怎么样?”崔绍斌不嫌事大地插上一脚,在白露面前摆了几个健美姿势来展现自己的肌肉优势,“这身材,绝对不比风差。”

    白露笑意盈盈地转头看看宁宸风,眼中写满了“看你怎么办”的调侃。谁知他眼里是比自己还要淡定的神色,让白露一愣。

    “无妨,我还是很相信宁太太的眼光,不会那么差的。”

    “……”不想说话了。

    “斌,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来被虐狗。”Eden拉过崔绍斌那健硕的肩膀,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抱怨对面的腻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即弹了起来,“咦,二嫂,你喜欢花吗?”

    “喜欢啊。对了,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从去年圣诞节开始我每天都会收到一位好心粉丝送的鲜花。今天还是刚到花季盛开的牡丹呢!”

    话音刚落,对面三人齐齐抚额捶着扶手,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果然,我们就知道是这样……

    “嗯?怎么了?”看到大家饱受打击的莫名动作,白露下意识地望向宁宸风。

    “没事,你喜欢就好。”

    “哦……”白露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但是这样还是太麻烦人家了,而且每天都送,我也很难处理……”白露每天都要用半个多小时整理那些花,把它们一一插好,往往是旧的花还未谢新的就放到了门口。家里现在每个房间都摆了好几只花瓶来放那些花,有时候让白露真的头疼。

    “好。”宁宸风应着,她对于宁少爷的举动又是一阵摸不着头脑。

    然而令白露高兴的是,等她回到家后,发现每天一送的鲜花变成了一周一送。想着粉丝可以节省好大一笔钱,她抱起那束其实是当天空运来的高价蝴蝶兰高兴地关上门回了房间。